奋斗在红楼 第一百九十四章族学上

    贾环在腊月初八的下午、傍晚分别拜访了贾赦、贾蓉。随后,环三爷即将负责贾家族学的消息便传遍宁荣街。

    贾家共二十房,在金陵原籍十二房,在京城中八房。荣国府上上下下有一千多人,宁国府略少些,亦有近千人。而余下六房约有三百人。总计有两千多人,都住在宁荣街。

    冬夜里,宁荣街上行人减少,灯火在荣国府、宁国府、街道两旁的屋舍中亮起。

    贾府的管家、管事、内管家、丫鬟、仆人、婆子;住在宁荣街中的各房族老、子弟们,各自议论、商量、观望、等待着贾环的动作。想法各不相同,猜测着贾环的用意。

    荣国府东路,贾赦的一名小妾邱氏房中,灯光明亮。

    贾琮从住处过来,兴高采烈的道:“娘,三哥负责族学,派了人通知我明天上学。等我以后也像三哥考个举人回来,让你享福。”

    邱氏给儿子说的抹着眼泪哭。

    …

    …

    荣国府外,宁荣街西胡同中,贾菌的寡母叮嘱着儿子,“你去上学不要淘气,认真读书。跟着兰少爷(贾兰)一起。唉,你要是能得了环三爷青眼,我们娘俩往后的日子也好过些。”

    …

    …

    宁荣街东胡同中,贾家五房玉字辈的贾璜,从外头回家,叮嘱妻子金氏,“今日听人说环三爷要管着族学,你侄儿金荣在族学里要安分些,别惹事。”

    金氏性子有些泼辣,笑呵呵的道:“嗳哟,他一个小孩,还要学人当先生不成?我明儿和侄儿说一声,让他老实些。你是怕他把我侄儿从族学里除名?”

    贾璜道:“那倒不是。族学里,亲戚们想去上学都可以去。只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你侄儿不要当那出头鸟。”

    金氏不以为然的笑道:“照我看,叔公(贾代儒)未必肯让他胡来罢?他这是断人财路呢。”

    贾璜笑着摆摆手。

    族学按规矩是不收钱的,提供两顿茶饭。给贾代儒的束脩也是有的。但近年来,谁想要进族学都得给贾代儒送二十四两银子,这是潜规则。环三爷要是管着族学,确实是断人财路。

    …

    …

    消息就像一阵风一样传遍贾府上下,住在宁国府外的贾蔷吃酒回来,听了消息,到宁国府中找贾蓉。

    在宁国府内的落云轩里见着贾蓉,问道:“蓉哥,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的传起来说贾环要负责族学?真的假的?”

    他如今虽然每日斗鸡走狗,赏花玩柳。但还是在族学里挂着名。作出一副上进的样子。

    贾蓉笑着给贾蔷斟酒,“好兄弟,别着急,先喝口酒。这事还能假得了?环叔傍晚时来我这儿坐了一会,说了这事。他身上有一个举人功名,阖府上下就是去修道的太爷(贾敬)能压的过。环叔要去族学里教书,谁能拦的住?”

    贾蔷郁闷的叹口气,“就怕是我的好日子就要没了。”他和贾环的关系不好。真要是贾环在族学里教书,他怕是要给贾环整。

    贾蓉就笑,“你不去族学里不就完了。”他最近心情比较好。父亲死后,便没人再管他,万事都是由着他的意。

    贾蔷摇头道:“我不挂在族学里读书,岂不是成了游手好闲的浪荡子弟。不妥。”他要是有银子的话,也像蓉哥之前一样,去国子监捐个监生。

    两人喝了一会子闷酒。贾蓉酒意涌上来,嘿嘿笑道:“好兄弟,要我说,你是关心则乱。贾环要去接收、管着族学,也得问问三太爷(贾代儒)的意思。我可是听说,他今天并没有去三太爷那儿。明儿有的好戏看。”

    贾蓉酒喝多了点。他要是清醒状态绝对不敢直呼贾环的名字。他畏惧贾环,因而在贾环面前恭敬、温顺。真要是论心里话,他很乐意看贾环倒霉。原因有两个。

    第一,他父亲(贾珍)是贾环设计死的。这件事的内幕,他很清楚。这是“杀父”之仇啊。

    第二,他媳妇秦可卿和贾环有私情(贾蓉以为的),这让他心中很憋闷。

    贾蔷眼睛微亮,喝了一口酒,精神振奋的道:“蓉哥,这话在理啊。我明儿去和瑞大叔(贾瑞)聊一聊。总要让贾环待不下去才是。”

    …

    …

    宁荣街中,贾代儒的住处。略有些简陋的三间瓦屋中,点着油灯,灯光微弱。

    贾代儒上了年纪,须发皆白,坐在椅子中生着闷气,他的老妻亦不敢多言,在一旁缝缝补补。

    今日已经有消息传出来,西府的环三爷要接手族学,已经怔得史太君的同意。西府的大老爷、二老爷亦不反对。然而,贾环却不来和他商量,这当他是什么?

    至于东府,他是不做指望的。五月时亲眼所见,贾蓉、贾琼,贾琛,贾璘一堆人恭送贾环离开。简直是乱了套,成何体统?

    贾代儒正生气着,心里愁闷时,孙子贾瑞从外面进来,脸色有喜色。贾瑞今年二十岁,模样周正,白白净净,穿着蓝色的外袍,行过礼后,凑上前道:“爷爷,我今天在族学里的同学里问了,大部分人都说不喜欢环三爷来管族学。”

    他是就没和环三爷作对的意愿、心思。大势如此啊!连他往日都要奉承的琏二哥都是捧着贾环。贾府上下谁会不敬着贾三爷?但这件事,他不得不出头,一旦他爷爷失去族学塾师的位置,他家里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贾代儒年色稍微好看了些,缓缓的道:“我这些年在族学里勤勤恳恳,没有过错。他一个小孩,无缘无故,凭什么来替代我的位置?明日,你去把族老们都请来,我们在族学里评评这个理。”

    “诶。”贾瑞应下来。

    …

    …

    夜色沉沉。贾府西路,凤姐院中,贾琏外出未归。

    王熙凤心中气恼,苦闷,留平儿在屋里陪她说话。话题不觉间转到贾环负责族学的事情上。

    平儿坐在绣墩上,道:“奶奶,我听说环三爷今天并没有去贾代儒屋里。只去了大老爷、蓉哥儿那里。”

    王熙凤卧在床榻中,盖着棉被,鲜艳的水绿色被套,“哼”了一声道:“环哥儿今儿怎么要负责族学,我是不知道。但贾代儒指着族学里的银子过日子,那会轻易松口?怕是有的吵闹。明儿有好戏看。”

    平儿就笑道:“我怎么听奶奶的口气有点幸灾乐祸啊。”

    王熙凤便笑起来。她确实是看热闹的心态。她倒是很好奇贾环怎么打开局面。贾代儒是贾家的族老,辈分很高,拼起命来,贾环能行么?

    …

    …

    晓星西沉,雄鸡高唱。天际边泛着白色。少顷,天色渐渐的亮起来。

    望月居中,贾环轻轻的将如意白皙、柔软的手臂从身上拿开,掀开暖和的被窝,准备起来。

    感觉到动静,如意迷糊的睁开眼睛,“三爷,你就要起来啊?”

    贾环笑着捏下她俏丽的脸蛋,上面还带着熟睡后的潮红,十二岁的小姑娘越发的清秀,俏丽。一两月不见,也越发的黏人,“还就起来?已经七点多了。”

    他中举之后,就有些懈怠,并没有像在书院读书时那样早起晨读。差不多也算是睡觉睡到自然醒。

    贾环让如意继续睡觉,起床洗漱后,在晴雯的服侍下束好头发,到前堂后,让长随胡小四送一封信给贾代儒。

    贾家很多人预估着要看他和贾代儒争斗一番。但是,搞定贾代儒很难吗?

    贾环笑一笑,吩咐一会早饭后,直接去族学。(未完待续。)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奋斗在红楼第一百九十四章族学上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