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在红楼 第五百九十八章 社论治安问题

    雍治十四年八月初六的真理报头版头条,发表了署名“求理”的社论章——《京师地界的若干治安问题解析》。

    中写道:“国朝定鼎以来,京师人口滋生至三百万众,工商业繁荣,权贵云集。以大兴、宛平两县衙,以五城兵马司、巡城御史,以府卫、锦衣卫如何尽得不法之徒?

    大案无有。小案不绝。作奸犯科者有之,偷盗拐卖者有之,横行街面者有之。大者不及监禁,小者量刑不过数杖。屡禁不绝。如若癣疥之疾。是以谓:治安问题。

    皇周国力鼎盛,万邦来朝。蛮夷以神京为窗,得窥中原教化全貌。京师地界,有此陋象,如何不治之?……

    但有奸邪、小恶之徒,悉数流于西域,充实边地。是谓移民….。好处列于下。其一…”

    洋洋洒洒数千字,说的是如何解决“治安”问题。这位“求理”先生建议采取最直接的做法:将人犯悉数充边。包括,京城中的乞丐,无业游民,街面混混等。

    釜底抽薪!

    宁潇看完,如玉的俏脸上有点火辣辣的。以她的智商,即便很多东西不懂,推敲之下,还是看的明白。显然,若是朝廷依此动作,人贩子必将属于被流放的行列。

    而她刚才还质问弟弟:贾环还能治得了不成?而真理报上开出来的药方,真的能治!

    蜀王宁恪老脸微红,尴尬的咳嗽一声,手里的折扇打开又合上,“那个,澄哥儿,这个…”

    他刚才是讽刺贾环是个玩弄权术的官僚,手握权力,不会干正事。但,谁都明白,这篇真理报的社论,只怕就是出自贾环之手。以现在真理报可怕的影响力,只怕已经有朝臣在写奏章了。

    哪年元宵灯节,京城不出几例儿童走失,给人抱走的案子?若是能治理,善莫大焉。这哪里是哪些混账官僚会做的事?

    这脸给打的!

    见姐姐、九哥发窘的模样,宁澄得胜般的大笑,趁胜追击,问道:“如何?九哥,贾先生这人虽说是个假道学,但还是干事的。有原则、讲情怀。”

    宁恪自嘲的一笑,道:“好了,澄哥儿。看你得意的!我和潇妹难道还会不认账不成?日后不再嘲讽贾先生可以了吧?中午去醉仙楼,我请客。”

    宁澄和宁淅两个都笑起来。

    …

    …

    真理报的社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关于京师治安问题,但凡是亲民官都深有体会。不日,便有朝臣上,建议按照真理报提供的办法办理。

    这件事的背景,实际上也是因为朝廷新得西域、西南之地,需要移民充实边地。将这些作奸犯科之辈流放到边地,确实是一举数得的好办法。

    贾环初七上午到正阳门外的真理报报社中,昨天的奏章已经在通政司里抄录回来。五间开的大院中,编辑们正忙碌着。

    贾环刚进自己的主编公房中坐下,乔如松、萧梦祯两人拿着稿进来。

    萧梦祯兴奋的道:“子玉,你看,昨日真理报发出,今天就有十六名朝臣上,要求清理京中治安问题。咱们这会大大的露了一把脸!嘿,想不到。”

    萧梦祯今年岁。正是热血的读人。在参加以真理报推动一条鞭法的事情后,他又看到舆论的另一层作用。这让他以翰林院庶吉士的身份,干的更加起劲。

    在翰林院修,修史,或许能更快的升官,但是哪有这种参政、议政的爽快?读人读,不就是要扫平世间的罪恶,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还好吧?咱们份内的事。”贾环笑着做个手势,示意两人落座。他是主编,写出来的稿子,并不需要进过编辑们审核。贾环发社论,并没有和萧梦祯、乔如松商量。

    闲谈了几句,萧梦祯接着去忙。乔如松留下来,赞赏的道:“子玉,你这份社论写的好。震耳欲聋!一扫积弊!叶先生一定喜欢。我已经写信到院里。”

    贾环坐在案后,笑道:“友若,政治上有个术语,叫做‘听其言,观其行’。我不能忽悠你们!要做点实事。当然,动机可不像萧开之想的那么高尚。”

    他的初始目的,只是为香菱来做这件事。她是自小被拐子拐走的。想来,她很乐意见到拐子这个群体吃苦头。

    乔如松哈哈一笑。

    真理报作为全国性的报纸,官媒,当然要关注民生上的一些问题、曝光阴暗面。贾环这次以社论出手,算是开了风气之先河。报纸,除了搞朝争,还要引导社会舆论,致良知。

    …

    …

    初秋时节,天很快就黑下来。荣国府西的街巷中颇显得拥挤、窄小。不少人家都在外面占了些地方,搭建各种棚子,杂乱不堪。所幸还算干净。

    住在这里的,相当一部分人都是宁、荣两府里的奴仆。或者,奴仆们的亲戚。朦胧的夜色,就这么铺陈在街巷中。炊烟、鸡鸣、狗吠,小儿哭闹声,构筑成一幅生活画卷。

    贾芸熟门熟路的走到一家院落前,敲了门。“谁呀?”里头一个精壮的汉子打开门,穿着短褂,笑呵呵的道:“嗳哟,稀客,稀客。芸二爷,快进来。”

    贾芸如今颇得贾环的倚重,在贾府里属于管家级别的人物。他因为要和林之孝的女儿小红成亲,已经搬出西廊这里。在荣国府南街外置了一套小院。

    “倪二,你先别客气。我是来和说件要事。”贾芸进了醉金刚倪二的家中,并没有去上桌子吃饭,而是郑重的说道。

    醉金刚倪二,是四时坊中的泼皮,放高利贷,在赌场里吃闲钱。为人仗义。他虽说没挂贾府的牌子,但早前进了府衙大牢,还是贾环的幕僚刘国山把他捞出来的。

    倪二当即就笑,“芸二爷,这是说哪里话?”说着,叫妻子、女儿先进屋里。他招呼贾芸在客厅中的条凳上坐下来,低声问道:“芸二爷出了什么事?”

    贾芸叹口气,从袖子里拿出两张银票,道:“这是两百两日升昌的银票。你拿了这银子,马上离开京城去外地避一避风头。京城里最近要清理街面。凡是犯事的,全部要流放到西域。”

    倪二大吃一惊,“这…。芸二爷,想必就是报纸上说的事吧?嗨…,报纸不是三爷管着的吗?”

    倪二焦躁的转了个圈,道:“好。我在天津府有个朋友,我去投奔他。芸二爷,你和林嫂子的喜酒,我倪二看来是吃不上了。”

    贾芸禁不住一笑,道:“这都什么时候,你还想着这个。等你回来我专门请你吃酒。”他和倪二是朋友。

    当天晚上,倪二就离开京城。而北直隶院试后的几天,由何大学士在御史朱鸿飞的奏章上票拟,作出清理京师地面的决定。京城中涉黑的知名人物、团伙,基本都被清扫一空,全部被判流放西域。京中地面,陡然清爽了不少。

    …

    …

    临近中秋节,京城中节日的气氛越发的浓厚起来。月饼,节令果蔬,香烛在街边的店面中随处可见。兼之丙辰年的院试放榜,多了一大批生员。比如教坊司,荆园,各大酒楼等地都是人流如织。不时的有诗传唱。

    真理报社的事务,近日明显减少。庞泽、罗君子等人都向贾环请假离开京城。

    八月十四日深夜,月明星稀。贾环给何大学士叫到小时雍坊的何府中。

    贾环有些时日没有来何府上。给何家的老仆领着到何大学士简朴的房中。

    何朔换了身便服,身材高大。六十三岁。他正在房中喝茶,休息。他晚上见了不少宾客。见贾环进来,微笑着道:“子玉来了,坐。”

    老仆上了茶,悄然的退下去。凉爽的秋风从轩窗外吹进来。

    何朔叹口气,道:“自开设真理报来,我有许久没和子玉谈一谈了。最近,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贾环微怔,看了何大学士一眼,沉静的听着。

    何朔道:“韩润致仕,军机处中只剩我和刘临川两人。都盯着那个空出来的位置。所以,子玉,增收商税之事,恐怕暂时要缓缓。真理报上…”

    推行一条鞭法,就要耗掉他的部分精力。现在,又是各方争夺空缺的大学士一职,他得慎重的挑选副手。再推商税,就显得急躁了。

    贾环点头,表态道:“何相,我会把握好。”也是说,要等新的大学士人选出来后,真理报才会开启增收商税的舆论之争。

    而接下来的一两个月内,为这个大学士的位置,朝廷上恐怕会是暗流汹涌。好在,他是置身事外。

    何朔点点头,叹口气,有些疲倦,“你做事,我还是放心的。”微微沉吟着。

    贾环想了想,说出自己的想法,道:“何相,增收商税事毕,我想外放出京。”

    天子怠政,元妃怀孕。政局大变。而贾府根基不稳,隐忧很大。他需要在仕途上走到更高的位置。而在天子不喜欢他的情况下,留在京城中没什么出路。

    国收入匮乏,执政的何大学士希望增收商税,但阻力却很大。所以何大学士寄希望于以报纸制造舆论。贾环就是在帮何大学士做事。这件事做完后,他希望离京发展。

    时间线上,他离开京城时,元妃的孩子应该已经出生。届时,贾府的局面就会明朗些。比如,是皇子,贾府怎么走下一步棋。是公主,又怎么走?

    京官历来比地方官贵重。何朔惊讶的看贾环一眼,想一想,沉吟着道:“外放几年也好。晋王、楚王越来越不安分了。多事之秋啊!子玉,我知道了。”

    。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奋斗在红楼第五百九十八章 社论治安问题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