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在红楼 第九百五十六章帝位归属中一

    嘈杂的声浪扑来,贾政脸色微微有些发白,无视着指责他的繁御史,往御前走着。棺木停灵在殿中。

    如他在贾府所想,他的庶子弑君,令贾府百年清誉毁于一旦。但,当此之时,他能如何?他就算宣布断绝父子关系,将贾环逐出贾府,天下人就会放过贾府吗?

    他人虽然迂腐,这点智商还是有的。

    灵前,礼部尚书曾缙正要为贾政唱礼,贾政是国公爵位。汉王长子宁镀出声呵斥道:“贾存周,你儿子杀我宁周天子!我宁家不要你祭拜。滚出去!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他是代表皇族说话。这个态度,是帮刚才御史们的潜台词给说出来。御史们把贾府逐出官场,接着要干什么,谁不知道?说的直白些,贾环要为雍治天子的死负责!

    贾政呆一呆。

    曾缙心中歉然一笑,没说话。他是翰林院掌院学士出生,早前靠近何大学士,后靠近华墨。他本来是想给贾政唱礼,帮贾政祭拜的。奈何形势啊…

    这时,繁御史在满殿的声浪中,走上前两步。御史的班次向来在大殿中靠后,逼问道:“卫相,你意下如何?”

    朝廷重臣,向来指的是大学士,七卿中地位、声望尊崇的官员,勋贵中的代表,五军都督府的都督。到雍治二十一年三月二十二日,这个名单,就非常有限了。贾环昨晚就杀了三个。

    计有:武英殿大学士卫弘,吴王,北静王,齐驰。余者如成国公,礼部尚书曾缙,吏部尚书殷鹏、户部尚书赵鹤龄、兵部尚书孟何,都督同知石光珠在朝中的声望都要逊一筹。

    卫弘面向颇为显老,绯红色的官袍皱巴巴的,神情疲倦,一夜未睡,他毕竟是上年纪的老人。这时,淡淡的看了繁御史一眼,道:“待天子下葬后,本官即致仕回乡。”

    繁御史是宋溥的人。

    卫弘说话时,满殿的文臣们都安静下来。这是他的威望。此刻在皇极殿中,就有不少卫系的人马。

    而这数百人的声浪中,武勋们俱是冷眼旁观。贾府本来就是旧武勋集团的中坚、山头。旧武勋集团的态度自不必说。新武勋们,来皇极殿前,谁不知道魏其候、一等伯乌永通家里被抄的事?如成国公等中立派,都是冷眼旁观。

    繁御史三十多岁,一身青色官府,毫不掩饰他的失望,看向吴王,问道:“吴王殿下,你意如何?”逼吴王表态。杀不杀贾环?

    吴王脸上还带着泪痕,他是真真正正的在哭天子,声音沙哑的道:“皇兄驾崩,本王心中痛楚难言。本王此生,只认皇兄这一个君王。我此生再不入大周官场。”

    繁御史微怔。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目光转向齐驰,还要再问时,翰林方阵中。费状元看不惯他的行径,走出来,高呼道:“贾环就在皇极殿外,诸位若是一腔热血未冷,随我出去质问他。国家养士百年,断不可令今日有篡位之事!”

    说着,带头走出皇极殿。慷慨激昂!当年明朝大礼仪,明朝三大才子杨慎振臂高呼:国家养士一百五十年,仗义死节就在今日。大批的文官跟着他在左顺门跪着劝谏嘉靖皇帝。

    今日,费状元高呼,异曲同工!贾环说是“清君侧,立燕王”,结果呢?皇帝被杀了。清君侧,可没有杀皇帝的。他说立燕王,谁信他拥立燕王?

    所有的情绪:不满或者愤懑或者担忧,都在这一刻点燃!两百多名朝臣,跟在费状元身后,出了皇极殿。群情沸腾。如同呼啸着奔涌的洪流!

    …

    …

    一个天子晚年失德,不代表整个皇室都失去人心。这不可能的!宁周定鼎天下有一百六十多年了!贾环若是篡位,连中立派都不会有。沈迁都不会追随他。

    曹丕、司马炎、王莽、杨坚他们之所有能成功篡位,得益于其父辈或者家族或者自身多年的京营。现在,并非五代时:天子,兵强马壮者为之。

    皇极殿外的大广场西侧,贾环被数百名亲卫簇拥着,他看到了气势汹汹,呼啸而来的群臣。

    贾环的亲卫在高子重的带领下迎上两步,以偃月阵将贾环护在中间。

    费状元,宁镀、繁御史领着两百多名文臣,高呼着各种口号:“贾贼”、“贼子”,“贾逆”,快步越过空旷的百米距离,到贾环面前两米处。

    于此刻,直面!针锋相对。

    刚被费状元抢走风头的繁御史率先开口,怒斥道:“贾环,你这个逆贼!你昨日起兵作乱,在西苑弑杀天子。今日,你必须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何以服众?”

    群臣大声附和,掀起声浪!所谓众怒难犯,大抵如此!一众大臣们的情绪、气势,在此时达到顶点!如同沸腾的火山爆发在皇极殿前的广场上!

    但同时,亦将一干大臣的虚弱暴露无遗!嘴炮能杀人么?你们要一个交代,贾环就会给一个交代吗?是交出兵权,还是自杀谢罪?

    何其的天真!

    …

    …

    贾环看眼前沸腾的文官们。心中一片平静!

    在起事之前,他和张四水,沈迁都讨论过这个问题。杀皇帝,必然会面对着群臣激烈的反弹。就比如眼前!将来还有各种事,比如政治上的反扑;比如舆论的抨击!或者,在各种场合中的抹黑,在各种小说、笔记、戏文中嘲讽。

    其实,如果采取最粗暴的办法,要解决当前的局面很容易的!

    杀!

    主席曾经讲过一句至理名言:枪杆子出政权!很多人,总会错误的以为面对刀锋,是“人心”获胜。恰恰相反,握着刀锋者将会取得胜利。

    所谓的“人心”,它是由一个个的个体组成的期望。当你杀得足够多时,人心,就会成为一个飘渺的名词。

    神州数次陆沉。异族入主中原的例子,就不必说。那是自己人的血泪。

    当年,明成祖朱棣靖难成功,入主南京,建文帝失踪,多少人不服?建文帝在文治上,还是非常得人心的。方孝孺大骂不降。最后,结果如何呢?

    …

    …

    杀光反对者,这是最后的备用方案,不到情非得已,贾环并不想这么做。

    朝中的这些官员,他们都有师长、学生、同年、族人、亲戚。这张网张开,就是天下!就如同当年,他去江西,在九江城中,和龙江先生纵论天下。其实,宰辅们的出处,都是有脉络可寻的!

    杀掉这些反对者容易,接下来,只怕要面临着天下大乱的局面。他敢造雍治皇帝的反,别人不敢起兵反他么?

    如他和沈迁,张四水所说的。他起兵,为自保,为复血仇,并无意将整个天下、国家砸乱、打碎!

    他终究是华夏之民!其一,若内战打的民不聊生,人口锐减,最终闹得如同三国时期,搞出五胡乱华。这不是他所愿意的。

    其二,据他在西域的了解,这个时空的历史进程,现在极有可能处在18世纪第一次工业革命前夕!若他耽搁整个民族的历史进程、断送历史机遇,这与他一直鄙视的满清金钱鼠尾何异?这不是他所愿意的!

    …

    …

    贾环目光冷幽幽的反问繁御史,“你想要什么交代?”

    不想用军事力量解决政治问题。现在的局面就看似很麻烦!但他手里还是有牌的。

    繁御史下意识的就想说:“你去死吧!”但话到嘴边,又压下去。说这种话,是把贾环当傻子,还是把自己当傻子呢?

    他之所以如此强烈的上跳下窜,原因很简单,他是宋溥的亲信。而就在昨晚,贾环杀宋大学士!而按照贾环一贯的做法,接下来,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华系,宋系都会被清洗!以朝廷的名义,名正言顺的清洗!

    他不想坐以待毙。和他一样想法的,还有许多官员。华、宋两人在朝堂上势大。他们这些人,一年和雍治天子都见不了一次面。常朝那种不算。对一个皇帝,能有多少真挚的感情?

    今日,如此激烈,最大的原因,是想自保而已!

    朝堂上忠直的大臣,正人君子,早就被雍治天子一遍又一遍的清洗得差不多了!当年雍治天子嫌他们太吵!太喜欢找茬!像何朔,山长,这都是君子、儒臣,雍治天子如何对待的?

    繁御史愣了下。

    其实,如果真的不满贾环的作为,决定分别有:辞官,非暴力不合作,如成化年商辂商相公;虚与委蛇,若干年后,清算!如当年李贤清算徐有贞,为于谦复仇;李东阳清算立皇帝刘瑾,俱是如此!

    激烈的做法:可以把贾环怒骂一顿,求死!或者死谏!日后,青史自有公论。

    但,繁御史显然不想求死。真正当着贾环的面,他一下卡词。那些侮辱智商的话,就不必说了。

    …

    …

    见繁御史卡壳,汉王长子宁镀不想贾环在气势上占上风,指着贾环,高声怒骂道:“贾环,你这个不忠不孝之徒!弑杀君父,你还敢问要什么交代?交出兵权,回府闭门思过!”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这位镇国公自以为他说的很委婉了。

    这是群臣、百官的第一个要求。严惩弑君者。说的更直白些,就是杀贾环以谢天下!不管是出于私人恩怨,还是愣头青的心思,这种情绪,终究是借着宁镀之口宣泄,摆在贾环面前。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奋斗在红楼第九百五十六章帝位归属中一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