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刺杀录 第八章抗猪追击

    凯文游历10年,好歹都是靠两条腿,山路水路崎岖路没路拿刀开路也都走过,经验纵然不比常年在外的佣兵,但也不是身娇肉贵的人。

    这边山中并无魔兽,最多偶尔有土狼出没。不过这种土狼一般不会攻击人类,实在要攻击也以小孩为主,除非饿极才会攻击成年人。通常走夜路点上火把即便万无一失,不过此时点火,等于暴露目标,凯文相信自己应该不会这么倒霉。

    手里拿着一把普通的柴刀,狠狠砍开前面的荆棘。这把刀凯文已经用了三年,砍柴切肉削苹果都是这把,虽然砍柴嫌小,削苹果嫌大,但用熟悉了也能凑合。刀身大约小臂长短,国家规定非战斗人员不得拥有刀身超过小臂的刀具,所有战斗用刀具都有登记,这把柴刀长度也已经算是极限了。

    抬头看看天,已经是皓月当空,午夜时分。回头一看,一片漆黑,似乎并没有人追来。但低头看自己走过的痕迹,却实在太过明显。凯文相信哪怕自己追踪自己,照着痕迹也是轻而易举,何况实力高超的刺客。

    但这也没有办法,道路泥泞,而且荆棘坎坷。凯文也不敢走官道,那样虽然略快,但必然被轻易逮到。他只能上山乱跑,认准方向,披荆斩棘,然后朝附近的城镇疾行。进了城镇的话,隐藏起来应该比较容易一些。

    最近的城镇名为乌拉镇,当时凯文临走前嘲讽了一个吟游诗人,没想到这么快又回去了,希望不会遇到他。

    再走片刻,凯文终于爬上山顶,头顶繁星闪耀浩瀚苍穹,倒也是不错的景色。低头俯视,却见右边前方官道,居然有一个火光缓缓移动。

    正面过来的人,而且移动缓慢,应该不是后面的追兵,只能是从乌拉镇过来的旅人。不过就算是旅人,来小山村的也非常少见,这会儿过来,偶然么?

    凯文思考片刻,自己这点实力应该不至于让刺客们加派人手。而三天前老神父外出开会,结果来了一个叫劳卢的人顶替他。但劳卢和琳达同一天到达,恐怕也不简单。这会儿过来,难道是那个老神父?不过半夜赶路有点不像他的风格。

    凯文抬头看天,虽然天空晴朗,但远处云层以有这边移动之势。明天白天十有**可能下雨,难道说老神父也看出来了?所以连夜赶路?

    不过对方可以肯定必然是普通人,稍稍有那么点实力的人,都不会慢成这样。

    去看看也好,凯文打定主意,蹲下左手需撑地,精神一动,一个魔法盾已经成型。半透明的护盾,大约可遮挡半人,当然其用法,可远远不止防御攻击这么简单。此时凯文双脚轻轻挪到盾上,左手依然撑着控制护盾,右手持刀,往地上一撑。

    凯文竟然连人带盾,开始下滑。山坡不是太陡,这附近在凯文来的时候就随意观察过。此时道路泥泞,用腿走显然极为不便,坐盾滑行当然更快。右手持刀划地,不至于让下滑速度过快,以至于失去控制。

    同时左手也可以少许控制魔法盾的硬度,以减少被泥泞吸附,或者被石块弹起的可能。不过即便如此,黑夜中下滑山坡,依然非常危险,凯文如果不是为了赶时间,也绝不会这么做。

    一路嗖嗖而过,顷刻间已到半山腰。感觉魔法盾已经有些吃力,当即调节硬度,使其变软,右手柴刀加劲。下滑速度立减,然后缓缓停下。

    凯文送了一口气,下意识擦了一下汗,甩了甩发酸的右手,换左手持刀,右手撑盾。这种初期魔法凯文已经非常熟练,基本上喘一口气就很回过神来。倒是持刀刮地来刹车,却是一件费力的活。

    休息两次,凯文已经安全的到达山脚下,火光已经就在右前方不远处。近距离一看,凯文终于可以确认这人绝不是老神父。面目看不清,但看其装束,似乎也是一名吟游诗人。

    凯文思考片刻,从路边跳出来,礼貌的挥挥手:“嘿!”

    “打劫啊!”结果对方惊叫一声,火把一扔就跑。

    “别跑!”凯文下意识一个魔法飞弹砸了过去,虽然不过是农夫的老拳威力,但至少是远程攻击。对方当即被砸中后背,摔了个狗吃屎。

    凯文趁机过去,提着刀问:“你跑什么?我又没说我要打劫。”

    “你……是你!”对方翻过身来,两人互相看清对方,不由都是大惊。这人赫然就是在乌拉镇被凯文喷走的吟游诗人,在酒馆讲《雷克斯传》的那位。

    “你想干什么?”对方发现是认识的人之后,胆气也壮了不少,就算凯文提着刀也不怎么怕了。

    “额……没事!就出来吓吓你,哈哈哈!”凯文干笑,说着把刀收了起来。

    “你这个混蛋,害的我在乌拉酒馆混不下去,今天还要在这里吓我!”对方愤怒。

    “好吧,其实我有一个建议。把你身上的衣服给我,而我的衣服给你。”凯文只是平静的叙述,“这对我比较重要,你要钱的话,我也可以给你一些。”

    “你简直在说笑话!”对方看了凯文一身乌七八糟,已经皱眉。

    “那我只能揍你了。”凯文单手后背,暗暗的在背后凝聚了一个魔法飞弹。

    “哼!你揍啊?你来揍啊?”对方撸起袖子。看来面对吟游诗人,谁都有胆子干一架,哪怕自己也是吟游诗人。

    凯文甩手一个魔法飞弹砸他脸上,对方躺了。

    凯文自己都吓了一跳,不会死了吧?急忙上去摸摸鼻息,发现只是晕过去了,这才放心。随即麻利的扒下他的衣服鞋子,然后自己换上,把自己除下来脏衣服就扔他边上。看看天色,似乎已经是黎明时分,负责起见,还是找来他的火把竖他身边,防止他被土狼咬死。

    凯文穿戴整齐,既然对方至今没有追来,官道应该也是安全的。这边虽然有三天的路程,但通常村民夜里是不会赶路的,一般在官道路边有木屋歇息。所谓三日,也只是三个白天而已。凯文通过下滑山坡节省大量时间,如无意外,明天清晨就可以到达。

    第二天清晨,一声鸡叫响彻了整个山姆士山村,劳卢和琳达已经整装待发。毫无疑问,他们两个就是刺客公会的信天翁和小勺子。信天翁得知这边牧师暂时离开,所以插孔化名劳卢假扮牧师进来,而小勺子则化名琳达,随便作为旅人前来。

    两人都是凯文书迷,处于对作者的好奇和尊重,也不想一刀捅死完结。也所以两人分别找机会和他聊了两句,但任务还是必须完成。刺客公会不是没有发布过离谱而荒谬的任务,但几乎没有人会去抱怨,这就是刺客。

    “是该干活的时候了,”劳卢蹲下,手指在地上画下一个六星芒阵,光芒泛起,七彩纷呈。大陆常用的契约召唤术之一,劳卢在刺客公会属四星刺客,论贡献排行15。6阶战士同时5级魔法师,懂得不少光系法术,土系法术和召唤技术。

    很多高端刺客都多才多艺,很难用一种标准评价他们的实力。

    不过光芒散去,法阵中间居然出现了一只白胖猪,看上去肥肥硕硕,足有200斤。

    “这,”小勺子诧异,“你的猎犬呢?”

    “根据研究,猪的鼻子其实比狗的鼻子更加灵敏。为此我特地训练了一头猪,不过今天是首次实战。反正对方不过是一个吟游诗人,就当试验吧,”劳卢一边解释,一边拿出一只袜子,“来!闻!告诉我,他在哪儿?”

    白胖猪拱了拱猪鼻子,左右晃了一下脑袋,右蹄子往前一伸,然后就不动了。

    劳卢娴熟的扛起了整只猪,照着猪蹄子的方向就跑起来,一边解释:“猪比较懒,我只能扛着它跑。”

    小勺子一脸惊讶的跟在后面,虽然这个画面诡异,但此时任务严肃,也不吐槽什么。

    两人照着猪蹄子的方向,飞快来到了小村酒馆。看来这只白胖猪还是十分靠谱的,昨天凯文初次离开的地方,就是酒馆。

    两人这么闯进来,大清早刚刚开业,倒是吓到了村长,村长只是下意识的回答:“这猪我们不买。”

    两人干笑两声,此时猪蹄子变化,又指向门外,劳卢当即又扛着猪出门,小勺子也紧追而去。留下村长一脸诧异:“新来的牧师……是个杀猪的?”

    而劳卢两人飞快来到一出山坡,猪蹄上指,显然对方是从此处上山。此时天色越来越暗,似乎快下雨了。

    “这里明显有新鲜的脚印,”小勺子蹲下来查看,“你这只猪真的不错啊。除了懒了点。”

    “我们抓紧吧,如果下大雨,气味就不容易闻了。”劳卢肩扛200多斤肥猪,依然健步如飞,飞身上山。6阶战士,已经属于斗气两次质变的水准,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宫廷侍卫标准为5阶,当时他对斯达特说四个宫廷侍卫也不是他对手,已经是很谦虚了。

    两大高手翻山当然不成任何问题,中途猪还换了一个蹄子,似乎是右蹄举累了,换个左蹄。

    上山,下山,雨渐渐大起来,一路又回到了官道上。突然,猪左右嗅嗅,连续晃了两次脑袋,最终伸出两只蹄子,分开左右各指一边。

    “什么情况?分身术?”小勺子诧异,“真的有这种技术吗?”

    “应该是脱下衣服之类,放在某种使魔之类的身上,让他反方向走,以试图扰乱猪的嗅觉,”劳卢皱眉,“虽然最终必然还是会被我们擒获,但中途的确会耽误不少时间。没事,反正我们两个人嘛,各去一边就行。”

    “你准备去哪儿?”小勺子问。

    “哼哼,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劳卢回头看向来时的山村,“他必然已经逃到了老地方。可轻松躲过我们的追捕。”

    “那你回村里,我去乌拉镇看看,”小勺子说罢,人已经消失在雨水之中,劳卢也扛着猪往回赶。

    只是片刻,路上就看见一个光着背的人慢悠悠的往前走着,手里似乎还提着几件衣服。劳卢飞身一跃,直接从头顶跳到对方前面,同时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

    对方大骇,脱口而出:“偷猪贼?”

    “你是谁?”劳卢不多废话,“有没有见过凯文.因缺思厅?”

    “谁啊?”对方茫然,虽然见过两次,凯文从未对他暴露过自己的名字。

    “有没有见过一个吟游诗人?”劳卢再问。

    “有!他还打晕了我,扒了我的衣服!”吟游诗人当即诉苦,“简直太可恶了。”

    “知不知道他往那个方向走?”劳卢问。

    “不知道。”吟游诗人摇头,“他打晕了我就跑了。”

    劳卢沉默片刻,转头看自己的猪,却见猪蹄牢牢的指着对方手里的衣服。对方发觉他的目光,不由解释了一下:“这衣服太脏了,我不想穿。”

    劳卢回头再看看,离山姆士山村已经很近。中间这段官路似乎并没有凯文的气味,不过既然很近了,回去看看也无妨。他依然在坚持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的理念,他曾经仔细研究过凯文的小说,对类似套路这位作者也非常热衷。

    砰!冒着大雨,劳卢又扛着猪冲进了酒馆。酒馆是村长家开的,这里又是村子的门口,第一步必然在从这里开始找。

    村子说:“你把猪再扛回来也没用,我说了,我们不收猪。”

    猪蹄倒转,劳卢无奈又默默的出去。

    村子不过二十来户,顷刻间就又转了一圈,这头特别训练的白胖猪明确的“告诉”他,人绝不在村子里。劳卢扛着猪在村子中间发愣,不少村民在屋檐下指指点点:“唉!这年头卖猪也要挨家挨户的敲门啊!”“我们这么穷,连村长都买不起整只猪,谁能买得起啊!”……

    劳卢长叹一声,只能再往官道上跑。结果村民报以热烈掌声:“猛人!卖不出猪,抗回镇上吗?”“哇,这人真猛!这么重的猪,我走两步就趴了。”“大家鼓掌!大绅士说这是对猛人表示敬意!”……

    而另一边,小勺子直冲到乌拉镇镇门口,此时大雨倾泻而下,路上都没有行人。只有两个卫兵站在边上的棚子里。门口二十步远,几个垃圾桶被堆放在一起,雨水浇灌,流出不少污水,恶臭阵阵。

    这些东西一些的农场主会收,不过今天大雨,估计都不会来了。一堆垃圾放那边,无疑影响心情,不过这会儿大雨,谁都懒得去收拾。

    小勺子不管这些,冒雨询问卫兵:“早上有没有吟游诗人进来?”

    “没有!”卫兵回答。虽然看她是一个姑娘,但也不敢小看,刚刚她急速而来的速度绝不小可。

    “或者有没有易容乔装的人过来?”小勺子追问。

    “没有,早上开镇门之后,一个人都没有来。”卫兵回答,“这个小镇只有一个门,要来必然进过这边。”

    小勺子抬头看看边上的围墙,小镇的土墙虽然不比城墙高耸,但也有三五米高。以一个普通男人的水平,翻墙还是可能的,但是应该会留下痕迹,即便是下雨。仰着头一路小跑,绕镇子外围一圈,也没有任何发现。

    莫非真的如信天翁所说,对方处于最危险的地方,并认为是最安全的?带着满腹疑惑,小勺子开始往回赶。

    两人又一次在官道上碰头,一怔之下,不需多言已经知道结果。两人都没有结果,区区一个吟游诗人,竟然如此难抓。

    “你的猪蹄子还在指着镇子方向,追过去还来得及吧?”小勺子急忙问。

    “如果他真的在镇子里的话,那已经来不及了。”劳卢终于放下了肩上的猪,“镇上有马车,付十几个铜币即可到最近的城市,那边有传送点。一进传送点,我们就彻底断了他的线索。”

    雨渐渐停歇,两人抬头望天,已经是下午。两人脚力飞快,但这一来一回的浪费时间,却终究不能忽略不计。此时再追,恐怕已经来不及。天大地大,除非他再拿凯文?因缺思厅的名字出来讲黄段子,否则真的要拼运气。

    “嚯!好厉害呀!”小勺子甩甩衣服上的水,“跟兔子似的,虽然没什么战斗力,一个大意让他跑掉,却特别难捉。”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吟游刺杀录第八章抗猪追击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