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刺杀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虎落平阳被犬骑

    战况真的和凯文预料的几乎一样,唯一有点小出入的是,凯文还以为他最多是大败而归,却不了居然连回来都做不到,全员被俘。参谋临走之前,蹭豪言发誓,如果这次落败,愿意提头来见。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

    只是提来的却是第一大队长官的头,将军的大儿子,在他一众儿女中,属他实力最强,也担负职务最高,委以重任。可惜……

    其实这场战斗情况出乎意料的简单,幕后黑手布莱德雷将军弄来了一堆的醉香木,这种树木全大陆也非常少见,仅仅地产于精灵族境内少数地区。其树液流出就是佳酿,也是精灵族招待外宾的上品。

    但醉香木焚烧之后,其产生的烟雾有相当的迷幻性。人一旦吸入,就会感觉手脚无力,困意袭来。但这也不是立竿见影,一般人感觉稍有不对,立刻闭气或者退出烟雾范围,也就没事。

    但如果反应不过来,一直在哪儿转悠,吸了一两天,那问题就有些大了。这气味就和一般烧木柴的烟味差不多,一开始时人可能会感觉稍稍有点晕,但白天处于亢奋之时,或者一些强者来说,基本感觉不到。

    参谋带领众人在卡鲁迪亚丘陵地带乱转,这次他也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没有去分兵搜寻,而是先去了凯文死守的那个山丘。他的想法也很清晰,这边山贼来去最多,时间也最近,那么这里最可能留下线索。

    结果来到这里一看,到处都是烧的一堆堆“柴火”,参谋实在知识浅薄,根本不知道什么醉香木之类的东西。何况他也刚刚来过,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烟雾有什么问题。就在这里转啊转,吸了一天的毒。

    当天没有人感觉有什么异样,毕竟他们都是精锐。只是发现晚上站岗的人换岗,要叫醒下一岗的人特别困难,但也没当一回事。以为毕竟白天累了,而且很久没出征了,睡得死也很正常。

    于是第二天,众人醒来,马上发现边上有一片新的焚烧点。当即全队又跑去调查,这转来转去,又吸一天毒。

    此时傍晚时分,实力较弱的人已经哈欠连连,但依然没人当一回事。打哈欠的人只是自己揉揉脸,然后继续搜寻。马匹也有些无精打采,不过马匹如果走的慢,那抽一鞭子就清醒了。

    第二天晚上,布莱德雷将军选好上风口,加大焚烧量。焚烧时用土盖上,让他疯狂出烟,却没有火光,也没什么声音。连续吸了两天毒的众将士,此时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几个哨兵先一步倒下睡着,而其他本就睡着的人,当然睡得更死。

    任凭是所谓7阶高手,终究还是人。任凭练得体质再强,肌肉再发达,在无防备的情况下,皮肤还是柔软的,肌肉也是放松的,只有在斗气护身的情况下,人的实力才能真正展现出来。即便是兽人皮糙肉厚,也有致命弱点,不可能整个练成一个铁人,否则这人平时走路岂不是也会哐叽哐叽的。

    不过出于对7阶高手的尊重,众山贼还是等到了凌晨时分,才真正进行动手,并且动手之时,还特意在参谋等人的周围烧了更多的醉香木,让他醉生梦死。温水煮青蛙,当发现不行之时,已经来不及。而参谋甚至都发现不了。

    山贼本来已经被吓尿了,但也正如凯文所说,能被凯文忽悠的人,当然也会再被忽悠回来。幕后黑手胜在有时间,他们可以耐足性子和他们讲,识破凯文的骗局,并重申他们是主角。

    山贼的信念是回来了,但在一部分山贼心中也留下了些许芥蒂。有些人开始变得有些怕死,有些不敢相信所谓的穿越说法。不过万幸大多数人依然够蠢,蠢人还是主流。

    本来他们不愿意晚上行动的,但也经不住布莱德雷将军的劝说,结果一举成功,让他们信心大增,愉悦不已。

    俘虏所有之后,布莱德雷将军认为这是一个筹码,并建议拿着筹码可以正规军谈判。山贼并不擅长谈判,布莱德雷将军则回答说那就先玩三天再说。于是他们就定下了三天的期限。

    为了增加杀伤力,他们将第一大队长官的脑袋砍了下来装盒子里,扔外面,并留下一封信。他们并不知道这个长官什么来头,只知道似乎是个二把手,他们只是觉得做人不能太过分,不要把带头的手砍了,那就留下个参谋,砍了二把手,结果是将军的大儿子。

    山洞内,参谋双眼布满血丝,全身早已经被扒光,被绑在一个坚硬架子上。刚开始他使出护身斗气,众基佬山贼疯狂涌来,却都被推开。7阶高手,到底是有些本事的。

    但这些对已经是阶下囚的参谋来说,不过只是拖延一下时间而已。山贼们索性又拿来一堆醉香木,就在他鼻子底下焚烧。此时参谋眼见醉香木,终于明白此时为什么失败,但已经晚了。

    参谋试图闭气,参谋用斗气排开烟雾,但这不过只是最后的徒劳而已。一直拖到当夜,参谋终于再也支持不住,头一低晕了过去。

    眼睛一闭一睁,对参谋来说似乎只是一恍惚,他又醒了。此时他清楚的感觉的自己的菊花有一种不可描述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但显然自己已经经历了不可描述的过程。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参谋热血上冲,各种情绪上涌,爆发出一声长啸:“啊啊啊啊啊……”

    整的山洞内回声阵阵,一众山贼都捂耳朵。

    山贼们赞叹:“果然是高手,被醉香木熏了这么久,依然精神很好。”“果然只有强壮的男人,才能让我们兴奋。”“嘿,你愿意配合我们吗?”……

    参谋咬牙切齿,一瞬间有众多脏话想骂,却由于太多都找不到合适的。

    “参谋,”突然,角落里另一位雷之骑士团俘虏叹息,“算了吧,我们节省一点体力。唉!”

    参谋拼命扭头,也看不到他们在哪儿,只能问:“你们还好吧。”

    “参谋,”一众雷之骑士团俘虏都士气低落,“我们……我们……”有人说不下去。

    也有人关心生存问题:“参谋我们还能得救吗?”

    有人比较幸运:“我还好一些,他们觉得我不够强壮,没人来玩我。”

    也有人欲哭无泪:“我好惨,我……我……我……我不是处男啦……”

    参谋:“……”

    俘虏们接着说:“其实我们中间最惨的还是参谋你啊。”“是啊,参谋你感觉还好吗?”“参谋,你要加油,要坚持住!”“对,你是我们的支柱,我们的长官死了,现在只有靠你了!”

    “大家不要慌!”参谋开口,“我们要坚持,总有一天,我们杀光这些死基佬!”

    这话一出,山贼当即就不高兴了:“什么叫死基佬?凭什么歧视我们?我们喜欢男人有什么错?”

    “你们就是死基佬!你们不配生活在世上!”参谋怒骂,“只有屎坑里才是你们的归宿!”

    “法克!”山贼头领拍案而去,“再上他!”

    一众基佬再次卷袖脱裤,参谋怒而开出斗气,将人推开。但护身斗气,也就一个护身的作用,想伤人还是做不到。而且经过连番折磨,明显感觉斗气实力降低了一筹。

    山贼首领一看这情况,顿时大喜:“上去消耗他!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我们要干,就干清醒的他,不要干昏睡的他!”“斗气分布有不均匀的,大家找。”“哦,他在屁股那边积聚了大量斗气,头部没多少,快强吻他!”……

    一众俘虏此时也分外激动:“参谋加油!”“参谋不能屈服!”“参谋,你是我们的支柱啊!”……

    参谋:“啊啊啊啊啊啊……”

    与此同时另一边,军营总帐内,气氛依然死气沉沉。欧德将军似乎还没有从儿子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边上也没人说话。良久之后,古来德伯爵终于开口:“将军节哀,要不还是对人头先检验一下?”

    欧德将军似乎终于反应过来,然后僵硬的站起来:“点齐兵马,我要亲自出征!”

    凯文心中不屑,但脸上没表现出来,嘴上更不会说。毕竟这会将军在气头上。

    “等等!”布莱特却开口阻拦,说出在场只有他们敢说出的话,“将军对于第一大队200多精锐,准备如何营救?”

    欧德将军面色阴冷:“我军从来就是不接受任何威胁,他们本来就是军人,战死沙场,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会为他们的亡灵祭奠,追授英雄称号!”

    一瞬间,凯文心中有些发冷。此时算是明白,在欧德将军眼中,士卒真是如蝼蚁,他根本不在乎200多个精锐士兵的性命,只是要为他儿子报仇。不过人在狂怒之下,的确会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何况这些士兵真的活着与否,也很难说。

    但作为弱者的凯文,终究希望强者能奋力想办法救人,不论成功与否,哪怕只是装个样子,在其他弱者眼中,也更加心安。

    “这样吧,”布莱特将军换个口气,回头把凯文拉过来,“这位小兄弟和山贼对敌多次,经验丰富,先问问他的意见也可以啊。”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凯文身上,凯文黑着脸,本来他都不打算出声,但却偏偏不放过他。

    欧德将军沉默片刻,也坐了下来,手按剑柄,盯着凯文:“那你说,有什么好主意?”

    看将军这气势,仿佛一说错,当即就会一剑砍过来。一个死了亲人,处于愤怒状态下的剑圣是极其危险的,说实话,欧德将军要杀一个自己的基层军官,边上两个剑圣也未必会救他。

    那该怎么说?说此时出兵,为第一大队长官报仇雪恨?对凯文自己的角度来说,这还真是最好的答案。但不知为何,凯文连续张了两次嘴,却还是觉得说不出口。

    “说啊!”欧德将军显然有些不耐烦。

    “唉!”凯文长叹一声,做别人太累,还是做自己吧,“将军,我说过卡鲁迪亚丘陵地形复杂,需要资深土系法师。”

    “我的实力,一剑断山还需要什么土系法师?”欧德将军冷笑。

    “既然如此,我无话可说。”凯文退下。

    “等等!”结果布莱特将军还不让凯文退,再把他拉上来,“你有话,你肯定有话,来继续说。没事。”

    有他这一句“没事”,凯文心中稍稍定了定,然后再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欧德将军。欧德将军并不开口,算是默认。

    “将军,”凯文语气平缓,“第一大队长官的死,我也非常痛心。我也很希望给他报仇雪恨。”

    说到这句,边上斯达特瞬间斜了凯文一眼。这一眼的意思表达明确:虚伪啊!

    凯文不去理会,继续开口:“但是我们要搞清楚,是谁杀了第一大队长官?是山贼么?不是!山贼只是一把刀,我们应该去找持刀的人!也就是幕后黑手!如果找不出幕后黑手,就算荡平山贼,又有什么用?”

    账内一片安静,众人都开始认真听凯文。

    “而这一次三天后的见面,其实非常关键。山贼智力较低,基本不会谈判,那么这次的谈判就很可能和幕后黑手直接较量。如此关键的机会如果错过,那才是真的可惜。”凯文一通说完,退到一边。

    账内沉默良久,欧德将军终于松开了剑:“说的不错,很有道理。那我们该派谁去谈判?”

    “我们应该派有智慧却没多少实力的人,”说有人都看向凯文,但不料凯文话锋一转,“但这人绝对不能是我。”

    “为什么?”欧德将军问。

    “因为这张纸条上写明了,不能是剑圣之类的强者过去。我虽然很弱,但我在山贼面前使出来的紫色斗气,在山贼眼中我就是‘剑圣’,甚至比剑圣更强的‘紫外剑圣’,”凯文表示无奈,“所以,我就不能去了。”

    众人:“……”

    凯文也是有脾气的人:笑话,早就告诉你们派兵去救,一个个不听我的。现在出了事情要我擦屁股?我也是刚从地狱里爬出来,才没两天再进地狱里?嘴炮这种东西谁能说必胜?堂堂一个军营难道选不出一个能说会道的人了?谁爱去谁去。

    “斯达特!”欧德将军于是顺理成章的转向另一位。

    “我……”斯达特全身打颤,他怎么都没想到会轮到他头上。

    “你有什么借口?”欧德将军问。

    斯达特低着头,手足无措,大脑飞速运作试图找到什么合理的借口,然而并没有,只能回答:“我愿意完成任务。”同时不免怨恨的瞪了凯文一眼。

    凯文心中也不免愧疚,一时间也没想到自己一推,居然就是他扛起来。(未完待续。)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吟游刺杀录第一百三十九章虎落平阳被犬骑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