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刺杀录 第一百五十一章 所谓宗教

    中午1点左右,在精灵族边境丛林内的教堂外,人群已经开始渐渐聚集。不过精灵族林子大,人却不多,而且毕竟对光明教会不是主要信仰,来的人不过稀稀拉拉五六十个。

    但这也已经教堂神父很努力的结果,本质上信仰不同,本身就很难仅靠嘴来传教。光明教会还算有一个巨大优势,那就是他们的光系恢复法术的确相当不错,但精灵族的自然法术同样也能做一定的治愈,效果孰强孰弱,也是各说各的,也所以光明教会在这里本来也不是必备的。

    两名神父,五名修女,七个从人族带过来的虔诚教徒,构成了这个小教堂的全部。他们没有太大的攻击力,神父会一些法术,但治疗为主,如果实战,两个士兵基本就能制服他。

    事实上前往大国传教,如果派出实力高超的人是比较忌讳的,实力强悍的人等于一个军队,随随便便跑别人境内“驻军”,作为同等大国是很难答应的。而有些小国则反过来,毕竟大国来“驻军”等于是给了他庇佑,给了他安全。

    一般教徒派出去之后,都会常驻这边,只是偶尔会有一些外出。但如果长时间没什么作为,传教传不动,发展教徒太少的话,自然也会被总部换人。这边从教徒到神父,已经换了三批,实在是这里的熊孩子太强了。

    熊孩子有熊孩子的优势,那就是童言无忌,他们都是孩子,说什么也不会太忌讳,神父也不能给他们上纲上线,而且这里是精灵族,不是他们自己的地盘。同时这些熊孩子自己也开始衍生出一大套理论,他们已经将光明教会视为敌人,并且随着时间越长,他们思考辩证越仔细,也就越难被忽悠。

    在熊孩子眼中,他们做的是伟大的事情,几乎就是“拯救世界”同一个级别。他们锲而不舍,不惧艰险,而且时间越长越有经验,智力极高,再加上失败也没什么不可接受的惩罚。别看是熊孩子,但实际上已经是“异教徒”级别。

    而这边精灵族大人对孩子也不怎么管,就看着这些号称是神的仆人,却连熊孩子都搞不定,对他们的嘴炮也都保持怀疑态度。少数入教的人,大多是接受了他们的治疗,又听着他们的教义,感觉不错,那就信了。但这种信,比之那种虔诚的教徒还差的远。

    今天又是个大日子,教堂搞来几桶鱼准备来个活动。事实上光明教会没有放生之类的活动,这其实是精灵族的自然教活动。不过本质都是慈爱之类的道理,光明教会为了入驻,也可以做一些改变。

    “啊,我很高兴今天来了这么多的人,”其中一个大胡子神父一手捧着圣经,一手捏着十字架对着大家满脸微笑,“这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今天我们将从可恶的屠夫手中,解救一批可怜的鱼。他们原本由家庭,有孩子,他们原本由幸福的生活,但可恶的屠夫抓住了他们,要吃掉他们。这太可恶了。”

    “明明可以吃果子,可以面包,为什么要吃鱼?为什么要吃活物?”神父一脸悲愤,“他们杀鱼的方式也十分残忍,就在鱼还活着的时候,还在跳的时候,一刀对着肚皮割上去,血流一地,掏出内脏,完了之后直接放油锅里炸,直到这会儿,鱼都还是活的。简直难以想象。”

    底下人发出一阵嘘声,精灵族不少人还保留素食主义,这里又全是信徒,自然很容易被带入节奏。

    凯文已经来到最后一排,他只是左右看看,观察地形。这类光明教会的说辞理论,他早就听的耳朵起茧,但想要反驳他,还真不容易。你要跟他说植物也有生命怎么能吃?他也可以跟你说“吃果子,但果树不会死,吃鱼,鱼就会死。多残忍。”诡辩这种东西,有时候还真不是掌握真理就行。

    几乎每一个神父都是嘴炮高手,水平都不亚于一般吟游诗人,而且关键在于这里都是信徒。是神父的主场,神父说一句屁话下面都当做真理,凯文就算说出真理,别人也当屁话。

    “其实我仔细研究过精灵的自然教义,你们崇拜的是自然女神,自然女神给了你们最初的生命。而我们崇拜创世神,创世神创造了一切,我们认为……”随后这位神父开始了漫长的胡扯。

    凯文在后面听得明白,其实这只是外来教会进入新地方,必然要进行一些融合。比较温和的方式自然是寻找双方教义中类似的地方,然后通过嘴炮,最终表示两个教会其实就是一个意思,创世神可以身化万千,他万能无敌,你们的自然女神就是他的女儿,然后找出圣经上的某某人给套上去,再巴拉巴拉一大堆。

    似是而非的东西,本来就很难辩证。无神论者自然可以说:“你把你们的神叫出来啊。”对方也可以反驳:“你把国王叫过来啊。你看不见就是没有么?那你叫不来国王,是不是也可以说国王不存在?”然后他们再反问:“没有神,人从哪儿来?父母生子女,那最初的父母是谁?当然是神了。”……

    凯文小时候曾经不止一次尝试过辩论,但效果都不佳。但即便如此,凯文依然没有被光明教会说服。在他看来,要是信了你们的鬼话,那简直是对自己老爸最大的侮辱。

    但小时候能做一些辩论,如今长大了反而不能开口。教会的绝对权威性,代表成年人说话必须符合教会教义,否则很可能被弄成异教徒。凯文也只有在山洞里临死前,能对着斯达特说点真话。

    巴拉巴拉一个小时,说完又带着大家唱赞歌,唱完赞歌再默默祷告。凯文也不得不低头装个样子,即便不信但这种场合还是低调点好。也尊重一下他们的习俗,昂着头嬉皮笑脸,会被人打的。

    “为了确保我们的鱼能完美的回到他们的家庭,我们沿河看一看吧,也防止有人故意捣乱。”祷告完毕,神父终于开始进入正常程序。众信徒也微笑点头,他们当然知道谁会捣乱,这都是日常了。

    信徒们各自散去,沿河漫步,几个修女和人族教徒显然更加谨慎,他们仔细沿河检查,显然他们也估计到熊孩子可能来捣乱。双方“争斗”的久了,神父也会有很多经验。

    片刻之后,众教徒回来:“没什么问题。”

    “好,”神父点头,然后亲自弯腰把桶里的鱼捞起来,“那就让我们给他们新生吧!”

    说完手一松,鱼跳入河中,噗通一声。众教徒啪啪鼓掌,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仿佛就这一个场景也非常欣慰。

    “让我们再为这条鱼祷告。”神父又画十字,随手还放了一个光系法术。其实也就是照一下水面,让人感觉他们的祷告真的传递到了一样。

    “好的,让我们再来下一条。”神父再拿出一条,然后一样的程序,放生,鼓掌,祷告,照一下水面。

    凯文不由一怔,心说难道这放生还是一条条放?但转念一想也能明白,教会有时候为了提高凝聚力,必须安排一些长时间的活动。把一些简单的事情弄得十分复杂,信徒们长时间聚在一起,即便感觉在干蠢事,但发现身边有这么多人和自己一起干,那就会对这件事情的意义笃信不疑。

    只是这样一来,熊孩子炸鱼的计划就不易实施了。他们一条条放,熊孩子只能炸一次,难道就炸一条鱼么?成果太小了。或者神父也算到可能会来的破坏,所以才一条条放,尽量避免“伤亡”。

    “哦,我们又放生一条,”神父很高兴,“虽然过程很枯燥,但我们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

    凯文在后排皱眉思考,也考虑过是否要用自己擅长的嘴炮对喷,但想来想去,没有胜算。这边也没个卖鱼的市场,不然凯文跑去再买个三桶鱼给神父,让他一条条放生。

    眼见神父放了一半,凯文终于有了主意,开始举手发问:“神父,我在后排看不见,能否到前面近距离感受一下?”

    神父早就看见凯文,在众精灵族中有一个人族其实比较显眼,他欣然点头:“当然可以,我的孩子,来吧。”

    凯文当即高兴的挤上去,甚至越众而出走到平台上。神父急忙阻拦:“你不能上来,这里是我站的地方。”

    “哦?是这样的吗?”凯文回头问众教徒。教徒当然齐齐点头。

    “快下去吧孩子。”神父很慈祥。

    “咦?桶里有鱼死了?”凯文突然惊叫一声。

    众都大骇,神父急忙回头看捅,却见鱼都活的好好的。不由皱眉:“孩子,不要说谎。”

    “你看,这条鱼,他一动不动,沉在最底下,还没死吗?”凯文很天真。

    “孩子,”神父笑,“他没有死。鱼死的话,会翻肚皮浮上来。”

    “原来是这样,”凯文趁此机会又走进两步。然后突然人一阵抽搐,直挺挺倒下来,顺手一推,把剩下的几桶鱼全推河里,连捅带鱼发出巨大的噗通声。

    “怎么了?”众人都惊讶,神父急忙蹲下身子检查。而凯文依然倒地不起。

    众信徒议论纷纷,不少人想起刚刚神父说:“你不能上来,这里是我站的地方。”果然不能乱站位置,神父的话很重要。而神父却是疑惑不解,下意识一个光系检查法术上去,却觉得这人应该没什么问题。

    “来人,先把人扶到教堂里去。”神父站起来指挥,有人昏迷总也是大事,而且反正鱼都放生了,没什么再放的了。

    两个信徒过来,架起凯文就往教堂走去。神父朝着众信徒也遗憾开口:“虽然今天的仪式并不完整,但是结果还是一样的。我们拯救了一堆生命,我们……”

    砰!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炸响,然后就是水花四溅,鱼全都飞到天上,再四散落下,有些掉落到岸上蹦跶。

    “哦……”众信徒发出一声低呼,随即其中还有人发出笑声。可见他们也不是信的很深,乐于看笑话。

    河边几个熊孩子飞快的窜出来,抓起几条鱼就跑。这边神父气得咬牙切齿:“快!抓回来,把他们抓回来!”

    修女和信徒们当即挽起袖子,朝熊孩子追去。熊孩子们还制定了比较完善的撤退计划,但事实上,不论如何完美的撤退计划,他们都是跑不掉的。因为捣乱的就他们几个,哪怕他们不跳出来,最后也能算到他们头上。

    小精灵虽然年纪很大,但战斗力是存粹的孩子,何况精灵丛林就这么大,谁家的孩子也都知道,没法逃。

    果然临近傍晚之时,所有捣乱的熊孩子全部抓获,只是他们手里都没有鱼,也不知道他们藏哪儿了,按理说这么短时间烤了吃掉也不可能。

    凯文暂时还躺在教堂的床上,神父没查出什么毛病,觉得大概只是一般的昏迷,睡一会就好了,也就不管凯文。凯文倒也不敢这么快就醒了,很担心自己的把戏被识破。

    竖起耳朵仔细去听大厅里的声音,终究只隔着一扇门,还算清晰。就听见神父训斥:“又是你们!又是你们!你们知不知道,你们一再违背神的意志,是要下地狱的。”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莱森傲然回答。

    神父:“……”

    “哼,我们不信你的这一套,”另一个小精灵也开口反驳,“都是假的,忽悠人的。”“对啊,凭什么我们的女神,是你们的神的女儿?说不定她是你们的妈呢?我不服!”“我也不服!”“我们要问信仰而战斗……”

    众孩子七嘴八舌的叫起来,凯文在偏房听着,不由有些感慨,如今只有这些孩子,能说出这些话了。

    “孩子,”神父叹息,“你们还小,不怪你们。但是你们要想想,为什么光明教会能传播全大陆,而你们的自然女神,就只有你们精灵相信呢?”

    “那只是你们会忽悠而已。”有孩子冷笑反驳。

    “错了,孩子,真相是不能被忽悠住的。之所以有这么多人信奉,那真是因为我们掌握着真理。”神父回答。

    “真理是啥?”孩子反问,“真理不是在弓箭射程之内么?”

    “孩子,”神父再开口,“你要相信神,不要去相信哪里听来的谚语。神是万能的,他是不会欺骗你的。”

    “他为什么不会欺骗我?”有孩子问,“说不定他一高兴就骗人了呢?”

    “神的意志是无处不在的,他代表着过去现在和未来,他代表着一切的事务,现在你们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之所以会在这里,其实都是神的安排。如果有一天神对我们说谎了,那就是世界末日。”神父开口。

    凯文在隔壁听的暗暗叹息,事实上从他四处游历的经历来看,有神论和无神论的思考方式都截然不同,甚至于无法调和。精灵族信奉自然女神,但事实上他们的自然女神不管事,实际上信奉的就是自然规律。而光明教会信奉主神论,认为神就是一切,自己一切的现实都归结于神的安排。这其中有本质矛盾,只是一般信徒智力不够,基本上都被左右忽悠,一下子信了两个教都有。

    而楼保勒国的情况又更加不同,楼保勒国内主流套路小说甚至提出逆天这个观点,人可以干掉神,人可以成为神,人可以成为主神。这在其他国外任何教会中都是无法想象的,在楼保勒国概念中,所谓“神”不过是高等级的生命,他也许可以打一百个剑圣,打一千个剑圣,但他也会有极限,也可以被干掉。

    即便神魔大战的神话版本,各种族版本也略有不同。其他地区种族基本上只是围观神魔大战,唯有楼保勒国传下来的版本,是国王带队把魔给干掉了,神是辅助。而之后人龙大战版本有很大不同,别国基本上都是向神祈求,神送了几件神器,然后人族勇士手持神器,屠龙胜利。各地区种族的神话区别仅仅是细节问题。

    唯有楼保勒国表示,神器是我们人族自己打造的,和神没什么关系。这或许就早就了相当大的文化差异。(未完待续。)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吟游刺杀录第一百五十一章 所谓宗教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