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刺杀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 原参谋

    突发的状况总是让人措手不及,对凯文是,对斯达特对原参谋也是。斯达特担心这事情不好收场,而且以凯文的性格让他认错也不可能。原参谋则是感觉很没面子,即便贬为列兵,平时也没人真敢把他当列兵看,唯有新兵都一脸兴奋,他们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咳,”沉默片刻,凯文干咳一声,往门口扫了一眼,“新兵在这里干嘛?训练去。”

    斯达特急忙补上一句:“大家顺带认识一下,这位才是投石车营地的最高长官。他前段时间休假,今天刚刚回来。”

    新兵们都投来好奇的目光,凯文只是扫了他们一眼:“行了,先去训练。以后没事不要到长官房门口来,明白没有?”

    新兵下意识去看斯达特,斯达特只能开口:“长官说的话没听见?快滚!”

    新兵们这才一哄而散。凯文看得出来,自己刚来,论威信还不如斯达特。不过庆幸的是斯达特是自己人,不至于干出篡权夺位之类的事情。

    转头看向原参谋,他依然坐在床上,冷眼旁观也不说话,板着脸,一副随时要出手揍人的感觉。凯文就一堆礼物中随便挑了一坛子酒,放他床边:“行了,这坛酒给你,算是我休假回来给大家带的礼物。”

    原参谋再度躺回去,闭眼就睡,一句话都没说,对凯文无视的彻底。

    凯文心中也很不舒服,当即把酒又拿了回来:“你不要就算了。”

    原参谋依然睡,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算了算了,”斯达特又想打圆场,“他没说不要,你就放床边就行了。”

    凯文沉默片刻,倒是没再坚持,把酒放回床边。转身又拿出其他礼物:“来来,这里还有一些吃的喝的,精灵月井的井水、红葡萄酒、南沙干果等等,你和赛因一起分了吃吧。”

    “哦,那谢谢了。”斯达特一件件的接下,对他这个贵族来说,这些都是一般货色,不过在军营久了的确也很久没尝过,心中也挺高兴。

    “本来没考虑过这里多了人,给新兵也分不够,就你们两个多吃点吧,”凯文发完礼物,斯达特下意识看了床上的原参谋一眼,他依然在睡。

    “我的柜子还是我的吧?”凯文问,因为他的床已经不是他在睡了,这个问题暂时不去纠结,他总得先还完军服再说。

    “你的柜子没动过,”斯达特开口,“其实参谋也才放出来没几天,他被安排过来我当然没什么理由反对,看他没地方睡,想起你可能还要过几天才回来,就让他先睡你床。你也不要介意。”

    凯文拉开柜子,取出军服,边换边问:“他现在还是参谋?”

    “额……”斯达特尴尬片刻,“你也看到他床上的衣服,所以你应该也懂。”

    而参谋则继续睡,虽然明显没有睡着。

    凯文沉默片刻,换个话题:“这边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如你所见,将军往这里多塞了22个新兵,这些都是其他军团弄过来的人,资质还行吧,没有说太废物的人,”斯达特回答,一边手里捏碎干果,已经开始吃起来,“恩,不错,很久没吃了。”

    “赛因人呢?”凯文再问。

    “外出了。”

    “外出?他干嘛去了?”凯文疑惑,一般不是周末,军队是不能外出的。

    “外出访问。”斯达特摊摊手。凯文也无语,这个“借口”他曾经用过,不过当时他是真的在访问,至于现在的赛因,凯文不得不怀疑。

    “另外我说一句,”斯达特开口,“我年底退役了。”

    凯文怔了怔,下意识多看了他一眼。

    斯达特则依旧在吃,边吃边解释:“我早就说过关于退役的事情,年底退役也是我能争取到的最快时间。年底大批鹦鹉退役,网络新建,我斯达特图书馆决不能落后,这是个巨大的商机。我决定将斯达特图书馆,改建为斯达特网站,你觉得怎么样?”

    凯文:“……”

    片刻,之后,凯文换完衣服,又是一身军装加身。原本宽松舒适的衣服可能要明年休假才能穿上,穿上这身意味着再次被各种条条框框束缚。但这也是无奈之举。

    想起自己还有一只乌鸦签订着契约,凯文当即通过契约招呼他:“嘿,还好么?”

    “老伙计,回来了?休假开心么?”乌鸦的信息很快传回。

    “还行吧,”凯文回答,“你呢?最近忙什么呢?”

    “鸟还是那只鸟,狗也还是那条狗。”乌鸦回答。

    凯文:“……”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凯文再问一句。

    “反正你回去自然就知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乌鸦回答。

    “将军在么?”凯文问。

    “在。”

    “好,我找他一下。”凯文当即出门前往总帐,参谋至始至终就是睡,斯达特在边上就是不停的吃,感觉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给赛因留一份。

    不多废话,直接来到总帐,卫兵通报过后,凯文踏步进账。作为下级,休假回来必须第一时间向直属上级报道,这也是军队纪律之一。

    “哦,凯文啊,”欧德将军此时正靠在椅子上看书,见凯文进来招呼一句,“休假回来,怎么样?玩的开心么?”

    凯文明显感觉将军憔悴了不少,自将军丧失大儿子至今已经一个半月左右,这一个半月日子将军是怎么过的,凯文当然不知道,但想来肯定不会是快乐的时光。

    “休假挺愉快的,”凯文回答,“我去光精灵族那边搞事,然后又去希雷斯城搞事,总体没什么意外。”

    将军:“……”

    “哦对了,”凯文拿出一坛酒,“这是从精灵族进口果酒,以生命古树的树液酿造,当然对将军来说不是什么好东西,算是一点休假回来的礼物吧。”

    将军接过,就放在一边,换个话题:“你那边的事情,你知道了吧?我给你调了22个新兵,同时也让参谋到你手下去,当然他现在不是参谋。投石车大约在5月下旬,可能会加派给你两辆,或者三辆。”

    凯文点点头,一时间考虑措辞倒是没有开口。

    将军继续往下说:“参谋目前是列兵军衔,没有一切职务,没有一切军饷。理论上除了给他三顿饭,没有半个铜币。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让他活下来。”

    “我能具体问问么?”凯文尝试着开口。

    将军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坐,我们好好聊聊。”

    凯文受宠若惊,只是下意识的把半个屁股放在椅子上,坐的笔直。

    “参谋这个人也跟了我十几年,我们既是十几年的上下级关系,也是十几年的老朋友。发生这种事情,其实我们都很伤心。你临走前写了一封信,这封信我还留着。你上面罗列了众多的派系问题、体制问题,很透彻。以你的角度能看到这么多,很不容易。但是你也没有拿出具体切实的方案出来。”将军随手从文件中翻出凯文的信。

    “我当时看完很想把你叫回来,倒不是要训斥你的意思,只是想和你聊聊。不过你腿脚够快,当夜就出国了。”将军笑了笑。

    凯文也陪着笑了笑:“实话说当时我心里也不痛快,所以难免话多了一些。”

    “这不是问题,事实上已经很久没有人能这么说话了,”将军叹息,“我儿子死了之后,我也一直在反思。为什么我的军队会如此不堪一击?或许真的是因为太少人能想你一样说话。”

    凯文沉默。

    “我对外声称还是参谋带人把人救回来的,主要还是保护雷之骑士团名誉。不过对内,参谋无疑是本次惨败的全责,必须要进行惩罚。这就变得很矛盾,同时我们军团高手真的太少了。参谋是7阶战士,事实上他的斗气有时候是青色的,随着他自己状态的好坏会有一些变化,但只要稳定下来,就是8阶高手。如此强人,杀了真的可惜。”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钱的问题。说出来你可能不知道,参谋的家庭背景,参谋的爸爸是商会的重要成员,身价是千万金砖的富豪。你知道运行整个雷之骑士团需要多少资金么?我们需要三个农场主才能维持我们的正常训练生活,你以为就凭国家拨的这点军费,就能训练出这么多的精锐战士?你知道现在国家经费都用来搞基建了?军队的钱甚至被抽掉不少。”将军叹息一声。

    “有些事情你们基层军官都不知道,我们也不会没事把一些东西讲给你们听。我虽然是剑圣,但毕竟还依存于整个国家体系当中,我可以有比一般人更高的自由度,但不可能完全自由。你明白么?”将军问。

    凯文沉默不语,不管怎么说,将军能把这些告诉凯文,显然是表示信任。

    “而且参谋的女儿可能还在和我的儿子谈恋爱。”将军接着说,“赛因最近经常外出,多半就是。”

    “啊?”凯文一怔,“他不是说外出访问么?”

    “你信么?”将军冷笑。

    凯文:“……”

    “所以参谋还不能死,”将军接口,“关系很乱,原因也很多,我关了他三十多天,他的意志是十分消沉,毕竟他经历了那种痛苦。想来想去,全团除了我之外,如果还有一个人能管他的话,那就是你了。”

    “不敢当……”凯文惶恐。

    “你应该见过他了吧?有和他聊过么?”将军问。

    “我踹了他一脚。”

    将军:“……”

    “我不是故意的,当时他闷头睡觉,我以为是个新兵。”凯文解释。

    将军叹息:“虽然他已经不是参谋了,但他毕竟曾经是参谋。算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你看着办吧。”

    “将军就这么信任我吗?”凯文忍不住问。实话说,参谋这种人是最难管束的,资格太老,实力太高,他要真不理你,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

    “对外我们虽然声称是参谋将功补过就回来的人,但内部我们都很清楚,所有山洞里被救的人,所有原第三大队逃回来的人都很清楚是谁救了他们。毕竟他们当时都在囚笼里,亲眼看着是谁在嘴炮。其实你在军团内的威信是很高的,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到?”

    凯文一怔,想起自己回来的时候很多人和自己打招呼,有的人根本还不熟。

    “所以我现在也打算培养你,但很可惜的是,你的斗气至今还是红色,你的魔法实力似乎也……而且关键是你的杀气太弱,按理说你也历经生死,经历过战友阵亡,也杀过不少人。但你杀气,似乎还比不上一个杀猪的。”

    凯文笑着回答:“我是一个搞笑的人,要是一脸杀气,我还怎么搞笑?”

    将军:“……”

    “个人实力不行也只能算了,你既然对你的投石车很有研究,那就在这方面努力吧。一周以后国王要召开一个军队会议,到时候你随我一起出席。”将军回答。

    “其实,我立志不是当一个军人,我很想尽早退役。”凯文尴尬。

    将军:“……”

    从将军处回来,已经是傍晚时分。投石车兵们一起带队去第一大队食堂蹭饭,才二十几个人开一个食堂完全没有必要,还是蹭饭为主。但是由于蹭饭规模变大,所以这边食堂也会常常需要新兵过去帮厨。

    原参谋不知所踪,床铺就乱在那里,斯达特还让新兵帮他整好。而片刻之后,赛因终于回来了。眼见凯文自然也是一阵寒暄,如今凯文和赛因基本没什么芥蒂,该过去的都过去了。凯文没提什么谈恋爱之类的事情,最近问题太多,先要屡屡。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原参谋夜不归宿,也不知道跑哪儿去。据说这是参谋的常态,晚上出去鬼混,白天回来睡觉。斯达特让新兵又搬来一张床,让凯文睡新床,凯文原来的床就真的让给原参谋睡。实话说凯文很不舒服,他很想把床扔厕所去,但想想日子还长,自己也打不过他,只能先忍忍。

    第二天一早,原参谋果然一脸疲惫的从营门外回来,门卫也不说什么,就当没看见。凯文给新兵正在整队,准备出操。瞥见参谋进来,斯达特已经先微笑点头:“参谋早,回来了?”

    参谋点点头,然后自顾自的试图往屋里走。

    凯文站在队列前,终于忍耐不住:“老笔啊,你早啊。”

    参谋:“……”(未完待续。)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吟游刺杀录第一百五十七章 原参谋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