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刺杀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派系纠葛

    老妈又去云游了,凯文没有其他亲人,印象中也从没见过诸如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之类人物,爷爷奶奶据说死得早。而至于外公外婆,似乎由于家庭矛盾,常年已经断绝来往。人族和精灵族通婚也是比较少见的,中间必然有一定的矛盾,这些老妈从来没说过,凯文没问。

    据说老妈以前并不是一个喜欢四处云游的人,和大多数精灵一样,都喜欢待在森林里。如今却已经整年出门在外,毕竟外面的世界更加精彩,如一棵树一般一直长在原地,又有什么意思。也所以凯文也喜欢四处游历,可惜的是他实力还不够强,有些地方也不敢去。

    次日清晨,凯文再次来到金库。毕竟他还要修吊灯,也为自己昨天的粗鲁行为,表示一些歉意。

    金库大门还在整修,几个工人已经在动手忙乎,昨天大门被劈了一条口子,得整个换一扇门,工程量也不小。屋内基本已经打扫干净,只是头上的空空荡荡,显得缺了些什么。

    柜台小姐依然是昨天那位,似乎相当忙碌,抬头看见凯文进来,她不由怔了怔:“不会又要军演了吧?”

    “当然不是。”凯文也被吓了一跳,不过话说回来,演习是一周内随时发动的,但似乎并没有严格规定只有一次这种说法。

    “真的不是吗?”柜台小姐确认一下。

    “不是,演习已经结束了。”凯文还是安抚一下,随即换个话题,“对了,金库行长在么?我找他。”

    “哦,他去治安官那边了。”柜台小姐回答。

    凯文当即折转,赶往治安官处。治安官处也有专门的接待,问及金库行长所在,对方也就很透露给凯文:“行长和总队长正在聊天。”

    原本以凯文这种一般中尉级别军官,想要随随便便见金库行长或者总队长之类的人物,是没这么容易的,甚至连打听他们的下落都会被拒绝。不过经过昨天一战之后,几乎全城治安官都认识凯文。在众人心中下意识认为,凯文已经不是一个区区中尉可比。人熟之后,连程序都方便不少。

    信步来到总队长的办公室,门是开着的,行长也果然在里面,两人正聊着什么。凯文在门边看看,也没打算进去打扰他们对话,就想在外面等着。

    不过总队长却是看见了他,当即抬手:“谁?门口乱晃什么?”

    凯文无奈进去,敬礼:“总队长,我是来询问吊灯的事情。”

    “吊灯?”总队长似乎不太明白,“吊灯什么?”

    凯文一愣,感觉这吊灯似乎和自己没关系,当即也改口:“额,没什么。”

    总队长和行长对视一眼,总队长莫名有些火气:“没什么?难道你今天是来嘲笑我的?”

    “不是。”凯文惶恐。

    现场一时沉默,僵了片刻,凯文准备开溜:“我先走了。”

    “等等,”金库行长突然拦住,“难得来一次,坐一会儿吧。”

    “不了,我还是先回去了。”凯文还是不想介入高层之间,何况这里的主人是总队长,他都没发话。

    “能和高官讲上话,几乎是所有士兵的荣幸。即便不是隶属同一个部门,说不定以后也有交集,”金库行长笑了笑,“难道说你真的是另一个派系的,担心和别人说几句话就会遭到怀疑?”

    凯文一怔,不知该如何回答。边上总队长显然眼神有些异样,特别是听到“派系”这个词。

    总队长挥了挥手:“把门关上。”

    凯文估计今天逃不掉,也只能顺手关上门,然后站到一边。总队长此时已经平静下来,反而还拉一张凳子出来:“坐。”

    “谢谢。”凯文依言坐下,静等问话。

    总队长沉吟片刻,还是客气的开口:“昨天军演,你表现很好。本来我也的确没想到会拖这么久,虽然最终你还是失败了。但的确给了我们很大的锻炼和反思。”

    “谢谢。”凯文回答。

    “你有什么要说的么?”总队长问。

    凯文想了想,回答:“人质劫持这种事情,瞬息万变,依照劫匪的不同而不同,也没有固定的套路。但想要在不伤害人质的情况下救人,这本身就很难。如果我昨天换个角度,作为治安官的话,恐怕也只有苦耗一条路。”

    金库行长笑了笑:“这是在变相的夸自己吧?”

    “没有,”凯文回答,“这是实话。一个人挟持另一个人,除非他自己露出破绽,才会容易一些。如果他自身没有破绽,时刻保持屠杀人质的状态,那除非能比他屠杀人质更快的速度才行,这需要远超劫匪的实力,至少高出三四个等级以上才有可能。”

    “以昨天那种情况,中间还隔着铁门,想要突破铁门然后干掉我的速度,比我放下一块晶石更快,恐怕只有圣阶才有可能,总队长昨天最后借项链,其实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一点,”凯文也分析了一下,“所以,如果下一次真的遇到类似情况,总队长也就不要犹豫,直接去借那条项链,或者干脆找圣阶高手出手。这大概是昨天演习得出的最有用的结论之一。”

    另外两人看着凯文,显得有些讶异。凯文说完,坦然坐着,和他们对视。

    “你说的有点道理,”总队长笑了笑,“不过一般劫匪可不会排布魔法阵的吧?”

    凯文摇摇头:“我觉得我能会的东西,别人也可以学会。”

    “你的魔法阵知识从哪里学来的?”总队长似乎想问这个问题很久了,前面一直在绕圈子。

    “主要靠自学,资料当然有人给的,至于是谁……”凯文犹豫,不怎么想说下去。

    “总不会是欧德将军吧?”总队长问。

    “不是他。”凯文回答。

    金库行长笑了:“那显然就是布莱特将军了,也就是现任的膜法会长。”

    凯文沉默不答,算是默认。对方能猜出来,也不奇怪,估计高层之间也会有一些默契。

    “昨天我就问你,你是哪个派系的,结果你回答我不知道,”金库行长接着说,“这个问题就比较严重,因为你明显不是一般人。或者说,你的定位不是一般人。”

    凯文沉默。

    总队长则点点头:“欧德将军在演习之前,曾和我说,你拥有主角光环。当时我不信,认为这是荒谬的,如今我突然有点相信。”

    凯文摆摆手:“两位长官不要调侃我了,派系之类的问题不是我考虑的,我就一个服从命令的普通士兵而已。昨天可能做得过了一些,请不要介意。”

    总队长摇摇头:“那么我问你,欧德将军在昨天之前,知不知道你会魔法阵的事情?”

    凯文摇头。

    “那么你拿到布莱特将军的资料,有没有和欧德将军汇报过呢?”金库行长再问。

    凯文沉默不说话。

    “你这也叫服从命令的士兵吗?”总队长反问。

    凯文干笑:“至少欧德将军也从没下令不得学习类似东西吧。”

    另外两人都笑了,片刻之后,金库行长回答:“看吧,果然不是一般人的定位。昨天我说你可能是一个平衡点,如今看来,恐怕你至少是一个平衡点。”

    总队长开口:“不怕实话告诉你,其实我以前也是雷之骑士团的人。我是雷之骑士团前副团长——克雷格,大约十多年前,才转而担任萨卡城治安官副队长,三年前才升任总队长。”

    凯文怔了怔,他从没听说过这件事,毕竟也是十多年前了。

    “欧德将军我早就熟悉了,当然还有那位参谋,”总队长笑了笑,“据说他现在在你手下?”

    “额……恩。”凯文含糊一下。

    现场一时沉默下来,总队长似乎也在审视凯文,考虑该不该往下说。凯文也不由思考一些问题,这人是前副团长,十年前转行,不论什么原因,为何没有新的副团长补上?

    “你想不想知道我是哪个派系?”总队长尝试一问。

    凯文沉默,以模糊的态度却实则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说句实话我现在也搞不清楚我是哪个派系的,”总队长自嘲的笑笑,“你知不知道以前有多少派系?”

    凯文摇头。

    总队长给凯文一个个的数:“陆海空三军,基本上由于兵种完全不同,基本属于三个派系。陆军最大,海军最弱,空军居中。虽然三军可以协同作战,但终究是三个体系,基本可以算作三个派系。”

    “而在这之中,有支持大力开发魔法科技,可算作一派。坚持老一派的训练方式的,也算一排。中立摇摆不定的,有很多不只一派。事实上,即便派系之中,也有一些矛盾,甚至还分支派。”

    “事实上很多团长都不能真正明白派系之间的问题,但所有团长都被迫选边站队。如果谁不站队,那就是自成一派,那么很可能被所有人排挤。蛋糕就这么大,少个人吃,大家都很乐意,”总队长叹息一声,“事实上我所接触的,还算不上最高层。”

    凯文点点头:“那么……总队长以前和将军是不同派系的吗?”

    “作为副团长的时候,是不可能和团长不一个派系的,”总队长回答,“不过出来之后,会有一些改变。前段时间欧德将军还试图请我回去,不过被我拒绝了。”

    凯文点点头,前段时间估计就是雷之骑士团元气大伤的时候,去请前副团长也可以预料。

    金库行长插一句:“其实说到这里,你基本上也该明白,这次军演背后的目的。或者说,背后另一层目的。当然他也的确锻炼到了士兵,但也绝不是这么简单。”

    凯文沉默片刻,开口:“军演的目的,是团长和前副团长之间的较量。只是不便于直接动手的情况下,进行一次军演。”

    总队长怔了怔,随即问金库行长:“我们真的需要和他说到这种地步么?”

    金库行长却不理会,继续接话:“但结果来看,却是令人迷茫的。保守派的人却用先进的魔法阵图技术,给改革派的人上了一课。所以总队长说,他自己也分不清自己算是哪一派,你明白么?”

    凯文叹息一声:“昨天将军也和我谈过,他表示也可以接受魔法阵图,并且……没有所谓保守派或者改革派,都是吟游诗人想出来的名字。”

    对面两人对视一眼,眼神明显是不信。金库行长笑着回答:“人多的地方自然会有派系,别说军队,商会里同样也是一堆麻烦。派系争斗一定程度上是内耗,但如果能掌控的好,那就是良性竞争。你明白么?”

    总队长插一句:“还有,派系的划分方式,还可以分成叫得动的人,和叫不动的人。你应该知道,每隔十年左右,团长级别会互相调动。这也是为了防止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太老,以至于出现某些变故。不过有几个人是调不动的。”

    “其中比如是天马骑士团团长菲奥拉将军,因为的确没人比她更会骑天马。还有你的团长,也就是欧德将军也是调不动的。原因很多,我就不说了。”总队长说的这话,显然另有深意。

    凯文有点不敢再问下去,起身站起来:“派系斗争说到底,和我这个底层军官没什么关系。哪一天我当了团长,再去考虑吧。”

    这次这两人倒是没阻拦,任由凯文离去。满脑子装着什么派系斗争,凯文也有些措手不及。对方这是试图拉拢自己么?有些恍惚的一直来到门口。

    “嘿,”突然,一个女声打断了凯文的思路,定神一看却是昨天的那个遮阳帽女人,不过她今天身穿的是治安官服装,“总队长让我把这个给你。”

    “这是……”凯文接过,却见一张水晶卡,“这我不能要。”

    遮阳帽女人摊摊手:“那你去还给总队长吧?反正他就在楼上。”

    于是凯文把卡放进口袋:“那就替我谢谢你们总队长。”

    “对了,晚上有空么?我请你去一趟酒馆。”遮阳帽女人开口。

    凯文眼神极其诧异,即便走南闯北,也还没见过如此主动的姑娘。

    “公事。”遮阳帽女人不得不加重语气。

    凯文虽然奇怪自己和她有什么公事可聊?不过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吟游刺杀录第一百七十八章 派系纠葛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