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刺杀录 第两百十六章 神他妈传教(下)

    团长当即请凯文去房间议事,凯文当然不会拒绝。不过这种议事没必要7个人全过去,这会儿正值傍晚时分,正是狗头人们挖矿一天之后的休息时间,同样也是传教的绝佳时间。凯文就一个人跟着团长过去,其他人则按照昨天的计划,分开在城内传教。

    凯文跟着团长和翻译一路来到房间,关上门,关上窗,相对而坐,翻译在身边站着。凯文坐着和翻译站着差不多高度,而看团长则还要稍稍低头。

    &该称呼你为先知,还是教主?”团长发问。

    凯文笑笑:“随便。”

    &我还是称呼为先知吧,”团长叹息一声,“今天这一战,我们是败了,对我个人来说,是败的最严重的一次。”

    凯文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年多了,从战争一开始,我几乎就一直在守这个城市,我这里也不是前线。这边地势险要,对方要强攻是非常不易的。而我们的萨满把主要的战线放在北边,于是我这边就变成战争的边缘地带。对方既不会强攻我,我也不可能强攻他们,每天基本就是拉着部队出去转一圈,要是遇到人,那就打一架。”团长叹息。

    &怪我觉得这边的战争节奏有些慢。”凯文点头。

    &奏慢?”团长却又不解了,“是说我们战斗还不够激烈吗?难道一定要横尸遍野才算是激烈?”

    &我的节奏慢是指拖延的时间长,两年时间却好像完全没有进展啊。”凯文急忙纠正。

    &团长听闻,不由一声长叹,“我其实也是这个意思,你说我们这样战斗,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先知既然能预测未来,能否帮我们看看战争什么时候结束,如果可能也帮我们看看最后谁会是赢家。”

    这下凯文倒有些为难,只能推辞:“先知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说的,否则神也会怪罪下来的。”

    团长显得十分失望,低头不语。

    凯文换个坐姿:“我能了解一下,你们的战争究竟是因何而起?目的又是什么?是宗教圣战?是阶级斗争?还是只是上层贵族之间瓜分蛋糕?亦或是更加复杂一些,有幕后黑手推动?”

    这一问,结果翻译又愣着那里:“那个……宗教圣战我懂,阶级斗争是什么?”

    凯文扶额,不得不把这些东西仔细再解释一遍,但对于毫无基础的人要讲清楚,实在太难,最终只能问:“你们到底为什么打?”

    团长回答:“为什么打?最初是为了信仰。常年以来,我们狗头人生活的都十分辛苦,终日挖矿也没什么别的生活娱乐。之后我们的萨满就提出了一些新的观点和改革措施,比如去掉头上的蜡烛,比如生活在地上,构建地上城市。不再有奴隶,不再有痛苦,每个人都能自由的活着,这才是狗头人应有的生活。”

    &我们的国王并不同意,萨满逃到了普利城。萨满的话很快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国王派兵过来,萨满派兵反抗。我原本就是这里的城主,当萨满带人杀过来的时候,我就投降了。”团长表情看上去完全没有羞愧之感,仿佛理所当然。

    凯文不得不多问一句:“投降了?你是认同萨满的理论了吗?”

    &有一部分吧,另外说实在的,当时我也打不过萨满的军队,”团长回答,“战争之初的时候,我们根本没有见过什么句号战车,什么逗号战车。萨满直接带来三千辆,我只能拿着刀剑出去。所以也完全没法打。”

    凯文点点头,再问:“你不是说你是奴隶吗?所以才和我们一起睡的,怎么又变成城主了?”

    &团长似乎有些尴尬,“我曾经也当过奴隶,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之后,就当上了城主。”

    凯文:“……”

    &降之后,他们也没把我怎么样,让我继续守城。还给我配了一个翻译,”团长强行往下聊,也和翻译对视一眼,“对我来说,我本来可能信仰就不是很强,当然如果萨满的理想可以实现,那再好不过。只是转眼两年过去了,不得不让人遗憾。”

    团长总结:“如今的战争,已经不是我想打,或者我不想打的问题,而是已经到了不得不打的地步。我不打,别人就会来打我,所以我也没办法。”

    凯文问:“没有谈判的余地么?”

    &判的余地不是我能决定的,”团长摊手,“我就一前线小将,能说什么?”

    &们双方民众之间是不是已经结下死仇?”凯文再问。

    &然,”团长回答,“都打了两年多了,双方家属兄弟战友都多多少少死在对方手里,早就是死仇了。所有带着蜡烛的狗头人看见我们,第一时间就是要给我们插上蜡烛。而我们也是一样,第一时间把蜡烛拔了。”

    &么看来,你们恐怕还要打很长一段时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凯文回答。

    &什么?是神的旨意么?”团长问。

    &们民意的仇恨还没削减,就算上层希望停战,一般士兵都不支持。哪一天你们反战情绪上来,战争自然会大幅度减少,然后结束。”凯文回答。

    结果团长却大摇其头:“民众的意见完全不重要,我们作为上层武力更高,底层平民做对了,就给钱,做错了就打死,很简单。”

    凯文:“……”

    &知,我还是希望能知道一些,那怕只有一点点,战争究竟何时结束?”团长说的似乎很诚恳,看得出他对凯文先知这个身份基本是信了,不然他也不会说这么多,至少对先知他还是尊重的。

    凯文还是叹息一声,想了想还是回答:“有三种可能,第一种上层谈判成功,这是最和平的。第二种,民众反战情绪上来,虽然你说平民不服可以打死,但如果平民上场也是死,被打也是死,那他们可能就会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第三种,战争越来越激烈,最终一方打败另一方结束,或者一方拖死另一方结束。”

    团长摇头:“我想问的是,什么时候结束?”

    &来如何,取决于萨满和国王之间的判断,毕竟萨满也能通神,所以我也无法明确预测何时结束。”凯文不得不忽悠一把。

    团长叹息一声,又低头不说话。

    凯文站起来:“由于我是中立的,战争的事情我不能透露太多。但是如果有什么心理问题,也可以和我聊聊。”

    狗头人团长怔了怔,和翻译对视一眼。凯文的意思明显已经暗示他可以一定程度的插手,只是不知道以狗头人的智慧能不能理解。

    不再多说什么,凯文起身表示外面还在传教,自己要去看看,团长也没有挽留,他还是坐在桌子前发呆。

    战争终究是个悲剧,除了交战双方以外的人。事实上凯文也并不是一心一意要建设狗头人家园的意思,同样有他的目的,终究只是选择一个吃相好看一些的方式而已。

    出了团长的大楼,放眼望去,附近都是成片成片的狗头人。凯文身高要高出狗头人一个上身,只需左右一扫,就看到自己几个传教士在哪儿。

    赛因靠在一棵树上,身边围了一群狗头人,乱糟糟也不知道在干嘛,赛因也不说话也不行动,感觉就是在偷懒。再另一边不远处,小勺子拿着她的枪不停的往上戳,而她身边的狗头人也跟着学,手里掰了一根树枝,也傻乎乎的重复一个往天上戳的动作。而小勺子身后的一棵树直接秃了。

    小九在城门口附近,那边地面有点沙子,小九就在地上画画,让狗头人们也趴在地上跟着学。杰克则在狗头人群中走来走去,他抓起一个狗头人摆好位置,然后再抓下一个摆位置,似乎希望狗头人们能列出一个对称的队形,但以狗头人的素质无疑是不可能的,刚刚摆好的人已经乱动了。

    让凯文有些意外的是,最靠谱的反而是菲特。这会儿她又戴上了她的遮阳帽,站在一堵墙边上,墙上贴着各种图片,拿着一根树枝指着一个又一个。而地下的狗头人已经会念“狗”了,这绝对是一大进步。

    浏览一圈,还是先朝赛因走去。边上狗头人看见,顿时都涌过来,凯文一遍推开,一遍继续往前走,一直来到赛因面前,直截了当:“偷懒啊!”

    赛因狂摇头:“我实在不适合干这个,这群人话都听不懂,怎么教人啊?”

    &看那边菲特不是教的很好么?”凯文举例。

    &只能说我没有这方面的才能,”赛因摊手,“我最多就站在这里,接受他们的膜拜。”

    &平时不是很喜欢转剑的么?耍两手让他们见识见识。”凯文提议。

    &了吧,”赛因摇头,“转剑首先还要有剑啊,看那边小勺子给他们练枪法,全去折树枝当枪,把树都拔秃了好几颗。我就算了吧。”

    &凯文也叹息,的确不是所有人可以随便安置在任何岗位上的。

    赛因也抱怨:“其实也没必要正儿八经的教什么,就算叫语言,这要多久才能学会?两个月?五个月?还是几年?这里没有语境,我们也不懂狗头语,全靠图片一个个教,也就教一个名词,语法问题怎么弄?实话说我就觉得完全不靠谱啊。而语言学不会,其他就更别说了。”

    &不学的会我们不管,但教不教是一种态度,”凯文回答,“我们主要难在开个头,头开好了,以后就好办。我们也只是第二批军事观察团,以后还有第三批第四批。即便战争结束,这里的人经过我们这一来,也对我国会有很大好感,很多事情都好办。”

    &居然想这么遥远?”赛因诧异。

    凯文摆摆手:“不管怎么说你人得站在这里,看不顺眼的就上去揍一顿,看顺眼的就发钱。”

    &赛因惊讶,“不会让民众反感么?”

    &打残就行,把握分寸,这是他们团长的治理方式,他们应该早就习惯了,”凯文回答,“不过还是要记得,多发钱,少揍人。这样信徒才会虔诚,明白么?”

    &么发钱,要发多少啊?”赛因看着黑压压的狗头人有些不自然,“总不能发几个狗币吧?他们会不会为此打起来?”

    &些不是我们考虑的问题,”凯文回答,“我们只需要他们保持狂热,直根与他们的信仰中,反正我们也呆不长,治理问题还是留给团长他们吧。”

    &感觉你现在就想一个宗教骗子。”赛因听着也不免皱眉。

    凯文沉默片刻,摇摇头:“神他妈教本身名字就代表了一切。还有,说的好像其他的宗教不是欺骗一样。”

    赛因不再接话,凯文也再次拨开人群,去看看其他人的教学成果。小勺子只能教他们向天刺的方式,因为他们左右乱戳会打到自己人。小九那边狗头人的画画,凯文没能看懂一张图,另外没有一个狗头人会握笔。

    菲特那边却是教的太好,凯文反而不好意思过去打扰。看来当治安官的她,明显比其他人更擅长如何应对这些平民。

    直到天色黑下来,图已经看不见了。众人终于算是结束了今天的传教,凯文对着菲特那边的狗头人撒了一把狗币,一瞬间引起剧烈骚动,几百个人挤过来,嗷嗷乱叫,让团长和翻译都从楼里跑了出来,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

    有点欣慰的是,狗头人们至少没有为了抢钱而打架,只是抢到的大声嚎叫,抢不到的捶胸顿足。

    等人群稍稍冷静下来,凯文召集自己人又在中间为了个圈,圈内又布上了昨天的法阵,留下最后一块晶石,先集体跳舞。

    &他妈庇佑我!”“神他妈庇佑我!”“神他妈庇佑我!”手拉这手,仰天呐喊就和早上一样。

    狗头人们开始有样学样,各自找人围成一圈,用生硬的楼保勒国语也喊:“神他妈庇佑我!”……整个主城渐渐诡异起来,很多人一般围成一个个小圈,街道广场空地到处都是,发出一声声整齐的呐喊,即便是原本还在观望的狗头人都被震撼到,渐渐的想要加入圈子中去。

    突然,凯文趁机放下那块晶石,正中火焰再度凭空燃起。黑夜中突兀的火焰何等醒目,瞬间引来阵阵高呼,仿佛是大家一起仪式才创造的奇迹,高呼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响,最终遍及全城。平民们仿佛战胜了什么,或者得到了什么一般,各个发自内心的兴奋着。

    凯文趁热打铁,再扔出一把狗币,整个氛围终于被彻底点燃,狗头人们今夜可能都会兴奋的睡不着觉,而凯文等人趁着他们疯狂低头捡币之时,已经悄悄回了自己的房间。

    &教就是这么传播的吗?”菲特似乎深有感触,依然在窗口看着那些已经有些癫狂的狗头人。

    赛因急忙拉回话题:“凯文,你这样撒币,我们很快就没钱了!我国内就算再有钱,这会儿也转不到这里来啊!”

    &大使要吗?”小勺子提议。

    &了,谁看见暗精灵了?”凯文突然想起来,似乎暗精灵偷懒的更加彻底,连人都不见了。

    &太清楚,据说在教堂和光精灵辩论着呢。”赛因回答,“找他借钱也不太可能。”

    凯文敲了敲桌子:“钱的问题,我早就考虑过了,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出去打野怪。豺狼人的定居点,我有数。”

    赛因一怔:“你不是说,豺狼人不能小看么?暗精灵提议你都否决了。”

    &凯文回答,“豺狼人背后可能有黑手,我们也不可能经常去洗劫。所谓事不过三,但这个词的另一个意思是,我们还有一次机会。”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吟游刺杀录第两百十六章 神他妈传教(下)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