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刺杀录 第两百五十九章 会议决定

    整本所谓的日记记录的几乎都是一个“亡者荣耀”的游戏,各种玩法,各种魔法操作运用等等。似乎其他的问题,其他的心情之类她都不屑于记录,整个本子中没有记录她自己的名字,没有日期,没有地点,没有导师的名字,没有她同学的名字,甚至于连凯放了他,并敲诈一亿狗币的事情也没有写。仅仅在外面留下“一亿狗币”这一张便条。

    涉及到具体魔法类问题,这个主教都闭嘴跳过,毕竟亡灵巫术不能让它随意传播,结果到后面他都是大段的沉默,自己默默的翻书,不时皱眉摇头:“亡灵巫师果然太罪恶了,唉!”

    而由于主教念的并不完全,以至于底下人听得也是云里雾里,毕竟没亲眼见光听,不太容易想象。不过大体还是听明白了一些,似乎是召唤自己骷髅代替自己作战的一种游戏,这种机制并非亡灵巫师独有,其他人召唤水元素或者岩石傀儡等也可以做的事情。

    楼保勒**演的时候,导演部为了判断两支部队相遇之后的胜负如何,就会在后台召唤类似的两批元素傀儡等,以模拟对战的结局加上主观分析,然后判定双方各损失多少。

    而将这种机制引入游戏,也不是亡灵巫师首次。大陆上至今还有斗技场或者斗兽场之类的地方,有大量观众,有高端贵族支持,场地中间迁出奴隶、魔兽、勇士或者魔法傀儡,以一定的规则或者干脆没有规则,在中间互杀取乐。

    光明教会曾经试图取缔这一活动,不过并未成功,但还是成功给斗技场增加了不少规则。在规则的束缚下,死亡事件基本上没有了,当然对某些人来说乐趣也减少很多。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人也想出了众多改进的玩法,甚至完全用演戏的方式进行表演,反正都不死人,打的精彩,打的悬疑,自然看得人多。

    但这种游戏说到底还是观众看的有趣,真正下场动手的奴隶或者战士或者演员们,很少有人觉得有趣,如果不是被逼无奈,他们更愿意坐在上面看。而所谓的这个“亡者荣耀”却让自己玩的开心,这让众人不免议论纷纷。

    很显然这是一个很好玩的游戏,让一个颓废的亡灵巫师突然振作了起来,并用心记录大段攻略。但具体好玩在哪里?或者具体怎么玩?却由于没读全的原因,大家听不明白。

    这让大家讨论之声更热烈了,有人觉得不屑,觉得亡灵巫师的东西一定不是好东西。有人觉得有趣,想办法自己找个代替的试着玩。有人觉得这是商机,已经考虑如何开设类似的游戏出来赚钱。

    根据日记本讲述,这个游戏需要一个很大的场地,10个人玩,5对5决斗,导师是裁判。胜利方式不是以打爆对方的骷髅,是以打爆对面的房子结束。所以这个游戏要开局,前期准备就特别麻烦,要弄场地。

    这些亡灵巫师似乎一两个月才会聚集一次,时间不一定,他们之间有幽灵通讯之法。然后聚集之后就开始玩游戏,一玩一天,然后再各自分开,潜伏在各自的地方。

    这似乎已经成为他们的精神支柱之一,为了这一两个月才能玩一次的游戏,她每天钻心研究,并记录下大量想法和经验。从这个游戏的次数来看,已经第二十三次了。可见这个游戏开始的时间,至少两年以前,不排除已经五六年了。

    啪,主教大人严肃的合上日记本,台下的观察团们还在讨论,从开始的小声议论,到渐渐声音放开。凯也不免和后座的大使聊两句:“感觉是个不错的游戏,骷髅的重生很快,这点我们交过手,所以有体会。利用这一点,至少很玩很长时间。”

    “你是说,国内也应该引进?”大使随口问。

    “关键还是技术,”凯倒是很冷静,“如果关键技术不解决,这游戏注定只能在高端贵族中流动。”

    “你还想在平民中流动?”大使笑,“就算用魔法阵图来代替施法,这魔晶石的消耗也将是天价。帝国恐怕都负担不起。”

    “但如果全城一大阵能成功建成的话,专门劈出一块峡谷打荣耀,弄个游戏娱乐也还是可行的吧?”凯建议。

    大使还是摇头:“这到时候还是在贵族中流动,平民可能都买不到票。当然如果作为一个景点的话,如果它的可玩性真的超过一半的斗技场或者舞台剧院等,也可以尝试一下。”

    边上,暗精灵突然插一句嘴:“也可以尝试整体缩小,如果有手掌大小的召唤物,甚至更小的,那就可以将一局游戏控制在一张桌上。”

    凯一怔,马上试探:“比如什么样的召唤物?昆虫吗?挺恶心的,不好推广吧?”

    暗精灵刚要回答,突然台上的主教冷哼一声:“拿着死人依然玩游戏的人,果然是世界上最邪恶的存在!”

    会场内瞬间都安静下来,原本因为聊天而坐的东倒西歪的人,全都回归端正。

    主教继续开口:“亡灵巫师的存在已经证据确凿,没想到在一个如此光明的大陆上,依然会有这种邪恶的,无法原谅的势力,我非常震惊。但目前,我们必须要有动作,我们决不能让亡灵巫师逃过罪责,决不能让黑暗的幼苗生长。”

    “我们不能忘记曾经大陆上行走的丧尸,不能忘记那最黑暗的时光,如果任由亡灵巫师发展起来,这将不只是我们光明教会的灾难,更是全大陆的灾难。我们绝不容许!”主教说的慷慨激昂。

    但底下众人却反应平平,各国观察团可不是热血青年,各自身负本国任务,也不接受光明教会直接领导,可不是来这里送命的。特别是亡灵巫师在历史上都是出名的强悍,很可能谁上谁就死。

    “凯先生,”主教直接点名,“无论如何,你作为直接接触过亡灵巫师的人,对我们讨伐也有很大帮助。希望你不要拒绝。”

    凯心知这次自己也逃不掉,当即也坦然站起来:“讨伐亡灵巫师,我们责无旁贷。但考虑到客观实力的差距,不知道还有哪位和我同去?”

    主教也顺着往下问:“有谁愿意与楼保勒国观察团一同前往?”

    沉默片刻,底下有人问:“已经知道对方在哪儿了吗?这么早的召集人手?”

    主教耐心回答:“至少目前可以查明的是,有一处玩游戏的峡谷地带。先查明这处峡谷,然后再调查相关线索。但这些事情,总要有人来做。这次我们光明教会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但同样也需要大家的力量。”

    众人再次陷入沉默,凯回头看向光精灵沃德勒,眼神的意思很明显,你要是不站起来,我就把你揪出来。

    沃德勒被看的全身发毛,心知自己也是和亡灵巫师接触的人,没什么理由逃避。与其被揪出来,还不如自己站起来,当即干咳起身:“咳,那我们光精灵也尽一份力吧。”

    边上暗精灵也识得大体,知道自己逃不掉,也站起来:“加上我吧。”

    主教十分满意:“有三个观察团的人帮忙,加上我们光明教会,这次亡灵巫师必然死无葬身。”

    凯却并不乐观:“我们三个观察团加起来,不过9个人。没有一个算得上是高手。而根据日记本的游戏,10个人的亡者荣耀加一个导师,如今死了一个至少还有10个,且实力不明。不知道这次光明教会有多少人,如果人少,那恐怕是以卵击石。”

    主教回答:“目前还只是探查阶段,光明教会的主要兵力也还在运送途中。”

    凯明白,对方这么说,基本代表他们没什么人,否则全都自己查了。当即转身面对众观察团:“既然是探查阶段,自然是人越多越好,我想恳请各位观察团也一齐出手,给我们壮大一份力量。”

    底下众人瞬间变了脸色,都开始用本国语小声聊天。显然都在说“这货想拉我们下水。”但这话不便明说,于是都用本国语甚至方言议论。

    片刻之后,早上刚见过的那个帝国龙骑范米尔站了起来,脸色铁青,显然没好话。

    凯当即抢先开口:“不过我觉得帝国龙骑是我们中最强的战斗力,贸然走到第一线,实属不明智。所以我觉得他们应该留在后方,等我们发现之后,再组织进攻。”

    这话一出,众人都微感意外。帝国龙骑干站那里,原本的台词突然用不上,想了想只能临时改口:“没想到凯先生考虑如此周全。”

    “那先生同意我的观点吗?”凯追问。

    对方沉默,显然也能感觉这是个套,不会轻易回答是或者不是。

    “不同意也没有关系,可以提出你的观点,”凯回答,“但是我想说的是,如果没有周全的计划,亡灵巫师没这么容易被干掉。我曾经与她作战过,清楚她的实力。除了现在参加人员能否确定之外,还有战时听谁指挥?信息如何传输?如有人不听指挥该如何?如有人中途退出,那又该怎么办?”

    马上又一个不认识的观察团成员站起来,先来一番大道理:“这的确要好好讨论一下,我们并不惧怕亡灵巫师,我们更不怕死!我们拥有最崇高的骑士精神,如果我们的死能削弱亡灵巫师一分的力量,我也死而无憾!”

    底下众人瞬间嘘声一片,凯低头问大使:“这是哪国的?”

    大使回答:“这就是基佬国观察团团长。”

    只见他不顾嘘声继续开口:“但是,我们要知道亡灵巫师是操纵死尸的!如果我的死,反而成了对方的傀儡,他们讲操纵着我战斗。这对于即将面对‘我’的你们来说,难道没有心理压力吗?”

    “我们会毫不犹豫的一刀剁了你这个死基佬!”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会场的气氛突然活跃起来。

    然而越活跃,却越不容易做出决定。争论一直持续到夜里,众人没吃午饭也没吃晚饭,这个会议一开就是一天。最终,人选没能决定下来,如何探查,听谁指挥更是没影。

    只有两件事情拍板决定:一,先抓起附近主城内所有的残疾人,特别是缺胳膊断腿的。因为眼下这个亡灵巫师献祭了双腿,以此推测可能她的同学也会献祭身体的某些部分。虽然这没有必然性,但多少是一个路子。

    二、明天接着开会。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吟游刺杀录第两百五十九章 会议决定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