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锦绣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嫌隙尽除

    很小的时候,萧嗣业便跟随萧皇后四处辗转,朝不保夕,最终落足于塞外,与蛮夷为伍、与牛羊为伴,睡毡房喝马奶,履尽风霜。笔神阁 www.bishenge.com

    他缅怀昔日的荣光,憧憬汉家的荣华,做梦都想着能够重回长安。

    然后,他回来了,却陡然发觉长时间的隔离与疏远,固然身体里依旧流淌着家族的血脉,却依然与家族格格不入,始终难以融入……

    此刻,他既是愤怒又感悲凉,儿时记忆之中家族的温馨,瞬间支离破碎。

    就因为唯恐自己得罪了房俊,损害家族的利益,便要将吾再次遣送边疆,去饱尝塞北的苦寒艰辛,面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战争?

    更何况阿史那思摩与萧家素有仇恨,此刻让吾前往定襄,节制于阿史那思摩麾下,与送羊入虎口何异?

    大雪纷飞,北风寒冷。

    心更冷……

    萧嗣业呆呆的坐在亭子里,贪婪的观赏着园子里的景致,白雪,红梅,凉亭,泥炉,假山,青松,白墙黛瓦之外,一层层屋脊鳞次栉比,翘起的檐角下挂着铜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

    良久,他才深吸口气,将手里的茶杯扣过来放在桌上,紧了紧衣襟,转身走入漫天大雪之中。

    这里是他的家族,是他的根。

    他却这辈子都不想再回来……

    *****

    回到骊山,房俊意外发现薛万彻也在。

    不仅他在,九江公主也在……

    正堂地下燃着地龙,屋子里温暖如春,靠窗的桌案上摆着一支白瓷花瓶,里头斜斜的插着几支刚刚剪下来的梅花,粉白的花蕾绽放,煞是好看。

    房俊上前见礼,奇道:“贤伉俪联袂来访,恕未远迎,失礼失礼。”

    薛万彻大笑道:“何必如此见外?倒是吾夫妇未打招呼便跑上门来,有些唐突了。”

    九江公主俏脸紧绷,耷拉着眼皮,神情有些不虞。

    房俊入座,瞅了一眼九江公主,心里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没招惹这位吧?

    “大雪漫天,道路难行,将军可是有要事前来?”

    “乃是前来向二郎辞行。”薛万彻言道。

    房俊恍然。

    这一场大雪乃是一股自北而来的气流,不仅覆盖整个关中,就连定襄那边也连降大雪,每年这个时候,草原上的胡族日子难过,便琢磨着南下,到汉人的地盘上劫掠一番,粮食、牲畜、人口,多多益善,俗称“打草谷”……

    近日兵部接连接到定襄那边的奏报,突厥降人隐隐不安,薛延陀更是在夷男可汗的两个儿子率领之下集结大军,陈兵边境,蠢蠢欲动。只是房俊一心扑在种子的培育上,此等军务又有政事堂裁定,故而并未放在心上。

    反正薛延陀也蹦跶不了几年了,无论高句丽是否平定,只要大唐腾出手来,接下来的打击目标就是薛延陀……

    只是朝廷不可能不为所动,任凭薛延陀耀武扬威,派遣大将前往定襄坐镇,乃是应有之意。

    现在看来,派去的大将就是薛万彻……

    “北疆不靖,薛延陀大军集结,随时有南下之意,突厥降人也不安分,陛下已然降旨,命吾率领右武卫前往定襄,防备薛延陀,并且让阿史那思摩坐镇定襄单于都护府,节制突厥降人。军务紧急,故而前来与二郎道别。”

    这一阵子薛万彻跟着房俊走得颇近,这人没什么心眼儿,跟房俊玩得开心,还凭空得了一个奴隶贸易的生意,日进斗金,觉得房俊够意思、讲义气,这些年如此对待他的人屈指可数,因此早已将房俊看成铁杆儿好友,临行之前自然要道个别。

    只是说这话的时候,不知为何神情有些凄楚哀怨……

    房俊不解,出个征而已,身为大将军又不用你亲自提刀上阵,何必这幅神情?

    颔首道:“如此,预祝大将军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说着,瞥了一眼一旁冷着脸的九江公主。

    既然是辞行,您来是什么意思呢……

    感受到房俊狐疑不解的目光,九江公主抬起眼眸,狠狠的瞪了房俊一眼,俏脸依旧毫无表情,只是淡然道:“大将军出征在外,外御敌寇,怕是得一阵子方才能够得胜还朝。你们那个奴隶的生意,自今而后便由本宫负责吧,你们爷们儿马上拼杀为国尽忠,此等琐事,还是少操心为好。”

    房俊就瞥见薛万彻脸上的肌肉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房俊顿时明了。

    无论男人亦或女人,经济收入、政治成就,便代表了家庭地位,古往今来概莫如是。古代的女人为何沦为附庸?就是因为理教的规矩束缚了女人,使得她们无法为家庭赚取经济利益,更不能抛头露面成为官吏,长此以往,恶性循环,使得女人的地位彻底沦陷。

    如今薛万彻通过奴隶贸易开始赚大钱了,腰杆子自然就硬了起来,一贯强势的九江公主如何忍受?偏偏薛万彻又是个犟驴,一味的压制非但不能使其屈服,反而会适得其反,加速夫妻之间的裂痕,所以九江公主这是打算釜底抽薪,干脆将造成薛万彻腰杆子硬挺的根源给截断。

    也未必就没有借机斩除薛万彻往房里划拉年轻漂亮的新罗婢的意思……

    而给予薛万彻这些好处的房俊,非但得不到九江公主的感激,反而将他视为撺掇薛万彻大振夫纲的罪魁祸首,没骂娘就算有涵养了,还指望着能有好脸色给他?

    房俊讪讪一笑,有些尴尬。

    他起初的确有撺掇薛万彻的意思,因为听了薛万彻的诉苦,觉得这厮很可怜,与历史上的房遗爱简直同病相怜,难免有些物伤其类,凭什么你们大唐公主就可不守妇道为所欲为?

    身为大唐驸马,何其难也!

    不仅要背负“王八”之耻辱,甚至要随时被野心勃勃的公主们牵连,夺爵下狱只是等闲,身死族灭屡见不鲜。

    让薛万彻腰杆子硬一硬,给九江公主添添堵,何乐而不为……

    然而此刻被人家打上门来,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说到底,这是人家的家事,而且后来又证明了九江公主并未让薛万彻当王八,只是与侍女“假凤虚凰”的尝试一番新花样,房俊难免心虚。

    想了想,问薛万彻道:“大将军以为如何?”

    你们两口子床头打架床尾和,我一个外人掺和个什么劲儿?先前的举措已然不地道了,这会子究竟如此处置,还是你们两口子商量着来吧,无论如何,不是我的锅。

    当然,当着九江公主的面儿如此询问,借给薛万彻十个胆子,他敢说个“不”字?这位大将军所有的勇气,都在怀疑九江公主不守妇道的时候用尽了,本就是一个夯货,如今更是被九江公主拿捏得死死的……

    果不其然,薛万彻垂头丧气道:“依照公主的意思便是……”

    房俊便道:“那便按照殿下之意,稍候微臣知会金法敏那边一声即可。”

    九江公主却似乎看出了房俊的用意,淡淡道:“二郎与吾家四郎交好,本宫自然欢喜,只是旁人之家事,即便亲兄弟亦要置身事外,贸然插手,很容易里外不是人。”

    房俊颔首,这算是警告了,忙道:“殿下误会,微臣于薛将军虽然差着辈分岁数,但幼时便跟在薛将军身后四处玩耍胡闹,这份感情,便是家人亦不过如此。以前是薛将军带着微臣玩耍,现在微臣手里有发财的路子,不分润给薛将军,难不成还给外人?肥水不流外人田,除此之外,绝无他意,还望殿下明鉴。”

    薛万彻感激得热泪盈眶,好小子,不亏吾当年带着十一二岁的你喝花酒打群架斗狗耍钱……

    “哼。”

    九江公主轻哼一声,算是接受了房俊的解释。

    虽然明知这棒槌根本就没安好心,可这么一个嚣张跋扈的人肯低头服软了,再若是不依不饶,那就是愚蠢了。

    瞅了房俊一眼,道:“既然二郎也说了咱们不是外人,那有一句话,本宫觉得还是得提点一下二郎,以免你行差踏错。”

    房俊谦虚道:“殿下请讲。”

    “二郎年少有为,甚得父皇器重,还当自爱才好,往后莫要与本宫那位房陵姐姐有所瓜葛……”

    房俊瞪大了眼睛。

    咱何时与那荡妇有瓜葛了?

    冤哉枉也!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天唐锦绣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嫌隙尽除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Exetime : 0.0019s Memusage : 1.543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