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小馆 第九百七十二章 祖传脾气(感谢不沉不稳不平静万赏!)

    ??在术士大爷头顶若干公里厚的山坡上,扁扁的林某人无助的与刚刚落在旁边秃鹫深情对视。

    这只秃鹫的发际线已经后退到了脖子根儿上,没有半点羽毛的脖子皮色暗红,光秃秃的脑壳前头顶着黑漆漆的钩子嘴,一伸一缩,再加上它那犹如佝偻老者一样的站姿,看起来让人感觉颇为滑稽。

    一人一秃鹫的对视已经持续了好一会儿了,双方看起来势均力敌的样子。

    咳,冷中将压根儿不会想到留下来保护林愁的术士在她前脚找食物刚走,后脚术士就把自己玩儿丢了。

    “略略略略略~”

    林愁有点无聊的对着肥肥大大的老秃鹫挤眉弄眼。

    这是一只贪婪成性的二阶红顶秃鹫,带点墨绿色的瞳孔中闪动着攫取的光,它锋利的爪子和带钩的喙连三阶异兽的甲壳、毛皮都能撕开,即使在地面上也不逊于绝大多数同阶异兽。

    老秃鹫在踱步的时候,趾爪与海青石摩擦发出粗砺的、令人牙齿发酸的声音,脚下不时蹦出几点火星。

    秃鹫是一种非常有耐心的生物,尤其是这种红顶秃鹫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据说它们为了喜欢的“口味”和“熟度”可以阴魂不散的盯着心仪的食材长达数月之久。

    有很多在荒野上受了重伤又极其幸运爬回基地市活下来的进化者都表示红顶秃鹫绝对是他们一辈子都没法摆脱的心理阴影——那种时时刻刻都有几双鬼祟的眼睛惦记着你,或者说惦记着死后的你以及你身上待腐烂的肉的感觉,实在令人头皮发麻。

    然而红顶秃鹫很懒,怕需要的仅仅是碾死一只蚂蚁那么丁点的力气,也依然不会有所动作。

    它们闻着血腥和灵魂即将逝去的味道成群结队而来,但又绝对不会插足心仪食材的死亡“过程”,只会瞪着眼珠子佝偻着身体在一旁默默的做一个见证者。

    当成群结队的红顶秃鹫从空中落下整齐站好并默默注视着该“食材”渐渐死去时,那场面甚至都有了一种隆重肃穆的仪式感。

    事实上,在红顶秃鹫们确认目标死亡之后,才是狂欢的开始。

    食材挂掉之后自然“发酵”三天左右,对红顶秃鹫们来说这个“熟度”是最妙的,在此期间,它们会寸步不离的守着食材进行某种意念中的烹饪(???),直到食材熟成完毕之前凡有打搅的必然是拼个你死我活的下场——打不过就开始呼朋唤友呗。

    你自己不肯吃,又不让别人吃,荒野上哪儿有这么个道理?

    红顶秃鹫固执的行为使得每次它们出现几乎都伴随着一场小型的杀戮盛会。

    肥大的老秃鹫丝毫不介意“食材”的小动作,毕竟作为族群中为数不多上了年纪的老资历,它可是吃过很多次类似的食物,已经颇有心得:

    肉质很鲜嫩,完全不用费力撕掉毛皮,骨头和肉一样好吃,并且嚼起来嘎嘣脆...

    林某某与秃鹫老先生大眼瞪小眼了半天,

    “感觉它完美的回避了自己是禽类的事实啊...”

    强制敌对效果为毛对这玩意一点用都没有??

    你这老实巴交的脾气是特么祖传的吧~

    好吧,林愁之所以这么关心这只秃鹫主要原因是他已经饿得受不了了...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再说这只秃鹫看起来也不是那么难吃的面相嘛~

    只可惜人家压根连搭理他的意思都没,与林愁保持着一个恰当的距离,不远不近,温文尔雅的抱着翅膀来回踱步。

    饥饿感来的比林愁预料的还要早、还要凶猛,林愁看着秃鹫的眼神越来越迷越来越饿,口水稀里哗啦的。

    “作孽啊...天道好轮回...是时候让本帅自个儿来体验一把【忍耐】和【四海为家】了...”1

    不知过了多久,冷涵的声音传来,

    “术士呢?你和一只秃鹫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一只二阶红顶秃鹫而已,除了烦人没什么好值得担心的,就是把林愁放在它们眼前都不一定能破防。

    林愁一脸苍凉道,

    “扒肘子炝肥肠熘肝尖清蒸狮子头。”

    冷涵:“???”

    林愁说,

    “我说我们哥俩说到扒肘子炝非常熘肝尖清蒸狮子头了。”

    神,神经病吧!

    冷涵伸手凝出一坨冰块盖在林愁脸上,

    “已经饿出幻觉了么...”

    海青石山山体寸草不生,动物稀少,可占地面积又非常大,冷涵转了半天也只在附近干掉一只倒霉的岩羊,找到一捧野生的麦子,带足柴禾返回山坡。

    了解到术士大爷把自己给玩丢了之后冷涵也没有特别惊讶的样子,只是淡淡的说,“以后召唤术士帮忙的话,尽量挑三黄在你本人或术士手里的时候吧。”

    林愁黑人问号脸:“......”

    阿冷啊,封建迷信要不得的哇!!

    就是摔扁了一点嘛,和术士那特立独行的霉运扯不上半点关系的吧?

    球的麻袋——

    既然不能怪术士,那怪谁,冷涵么?

    哈哈哈嗝,快别开玩笑了~

    林某某为自己的机智悄悄点了个赞。

    不能反驳!

    反驳就变成送命题了!

    毫无疑问这就是术士大爷的锅!

    那边,冷涵已经点燃了火堆,手忙脚乱的将整只开膛破肚的岩羊串在树枝上。

    林愁:

    “要在四肢的地方用树枝梆成‘丰’字型...”

    “滑了不好翻面...”

    “我上衣左面口袋里有椒盐...”

    “错了错了,那个是孜然粉和铁线藤粉...哎呀...放早了...”

    “辣椒面呢?我把辣椒面放哪儿了?”

    这只岩羊应该还是个幼崽,全加上也不超过两百斤,肉质是细白粉嫩的,水份和油分都很足,火焰噼啪作响,岩羊表面镀上了一层动人的油脂棕红。

    犹豫了一下,冷涵扳着林愁的脑袋放到腿上。

    林愁一懵,心惊胆战的看着正上方红透了的精致下巴,

    “emmmmm”

    这咋有种比把脑袋放在别人女朋友的大腿上还特么刺激的赶脚呢??

    一条羊肉递到嘴边,林愁下意识的伸手去接,照例是一连串的“喀吧”声。

    “我喂你。”

    羊肉一股脑被塞进嘴里,冷涵还用手指杵了杵——差点就把羊肉在林愁嘴里给夯实诚喽。

    “调味料放早了有点苦,盐没入味儿啊,还有点焦...唔...”

    林愁被噎到狂翻白眼,咕咚一声吞掉嘴里的肉,

    “我...”

    然而一条腿骨已经杵到了他的不大不小很精致的门牙。

    林愁连犹豫都没有的,

    “咔嚓~”

    “嗯!这个羊腿烤得好啊,又香又嫩肥而不腻!”

    冷涵一边投食一边问道,

    “怎么样,还要多久?”

    随着进食,一股股暖流从肚腹处涌向身体各处,酥酥麻麻的奇痒和刺痛一同作用于林愁身上,

    “嘶...挺好的...要不了多久骨头就能长好...打架暂时是别想了...”

    冷涵皱眉道,

    “其实船上有魔植精华,各种等阶的都有,我没带在身上...”

    林愁赶紧摆手,

    “这败家娘...咳...那玩意多贵呢,犯不着犯不着,我这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很快就好了。”

    妈咧好险,这张嘴什么时候能不那么积极配合脑子一点啊,脱口而出还真就脱口而出啊??

    一只羊很快就进了林愁的肚子,伤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好转,林愁已经能微微抬手。

    满意的拍拍肚皮,望向不远处的老秃鹫。

    “嘎哇~”

    老秃鹫张开翅膀,大声啼鸣,终于不甘心的飞走了。

    “跑啥捏,留下来唠会嗑吃个烤秃鹫再走也不迟啊~”林愁念叨着,“术士这个家伙也太不靠谱了,技能冷却这么长的么,怎么还不回来?”

    冷涵带回来的东西里有一捧麦穗,还是青嫩出浆的时候,用手一搓就能得到若干滚圆滚圆绿莹莹似宝石一样的麦粒。

    “卖相不错,在哪找到的...”

    冷涵已经习惯了林某木的讲话方式,三句不理老本行,

    “就在山脚下不远,有一大片麦子,长得还很好呢。”

    “等我做个记号,下次再回来拿。”

    “......”

    冷涵下山了两次,带回三只大小不同的岩羊,吃完了这几只羊之后,林愁已经勉强可以起身活动。

    不得不说林愁的体质之强悍连冷涵都觉得惊讶,浑身骨头没剩下几处完整的,随便吃了点东西补充一下营养,就又活蹦乱跳的了?

    林愁撸胳膊网袖子,

    “嘿,两天...不...再有一天,一天之后,本帅不把这座山给你掀个底儿朝天我特么跟你姓!”

    可把林愁憋屈坏了。

    偷走毛球的贼就在屁股底下,而他却只能倒霉催的咸鱼在那等人投食!

    林愁的话音还都没落呢,

    “轰隆~”

    脚下的山脉剧烈颤抖,仿佛整条海青石山脉便是一个整体、一个活物般。

    林愁吓了一跳,

    “我槽...胸弟...我就是随便说说的啊...你别当真...”

    冷涵蓦然抬头,

    “来了。”

    一口古色古香的巨井从天而降,还能听见米咪米蜜的声音以及数不清的回音,

    “老板,老板娘,术士大人回来了!还带着那个大茧和一个死人!”

    “老板娘乖哦,不要动,我这就把你拖回来...走你...”

    黑沉海上,匪二大队的舰船将毛球所化的巨茧围住,纵横交错的缆绳用以固定。

    林愁轻轻抚摸毛球的“皮囊”,茸茸的菌丝手感非常舒适,

    “奇怪,怎么没动静了呢?”

    一船人都因见到“血腥蒺藜”的本体而兴奋不已,合影的合影留念的留念。

    米咪感慨道,

    “天啊,这也太大了吧,是不是得有几百米高?”

    米蜜吞了吞口水,

    “我更关心如果林老板的宠物毛球想穿上这具所谓的皮囊,需要多少能量来驱动它...听说它可不是吃素的...嗯...字面上的不吃素...”

    恐怖的实力意味着更加恐怖的胃口,这是明光的定理。

    米咪不说话了,突然觉得有些脊背发寒。

    冷涵则走到一边,揭开血淋淋尸体上的布,“嗯?柳人隽?你把他杀了?”

    术士大爷整个人都藏在斗篷里,脑袋上方的表情包更新成了【一团乱麻.jpg】

    术士大爷很不开心,非常不开心。

    他手上拎着柄缩小号狼牙棒翻来覆去的掂量,

    “没有,他跑了。”

    冷涵皱眉,

    “那这是...”

    术士说,

    “他的转化仪式已经成功了,**被舍弃,会以灵魂+精神实体的方式继续存在下去。”

    冷涵的眉头都拧到一块去了,

    “现在想除掉他,更难了...”

    灵魂啊,总感觉比活人难对付得多。

    术士讪讪,

    “不过还是有收获的,我把柳人隽的老祖宗之一给撂翻了——没准这个叫安祖的老家伙就是叛党最初的原始成员呢,知道的东西肯定特别多。”

    术士拿出一个空的啤酒瓶子,

    “喏,就在这里面,别打碎了啊,会跑掉的。”

    还带点酒味的酒瓶子中映出一团模糊的黯淡黑影,勉强还能看出那是一个小人儿的形状,只是身上千疮百孔宛如破布般,四肢更是被扯得像面条一样垂着。

    这种操作林愁也是头一次见,“特么还带拘魂的呢?”

    术士挠挠头,

    “失败几率很高的,除非签订契约者自愿...不然你以为柳人隽是怎么跑掉的...”

    说来尴尬,就连术士大爷也没看出来地下空间地面的传送阵法其实是整个转化仪式的一部分,就这么一愣神的时间,借住地下空间全体活尸、血尸自爆献祭,柳人隽的转化仪式居然成功了...

    等他扛着毛球从传送阵里冲出来时,却是直接出现在之前活尸们消失的海底裂隙中。

    至于柳人隽么,自然并不在这里。

    想到这术士就恨得牙痒痒,

    “活久见啊活久见,这帮家伙是有多闲啊...谁特么见过在传送门里再开个‘后门’安装那什么‘紧急逃生绿色通道’的...曰...”

    林愁张了张嘴,不知道为啥他觉得那个让术士大爷吃瘪的传送门后门版的紧急逃生绿色通道,很可能就是专门针对术士开发的~

    这时,另一艘船上传来消息,

    “老板,海兽退了!虚兽也缩回去了!”

    冷涵顿了顿,收起啤酒瓶。

    “我需要立刻返回明光。”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末世小馆第九百七十二章 祖传脾气(感谢不沉不稳不平静万赏!)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