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实习生手记 第28章 不详的预感

    这日子,真是阴暗,没得滋味。

    肾内科算是大内科,要实习六个星期。我们简直是数着日子过,这天早上交班,交完了,护士长双手抱胸昂首发话道:“请大家把手伸出来。”

    我们就把手伸出来,以为她要检查大家是不是都做好指甲修剪了,“请大家好好看看自己的手。”大概十三四名老师,加上我们这组四个实习同学和研究生杨睿,总共不下于二十名成年人了,一大早的,端详自己的手,一头雾水。

    “好,请大家拍手,拍三下。”领导依旧昂首挺胸地发话道。

    ?

    什么情况?

    大家都是一脸懵逼地拍手。

    “好,那你们为什么要鼓掌?”她问。

    ?

    为什么?

    不是你叫我拍手的吗?你现在又问我为什么鼓掌?

    我们纷纷摇头抱歉道:“不知道……”

    “好,那你们挨个来说说我是怎么想的?”她自以为是道。

    这是什么霸道领导?有病吧。我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然后,老师们被迫一个个轮流发言,解释一下为什么要鼓掌,大多都是解释为给自己鼓掌、给领导鼓掌、给同学鼓掌……简直虚伪极了好吗?给同学鼓掌?你们特么平时少欺负同学就行了。

    “来,同学也说说。”她抛过来一个眼神,要我们也说说,迎合迎合她的表演,老邹站在我旁边,一个白眼翻给我看,小声腹诽道:“妈的,有病吧。”我偷偷地戳戳老邹,“忍忍。”我小声示意道,老邹压抑地冷哼一声,咬了咬牙不做声。

    “呃……”我张口,“我觉得您的意思可能是,一是为我们的老师们鼓掌,她们辛勤地在临床工作,每天的工作繁重她们也没有怨言,二是给我们同学鼓掌,因为我们才下临床实习,从学校向社会过渡,一时间难以适应的同时还要配合老师完成临床工作和学习,很辛苦,三是给我们的病人鼓掌,希望他们能早日出院,拍手相送。”我拍马屁道。

    她立马露出“嗯……说得不错”的表情,看来我的马屁拍对了,“说得很好。”她点点头。

    终于还是轮到我进中夜班,我从腹透班翻班翻出来,好不容易搞明白腹透的计算和换药,就出了腹透班进了中夜班,我**点钟坐在护士站发呆,病房走廊的灯已经被老师熄了,环境幽暗昏惑,适合睡觉。

    “老师,明天晚上我什么时候来?”我问道。

    “十点半吧,夜班是十一点开始,但是你提前半个小时过来交班。”老师说。

    我点点头道:“嗯,好的。”

    中班是下午四点接班,上到夜里十一点,其间的工作事项比白天上班要少多了,没什么事情,我坐在护士站发呆,病人们都渐渐睡去了,病区很安静。

    “兜一圈病房吧。”老师说。

    “好的。”我应道。于是,我便拿起PDA和手电筒去巡视病房,要看到每个病人睡觉呼吸有起伏才放心,所以我拿手电筒照照病人身上,看到被子因呼吸而有起伏我才离开,临床上还是仔细点为妙。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才到上海换了一个新环境不适应,总有点心神不宁的感觉,我一圈兜完了,总感觉有什么事情没做,但是就是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

    笼统地说,就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兜完一圈后,坐回原来的位置继续发呆,“你们也要上中夜班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杨睿坐到我旁边,他好奇地问道。

    我没意识到他的出现,“哦,对啊。”我说完就又继续发呆,他坐在旁边不知道在弄啥,可能是在忙他的课题吧,我俩久久没有对话,我不开口,他也不说话。

    我发我的呆,他查他的资料,另外一个中班老师从值班室出来,见我一个人坐在护士台,便开口问道:“你今晚跟谁?”

    “张老师。”我说。

    “哦。”那个老师便自己去做事了。

    杨睿时不时侧头看看我在看什么,“那你愿意跟我吗?”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跟你干什么?”“查资料搞研究吗?”我反问道。

    “不跟。”我想了一下,回绝道。

    “跟你干活我早跑了。”因为杨睿是男生嘛,一般男生都不会去为难女生,但是女生不是啊,为难女人的往往都是女人。

    然后,他又不说话了,我本来跟不熟的人话就少。

    铃响了:“17床呼叫……”

    护士站就我和他,他没穿白大褂,显然不是他的工作时间,我瞥见他还是穿拖鞋来医院的,这也太随意了吧。

    我站起来,走过去,拿起电话对讲,“17床,怎么了?”我问道。

    那头,老爷子问道:“姑娘啊……”

    “怎么了?”我站在那里,问道。

    “晚上吃饭了吗?”老爷子问道。

    原来是关心我,“吃过了,吃过了。”我说,“您早点休息吧。”他“哎”了一声,我听没声了,便挂掉电话。

    我刚坐回去没一会儿。

    “17床,呼叫……”

    我跑过去接听,“咋了?”

    “小姐……晚上吃过了吗?”他又问。

    “吃过了大爷。”我又说一遍,“哦……”他应道,“小姐也早点休息啊。”我回道:“我们夜班晚上不睡觉的。”

    “哦……”他长长地应道。

    没隔一会,他又打铃,“你别去接了,17床他脑子有点不清楚,你把它按掉就行了。”杨睿看不下去了,便说道。

    我觉得直接按掉不太礼貌,“不太好吧……”我说,“我还是过去跟他说一下吧。”杨睿没表态。

    我打着手电筒,走到17床边,见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床头,而病房其他人都已经睡了,我上前轻轻拍拍他的肩膀:“早点休息吧!坐在这里干什么?”

    老人家反应慢,久久才反应过来:“哦……马上就睡了。”

    “就想问一下你们晚上都吃饭了吗?”他说。

    “都吃过了,老人家。”我抚慰抚慰他的肩头,老人家一个人住院没有子女陪,肯定很寂寞吧。

    “哦……”他便脱掉鞋子要躺下,“那就好。”给自己盖好被子,“那你们晚上也早点休息啊。”他又说一遍。

    我见他躺下睡了,便掉头走:“我们晚上是不允许睡觉的。”“你安心睡吧。”我走出病房,杨睿已经不在护士站了。

    “我总有点怪怪的感觉,”我坐在护士站跟刚忙完的张老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怎么了?”张老师问道,“我有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感觉。”她补充说。

    “我这几天看23床一直都是一个人在病房里,他都没有家人来陪的吗?”我闲来无事便问道,“都住了好多年了,糖肾呀。”张老师说。

    我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我有个学长他在另外一个西医院实习,西医院每天的死亡人数是远远超过中医院的,他在肿瘤科实习,病区里面有个老人家特别可怜,子女都在国外,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唯独每天交班查房,大家到她的床边交班的时候,她会笑着说上两句,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她一个人坐在床边,低着头,什么都不做,就是坐着,也不说话,坐一会躺一会,一天就过去了。

    学长看着就很心疼她,于是,没事的时候就去老太床边坐下来跟她聊天,有的时候,不聊天,他就坐在她床边,两个人相视而笑。结果一天夜里,老太还是走了,学长早上去老太床边找她,老师告诉他老太夜里走了。

    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心里还是咯噔一下。

    他跟我说,那天下午,他要坐电梯去楼上送东西,结果一下子去了地下室,电梯是前后两扇门,前面还有一部电梯,当他到地下室的时候,前后电梯的前后门同时大开,串通,他说那一瞬,他有一种通灵的感觉。

    回来之后,病人们都说老太走的时候没见到他,想看看他。

    那个时候,老太的遗体在地下室的太平间还没有被运走。

    我中班结束,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刚巧在巷子口的铁门碰到杨睿,铁门出入口很小他看我一眼,我礼貌性地招了招手,我往左边避让,他刚好也往左,我立马往右,巧了他也往右,我俩就左右左右来回了三四次,“你先。”我抢先说,“你年龄大,你先。”于是,我后退一步,让他先走。

    “哇,你居然这样打击人,你九几年的?”他无奈地笑着问道,“我九七的,”“你呢?”我问。

    “那我是比你大。”他老老实实地走出来,“我九三的。”

    擦肩而过,他的宿舍在铁门外面,我的宿舍在铁门里面。

    第二天夜里十点半,我准时过去接班,然后便坐在护士站开始打盹。

    凌晨一点,我迷迷瞪瞪地打了个激灵,我得去兜一圈病房了,张老师抬头看我一眼,“你去兜一圈病房吧。”说完她趴在桌上迷糊着,“我还给你定了个闹钟呢。”

    简直无语,你不让我睡,我也不敢睡啊。

    我打着手电筒,夜里病人们都睡了,病房一般情况下都很平静,可是……当我兜到最后一间病房,45床的阿姨坐在床上,拿水果刀刮自己的皮肤。

    你想象一下:四下无光,你依靠着手电筒幽幽的光线,远远地听见“刺啦刺啦”的刮擦的声音,走近了,发现一个灰白色短发的老阿姨独自坐在床上,拿着水果刀刮自己的皮肤。

    “怎么了?45床阿姨?”我上前问道,只见她皮肤干燥得长了类似于鳞片一样的死皮,她在用水果刀把这些死皮刮掉,床上散落的都是她的皮屑。

    “痒得很。”她小声说。

    这个是尿素代谢异常的表现,就是皮肤搔痒,因为肾功能代谢出问题导致的尿素代谢异常,尿液代谢不了的尿素就从皮肤代谢出来,刺激皮肤,所以皮肤瘙痒。

    “早点睡,注意点,不要把皮肤刮破了。”我只能这么说,不然让你痒着不要挠,怎么可能?反正我做不到。

    “好的好的。”阿姨答应道。

    我从最后一间病房出来,走在已经熄灯了的走廊里,眼前这昏暗的寂静像是死神的意境,鬼使神差地,我想去23床老头子那里看一眼,老师说23床老爷子已经住院好几年了,现在脑子也不是很清醒,家属给他请了24小时护工陪护。

    我隔着一床之遥,他背对着我朝着窗户侧睡着,我晃了晃手电筒,感觉没什么,便出去了,张老师还在护士站趴着迷迷瞪瞪的,“老师,我兜完了。”我坐下,汇报道。

    “有什么异常吗?”她问。

    “没什么,除了45床阿姨,她说她皮痒坐在床上拿刀刮皮。”我汇报道。

    “嗯……明天给她开两盒润肤膏抹抹。”张老师抬头,“两点我们再巡视一次病房,早上六点要抽血留化验,不要忘记了。”我点点头,“还有,你交班的东西,你要背背,领导明天听你交班。”她补充道。

    “好的。”我说。

    把交班的东西捋了三四遍我就有点晕晕乎乎地困,刚眯着两三分钟,我凌晨两点的闹钟响了,我要去巡视病房了,张老师还趴在台子上困顿着,“老师,我去巡视病房了。”张老师见状,可能不太好意思一直让我一个人去兜病房,便起身要跟我一起。

    “没事,老师你趁着今天有同学帮你,你睡会吧。”我体谅道。

    于是她便又坐倒,“那好,有事喊我。”

    我又去兜病房,兜到第六间病房,23床老爷子怎么还是那个睡姿呢?动都没带动。我便有些困惑了,还是背对着门朝着窗户侧睡着,连被子都没变过,我心里便有些疑惑猜疑了。

    我走上前,把手指轻轻探向老人家的颈动脉,搭脉搭到就行,我上下摸索了两下,老人家平时就胖还水肿,脖子有点肉乎乎的,我第一下没摸到颈动脉,可能是我位置摸得不对,皮肤温度是温温的,我探了三四次,还是没摸到,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奇怪的感觉。

    我自己都惊讶,我居然伸手去把他翻过来,老人家侧睡着,我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往后一用力,老人家一下子就被我翻过来,噔地一下面朝上,腿还是侧着的,我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鸡皮疙瘩从头皮起到大腿,头皮麻到炸。

    我慌了,“阿姨……阿姨……”他的护工阿姨睡在床尾的小板床上,护工阿姨做了二十多年的护工了,反应比我快,简直神一般的队友,“小姑娘,你不要怕。”说完,阿姨立马从床上窜起来,咚咚咚跑出去帮我喊老师。

    阿姨一走,我不敢开他的床头灯,我终于摸到他的颈动脉了,很微弱的跳动,但是还有,我刚要转身去给他开氧气吸氧,就感觉有人轻轻抓着我的白大褂下面,我当时脑子就炸了,要不是自控能力强,怕是要飙出海豚音,我一低头看:

    他的胳膊因为我刚刚翻过来他,胳膊外展着,食指和中指正好插进我白大褂口袋里。

    那一瞬,我浑身一激灵。

    拎着他的袖口,移开他的手,立马开了他的床头氧气开道最大给他吸氧,三十秒不到,我估计的,张老师就推着抢救车进来了,护工阿姨去叫值班医生了。

    “老师,我不知道我摸得对不对,我感觉……”我解释,我怕虚惊一场了。

    张老师二话没说,上手摸了两下,“对的对的,韩旭。”大手一挥拉起床帘,赶紧打上通道,手上的血管已经瘪掉了,打不进去。

    “换脚。”老师说。

    脚也打不进去。

    “打大隐静脉。”老师终于在他的左右腿的大隐静脉各开了一个通路。

    我在一旁看得是一身冷汗。

    夜里的值班医生是可以睡觉的,而她们最烦的就是被叫醒。值班医生趿拉着鞋走进来,估计是没睡醒,或是有起床气,阴阳怪调地说:“哎呦!小张啊,你也是厉害哎,人死了你都打的进去啊!”

    如果说,护工阿姨是神一般的队友,那这个值班医生就是猪一样的队友,我看到张老师的脸刷的一下就凌厉起来,大声地正色道:“我打的时候人还是在的!”“你也不看看你什么时候到现场的?!”

    你自己脑子要清楚,病房里不仅仅只有23床,还有其他病人的,你胡乱的一句话要是给别的病人听去误解了,再跟他家属说,你说这个责任怎么说得清楚?

    估计是这句话一下子点醒了值班小医生,小医生脸都红了。

    “别忘了,你跟我是在一条船上的,你我是拴在一起的蚂蚱。”张老师在她耳边小声小声地提醒道。

    可能是病久,23床家属心里也早有预期。

    23床突然地走了,弄得我早上交班交了大半天,我都快虚脱,要站不住了。

    (本章完)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医学实习生手记第28章 不详的预感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