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 第588章 区别对待【上】

    &说……你是认真的吗?”

    好在,手鞠的这突兀反问,虽然让现场众人,突兀陷入进了冷场的尴尬境地。但在与鸣人的相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学会了“护妻”这项被动技能的鹿丸,肯定是不会袖手旁观的。以至于眼睛滴溜溜地转悠了一圈之后,便一边抬起手来,遥指着鸣人的身形,一边用那开玩笑一样的口吻,向手鞠加以提醒着。

    &个时不时摆出一副欠扁模样的家伙,是鸣人啊……没记错的话,在第二轮考试的时候,你们还是同时到达的最后一批考生来着?应该是认识的才对吧?”

    相比较起,和鸣人接触甚少,导致不清楚鸣人底细的手鞠来说。鹿丸早在入学时期里,就凭借着鸣人明明与自己年龄相仿,却能够担任入学考试的真正主考官一职,推断出了鸣人的背景之深厚,不可能像村中谣传的那般,是害人不浅的食人妖狐转世。进而在暂且不清楚,鸣人究竟有没有将手鞠他们,列入进同伴行列的情况下,担心着手鞠的话语,会不会惹得鸣人生气的鹿丸,便在这言语间,本能地悄悄挪动些许身形,将手鞠的整个身形,就此遮掩、庇佑在了自己的身后。

    &喂,鹿丸!‘欠扁模样’的这个形容,明显是多余的吧?像我这么帅气潇洒的男孩子,到底哪里欠扁了?!”

    好在,鸣人还没有幼稚到,因为这种小事,就生手鞠的气的地步。以至于听闻鹿丸对自己的介绍后,眼底笑意不减间,一边没好气地佯怒回怼着,让那突兀冷场下来的氛围,就此重新活络起来。一边对鹿丸的本能护妻举动,悄然流露出一抹老父亲般,饱含满意、欣慰的笑容来。随即话语稍稍停顿些许间,一边用那颇为暧昧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打量着,一边努力憋笑,若有所指地调侃打趣着。

    &说回来,鹿丸……看你这紧张着急的样子,是怕我从你身边,‘抢’走手鞠吗?”

    &话,天知道你生气起来,会不会对手……不……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

    &恶……笨蛋鸣人!你居然敢套我的话?!”

    &说……你是认真的吗?”

    好在,手鞠的这突兀反问,虽然让现场众人,突兀陷入进了冷场的尴尬境地。但在与鸣人的相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学会了“护妻”这项被动技能的鹿丸,肯定是不会袖手旁观的。以至于眼睛滴溜溜地转悠了一圈之后,便一边抬起手来,遥指着鸣人的身形,一边用那开玩笑一样的口吻,向手鞠加以提醒着。

    &个时不时摆出一副欠扁模样的家伙,是鸣人啊……没记错的话,在第二轮考试的时候,你们还是同时到达的最后一批考生来着?应该是认识的才对吧?”

    相比较起,和鸣人接触甚少,导致不清楚鸣人底细的手鞠来说。鹿丸早在入学时期里,就凭借着鸣人明明与自己年龄相仿,却能够担任入学考试的真正主考官一职,推断出了鸣人的背景之深厚,不可能像村中谣传的那般,是害人不浅的食人妖狐转世。进而在暂且不清楚,鸣人究竟有没有将手鞠他们,列入进同伴行列的情况下,担心着手鞠的话语,会不会惹得鸣人生气的鹿丸,便在这言语间,本能地悄悄挪动些许身形,将手鞠的整个身形,就此遮掩、庇佑在了自己的身后。

    &喂,鹿丸!‘欠扁模样’的这个形容,明显是多余的吧?像我这么帅气潇洒的男孩子,到底哪里欠扁了?!”

    好在,鸣人还没有幼稚到,因为这种小事,就生手鞠的气的地步。以至于听闻鹿丸对自己的介绍后,眼底笑意不减间,一边没好气地佯怒回怼着,让那突兀冷场下来的氛围,就此重新活络起来。一边对鹿丸的本能护妻举动,悄然流露出一抹老父亲般,饱含满意、欣慰的笑容来。随即话语稍稍停顿些许间,一边用那颇为暧昧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打量着,一边努力憋笑,若有所指地调侃打趣着。

    &说回来,鹿丸……看你这紧张着急的样子,是怕我从你身边,‘抢’走手鞠吗?”

    &话,天知道你生气起来,会不会对手……不……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

    &恶……笨蛋鸣人!你居然敢套我的话?!”

    &说……你是认真的吗?”

    好在,手鞠的这突兀反问,虽然让现场众人,突兀陷入进了冷场的尴尬境地。但在与鸣人的相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学会了“护妻”这项被动技能的鹿丸,肯定是不会袖手旁观的。以至于眼睛滴溜溜地转悠了一圈之后,便一边抬起手来,遥指着鸣人的身形,一边用那开玩笑一样的口吻,向手鞠加以提醒着。

    &个时不时摆出一副欠扁模样的家伙,是鸣人啊……没记错的话,在第二轮考试的时候,你们还是同时到达的最后一批考生来着?应该是认识的才对吧?”

    相比较起,和鸣人接触甚少,导致不清楚鸣人底细的手鞠来说。鹿丸早在入学时期里,就凭借着鸣人明明与自己年龄相仿,却能够担任入学考试的真正主考官一职,推断出了鸣人的背景之深厚,不可能像村中谣传的那般,是害人不浅的食人妖狐转世。进而在暂且不清楚,鸣人究竟有没有将手鞠他们,列入进同伴行列的情况下,担心着手鞠的话语,会不会惹得鸣人生气的鹿丸,便在这言语间,本能地悄悄挪动些许身形,将手鞠的整个身形,就此遮掩、庇佑在了自己的身后。

    &喂,鹿丸!‘欠扁模样’的这个形容,明显是多余的吧?像我这么帅气潇洒的男孩子,到底哪里欠扁了?!”

    好在,鸣人还没有幼稚到,因为这种小事,就生手鞠的气的地步。以至于听闻鹿丸对自己的介绍后,眼底笑意不减间,一边没好气地佯怒回怼着,让那突兀冷场下来的氛围,就此重新活络起来。一边对鹿丸的本能护妻举动,悄然流露出一抹老父亲般,饱含满意、欣慰的笑容来。随即话语稍稍停顿些许间,一边用那颇为暧昧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打量着,一边努力憋笑,若有所指地调侃打趣着。

    &说回来,鹿丸……看你这紧张着急的样子,是怕我从你身边,‘抢’走手鞠吗?”

    &话,天知道你生气起来,会不会对手……不……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

    &恶……笨蛋鸣人!你居然敢套我的话?!”

    &说……你是认真的吗?”

    好在,手鞠的这突兀反问,虽然让现场众人,突兀陷入进了冷场的尴尬境地。但在与鸣人的相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学会了“护妻”这项被动技能的鹿丸,肯定是不会袖手旁观的。以至于眼睛滴溜溜地转悠了一圈之后,便一边抬起手来,遥指着鸣人的身形,一边用那开玩笑一样的口吻,向手鞠加以提醒着。

    &个时不时摆出一副欠扁模样的家伙,是鸣人啊……没记错的话,在第二轮考试的时候,你们还是同时到达的最后一批考生来着?应该是认识的才对吧?”

    相比较起,和鸣人接触甚少,导致不清楚鸣人底细的手鞠来说。鹿丸早在入学时期里,就凭借着鸣人明明与自己年龄相仿,却能够担任入学考试的真正主考官一职,推断出了鸣人的背景之深厚,不可能像村中谣传的那般,是害人不浅的食人妖狐转世。进而在暂且不清楚,鸣人究竟有没有将手鞠他们,列入进同伴行列的情况下,担心着手鞠的话语,会不会惹得鸣人生气的鹿丸,便在这言语间,本能地悄悄挪动些许身形,将手鞠的整个身形,就此遮掩、庇佑在了自己的身后。

    &喂,鹿丸!‘欠扁模样’的这个形容,明显是多余的吧?像我这么帅气潇洒的男孩子,到底哪里欠扁了?!”

    好在,鸣人还没有幼稚到,因为这种小事,就生手鞠的气的地步。以至于听闻鹿丸对自己的介绍后,眼底笑意不减间,一边没好气地佯怒回怼着,让那突兀冷场下来的氛围,就此重新活络起来。一边对鹿丸的本能护妻举动,悄然流露出一抹老父亲般,饱含满意、欣慰的笑容来。随即话语稍稍停顿些许间,一边用那颇为暧昧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打量着,一边努力憋笑,若有所指地调侃打趣着。

    &说回来,鹿丸……看你这紧张着急的样子,是怕我从你身边,‘抢’走手鞠吗?”

    &话,天知道你生气起来,会不会对手……不……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

    &恶……笨蛋鸣人!你居然敢套我的话?!”

    &说……你是认真的吗?”

    好在,手鞠的这突兀反问,虽然让现场众人,突兀陷入进了冷场的尴尬境地。但在与鸣人的相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学会了“护妻”这项被动技能的鹿丸,肯定是不会袖手旁观的。以至于眼睛滴溜溜地转悠了一圈之后,便一边抬起手来,遥指着鸣人的身形,一边用那开玩笑一样的口吻,向手鞠加以提醒着。

    &个时不时摆出一副欠扁模样的家伙,是鸣人啊……没记错的话,在第二轮考试的时候,你们还是同时到达的最后一批考生来着?应该是认识的才对吧?”

    相比较起,和鸣人接触甚少,导致不清楚鸣人底细的手鞠来说。鹿丸早在入学时期里,就凭借着鸣人明明与自己年龄相仿,却能够担任入学考试的真正主考官一职,推断出了鸣人的背景之深厚,不可能像村中谣传的那般,是害人不浅的食人妖狐转世。进而在暂且不清楚,鸣人究竟有没有将手鞠他们,列入进同伴行列的情况下,担心着手鞠的话语,会不会惹得鸣人生气的鹿丸,便在这言语间,本能地悄悄挪动些许身形,将手鞠的整个身形,就此遮掩、庇佑在了自己的身后。

    &喂,鹿丸!‘欠扁模样’的这个形容,明显是多余的吧?像我这么帅气潇洒的男孩子,到底哪里欠扁了?!”

    好在,鸣人还没有幼稚到,因为这种小事,就生手鞠的气的地步。以至于听闻鹿丸对自己的介绍后,眼底笑意不减间,一边没好气地佯怒回怼着,让那突兀冷场下来的氛围,就此重新活络起来。一边对鹿丸的本能护妻举动,悄然流露出一抹老父亲般,饱含满意、欣慰的笑容来。随即话语稍稍停顿些许间,一边用那颇为暧昧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打量着,一边努力憋笑,若有所指地调侃打趣着。

    &说回来,鹿丸……看你这紧张着急的样子,是怕我从你身边,‘抢’走手鞠吗?”

    &话,天知道你生气起来,会不会对手……不……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

    &恶……笨蛋鸣人!你居然敢套我的话?!”

    &说……你是认真的吗?”

    好在,手鞠的这突兀反问,虽然让现场众人,突兀陷入进了冷场的尴尬境地。但在与鸣人的相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学会了“护妻”这项被动技能的鹿丸,肯定是不会袖手旁观的。以至于眼睛滴溜溜地转悠了一圈之后,便一边抬起手来,遥指着鸣人的身形,一边用那开玩笑一样的口吻,向手鞠加以提醒着。

    &个时不时摆出一副欠扁模样的家伙,是鸣人啊……没记错的话,在第二轮考试的时候,你们还是同时到达的最后一批考生来着?应该是认识的才对吧?”

    相比较起,和鸣人接触甚少,导致不清楚鸣人底细的手鞠来说。鹿丸早在入学时期里,就凭借着鸣人明明与自己年龄相仿,却能够担任入学考试的真正主考官一职,推断出了鸣人的背景之深厚,不可能像村中谣传的那般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第588章 区别对待【上】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26s 0.76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