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子监绯闻录 第肆陆陆章 思她意

    大笔趣小说网 www.dabiqu.com

    卯时,进了午门,沈泽棠撩袍端带出得官轿,沈桓撑起青布油伞,默默替他遮挡阴冷的雨丝。

    深秋寂夜漫长,且又彤云密布,朔风紧起,前路愈发显得沉黑,有小太监在分发灯笼。

    沈桓命侍卫也去挑个来照路,被沈泽棠淡淡阻了。

    田姜的不知所踪,令他思绪暗无天日,心灯不明,那纸糊的红笼要来又有何用。

    皂靴踩在湿漉漉的青砖阔路上,咕吱咕吱作响,宽厚的肩胛透着萧瑟意,忍不住沉哑问:”沈桓,清风可有捎来消息?“

    沈桓回禀:”还在等。“他心里也很塞,有劲没处使的感觉实在糟糕。

    沈泽棠蹙眉不语,忽见立在汉白玉台阶处的某人疾步而来,待走近,原来是梁国公徐令,他粗着嗓门喊了声沈二,又顿住,侍卫拎的羊油灯照亮沈泽棠的面庞,徐令吃了一惊:”你脸色怎这般难看,一宿没睡?“

    沈泽棠避过光芒,默然摇头,徐令凑近他低声说:”到底怎麽回事?翠香竟伤成那样,她好歹会些拳脚功夫........“

    ”吾妻去天宁寺途中遭人劫掠。“沈泽棠打断他的话,简短道:”歹徒行事残戾,手段毒辣,车马尽毁,随跟管事及车夫一刀殒命,翠香侥幸逃出,窥见她被击昏带走......“他深吸口凉薄的空气:”已有两日了。“

    徐令面容一凛:“可是徐炳永那老儿......。“

    沈泽棠紧盯徐炳永乘八抬大轿,从御道中央大摇大摆走远,遂摇头道:”徐首辅有更重要的事做,旁顾无暇,不是他。“

    徐令暗忖两日过去,那田姜的姿色又非平常女子可比,怕是凶多吉少......斜眼睃沈泽棠的神情,他把话还是咽进肚里,又问:“你打算怎麽找?”

    几个外放四品官员过来作揖见礼,沈泽棠沉稳地颌首,待寒暄别过后,他才继续道:“再忍一日,若还无头绪,吾将率官兵亲自捕拿‘鹰天盟’众刺客,誓要拷问出吾妻的下落来。“

    徐令听得脸色微变,有些迟疑说:”恐是要打草惊蛇了。“这有悖昊王与他们商定的计划,对沈泽棠来说也过于招摇了。

    ”已顾不得其它!“沈泽棠抬手轻揉眉间,他平静的语气渐起波澜:”吾再不能失去她......“

    徐令默了少顷,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若人手不够,尽管同我来调借,如还不够,蓝儿亦可帮忙。”

    他二人边说话边上了台阶,常朝鼓点未捶响,显见时辰还没至,进了奉天殿偏房,早有许多官员在此歇息等待。

    房中央摆个大铜火盆,堆满的兽炭正簇簇燃烧,上搁铫子,炖着雨水,咕嘟咕嘟地翻滚。

    离火盆最近坐着的是徐炳永,正端盏慢慢吃茶,炭火把他面庞映得通红发亮,自有种骄恣跋扈的气势令人生畏。

    凡入室的官员皆不敢怠慢,上前去给他拜揖,遇到能说上话的,他简聊两句,遇到不想搭理的,则眼皮子都不抬一下。

    徐令被李光启拉去说话,沈泽棠走近徐炳永,拱手给他请安,徐炳永这才抬眼看他,目光炯炯道:“长卿刚娶娇妻,燕尔新婚,虽是蜜里调油,亦需保重身体,勿要太贪过,瞧你,眼底都泛满青色。”

    众官员附和着轻笑,沈泽棠面不改色,也微笑道:“谨遵徐阁老教诲。”

    徐炳永指指身侧的黄花梨官帽椅:“来坐,外头风雨交加,吃盏热茶去去雨气。”

    沈泽棠撩袍而坐,一个官员捧来滚滚的茶,他道谢并接过,打量几眼,面生,举止也颇拘谨。

    “长卿何必与他多言语,不过个外放的官儿。”徐炳永语气带着薄蔑,继而语重心长:“你的性子太温和,孰轻孰重还不擅去拿捏,现今朝中如秦砚昭这般年轻贤能后辈,大有后浪推前浪之势,长卿不可掉以轻心啊!”

    沈泽棠笑了笑:“徐阁老教训的是。“

    徐炳永不再多说,转而朝四围扫视一圈,蹙眉问:”秦尚书现在何处?”

    众人一阵左顾右盼,纷纷让出条道来,便见秦砚昭疾步过来见礼,连石青丝绒斗篷还未及脱。

    ”怎来得这般晚?”徐炳永看他抬起脸来,愣了愣笑问:“被哪只猫儿挠的?怎这般大意。”

    沈泽棠吃着茶,听得这话也朝秦砚昭瞅去,他脸颊上有道指甲尖儿划破的伤痕,眸瞳骤然变得幽深莫辨。

    秦砚昭将斗篷递给侍从,勾起微薄唇角,若无其事的样子:“徐阁老可去问王美儿。”

    “你多爱惜她些。”徐炳永淡然诫训道:“狗急了还会跳墙,更何况是个人。”将喝空的盏儿才搁下,又迅速被斟上热水。

    窗外透进了清光,雨势却渐稠密,下的屋檐不停地流水,他忽然诗兴大发,笑着建议:“这秋雨簌簌难住,趁朝鼓未响,我们不妨吟诗作赋打发些时光,也给这些外放的官员涨些见识。”

    众人齐声赞好主意,徐炳永愈发得了意:”吾来做表率。”他拈髯沉思稍许:”暑气时将薄,虫声夜转稠,江湖经一雨,日月换新秋。“其诗自暗藏野心勃发之意,懂者神色难懂。

    恭维过后,便有要在徐首辅面前逞强博脸面的官员,自高奋勇轮流吟诵,皆是十年苦读文彩风流的科举进士,倒不乏姣姣之辈。

    徐炳永听得津津有味,忽想起甚麽,朝沈泽棠笑道:”长卿怎能不来一首助兴?“

    沈泽棠哪有作诗的心思呢,此时却也推托不得,看着窗外秋霖脉脉,仿若离人眸中落下的泪水,他不禁脱口而吟:”郎如陌上尘,妾似堤边絮,相见俩悠扬,踪迹无寻处。“

    徐炳永啧啧两声,道好虽是好,太过悲了。又指着秦砚昭来接续。

    秦砚昭冷笑:”逢面扑春风,泪眼零秋雨,过了离别时,还解相思否?“

    他话音才落,朝鼓咚咚响起,沉浑厚重之声响彻雀替飞檐。

    众官员顿时神情肃穆,边理衣整冠,边让出条宽阔的道来,徐炳永撩袍端带、昂首挺胸走在最前头,后按秩品等级鱼贯而出。

    沈泽棠吃完热茶,不疾不徐的走出房,唤过廊前守候的沈桓,低声命道:“遣沈容跟着秦砚昭,一刻不离。”

    注:诗词是古人写的。

    燃武阁小说网 www.ranwuge.com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国子监绯闻录第肆陆陆章 思她意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