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二十二章 睚眦之力

    宋应昌的脸色不大好看,李如松沉吟不语。

    坐在椅子上的阿朏双脚晃啊晃的,他仰着脸问道:“师兄,你是不是害怕啊?”

    易羽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守戒不能算害怕……守戒!……出家人的事,能算害怕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道舍尊卑同科”,什么“想尔二十七戒“之类,引得众人都沉默起来,营帐内外充满了尴尬的空气。

    “好了”,宋应昌打断易羽的喋喋不休。“既然易高功不愿意进城除妖,那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吧。”

    一旁的易羽听说不用进城,点头如同小鸡啄米,他自知理亏,十分大方的表示提供铲除妖鬼所需物备,营中参将人手一只真武降魔佩,另外又奉上一千金刚符,一千搬山符,三千破邪符。

    最后称连日行军,瘴气入体,拉着阿朏提前离开。

    牡丹峰恶战,平壤攻城战,加上随后的巷战。这场明军攻打平壤的战阵厮杀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其中牡丹峰两千多的守军全灭,守城的倭寇死伤五千余,而明军战损伤亡人数,只有两千五百多人。

    平壤城池虽然攻克,但是小西行长依旧占据城中修建的各个土堡,抵抗意志极为坚决,进入巷战以后,明军的大炮架不进来,反倒是倭人精擅的火绳枪和大筒得以发挥,城中又有妖鬼之患,局面一时僵持不下。

    “子茂,你有什么好主意么?”宋应昌对李如松说道。

    “即使没有妖鬼之患,我也不准备继续强攻下去。”

    李如松回答:“平壤城中多有土堡,倭寇依托民居和高大石墙反击,易守难攻,小西行长手中还有近万人,士气虽然低落,但隐有哀兵姿态,一味强战,我军会蒙受不必要的损失。所以,我准备写一封信送到小西行长那里,就说我们想要的只是平壤城池,愿意以天朝上国的信誉担保,让一条路出来,放他们出城……”

    宋应昌接口:“然后引蛇出洞,将他们一网打尽!”

    李如松一愣,他未尝没有这个想法,只是顾忌宋应昌文官出身,对此抱有异议,没想到宋应昌比他还狠。

    “咳咳,经略大人。”李如松试探着问道:“此举恐怕有损我上国威名。”

    “兵不厌诈!子茂你戎马多年,怎么还有如此迂腐的想法?”

    宋应昌一捻胡须,不满地冲李如松说道。

    李如松眼神一怔,随即露出笑容:“大人说的是。”

    他沉吟了一会儿,又说道:“不过,小西行长不是草包,不会轻易相信我们的话,如果我是他,就会兵分几路,前后掩护,交替撤退,后队派重甲强火力,前队轻装,必要时候烈士断腕。如果到时候厮杀起来。我们还是会陷入苦战。”

    “所以呢?”

    宋应昌知道李如松必有后招。

    李如松走到柳成龙献上的朝鲜地图前面,手指往下一戳,斩钉截铁。“大同江上架炮,趁倭寇渡江,拦腰截杀!”

    ……

    “参将骆尚志率先登城楼,赏银五千两。”

    一名小校端着红漆托盘走到骆尚志面前,上面是五十锭黄金。

    “总旗李阎阵斩倭人大将后藤加义,赏银两千两。”

    李阎接过托盘,冲着小校微微点头。

    “有劳。”

    “李总旗客气。”

    那腰背挺拔的小校低声回应。

    “我家吴参将赞你枪法凌厉,有当世子龙的风范。”

    李阎挑了挑眉毛,没有说话。旁边却人插话进来。

    “常山枪活巧,涿州枪凶辣,二者大相径庭,世人只知赵子龙的常山枪,却不知道张翼德的涿州枪,这本就是涿州枪传人的忌讳,告诉你家老吴,他这话,练涿州枪的不爱听。”

    宋懿扛着虎头大枪,身上血污交错,一身枭悍。

    小校一时语塞,

    李阎轻轻一笑,“吴老将军谬赞,阎愧受。”

    小校冲李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倒是忘了李总旗和宋先锋一样,都是涿州枪的传人。”

    他接着说:“右军先锋宋懿身先士卒,破城有功,赏银两千两。”

    “不必了,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平壤攻城,我先锋营折损最多,这些银子拿去抚恤我营下的兄弟。”

    宋懿一脸冷硬。

    场中受赏者三十二人,怎么听这话怎么别扭。

    洛尚志冷笑一声,冲着宋懿说道。

    “宋先锋这话可有毛病,大家一起攻打平壤,你先锋营折损多,难道我们弟兄就在一旁干瞪眼?”

    骆尚志的话说完,立马有个鹰钩鼻子附和:“就是。大伙一起受赏,就你自己把赏银分给手下兄弟,就我们吝啬?折损士兵提督自有抚恤,能得你。”

    场上一片嘈杂。

    宋懿扫视一圈,等周围平息下来,才淡淡开口:“骆参将的兵马悍勇,平壤城楼上斩杀倭寇数以百计,自然不是干瞪眼。”

    他上下打量了那鹰钩鼻一眼。

    “至于你曹志平的辰武卫,模样身段儿都好,就是缺俩乃子,不然回家奶孩子正合适。”

    “噗嗤!”

    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

    那人怒发冲冠,抽起长刀朝宋懿砍去,宋懿眼中精光一闪,虎头枪杆抽打向那人的脑袋。

    “当啷。”

    一杆平直铁枪头从中间插进,托住了两人兵器,正是李阎。

    “你什么意思?”宋懿冷冷问道。

    李阎眼睛盯着宋懿:“大家都是火爆脾气,噼里啪啦说完就算了,动兵刃,会伤了袍泽情义。”

    鹰钩鼻子率先抽回长刀,宋懿能战三军出名,他出刀的时候已经后悔,幸亏有李阎打圆场。

    宋懿把虎头枪扛在身上,转身便走。

    鹰钩鼻盯着宋懿离开的背影,恨恨骂道:“小马贼。”

    众人脸色阴沉,看得出对宋懿都有怨气。

    洛尚志招呼大伙:“算了算了,何必理会他,大伙今天高兴,到我营帐来,我请大伙喝酒。”

    洛尚志京城神机营出身,在这些辽,蓟,山西,保定的参将当中,算是老大哥的地位。

    他特意拍了拍李阎的肩膀:“我可是听老吴把李总旗你吹得天下少有,你可得赏光,等这次平壤打下来,你一个把总是跑不了的。”

    “惭愧,惭愧。”

    李阎眼角一直盯着宋懿的远去的身影,眸色深沉。

    ……

    这一趟恶战下来,李阎与手下百名士兵精熟不少,各地参将也认可了这位阵前斩杀后藤加义的李总旗,尤其是在蓟镇官兵当中,李阎颇具威名。

    二十锭黄金,每锭二十五点,给李阎提供了五百点阎浮点数,除此之外,李阎的杀人如麻也已经解锁。

    “杀人如麻(已经解锁)”

    “被动技能,进攻时有一定几率触发杀气冲击,威慑敌人半秒到两秒。”

    本技能为使用某些物品(包括但是不限于阎浮传承,消耗品,技能学习卷轴,装备,奇物)的先决条件。

    备注:当你入手一件具有睚眦之力的阎浮信物时,他会带给你关于开启睚眦传承的线索。

    睚眦,一饭之恩必偿,睚眦之怨必报,嗜杀好斗,性格刚烈。常被雕饰在兵刃之上。

    (备注:毫无疑问,古战场是获得这类阎浮信物的最佳地点。)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从姑获鸟开始第二十二章 睚眦之力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17s 0.746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