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三十章风暴涟漪

    林元抚也没听明白李阎的意思。只是翻译了个大概。没想到华盛顿听了之后眼珠一转,当即表示,自己仰慕东方文化很久,希望李阎能帮自己起一个中文名字。

    他的这点小心思,不算深,可这也是李阎希望看到的。要是他跟林老头子眉来眼去,并对红旗海盗抱有过于明显的敌意,那李阎也只好用过就杀,免留后患。

    所以李阎欣然为他起了一个中文名字。

    姓索,叫索黑尔……

    成箱的炮弹穿过【重炮再生机】的银色门户,顺着皮带滚动到李阎面前,上面有流畅的弧线裂纹,李阎拿起来仔细观察,裂缝中间,反射出猩红色的光芒。

    “裂了,不是坏了吧。”

    “来一炮不就知道了。”

    老古依言,抓起一枚改造过的炮弹,装弹,点燃引线。周围的人的捂住耳朵。

    轰~轰~

    炮口喷涌出金红色的圆球,成弧线砸在远方的海面上,炸出葫芦形状的小蘑菇云。火团先是红色,然后逐渐被黑烟裹住,翻滚着朝天际飞去。

    “哇~~~”

    船上的人都看呆了。

    “还行。”

    李阎点点头。

    “但是太近,两百多米,差得远,得找几门好炮。”

    把普通火药炮弹改造成这样的威力,一颗需要十分钟。大屿山的火药库里还有大概一千六百多颗火药弹,两千多颗实心铁弹,有了这台【重炮再生机】,只需要个把月,李阎就能再现【暴怒】的火药威力。当然,射程方面,和暴怒号比还有一定差距。

    李阎偷眼瞧了一眼林元抚,只见他面无表情。这老头子心里不慌,官府毕竟坐拥天下,要是重视起来,水师火力很快就能建设出来,海盗火器再利,人手再悍勇,比起官府能调动的人马钱财相比,都是九牛一毛。

    华盛顿,不,索黑尔叽里咕噜向林元抚解释,这是欧罗巴国宝一般的技术,价值堪比一座中型岛屿。

    李阎拍了拍索黑尔的肩膀:“到了大屿山,我请华,哦,我请老索先生喝酒。“

    ……

    李阎攻破虎门的第三天,广州。

    自官府一口通商以来,广州府一跃成为海外贸易的中国南大门,西江口船桨接踵,日夜不停。老板街往来皆是豪绅巨富,夜夜鱼龙。西关路轩昂错落,漆楼高耸。香料,茶叶,瓷器,鸦片,盐铁,奇淫巧具屡见不鲜。其富贵宛如鲜花着锦,一时无二。

    广州富裕到什么地步?单单广州一地税收,就占到全国的四成有余。广州首富,明面上的十三牙行首脑之一伍文兹,家产两千五百万两,是国库一年收入的总和。去年十三牙行银库一场大火,融化的银水流入水沟,银色川流蔓延七八里,见者无不瞠目结舌。

    不客气地说,十九世纪初的广州,货物吞吐量是世界之最。汇聚着全世界四分之一的白银。是整个世界最繁华的贸易城市之一。

    今日阳光明媚,可广东的将军府衙里,却冷得直掉冰牙子。

    固山贝子,承袭世管佐领,广东驻防将军,爱新觉罗塔拜,汉名福临,是广州最高军事长官。林元抚这个两广总督一天不到,福临便一天是这富贵王国的头头。

    书房里有斯底里的怒骂和花瓶摔在地上的声音传来。

    地上茶瓷碎片飞溅。

    堂下,站着七八个广东十三行的管事,这些人身家巨万,平时出入无不趾高气昂,今天却瑟瑟发抖好似鹌鹑。

    福临生的器宇轩昂,两弯眉好似刷漆,脑门锃光瓦亮,看上去四十多的模样,此刻他捏着一份呈示,目眦欲裂。

    红旗帮天保仔奇袭虎门,杀散水师数百,击毙虎门总兵兼水师提督卓虎兴,劫掠价值超过两万两白银的货物长扬而去,同时,微服私访至虎门的新任两广总督林元抚与其门生张洞下落不明……

    “你们家老板蔡牵,口口声声地告诉我,这几天一定安分!不会让那林老头看出破绽。可现在是怎么回事?虎门是怎么回事?林元抚人呢?”

    领头的管事一躬到底,壮着胆子回答:“大人,这天保仔是五旗联盟的人,和我们家蔡老板是井水不犯河水,他不是一路人啊,我们是在海上做生意的,可五旗的人,是是是是反贼啊。”

    又一个人擦着汗站了出来:“蔡老板已经亲自带人赶往大屿山,无论如何,一定能把林元抚带回来,大人你且宽心。”

    “宽心?林老头死了怎么办?你给我变一个出来?我听说蔡牵家里世代供奉火鼎公,能变黄金万两,牛羊成群,能给我变革活蹦乱跳的林元抚么?”

    “大大大人说笑。”

    “我没工夫跟你说笑!虎门的帐,我一定会讨回来,可在这之前,蔡牵最好烧香拜佛林老头子没事,他有个三长两短,我的顶戴保不住,我让广东十三牙行再也不姓蔡!滚出去!”

    几个管事赔笑着往走,带来的几大箱子的白银珠宝,一副唐朝龙泉法师维摩诘图,一套十六颗缠丝红玛瑙,十二件汝瓷,往院子里摆着,都没一个人看一眼。

    福临骂退了蔡牵的人,一个人在太师椅上生闷气,嘴里念叨着什么。

    奉茶来的红袄小妾生的千娇百媚,她把茶水放下,使眼神让清扫碎片的下人退出去。两道藕臂往福临脖子上一缠,一声“老爷”嗓子能麻酥了人。

    福临的脸色缓了一缓,去端桌上的杯子。

    “你上次不是还说,那林老头不是个好东西,他来广州,是给您添堵来的嘛,他要是真死在海盗手里,还省了咱的功夫呢。”

    “妇道人家懂个屁!你当京城的两位中堂,那满朝的文武,都是聋子?瞎子?他林元抚前脚死,我后脚就得去京城请罪!这辈子还想回来?哼哼……”

    福临骂的那女人眼圈发红,他牛饮一般喝干净茶水,不耐烦地摆手:“出去出去!”

    等那小妾抽噎地走出了门,福临才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又拿过呈示瞄了几眼,牙根里蹦出一句:“红旗帮……天保仔!”

    ……

    “可敬的不列颠东印度公司”商行,广州分行。花园中央矗立着圣乔治的骑马铜像。白色大理石阁楼顶上嵌着巨大时钟。

    从加格尔达商行总部来的艾伯管事唾沫横飞。

    “我不管这里出现了什么问题,【暴怒】失联已经三天了先生们,上一次七大船被毁,还是在和法兰西的较量当中,可我们也因此获得了胜利,但是这次,一艘赫仑七大船就这么无故失踪了,连同满船的货物和包括两名管事在内的数百人。我想请问各位,你们谁能担当的起这样的损失?”

    “我们已经向当地官府提出抗议,也派出了大量船只搜索,而且,我不认为南洋有能威胁到【暴怒】的存在,我觉得,我们还需要等。”

    “等你的母亲改嫁吧,亚托斯!”

    那个管事冷冷地说。

    “艾伯,你完全不需要这么刻薄,如果【暴怒】真的出事,那就只可能,是现在驻扎在澳门的的【嫉妒】……“

    “没有这个可能!你以为是为什么,不列颠和葡萄牙要同时往远东调来一艘赫仑七大船?自相残杀么?”

    艾伯话刚出口,就自知失言,不少人眼神闪烁,似乎从他这句话里察觉了什么,更有消息灵通的人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即使是拿破仑也没从赫伦七大船中讨下好去,难道远东比那个独裁者更为可怕么?”

    “这几天的海上天气的确不好,也许只是耽搁了。”

    众人七嘴八舌,更多还是不太相信暴怒会出海难。

    这时,有戴着红色兜帽的士兵闯了进来,神色慌张地递给艾伯一封信。

    艾伯三眼两眼扫完,脸色已经铁青一片,他鹰隼似的眼光在桌子上会扫视,好半天,所有人察觉到艾伯要杀人的目光,这才安静下来。

    艾伯沙哑开口:“我们刚刚在海上,发现了暴怒的遗骸,以及数量相当大的。中国海盗的旗帜还有尸体,公司的船员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暴怒的核心部分,重炮再生机不翼而飞。初步认定,是义豕朱贲和妖贼章何两股海盗干的。”

    “他们没这个能力!”

    “章何?安南的章何?”

    “米斯特朱和我们可是合作关系!”

    众人都露出了被惊呆的表情,会议顿时如同菜市场,嗡嗡低响个不停。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艾伯拍着桌子,“我们要向海盗先生们,讨回属于我们的,暴怒的心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从姑获鸟开始第三十章风暴涟漪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11s 0.745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