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四十八章 黑骑鬼的随身老爷爷

    大笔趣小说网 www.dabiqu.com

    骑鬼眼中两点红芒大为炙热,黑色手甲越捏越紧,在淅淅索索的木屑摩擦声当中,成功把足球大小的【白老头】拔了出来!

    终于摆脱白色瘤块的黑色木雕老翁嘴巴不断张合,尖锐下巴呈现出一种癫狂的笑意,看上去有些恐怖。

    兰叟神色激动,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嘴里祷辞不断。

    黑骑鬼垂着头颅,凝视手中的【白老头】

    质地有些软,雪白色,像是有生命一样律动收缩。而且……在不断枯萎。

    不,是融化进黑骑鬼的身体里。

    随着他手中【白老头】的缩小,黑色骑鬼的肩膀上,凸起的白色丝状物越结越厚、最终结成了一个椭圆形的茧。

    在这个过程当中,李阎的阎浮点数一直在下降,并最终停留在一百五十点上。

    随着最后一点白色消失在黑骑鬼的手里,他肩膀的茧终于破开。从中伸出来的,是一缕白色的……胡子?

    【你完成了额外阎浮事件:白老头的觉醒】

    【你解锁了五婆仔血脉的购买权限,详情请回归后查看】

    评价:100%(承蒙惠顾,一共3258阎浮点数)

    本次阎浮事件评价获得提升。

    李阎打量起从刚才到现在一动不动的黑色骑鬼。

    身上的黑色甲胄破旧了很多,好像经过多年岁月摧残。星兜中两点猩红依旧,身子笔直挺在屋里头,煞气十足。肩膀上趴一个惫懒老头。

    这老头白衣白帽白裤子。一尺多高,胖乎乎,圆滚滚,胡子眉毛连在一起,一直耷拉到胸口。

    此刻正扯着自己的长胡子,龇牙咧嘴叫个不停。他看李阎盯着自己,忽然大呼小叫起来,从骑鬼的左肩膀跳到右肩膀,叽里咕噜半天,李阎听不懂,他望向兰叟,发现这老婆子也是一脸茫然。

    【骑鬼】

    召唤物(李阎)

    共生:白老头

    专精:枪术83%

    被动技:咒魇(动能伤害无效)

    成长极限:九耀

    李阎吸了一口气,和扯自己的胡子的白老头大眼瞪小眼。

    除了多了一行共生字样,没有任何变化。李阎还得认便宜,要是把骑鬼的黑甲弄坏了,连【咒魇】这个被动技都没了,那才是没处说理去。

    还好,又多了一次抽取传承的机会……个屁嘞!

    三千多阎浮点数,李阎的全部身家,就换了一个没事扯自己胡子玩的胖老头?

    李阎确认几遍,发现这白老头的确没有任何战斗能力可言,一时间陷入沉默。

    他伸手抓住那白老头的后脖领子,这老头还算灵活,可哪里躲得开李阎的手。

    李阎眼色不善,他把白老头提到了自己眼前。露出一个含义不明的笑容。那是赌徒赌输身家时候才有的迁怒表情。

    骑鬼眼里红芒闪动,甲胄传来低闷的吼声。

    凭借从属之间的微妙联系,李阎惊奇发现,这骑鬼是在替白老头求饶。

    这老头一开始还张牙舞爪,使劲扑腾。后来似乎注意骑鬼在为自己撑腰,也注意到李阎眼神里的犹豫,神色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露出了一个类似王尼玛暴漫的“坏笑”来。

    这老头眉毛一耷拉,单手托腮,冲李阎勾了勾手指。

    丫挺弄我啊!

    啪!

    李阎单手抓住白老头的脚脖子,圆抡一圈把白老头砸在墙上。

    手臂上传来的,是皮冻一样的质感,李阎扯了两把白老头的脸和胡子,发现这小玩意的确皮实,一点事儿没有。

    趁李阎一个手滑,白老头捂着腮帮子跳回骑鬼的肩膀上,手指一戳李阎,叽里咕噜地叫出声来。

    “哇啦啦呜啦~”

    上吧,皮卡丘!

    骑鬼没动。

    “叽咕叽里噜~”

    卡布达巨人,启动超级变换形态。

    骑鬼打了个响鼻,还是没动。

    白老头一下子就认清了形式,臊眉耷眼地躲在了骑鬼脖子后面。

    五婆仔后背的白色瘤块无影无踪,兰叟神色激动:“天保首领,我代表五婆仔大人向你表示谢意,从今天开始,广夷岛将是红旗帮永远的朋友。”

    李阎整理心情,冲兰叟作揖致意。

    ……

    回来之后,红旗帮的人收拾一番,立马准备再次启航,这让很多燥热萌动的海盗们大失所望。

    临走之前,兰叟送给李阎一颗仿制的五婆仔黑色木雕,这可不是样子货。

    【五婆仔之壳】

    品质:稀有

    类别:异物

    特性一:定海(平定一定规模以下的的暴风雨)

    特性二:怒风(制造一场持续十五分钟的海风,风向可自由控制。)

    特性三:冥佑3/3(抵抗火炮攻击,只能使用三次。)

    供奉在船上即可生效,每月消耗猪羊各十头。

    这东西,被李阎暂时安置在了鸭灵号上,与此同时,他也想起了【重炮再生机】,思考着,要不要自己打造一艘战船,集合了【五婆仔之壳】和【重炮再生机】的话,想来不会比暴怒号差上哪里,只是以红旗帮现在的船厂水平,恐怕还造不出像暴怒那样的庞大船只。

    船队出发,去找泉州遗落的十一样海图,说实话,对于这趟行程,李阎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这只是忍土一句似是而非的提示,如果泉州之行落空,那么铸造通道的所需要的高难度阎浮事件,李阎就只能另想他法。不通过道具,单凭触发去做的高难度阎浮事件,李阎能想到的,恐怕只有真的攻占广州,或者消灭东印度公司了。

    这二者的难度和风险,自然不必多说。

    “泉州抢佛子,希望不要我失望吧。”

    甲板上,骑鬼盘膝而坐,两杆短戟别在腰上,任凭海风吹拂。

    白老头倚着黑旗鬼的脖子,气哼哼地啃着水嫩的荔枝,忽然眼珠一转,跳了下来,叽哩哇啦吸引了骑鬼的注意之后,鬼鬼祟祟地作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然后在骑鬼的注视下,先指了指李阎,作了一个凶恶的表情,又指了指自己,巴掌啪啪地在甩在脸上,接着倒在地上装死。

    好一会儿,白老头才站了起来,呜呜地哭泣出声。

    骑鬼呼出森森白气,缓缓摇头。

    白老头的额头上挤出三条黑线,抱着肩膀跺着脚丫子想了半天,忽然一拍脑袋,从黑骑鬼的腰上摘下短戟,在甲板上吃力地写写画画,鬼画符似的谁也认不出来。

    而如果李阎路过看到,忍土就会给出提示。

    【五婆仔邪术入门篇】(需求五婆仔血脉)

    ……

    “奴才,办事不力。”

    蔡牵一拱手,满脸的惭愧。

    四处张灯结彩,戏台上,蔡牵从京城请来的玉成班赫赫有名的旦角杨九喜,给广州将军福临唱戏。

    台上咿咿呀呀,婉转动人。上首坐着福临,下首是蔡牵。

    福临吐出一口茶叶沫子,脸色阴晴不定:“让官府给他送赎金,把林元抚赎回来,哼哼,他可真敢说啊~”

    他俯下身子,狠狠问道:“我要征调广州水师,一举歼灭大屿山,有几成可能?”

    蔡牵面露难色,一时默然。

    “大胆说!我要听实话。”

    蔡牵犹豫一会,才开口道:

    “且不提五旗联盟守望相助,单说红旗帮。大屿山易守难攻,大船有三百余,小船有千余,炮数百门,青壮几万,且大多数都是拖家带口,一旦大屿山沦陷,举家都要问斩,故而红旗海盗抵抗意志极为顽强,此其一。“

    “兴师动众,劳者甚多,民生羁糜。五旗耳目遍及两广,若是天保仔胆子大些,借着船好,在诸海口游击作战,断了粮路,只怕沿海处处都要起火。此其二。”

    “另外,咳咳,官府水师常年缺乏操练,船只方面也……据守还有可能,想出海灭盗,难,此其三。”

    福临带着红色扳指的巴掌拍在桌子上:“你这意思,是让我乖乖地交赎金了?!”

    蔡牵苦笑,压低声音:“爷,此事起因,全是因为当初广东水师围剿大屿山,当时也算是兴师动众了吧,可结果也只是毁了人家几艘船,反倒是我们的水师损兵折将,这事,您也是清楚的。”

    蔡牵在心里默念,不过引得厌姑旧伤复发而死,简直是天上掉下馅饼的好事。

    福临眼珠一转,不阴不阳地说道:“我可听说,你蔡牵在海上有个大老板的名头,商队护卫船只,比起五旗海盗也有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蔡牵立马站了起来,拍着袖子跪倒在地:“这点虚名,全是爷您的赏赐,我是个做生意的,哪能跟红旗帮那伙子反贼比拳头,大人明鉴。”

    福临烦躁锤着桌子,不料蔡牵又叹了一句:“这红旗帮的大炮大船,都是红毛子造的,质量水平,的确拉了咱的人一大节子,大人还是再考虑考虑。”

    福临听完这话,眼前一亮:“顺官啊(蔡牵表字),你的难处我也清楚,我记得去年,你花五十万两银子,买了一个广西候补道,正三品啊。”

    蔡牵谦卑笑道:“奴才虽是商贾看,可也有,拳拳报国之心……”

    “好一个拳拳报国之心!”

    福临春风满面:“我呀,想出笔银子,请英国和葡萄牙的海军,和咱们一起,剿灭大屿山,前阵子英国人不是还打了那妖贼一趟子嘛,葡萄牙人租咱们的地,不得帮咱们出力么?让他们国王派海军来南洋!”

    蔡牵眼中有精光爆闪,嘴里却支支吾吾:“大人,这红毛子,不可信啊,真任由他们纠结军队到咱南洋,这传到京城,他好说不好听啊。”

    福临觉得,蔡牵是不想出银子,语气顿时不悦起来:“我已经决定了,出了事,我担着。”

    顿了顿,他又说:“这钱啊,府里出一部分,你也帮着分担点,就给……三十,额,五十万两好了!”

    蔡牵一抖袖子:“遮,听爷您的。”

    福临心里高兴,正盘算着,这五十万两银子的花俏,戏台上一曲唱罢,杨九喜施施然下台。临走前,那眉黛清眸,往福临这边一捎,烧得人心痒痒。

    要说这杨九喜的嗓子,正八经是勾人儿,真是枕边谣,**曲。听得福临骨头都酥了半截。

    蔡牵凑了过来,低声说:“爷,都给您安排好了,黄字一号,今晚你就住下,我让德全他们自己回将军府。”

    福临瞧了蔡牵一眼,越瞧他越顺眼,换了二儿一个,也没有这份眼力见,十三行交给他办,的确体贴周到。

    “那,好吧。来人呐,搀我起来、”

    福临眼睛半睁半闭。

    蔡牵笑容和蔼,看着还没喝酒就醉了一半的宗室将军,眸底深沉……

    阎阿九悄然走到蔡牵身后:“老板,他的胃口越来越大了,这次张嘴就敢要五十万两。不如趁着这件事作了他。”

    “唔……糊涂“主子”不好找,何况还是个姓爱新觉罗的。”蔡牵盯着福临的背影:“要多少我都给他。”

    ……

    竖日,不列颠商馆。

    “可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失踪的【重炮再生机】,那可是……”

    艾伯脸色迟疑。

    “海洋是无比神奇的,永远有未解之谜存在。我们不是也没找到船员的尸体么?那可是几百人,何况到了这一步,无论是朱贲还是章何,都应该为我们的计划让路。”

    “原定的两艘七大船,计划还没开始,就折了一艘,就算这样,计划也不改变么?”

    “有【嫉妒】就够了,原本就不需要这样的配置的,立即行动,这也是董事会的意思。”

    艾伯不甘心地抿了抿嘴,虽然来人没有明说,可很显然,等这次行动结束,广州分商馆这些人,包括自己,都要为【暴怒】的事故担负责任。

    下次再碰到那个巫师(章何),一定要杀了他!

    艾伯如是想到。

    “可是,官府不会这么轻易让不列颠的士兵进入南洋的,何况还有葡萄牙人。”

    “很快你就会知道的,很快……”

    来人笑容诡异。

    嘉庆十四年五月十五日,广州将军福临以十五万两军饷邀请英,葡两国海军,共同剿灭南洋海盗,两国欣然应允,战船士兵,从印度曼度海峡长驱直入,进入南洋海域……

    燃武阁小说网 www.ranwuge.com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从姑获鸟开始第四十八章 黑骑鬼的随身老爷爷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19s 0.747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