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七十章 惊变

    那位漕运总督朱昌运听了,只是笑了笑:“久闻天放先生大名,高贤有约,岂敢辜负,只是午时都过了,怎么还不见人呐。一笔阁 www.yibige.com”

    陈寒躬了躬身:“今天是地藏王菩萨的圣诞,家父礼敬三宝,大清早便去了普度寺听经,加上年老体弱,轿子不能快。这才派我来招待几位大人,失礼之处,万望海涵。”

    一旁的临安候开了腔:“哪里的话,我们不是穷挑理的性子。倒是只见陈大,不见陈二,我还有些想他哩。”

    “复开叔叔是国戚贵胄,我霖弟还要叫您一声叔叔,您又何必总和小辈的过不去呢。”陈寒说着,胳膊往外一支:“等老二来了,我一定叫他给叔叔赔罪。”

    这位临安候李复开,看上去比李阎也大不了多少,看面相便是个火爆脾气,此刻听了脸色稍缓了些:“叔叔就免了罢,我听着肉麻。你又这个年纪,干脆叫我一声临安候便好了。”

    陈寒笑道:“小侯爷。”

    这几位谈笑自如,一边的李阎权当不觉,眼神定定瞅着桌上新上的一道赤点石斑鱼,泥塑木雕一般。

    “啊,李镇抚,你瞧瞧你瞧瞧。小人一时疏忽,冷落您了,等一会开了酒宴,我一定自罚三杯,给李镇抚赔罪。”

    这几位话头正热,陈寒却主动转到了李阎身上。

    李阎这才眼神一动,他看向陈寒:“不疏忽,不冷落,不必赔罪。”

    李阎这话回得冷,陈寒的话头落在地上,也不尴尬:“镇抚大人不亏是军镇中人,言谈一丝不苟,难怪当今圣上和李总兵,把龙虎旗牌这样事关社稷的国器交给你押送啊。”

    李阎打了个哈哈:“陈公子过誉了。”

    话到这儿,有没了下文。

    陈寒不易察觉地抿了抿嘴,干笑一声又与朱总督和李侯爷畅谈起来。

    酒桌上其他人睡着陈寒的话头,不时应和两声,多是逢迎这两位漕运总督和侯爷的话,只是说得雅致含蓄,想夸朱昌运,先把当今首辅,这位朱大人的恩师沈一贯的斐然政绩褒扬一番,逢迎李侯爷,便把他南营操练的壮观场景大书特书,情动之时,远地比一比细柳营,近地赛一赛戚家军,说得李复开眉飞色舞。其中察言观色,对人下菜碟的话术火候,可谓炉火纯青。酒桌上唯独李阎一人神游天外,不知做何感想。

    天放先生请客,这多半会却不见人影,只一个大儿子陈寒,俨然把几桌酒席的贵人都照顾得体贴周到。

    主客尽欢,气氛浓烈之际,陈寒几次偷眼打量李阎,只顺着他的眼光见到一碟子石斑鱼,再无其他。这让陈寒心里有些捉摸不定。

    这次舟山本地的豪绅请客,请他李镇抚来,不是甚稀奇的事。可把他和堂堂的一品大员,世袭的贵胄侯爵摆到一起,便有些架在炉子上烤他的意思在里头。

    除去龙虎旗牌在身的王命,李阎只是五品,又是武官。你看这满堂的宾客,连港口旁边驻扎,正三品的严参将也没有上桌的资格,遑论他了。

    陈寒的本意,是替自己父亲断一断这位李镇抚的成色,是真如传闻中星君下凡,锐不可当?还是个银样蜡枪头。

    摆出这副架势,就是要这姓李的如坐针毡,诚惶诚恐,丢些丑才是最好,之后自己,或是天放先生出面缓和一下,收服了他。

    别的不说,便是李阎的靠山李如梅,见到临安候,也要恭恭敬敬叫一声侯爷,他李阎见到临安候,按军职是要行跪拜的大礼的。

    果不其然,没一会,旁人没有向李阎搭话,这位在苏州城里作威作福惯了的临安候却主动找上了李阎。

    “诶,听说李镇抚是去过朝鲜的?是个知兵之人?”

    可李阎却不答话。

    “李镇抚?”

    李阎这次如梦方醒:“啊,您恕我耳背。”

    “……”小侯爷刚要张嘴,李阎却抢话了:“还不开宴么?”

    他和临安候的对话本就吸引目光,这话一出,更是夺人耳目,有几个人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等家父来了,便开宴。”

    陈寒低了一下头,随即正色道。

    “哦。”

    李阎答应一声,又不说话了。

    整个天妃馆一下子陷入一种极为古怪的寂静当中,连临安候也忘了一开始要和李阎说的话,有些不适应这位李镇抚。陈跃武坐上酒宴,就一直是个闷声葫芦,此刻他的眼睛飞快瞥过李阎的脸,然后继续默不作声。

    良久,朱总督才沉吟道:“天放先生是江浙一代的名士,又是长辈,等些也就等些,李镇抚适才,有些无礼了。”

    李阎这才没装哑巴,抱拳道:“是我冒失,朱大人和陈公子,原谅则个。”

    陈寒皱了皱眉头,他这才发觉这姓李的是故意的,没有设想中的进退失度,但也绝称不上得体,只是冷淡,这样态度为所未闻,可的确试探不出什么。

    莫非真像自己父亲猜测的,这位李镇抚不走驿站偏走水路,意在我陈柯二家么?

    正在此时,门口有天妃馆的伙计的唱名:“天放先生到了!”

    这一嗓子下来,酒席上呼啦站起来一大片,就连漕运总督朱昌运,临安候李复开两人,也先后站了起来,李阎环顾一圈,也慢悠悠起身。

    “这位陈天放好大的威风啊。”

    李阎如是想。

    ————————————————

    “叔叔你说,凭什么李将军便能吃香喝辣,咱就得窝在船上吃粥就菜啊。”

    这般说话的,当然是才可以踉跄下地的曹永昌。

    “想吃啥我给你做,你还怕我做的没有馆子好吃?”

    查小刀躺在吊网上。正看彩画戏本解闷。

    “菜做的再好吃,和有人请客也不是一个滋味啊。”

    曹永昌一拍桌子:“叔叔,我听说今天是地藏王菩萨的圣诞,街上有好多好玩的东西。”

    查小刀噗嗤一笑:“说白了,你是玩性起了,想去就去呗,你也能下地,无非走路跛些。”

    曹永昌笑嘻嘻地走过来:“叔叔,一个是我现在兜里没钱,另一个,我就这模样去,你也不能放心不是?陪我一块去呗。”

    “我挺放心的,你能丢哪儿去?拍花子也不拍你这样的。”

    李阎早就派了两只苏都鸟贴身跟着曹永昌,这事他告诉过查小刀。

    不过说笑归说笑,查小刀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曹永昌一撺掇。

    查小刀也动了心思,两人说定,知会船上伙计一声,就要下船,可巧正碰上操练回来,一身褐色短打,鲨鱼皮头巾的陈娇。

    “查属官。”

    陈娇问了声好,见到曹永昌,不自居往后扬了扬脖子。

    曹永昌揉了揉自己后腰,冲陈娇呲牙一乐,拉着查小刀快走。

    他叫这个小婆娘两顿胖揍,以曹永昌的自尊心,哪还有脸见他呦。

    “哎,那天我也不知道你是来给我送饭的,冒失才打了你,对不起啊。”

    “不碍事,不碍事。是我冒失才对,查叔,咱们快走。”

    等曹永昌拉着查小刀走远了,陈娇才一瞥嘴:“做贼才心虚。”

    一旁,陈娇的弟弟陈乐揣着袖子,笑嘻嘻地道:“我看呐,他不是做贼,是心里有鬼。”

    陈娇仰头问:“什么鬼啊?”

    陈乐一仰脖子:“这不明摆着,这小子看上你了呗。所以见着你害臊。”

    陈娇没反应过来:“什么看上……”她话说一半,脸腾地红了,紧跟着举止失措起来:“呸呸呸,什么乱七八糟的。”她一边呸一边跺脚。

    “我回房去了!”

    陈娇拔腿就走,心里又羞又气:“天下的好男儿就应该像我爹爹,我哥哥那样的人,他这般油嘴滑舌的小泼皮,我才瞧不上他。”

    她打定这般主意,可从小到大,陈娇从来没经历过这种的事,回房之后脑子翻来覆去也忘不掉,折腾得晚饭也没吃。

    ————————————————

    码头不远,一条车水马龙的十字街前头,赶上节日,鼓乐喧天,笙歌载舞。斗龙耍狮子的,喷火球扔坛子的,变脸的卖艺的,水上游灯,地上舞龙,最热闹是戏台唱戏:吕纯阳飞剑斩黄龙,赵元坛单鞭降黑虎,钟馗嫁妹,七擒孟获。城中幡旗乱舞,一派热闹。

    “这舟山好玩的不少,可惜看热闹的倒不多啊。”

    曹永昌抱着肩膀。

    “这人可不算少了。”

    查小刀拿碎银子买了两块竹筒豆沙糯米,和查小刀人手一个走着。

    “不对不对,我可是行家里手,买卖人要发财,一靠孩子的吃食玩意,二是女人家的胭脂水粉,可你满大街瞧瞧,鲜见得着妇人和孩子,这得愁坏了这些卖玩意的买卖家。”

    “你倒仔细。”

    曹永昌三口两口,手里的豆沙糯米:“叔叔,这个没分量,要不咱找家馆子,吃点热汤面也好啊。”

    “行,听你的。”

    两人说着拐过街角,按着张挂的饭旗进了一家巷子,这里立着一户门脸,招牌上是家馆子没错,只是曹查两人刚要推门,门打开迎头出来一个穿青戴皂的差人,一脸的刁横。

    “衙门办差,到别处去。”

    查小刀耸了耸肩,刚要走,耳朵却是一动,他立马住了脚步,回头问:“兄弟,官府办差也没有关门的道理啊,这是饭馆,饭馆老板人呢。”

    这差人上下打量着查小刀,噗嗤一乐:“听口音,外乡人吧?”

    查小刀不回答,只是盯着差人。

    没来由地,差人脖子一凉,他瞥了一眼查小刀腰间别的刀把。

    “晦气!”

    这官差骂了一句转身进门,只听见门里他发话:“郝掌柜,有人找。二公子中午要赴宴,我们也快完事了,别找麻烦。”

    查小刀眼神微动,大堂里至少有十几个呼吸的声音,没一会儿,一个带着头冠,穿蓝色长袍,面相老实,脸上还带着个巴掌印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客官,我们上门了,不做买卖了。”

    “我有钱,我今天就要吃你家的菜。”

    曹永昌什么也没听见,所以有些惊讶地看了查小刀一眼,只看到自家叔叔面沉似水。

    这年轻人丧气着脸:“你这人怎么油盐不……哎呦!”

    他的身子被人拽到里头去,再出来地,却是足有个两米高,脸上有刀疤的壮汉。

    “外乡佬,我数到三,你再不滚……”

    查小刀一把攥住这壮汉的手,嘎嘣一声从根上掰断了他三根手指,连手指沾的一点油皮也被扯断,露出骨茬和肉芽来,这壮汉鼻孔扩张,刚要张嘴,查小刀已经把三根手指头硬生生塞进他的嘴里,把着他的脑袋走进了门。

    曹永昌打了个寒颤,下意识跟了进来,两人才进门,屋里头是两个公差,还有十来个穿着灯笼裤和褡裢,满脸横肉的壮汉,楼上传来隐隐的女人挣扎哭喊的声音,凄厉如杜鹃,那名郝掌柜畏缩在墙角,抱着头不说话。

    曹永昌向来伶俐,脑子嗡地一声。

    呜呜呜~

    那名壮汉满地打滚,疼得涕泪横流。

    两名公差一愣,急忙往后缩,这十来个凶横大汉可不答应,他们带着短刀匕首,几乎一拥而上,曹永昌就感觉面皮一烫,下意识闭眼。

    查小刀双眼鼓着,脸上青筋迸现,不躲不避,魔怔了似的。

    眼看匕首到了胸前,他才一甩胳膊,那人的头像个烂西瓜似的炸开。血洒出去多老远。

    这惊世骇俗的一幕吓软了不少人的腿,两名公差更是屁滚尿流,按着衙帽就要外跑。

    拳头沾了血,查小刀才如梦方醒,他怔怔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

    “怕个屁!”

    一名恶汉居然从怀里抽出一张金色的符纸来,拿手一抖,符纸化作金光钻进这人身体里,有几名凶恶汉子有学有样,查小刀也不管,抹了抹手上的血,要往楼上走。

    这几名恶汉身上的肌肉膨胀起来,悍不畏死地冲向查小刀,只被他三拳两巴掌打飞出去,飞出去的这些人最轻的也是筋断骨折,那符咒发起来的肌肉像是汽球一样萎缩下去,站都站不起来了。

    即便如此,人依旧不依不饶,嘴里喝骂:“你个外乡佬不长眼!你等死吧你!他妈的!这娘们的窝囊废丈夫都没吱声,你他妈算哪门子大瓣蒜!”

    查小刀冷不丁回头,那人吓得要钻桌子,就见查小刀两步到了墙角,伸手抓起那名郝掌柜的衣领子。抬起巴掌带着热辣的风声呼了下去,这姓郝的掌柜满口的牙齿连同小半张肉皮硬生生叫查小刀扇出去,脸骨都碎了一截。

    曹永昌一激灵,他本来以为自己叔叔对他会留手,可看这架势是往死里打的,果不其然,查小刀一巴掌扇完居然又抬起了手。

    “叔叔,先救人。”

    曹永昌急道。

    查小刀攥了攥拳头。虎口的鲜血连成串滴落,他丢下昏死过去的郝掌柜,两蹿上了楼梯,踹开了客房的门,只看到一个脸色苍白,神色阴狠的青年正在穿靴子,见查小刀进来,立马去抓桌上的宝剑。

    查小刀看也不看它,牙床上是个一丝不挂的妇人,手脚都被绑着,身上是凌乱的红痕。

    宝剑挥砍过来,被查小刀单手攥住,他一发力,铁剑折成两半。

    那人一惊,居然还有反抗的意思,他飞起右脚来直奔查小刀,居然也又准又狠,正踢在查小刀的右手上。查小刀被大力逼得退了一步。这人一拳头朝查小刀心口过来,被查躲过,急忙朝查腋下钻去,却正被查膝盖踢中正脸,眼前血黑一片,就感觉身子被撞了起来。

    查小刀一手提他后脑,一手捏他膝盖,往半空一翻个,膝盖骨往前一横,这人扔下来,腰眼正撞在查小刀膝盖骨上,咔嚓一声响,上下两截身子歪成一个尖,哼都没哼一声,便死掉了。

    查小刀拿断剑割开这受辱妇人身上的绳子,扯了床幔给她围上。再把尸首抓起,瞧见他怀里掉出一个带陈字的令牌,撇了撇嘴,拖着尸体出门,从二楼扔了下去,几名恶汉瞧见自家主子的身体,怪叫一声,大堂里但凡能动的,除了曹永昌,一下子跑了个干净。

    “叔叔,咱后面怎么办。”

    查小刀有些愣神。

    “叔叔!”

    “知道了!把那个王八蛋弄醒喽!”

    查小刀回了一句,转身回房,那女人缩在床角瑟瑟发抖。

    查小刀揉了揉脸,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香烟,甚至毫不避讳,拿出一只金属打火机给自己点上烟,吞了一口才问:“那人是不是侮辱你?”

    女人体如筛糠,拼命点头。

    “没事了,我现在去后厨做碗汤面给你,你定了神,等官府的人来吧。”

    查小刀说话间,烟已经抽完,他转身离开,屋里全是烟雾,把空中的血腥味冲淡了些。

    ————————————————

    陈不惹,柯不斗?一沾查李烂骨头。

    ——《猪婆龙传》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从姑获鸟开始第七十章 惊变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Exetime : 0.0007s Memusage : 0.692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