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十四章 血源剑骨

    李阎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手掌,有些东西不是自己的,就算勉强使用,很难估量其威力。

    但是面对姒文姬时,李阎心底的确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信心。一种三尺之内,绝无对手的豪情壮志。

    “五方老级别的剑术,还不够强?”

    詹跃进没什么架子,冲李阎道:“我也是五方老啊。何况,限制太多了。”

    “首先是距离,三尺匹夫剑,技击还说得过去,可面对大千阎浮,这点杀伤距离实在不够看。”

    “其次是对象,这道是纯粹的杀人剑术,虚幻之鬼斩不得,庞大的战争机器也无能为力。天灾梦魇,火山海啸。统统不是一道杀人剑能抵抗的。”

    “如果是你来用,还要加上一道消耗,如同双刃剑,未伤敌,先伤己,要是被人闪躲或者骗到,反而会叫自己露出破绽,慎用啊。”

    詹跃进说的有理有据,李阎也不得不承认:“受教。”

    “李阎,你崛起的速度是我大半辈子也没见过的。可你觉得,你在代行者之下,这些八级巅峰行走里,能排到多少。”

    李阎没说话,他听得出来,詹跃进不需要自己回答他。

    果然,詹跃进自问自答:“要我说,你能稳进前十,但未必能进前五。”

    尽管詹跃进的外貌与李阎相差不大,但李阎从来没把他当成同辈分的看待,听他这么说,虽然心里打起精神,但多少还有些不以为然。

    只凭怪物一般的秘藏强化,还有代行者当中,也算得上凤毛麟角的100近战专精。谦虚一点,李阎也觉得自己稳进前三。

    “因为你不了解,阎浮行走的金字塔等级。到七宫开始,已经换了天地。代行者这道门槛,意义非凡。”

    “代行者,是生命形态的升华,是和普通人完全不同的构造。别看你现在花招繁多,但抛开杨三井的剑术,还有战斗意志之类的,只谈纸面上的战斗力,你不是任何一个七宫行走的对手。而七宫级别以上的代行者,在所有阎浮行走当中,大概有不到一千人。”

    詹跃进手指往下:“但这些七宫级别的代行者当中,有一半左右的人,除非从头再来,否则这辈子再也没有前进哪怕一步的可能。你知道是为什么?”

    李阎一点就透:“阎浮传承是有上限的。”

    “对,一旦你成为代行者,其他传承便再也不能提升,但代行的传承本身,一样有优劣之分。很多传承的上限,就是七宫。而顶尖的传承,则可以突破这个限制,达到六司。比如你的无支祁,曹援朝的鲲鹏,赵剑中的吕尚。这其中依旧有高低之分,比如吕尚传承,在当今所有的阎浮传承当中,上限是最高的。以它为界限,被定义为六司巅峰。”

    李阎咀嚼了一会儿,明知冒犯,还是貌似无意地问道:“那五方老呢?”

    气氛有些僵硬,詹跃进若无其事地开动汽艇:“椅子就这么多,你自己琢磨。”

    轰!

    一阵轰然的气浪炸开,青色的蘑菇云连同高逾数百米的白色巨狐一同破开屋顶。

    流焰乱窜,长夜庄园的人似乎早有准备,水车狂飙而至,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如期而至,他们架起水龙,更有些水属的行走帮忙,孙禺也再其中,试图控制火情。

    詹跃进没理会,转而问李阎:“咱们聊到哪儿了?”

    李阎显然没他那么悠哉,他苦笑道:“这次可能论到我道歉了,她可能是一时激愤。”

    “我说了女人的事女人解决,何况即便是阎昭会,也会给六司级的山灵一点薄面。你运气不错,有她保驾护航,你能少太多麻烦了,各种意义上的。”

    “我们最近吵架了。”

    “不是原则上的问题,就哄哄吧,难得糊涂。”

    两个男人面对这灾变一般的可怕场景,聊天的气氛却越发融洽。

    “啊,又跑题了,我说到哪儿来着?”

    汽艇划过一个弧度,掀起巨大的涟漪。

    “传承有极限,有的最高只能到七宫。”

    李阎提醒。

    “哦对。”詹跃进耐心地向李阎解释:“但是,越强大的传承,阎浮试炼难度也越高,顶尖传承的阎浮试炼,寻常七宫行走参与不过是送死,六司行走参与,也需要运气和机缘。有些大绝级别的阎浮试炼,甚至会牵扯到十主也不愿意触碰的对手。”

    李阎皱起眉头,听到这儿,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有些人,会选择代行一些弱小的,难度低的阎浮试炼,虽然一样要面生死考验,但不是什么绝境。不客气地讲,无论是赵剑中,我,甚至任何一位独立的十主,手里都有些名额。即便是个废物,我们也能叫他一夜之间成为七宫级的代行者。啊,那些名额都是开大会扯皮拉票用的,不在你的考虑的范围。”

    詹跃进放缓语气:“那么,势必会导致一件事,这些准备阎浮试炼的八极巅峰行走当中,有混吃等死,希望当上代行者作威作福的,有踌躇满志,冲击更高级别的阎浮传承的,但最可怕的,是那些已经成为代行者,但却不满足现状,甘愿从头再来,冲击更高极限的阎浮行走。”

    “这些人里,有些原本是七宫,甚至六司行走,他们入手了更加宝贵的阎浮传承,为了更进一步,他们甘愿从头再来,处心积虑,去经营那些难如登天的“绝上”,“大绝”级别的阎浮试炼。这些人的底蕴,是现在的你想象不到的。”

    詹跃进瞧着船沿儿:“所以,强如你,我也只能给出一个稳进前十的评价。”

    李阎沉默了一会才开口:“你告诉我这些的目的是?”

    “我是很有诚意地想邀请你加入三眼环球,成为三眼的核心预备役。这里能给你的帮助比你想象中要大的多。比如当前95以上已知秘藏的分布果实详细地址,及入手的经过。比如遍布阎浮的情报网,传说级武器的借贷,十万点阎浮点数的信用值,还有,如果你是三眼环球的核心预备役,你的阎浮试炼一旦开启,三眼环球会用最大的能量,组织联系同传承的行走,帮你完成试炼。我们甚至可以调遣那些同样强大的八极行走,短时间内,为他堆彻出100同传承觉醒度,作为进入的门票来作你的帮手。或者在你接受试炼的果实世界提前布局,用十年,二十年,为你扫清障碍,打造一支强力的后勤和军队。即便你不幸战死,只要短时间内收拢魂魄和完整尸体,三眼环球也有能力重新复活你。”

    李阎听得眼皮直跳,这些玩法,他还真没想过。

    “詹……”

    “我在西南政法大学教课,你可以叫我詹老师。”

    李阎压下情绪,点点头:“詹老师,你刚才说,你只是三眼环球的代理董事长,我说句有些……不太合适的话,你就没想过把我收入麾下?”

    詹跃进坦然地点头:“我也想过,但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人家的岗位上,还挖墙角,我可受不了曹援朝的挤兑。对了,你不用担心姒文姬。就算我走了,三眼环球也不是她说了算,我会妥善安置你,而且我觉得以援朝的性子,你们应该合得来。”

    李阎望向水面,水上倒映出接天的青火。

    最终,李阎还是摇了摇头:“说句老实话,我不太能受得了那个姓姒的女人。”

    “也对。那好吧?”

    詹跃进没再说强求。

    “那,一起吃顿晚饭,明天一早,我找人送你回去?对了,这把剑赔给你。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说着,詹跃进塞给李阎一把碧绿色的剑丸。

    【剑(可命名)】

    打造者:詹跃进

    品质:特殊

    类别:兵器

    锋锐度:99

    特性:

    【本命召来】:大小自如,外形可幻化成使用者想象的任何模样。

    【血源剑骨】:以使用者鲜血温养,可幻化出对应的超凡特性。

    李阎见了哈哈笑道:“这么便宜我么,我可还摘了你们三眼环球的果子。”

    “果子又不在我们的花园里,何况又不是我想要的那颗,我本来以为……呵,算了。”

    湖水被火焰映成一片碧色。

    詹跃进最后淡淡地说。

    “思凡的重临,的确会搅乱阎浮这坛死水,能空出几个真正大人物的位子,如果有一天,你真能爬上去,希望我们还有几分香火情在。”

    李阎突然不笑了,眼前的詹跃进的眸子温润如玉,仿佛世无双的谦谦君子。他却没来由的想起了那个名叫米力的行走……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从姑获鸟开始第十四章 血源剑骨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19s 0.746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