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十七章 月下约定

    “红灯会和合盛,你打算怎么办?难道和你在南洋一样,也经营起来?”

    查小刀问道。

    李阎摇了摇头。

    “那这个甄连,还有梁辉,到时候你就不管了?”

    李阎哑然失笑:“你真拿我当佛祖?普度众生?”

    他把酒瓶放到一边,冲查小刀说:“甄连在码头出生,八岁就被卖进了娼馆,愣是凭着一本半真半假的《太阴秘典》搅风搅雨,成了人人惧怕的仙姑,这里头,狐假虎威占六成,剩下四成是心狠手黑。她给你端朗姆酒的时候,态度温顺恭敬,但你知道,她这些年为了侍奉“伟大犹格”杀了多少人么?”

    顿了顿,李阎又说:“还有梁辉,他年轻的时候和六个潮汕同乡挤一间不到八十平米的棚房,一步步拼杀出今天的合盛。你当他们是大棚的香椿芽,没了咱就全得玩完?蓝衣皇帝不是太阳,有没有,日子都照过。”

    说到这儿,李阎把笑容一敛:“河底裂缝我来找,你帮我个忙。”

    “什么?你说。”

    “那个叫卡尔的老家伙说,查莫斯被冠以“疯人”之名,是因为他手里,有一本宣扬反蒸汽教义的邪典,这本书后来落在了恩菲尔德公司手里,你不是在爱神高塔么?想办法把书弄出来,顺带,帮我带一颗三项球。”

    ————————————————

    密西西比河,与长江,尼罗河,以及亚马逊河并列世界四大长河,自明尼苏达州起,注入墨西哥湾,贯穿中央大平原。算上支流,流径美利坚将近三十个州。

    河滩上无数两人合抱的白橡木拔水而起,野葡萄藤下,啄木鸟拍打翅膀落在沼泽泥的落叶上,忽地泥水间张开一张血盆大口,吓得啄木鸟飞腾而起。

    那是一只淡金色的鳄鱼,足有三米长。它睁开竖瞳,淡漠地看了一眼飞鸟,翻了个身,游曳着直奔河底。

    河底黝黑浑浊,李阎当中居坐,各色鱼群穿插其中,显得奇幻瑰丽。

    不知道是不是淮水的水君,管不到大洋彼岸,无支祁的“祸党”效果,要差了很多,碰上些智力低下的鱼群,还能慑服,但更多体型巨大,或者灵性足的鱼类,老远就躲开了,压根不给祸党威压慑服的机会。

    这也就导致了,李阎试图利用祸党威慑,通过鱼群来探查河底神秘裂缝的想法效率极低。

    轰!

    一道巨大的红影逼近李阎,身上鳞片熠熠生辉,龙身短爪,头上生金角,正是猪婆龙王。

    只见那猪婆龙王张开血盆大口,百来只的灰鲟鱼群被他吞进肚子,浓密的水泡连同鲜血冒起老高,另外两条稍微小一些的猪婆龙也穿梭在大大小小的鱼群当中,也不挑食,小鱼群干脆吞掉,大些的诸如各种鲸类先咬死了,再由更小些的猪婆龙分而食之,整个河底顿时一片狼藉。

    “镇抚大人,最多三天,我就是把这片河底翻个底朝天,也一定把那鬼地方给您找到。”

    猪婆龙伸展开山峦般的身子。眼中满是贪婪和凶暴。

    这些日子在水君宫中,猪婆龙王儿孙繁衍,已经有数百之数,此刻统统被李阎放了出来。这些猪婆龙性情凶残,食量大,又成群结队,加上翻江弄海的神通,若是任由它们放肆,势必不可收拾。

    “我给你五天,别闹得太难看,还有,我要你找的那道河底裂缝,有些邪门,别轻举妄动,找到了等我便是。”

    猪婆龙王大喜过望,连连应诺,一个翻身涌起无数水波,其余猪婆龙也四散去了。

    李阎知道一时半会也没有结果。干脆出了水面,换了身衣服,沿着铁路上剧院去了。

    ————————————————

    黑玫瑰剧场的演出依旧火爆,演出前半个小时,观众们兴致勃勃地凭借《巨人湖》童话中的卡片入场。

    所幸昨天在金融区发生的恶性袭警案件,没有任何的目击者,李阎并没有受到刁难,很顺利地进入场地。

    红色大幕拉开,依旧是那个四肢全无,精神萎靡的残疾诗人。

    “遥远王国的公主掌握着先进的蒸汽技术,她在斗技场上打败了所有的勇士,当着国王和臣民的面揭开了面甲……”

    他的嗓音充满磁性,李阎眨了眨眼的功夫,周围的景物飞速切换,他的衣服也变成了褚红色的麻衣。

    名为简的公主穿着一身分量不轻的蒸汽单兵盔甲,在自己的父亲和臣民面前摘下了面甲。

    “绝无可能,简,这不是你该做的。”

    身上穿满了丝绸和玉石装饰的国王断然拒绝。

    “为什么不行?我自己改造的单兵盔甲“独角兽”可以同时运转六颗三项球,这是皇家工程学院的院长都赞叹不已的壮举。”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答应你,由你未来的丈夫穿着你亲手制造的盔甲击杀独眼巨人,这是我最后的让步。”

    “是么?”

    简一回头,骄傲的视线扫过场下落败的勇士们。

    “可我亲手打败了他们,独角兽可不会接受庸碌的酒囊饭袋。”

    “胡闹!卫兵!把她关进宫殿里,别再让他胡说八道。”

    老国王额角青筋直冒。

    左右的卫兵队硬着头皮走上来,冲简低声道:“对不起公主殿下,国王正在气头上,您还是少说两句,先跟我们走吧。”

    “没关系,杰克,我没打算叫你们为难。”

    简冲卫兵笑了笑,才回头冲老国王说道:“父亲,早晚有一天,你会改变主意的。”

    说罢,她才被卫兵们簇拥着离开。

    【震怒的老国王把公主关了起来,并且没收了她亲手改造的独角兽盔甲。国王举办了盛大的宴会,准备从落败的勇士当中,选拔出精锐的讨伐队,出征巨人湖。可国王意想不到地是,叛逆的简偷回了自己的独角兽,穿着它闯出皇宫,准备依靠自己的力量,踏上巨人湖的征程……】

    李阎摸了摸脸,正准备离开,只见一个爱尔兰裔,穿着管家燕尾服的小个子一路慌慌张张,走到扮演“贵族骑士”的圣·伊夫旁边,低语道:“好消息!少爷!老国王请你去参加晚宴,他有意叫你穿上独角兽盔甲,担任讨伐队的队长。”

    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些人被卫兵拉到一旁窃窃私语,很显然,这些人都是被国王看中,准备拉入巨人讨伐队的勇士。

    当然,李阎并不在此列。

    他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其实很好理解,童话开场时,每个人的卡片上的身份,必然有高低贵贱之分。

    圣·伊夫在现实当中,是恩菲尔德的前董事,整个圣·弗朗西斯科数一数二的军火商人,他扮演的角色,怎么可能和李阎这个“钟表店的学徒”一个待遇呢?

    不过,上帝总会给有准备的人一点机会。

    想到这儿,李阎转身离开,没再多说一句话。

    长相比现实当中健硕英俊得多的圣·伊夫听了管家的话,不由得大喜过望,但他眼珠一转,立即摇了摇头:“这位美丽的公主殿下是只带刺的玫瑰,更是远近闻名的蒸汽天才。独眼巨人的头颅不是我要的,我要的是公主的身心,和王国绵延的肥沃土地,试问,如果我抢走了她心爱的盔甲,我还怎么可能成为她的丈夫呢?”

    “那,少爷您的意思是?”

    “我有更好的主意。”

    ————————————————

    当晚,简彻夜难眠。

    她自幼在皇家工程学院学习,也曾刻苦地操练单兵驾驶技术,她甚至曾随海军远赴重洋,目睹大炮和弩箭杀死了斯堪底纳维亚半岛的海妖。

    蒸汽时代,澎湃的科技力量掀开了大自然神秘的面纱,不知道有多少传说中的魔法生物,饮恨在黑烟和火药之下。冒险者们杀死鱼肉百姓的怪物,成为众望所归的英雄,拯救高塔中的公主。这是这个时代最火热的传说。

    可简是个异类。

    “我可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所有的麻烦,都是靠男人解决的。”

    简叹了口气,冲着床边,她自幼喜爱的白熊娃娃自言自语。

    老国王拿走了她引以为傲的独角兽盔甲,派人把她关了起来。听说明天,巨人讨伐队就要出发,简再一次失去了证明自己的机会。

    “我是不是又搞砸了呢?”

    简叹息着说。

    “公主殿下,也许还没有。”

    有男人的声音从窗外传来。

    简从窗户往下眺望,这是个穿着褚红色麻衣的高个子男人,长着一头浓密的黑发,五官和这片大陆的人迥然不同。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简冷淡地问。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地是,我可以想办法,帮你拿回您的独角兽。”

    李阎说道。

    简遥遥地盯着李阎,突然记起什么来似得,毕竟,李阎是整场蒸汽大会的第一个淘汰者。

    “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先生。但这对你来说太过危险了,以你的身份,一旦被抓到,会被立刻绞死的。”

    “我的国度常说,鸟儿最终会死在捕食的路上,而人类最终会死于爱情和财富。”

    简噗嗤一笑,脸上的酒窝明媚如月光:“你想娶我?为什么?我们素未平生。你只是贪图我的美貌,和我父亲的王国罢了。”

    “你说的没错,但这没什么可耻的。财富和容貌不是永恒,情感也绝非不朽。两者会在岁月的洗礼中交融。也就是所谓的爱情,至于这份爱情的起点是什么,其实并不重要。毕竟人是感性的,也是不纯粹的,无论好还是坏。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公主殿下。”

    简摇摇头:“你的理论现实而肤浅。不过你很坦率,我喜欢坦率的人。”

    简沉思了一会儿,才抬头冲李阎说道:“我只承认有勇气的男人,如果你能拿回我的盔甲,并且愿意和我一起讨伐独眼巨人,我可以考虑看看。”

    “我可以冒着被绞死的风险,为您带回独角兽,也不在乎传说中残暴的独眼巨人,但我有个要求,在讨伐巨人湖的路上,只有你,和我。”

    李阎指了指简,又指了指自己。

    简听了有些不悦,她紧皱眉头:“异国人,我实在不喜欢你的狭隘和短视。独眼巨人非同小可,不是一两个人就可以对付的。”

    “如果我只是个无耻的小人,那神灵就应该叫我,被您父亲的卫兵绞死,你说呢?”

    李阎笑着问。

    简洁白纤细的手指紧紧抓着栏杆,她轻咬着下唇,再次陷入了内心的挣扎。

    好半天,她终于呼出一口气:“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带回我的独角兽,我们就一起讨伐独眼巨人。只有你,和我。”

    李阎吹了声口哨,他一扬手:“等着我的好消息吧,我的殿下。”

    ————————————————

    “查先生,您要找的人就在这儿,您坐,要不我帮你招呼一声?”

    合盛的白纸扇点头哈腰,对查小刀的态度简直奉若神明。

    如果李阎在梁辉心目中,是能赐予生命,遥不可及的神明皇帝,那单枪匹马捣毁奥顿克老巢的查小刀,在合盛一干弟兄的眼里,就是关二爷下凡了。

    “不用了,忙你的去吧。”

    查小刀冲他说道。

    这是一家佯装成公寓的娼馆,粉红色的灯笼下,甜香的鸦片味道弥漫,偶尔会传来老猫叫春似的呻吟,衣着暴露的女人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娇笑出声。

    查小刀是来找常煜的,毕竟他在爱神高塔里只是个厨师,三项球这种东西,他不太能接触得到。

    “嘿,小姑娘,过来玩玩。”

    一个大腹便便的鹰钩鼻子手里挥舞着绿油油的钞票。

    不远处,燕子手里掐着水烟袋,别过脸故意躲闪着鹰钩鼻子的贪婪视线。

    “嘿!姑娘。”

    鹰钩鼻子大声叫嚷着。

    燕子依旧不理会。

    “……”

    鹰钩鼻子一撇嘴,推开身边的娼妓,挺着肚子走到燕子身边,燕子本能地起身要走,被鹰钩鼻子攥住了手腕。

    “小姑娘,陪我玩玩怎么样?别这么不近人情,我会付钱。”

    燕子不停躲避着鹰钩鼻子油腻的脸,嫌恶之情溢于言表。

    一只手攀上鹰钩鼻子的肩膀,常煜阴沉着脸,用标准的英语口音说道:“先生,我想她不太乐意赚你的钱,请你放开她。”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从姑获鸟开始第十七章 月下约定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2s 0.746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