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撩为敬:国民男神,请自重 第一百七十三章 内里

    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新闻:

    “江九少夜探省医院,表白心目中的所属辛晓月,被拒”

    “宁远集团江九少,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秒杀各路流量明星”

    “鱼票的盛宴,江九少颜值爆表,不枉粉你许多年!”

    “宁远集团总裁江瑜显露真颜,国民男神当之无愧!”

    “男神被拒,威武女神到底为哪般?”

    “显露真颜的国民男神,到底是一场全民娱乐的盛宴,还是宁远新一轮的产品投放宣传?”

    “引爆全球,宁远集团总裁盛世美颜,引发一波男神热销款!”

    各大媒体网站,全面都是江瑜的大幅照片,颜值爆表,但神情落寞哀伤,其离开省医院的背影,也越发让人心疼。

    而各大购物网站,迅速出了男神同款高仿格子衫、西裤,鞋子,居然卖得异常火爆。

    而国民男神手腕上定制的手表,也迅速被扒拉出来,价值四个亿。

    各大视频网站也是反复播放着三段视频:

    第一段是少女小渔的直播视频。里面大部分时间是只能听见江九少与少女小渔的对话,尔后短短惊鸿一瞥的十几秒钟被无数人剪接,配上各种音乐。

    但无一例外,都用了“惊鸿”这样的字眼。

    无数人在这一段视频下刷“国民男神名不虚传”“国民男神威武霸气”“国民男神盛世美颜”诸如此类的评论。

    第二段视频是江九少在省医院广场转身离开时,记者追上去的采访。

    记者询问:“江总,你一直很不喜欢曝光于媒体面前,可是今天我们摄录了镜头,你也并没有反对,不知道我们的视频与图片资料可否公开使用?”

    江瑜轻轻点头,回答:“如你们所愿。不过,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记者们纷纷点头表示请讲。

    江瑜环顾四周,才缓缓地说:“如你们所见,我心悦辛晓月,可她却还没有答应我。我希望,在她没有答应我之前,想恳请各位不要曝光她,帮我守护她。”

    “好,一定做到。我们做记者的,言而有幸。”有记者朗声回答,在场的记者纷纷应声,一向没有节操娱记这次也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重了许多。

    这一条视频下面也是很多留言:

    一楼:国民男神有颜值,又深情,还多金。嘤嘤嘤~~~好羡慕辛晓月!

    二楼:辛晓月脑回路清奇,这么好的夫婿怎么能拒绝呢?九少,看我,看我,绝对不拒绝你。

    三楼:最深的爱,是给你最好的守护。啧啧,这种男人,我吃瓜路人转个粉,打个all

    四楼:不会又是一波炒作广告吧?

    第三段视频,是江瑜亲自录的视频,在微博上播放。

    他在视频中说:在此恳请各位记者和非记者朋友,不要为了博眼球去曝光晓月。她是我的一见钟情,也是因为我先前考虑不周,为自己一己之私,将她拖入这个漩涡。在此,希望大家能帮助我,保护我好不容易遇见的纯真美好。

    另外,宁远旗下,会有一个点亮五月浪漫季节,守护心中所爱的活动,各位的前往点亮属于你的那颗星星,就有可能获取神秘礼物,敬请你的期待。

    当然,不帮我守护所爱的人,不会拥有获得神秘礼物的资格。

    最后,谢谢大家的友善与祝福!转发这条微博,抽取十个幸运观众,成为宁远科技新平板的体验者。

    第三段视频发出后,江九少的微博粉丝又增加了两个亿。

    这一视频,也在短短的时间里,被转发了将近七亿次,下面的评论也是将近七亿。无数人转发留言,送上“祝福男神如愿以偿,抱得佳人归”的祝福。

    当然,也有个别人发出不同的声音,感叹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追个女朋友都跟撒钱似的。

    这些网络上的热潮,让宁远集团,尤其是宁远科技的股价急速飙升。

    这股价的骤然飙升,让各路人马纷纷震惊,赶忙究其原因。

    半小时,几乎每个所谓专家面对搜集来的资料,默默地蹙眉。

    “一个人的能量会有这么大吗?”

    “事实在眼前。”

    “真搞不懂现在这些疯狂的娱乐大众。”

    “大众才是经济的主体,这么多年的股票生涯,你还没有觉悟?”

    “宁远集团看来真是野心勃勃,据说这宁远科技有军方背景,难不成突然高调起来,这是要摆脱军方?”

    有人发出不一样的声音。

    听到这样声音的人,只是扫了那人一眼,冷冷地说:“不管你多有钱,级别多高,你也只是个炒股的。请牢记。”

    总之,江氏九少曝光了自己容颜的这个晚上,注定成为娱乐大众的又一波狂欢。

    江老爷子开始看新闻,还在眉头深锁,心疼江瑜被拒了。但当他看到最后的时候,忍不住赞叹:“真不愧是我的孙子,尽得我的真传。”

    张伯抚了抚额头,没言语:老爷子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夸人赞己。

    老爷子扭过头问:“小张,你怎么看?”

    “哦。九少这孩子很是聪敏。”张伯敷衍地说。

    江老爷子高兴,也并不在意他的敷衍,很是得意地说:“他这几波广告走得很好,为宁远科技亲近国内大众走了一步好棋。同时,这种以退为进,有进有退,才能让佳人铭记于心。”

    “哦。”张伯不敢苟同,却又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老爷子高兴就好。

    “小张,你似乎有不同意见。”老爷子敏锐觉察。

    张伯连连摆手,说:“没有。我也觉得九少这几波广告走得好。”

    “广告是不错。宁远科技靠军方起家,合作要对等。宁远科技如果一直低调,有朝一日,军方若有别的合作者,宁远的路将会无比艰难。”江老爷子不再笑,反而严肃认真起来。

    张伯也不是泛泛之辈,从老爷子这句话中听出意思来,问:“是有人要跟宁远科技争?难道方如霞这次来,不仅仅是为了她儿子?”

    江老爷子点点头,说:“方如霞的儿子本身就在军中,王家也有电子科技。只不过,当年宁远的技术更尖端,军方选择了宁远而已。”

    “那,那现在怎么办?”张伯有些慌了。

    他刚刚还在内心吐槽老爷子:感情的事,还说什么以退为进,有进有退。那分明是算计。感情的事,能算计吗?根本不能。

    可现在听老爷子从这几则视频中就分析出这么多,张伯顿时觉得自己见识浅薄。

    “方如霞既然来表示晓月是她的后辈,我当然也要高调去关心一下晓阳,对媒体宣布一下我对晓月的喜爱。还要跟媒体讲一个绵长的故事。”老爷子振振有词。

    “绵长的故事?”张伯问。

    老爷子神秘一笑,说:“小张,人世间的事,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张伯还是不明白,江老爷子就打开了文件夹,拖出了一份儿文件看起来。

    那份儿文件叫“辛晓月的绝密档案”,发件人是江承佑。

    “啊?辛晓月的绝密档案?”张伯伸长了脖子。

    江老爷子连忙捂住平板,说:“一边去,我先看,斟酌斟酌,再看看能不能给你看。”

    张伯受到了打击,只好默默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去,看着墙壁上的挂钟指针发呆。

    老爷子将辛晓月的档案看完,皱着眉头在房间里来回踱步,隔了一会儿,他直接走进了隔音的卧室,给江瑜去了电话。

    江瑜看是老爷子,犹豫一下,还是接起来。

    老爷子径直问:“你看了承佑发给你的辛晓月的档案了么?”

    “他居然发给你了?没道德的玩意儿,拿我的钱财,还要外发。”江瑜愤怒起来。

    江老爷子不理会,径直说:“那是你们的事,你一会儿找他打架都可以。我现在就问你,你没有觉得辛晓月的舅舅一喝酒就爱喊‘我把阿凡弄丢了,早知道,我就不带他去云来镇买鞋了’这一句有什么吗?”

    江瑜听到这一句,心里一紧,沉声问:“你想说什么?”

    “果然是你么?”老爷子先前还是怀疑,觉得自己是擅自开了一个脑洞,世上不会有那么巧的事。

    江瑜没有说话。

    老爷子继续问:“辛晓月的舅舅说的阿凡,就是你吧?当年,承佑他们就是在云来镇找到你的。辛晓月的舅舅和妈妈是你的救命恩人是么?”

    江瑜还是沉默不语。这个时刻,他说不是,老爷子也不会相信。

    江老爷子看他沉默不语,便低声说:“承佑是个有分寸的孩子,不会乱发。爷爷也已经将那文件粉碎,我现在给你打电话,用的是加密的,你也应该看到了。并且,我连张伯都避开了。”

    “你现在说这些,想干什么?我劝你,无论是哪件事,你都袖手旁观是最好的。”江瑜缓缓地说。

    “你知道方如霞有多恐怖吗?我跟他交手,几乎都是败绩。”江老爷子直接说。

    “那是你。”

    “你大爷。”

    “是你大儿子。”

    江老爷子无语,拍了拍胸口,顺顺气,继续说:“我知道你是想保护你恩人一家。放心,我也不会在你之前向任何人透露。我只是想编个故事,想跟你通个气而已。”

    江瑜听说老爷子要编故事,立马紧张起来,警觉地问:“你要干嘛?”

    “咱们也不能落后方如霞啊。人家只要放出‘辛晓月是她儿子的救命恩人,是人家儿子把辛晓月从山村的带到城里来脱胎换骨的’,再加上辛晓月拒绝了你。呵呵哒,你以为你穷追猛打就行了?大家都会觉得你是拆散有情人,对你唾弃不已,尤其人家的儿子是保家卫国的军人,你是商人,是吃人民血汗的资本家。啧啧,还宁远集团总裁,就你这智商,傻不拉几的。也不知道随了谁。”老爷子说到后来,越发嫌弃自己的孙子了,并且认为这傻不拉几的智商就是随了自家儿媳妇。

    江瑜顿时无语。

    老爷子顿了顿,继续开喷:“呵呵,她方如霞打的是这一张牌,想要一箭双雕,抢走我的孙媳妇,又想顺带把宁远科技搞下去,自家的去合作。她想得太美好了。如今,我也要打一张牌,让她要不起。”

    “请问,你能打什么让她要不起的牌?你不会直接说晓月是我恩人的后人吧?”江瑜冷冷地反问。

    “我答应了你,这个不说的,我就不会说。”老爷子说,“我就准备跟媒体说,你对晓月的一见钟情是并非是始于最近,而是从小在我这里看到晓月的照片,就特别喜欢。”

    “你打住,好好打你的游戏,别添乱。”

    “我怎么添乱了?”

    “你在这里编什么我小时候就对她一见钟情什么的。别忘了,你还给我塞了俩老婆,你怎么解释?你去跟媒体说我对辛晓月念念不忘?”江瑜反问。

    老爷子一下懵逼了,抚了抚额头,说:“对哦,我没想到这个事。”

    “所以,请你打你的游戏,别添乱。”江瑜说。

    “哎哎哎,容我再想想,想到了给你打电话啊。”老爷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别,我求你好好养着。”江瑜说。

    “行行行,总之,你要警惕方如霞,那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江老爷子强调,恨不得把当年的教训经验都告诉江瑜。

    “挂电话吧,你。”江瑜催促。

    “唉,我在问你一句,你们俩相认了么?”

    “没有。”江瑜回答,唇边倒是露出一抹笑。

    如果,辛晓月那么容易跟自己相认,他倒是要怀疑辛晓月是不是宝宝了。

    “这,倒是好。只不过,怕你弄巧反拙。”老爷子发愁起来,随后又问,“你准备什么时候跟她相认?”

    “我暗示过她。如果,她是宝宝,那么,她会有所行动。”江瑜说。

    “你叫她宝宝啊?是以前的小名吗?跟我说说你们以前,好不?”老爷子开始八卦。

    “我有事,挂了。”江瑜干脆利索地挂了电话。

    随后,张伯在外面敲门,大声喊:“江总,江总,不好了。”

    “啥子不好了?”老爷子没好气地打开门。

    “刚刚收到消息,九少的妈妈要回来了。”张伯说。

    “回来干嘛?”锦绣饭店里的江瑜也问出了跟老爷子同样的问题。

    “说是要回来照顾儿子,不让儿子受人欺负。”柴秀这样回答,张伯也这样回答。

    同一时刻,江瑜和江老爷子同时扶额,同时说出一句:“阻止她回来。”

    “哦,是。”张伯和柴秀也同时回答。

    只不过,不同的是,老爷子随后就去打一局游戏压压惊去了。而江瑜则是终于鼓足勇气,想要去看一看辛晓月的隐秘日记。

    可就在这时,辛晓月发来了信息。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先撩为敬:国民男神,请自重第一百七十三章 内里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