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兆 第三百零一章 暗涌浮动

    第三百零一章暗涌浮动

    所以场面看起来,其实有些奇怪。

    一边是打扮朴实的百姓,一边是金尊玉贵的几位公子。

    四人便是自幼习惯被人仰视,可是如今这样的情景,似乎谁也未曾经历过。

    似乎他们像是西洋景……被那些庄家汉子指来指去折。

    四人中,唯有宁子珩最是如鱼得水。

    他不怕被人看,看的人越多,他兴致越高。

    这些人,可都是来祝福他家阿臻的。来的人越多,穆臻得到的祝福越多,所以自然是多多益善。

    梅殊坐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对于那些人的目光,视若无睹。

    云霁初时还能像梅殊那般,尽量不把那些目光当回事,可是被看得久了,云霁脸色微微发白。

    夏梓瑜则从一开始便满脸不屑。

    在他看来,能参加及笄礼的,自然都该是些身份显贵之人,弄这些穷苦庄稼汉子来有什么用?

    实在是惹人发笑。

    这些人看他的目光,让他觉得自己是只禽兽。被圈养上的兽。

    “子珩,这是谁安排的及笄礼?太没规矩了……一看就是小门小户的人家。及笄礼竟然弄来这么多贩夫走卒。既然办不起像样的及笄记,索性别办了。反正穆姑娘身边也没长辈替她张罗。勉强办这么一场,实在惹人发笑。”

    终于,夏梓瑜阴沉着一张脸开了口。

    宁子珩一直在笑,偶尔还和相识的赵家庄乡亲们挥挥手。

    以前他也不会看重这些穷苦出身的百姓。

    可是这些人,确在穆臻危难之时,对穆臻不离不弃。

    穷人又如何。他们讲义气,他们重信守诺,比很多富家出身的公子强上百倍。

    他们拥护穆臻。

    他便愿意接纳他们。

    很简单的道理。

    宁子珩并不觉得和穷百姓搅在一起,便是自降身份。

    他这叫打入百姓内部。

    从根里成了他们口中的‘自己人’。

    所以对于夏梓瑜的话,宁子珩回以同样嘲讽的神色,而且宁九公子要是讽刺起人来,可不是夏梓瑜能比的。

    “惹谁发笑了?本公子怎么不觉得……夏兄难不成是嫉妒了。如果夏兄办一场冠礼,怕是请这些人前往,他们还不屑一顾呢。”

    “九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为兄还缺几个乞丐观礼不成?”

    “……夏兄还请口下留情,也好给夏家多积点德。这些人靠自己的本事吃饭,哪个是乞丐……

    退一步说,他们便真的乞丐,也靠自己乞讨的本事吃饭,比起夏兄,他们才是当之无愧的靠本事吃饭。”

    宁子珩毫不示弱的回应道。脸上带着笑意,一双桃花眼中微微发暗。

    夏梓瑜原本只是发发牢骚。

    他觉得让这些人和他们一起观礼,实在是不像样子。

    他们是什么身份?

    这些人是什么身份?

    和他们几人相比,这些人其实与乞丐无异。

    可是和宁子珩几句话对峙下来。

    夏梓瑜颇有几分骑虎难下了。退,岂不是自己当真乞丐不如了。

    不退,难道还和宁子珩大大出手不成?

    他也就过过嘴瘾,要说动手。夏梓瑜眼下还真的不敢和宁子珩闹翻。

    可宁子珩竟然直言他行事缺德。

    是可忍熟不可忍。“宁家是不是家道要中落了?子珩选来选去,竟然选了这么一个姑娘,还打算娶进门。你不怕旁人笑你们宁家要过气了吗?”

    夏梓瑜自觉这是宁子珩的痛处。

    宁家在云郡好歹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宁家的少夫人,怎么也该是养在深闺高门大户的千金。

    可穆臻是什么身份?

    家中不过开了间药铺。虽说家中长辈世代行医,可到了穆父这一辈,已经大不如前了。

    在云郡,顶多算是三流的人家。

    何况穆臻如今还被其父赶出家门,是个孤女。

    得知宁子珩是真打算娶穆臻时,夏梓瑜觉得宁子珩简直就是疯了。

    就像他相中了穆欣,可就是因为穆欣的出身,他根本不敢开口向家中长辈道出实情。

    哪怕娶穆欣为侧室,自家长辈也绝不会应允的。

    凭什么宁家长辈就会点头,而且还是八抬大轿,娶回家做宁少夫人。

    得知这个消息后,夏梓瑜心里一直压着股火气。

    如今被宁子珩一激,这火气有些压制不住了。

    “……今天是阿臻的好日子,我不和夏兄争执……不过有一句话,我还是要告知夏兄的。

    即便夏兄八抬大轿要娶阿臻进门当正室夫人。阿臻恐怕也不愿。”

    “你……宁九,你不要欺人太甚。”

    宁子珩每一句,每个字,都在贬低他。

    这口气,他如何能压下。

    “明明是夏兄先出言不逊的。这些人都是穷苦出身,他们确实穿不起锦缎,吃不起山珍海味。可他们至诚至信。

    他们将阿臻当成亲人。

    今天是阿臻的及笄礼,他们在这里,有什么不妥?”

    夏梓瑜也知道是自己先出言不逊。宁子珩才会语气不善的回应的。

    可当着这些泥腿子,他自然不会认错。

    “不过是帮种地的,至诚至信几字,他们也配用!”

    宁子珩笑笑,摇了摇头,再不理会夏梓瑜了。

    因为……远远的,他已看到了穆臻。

    夏梓瑜被晾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最终还是云霁轻声道。“客随主便……我们是贵宾,那些百姓只是观礼之人。本就不必相比。梓瑜,今天是穆姑娘的好日子,不可多生事端。”

    夏梓瑜一肚子气。

    可也知道云霁这是在给他台阶下。

    他僵硬的落坐。

    决定眼不见心不烦。

    他倒要看看,一会谁来给穆臻当簪者。

    难不成找个乡下妇人?

    只要一想到一个颤巍巍的乡下老妇来给穆臻当簪者,夏梓瑜便觉得刚才从宁子珩那受了几句气不算什么。

    以后他一定会回报回来。

    宁少夫人举办及笄礼,簪者是个种地的乡下婆子。这个笑柄,足够他笑一整年了。

    宁子珩才不理会夏梓瑜那弯弯绕的花花肠子呢。

    自从穆臻现身,他的眼睛几乎便离不开了。

    他没想到,自己选中的衣裳,穿在穆臻身上,竟然会这般出彩。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凤兆第三百零一章 暗涌浮动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