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最得意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不愿就此死去的第二个人

    谢应失魂落魄回到万宝阁的时候,李扶摇正在二楼翻书,都是些儒教的浅显蒙学书籍,说不上学问有多深。

    谢应一屁股坐在窗旁,脑袋靠在窗旁,随手在一旁书架上拿了一本书盖在脸上。

    李扶摇合上书,问道:“如何,你那位姑姑,最后与你说了些什么?”

    谢应的脸被书盖着,李扶摇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到谢应叹气,“还能说什么,总不能到了最后都还放不下那份心思,不过我们谢家人,倒是很洒脱,直到最后,姑姑也没求我放过父亲。”

    李扶摇走过几步,坐在谢应对面,平心静气说道:“你姑姑不与我讲道理,最后却是和你说了些其他东西,现如今你这个样子,什么心情,我都能体会,这不是客套话,若要安慰一个人,说一句‘感同身受’很有用,但大多数情况下,没有经历过,真不一定能感同身受,可我不一样,我真能理解,知道为什么吗?”

    谢应的脑袋在书下面微微摆动。

    这就是的摇头不知了。

    李扶摇继续说道:“在我很小的时候,我还不是周人,那个时候我住在洛阳城,和天底下的小孩子一样,过得一点都不忧心,一点都不觉得这个世道很坏很难熬,可等到我到了白鱼镇之后,开始为了活着而努力,为了那些冷冰冰的银钱去做那些曾经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的时候,才真的明白了,这个世间,哪里有那么可爱。”

    谢应不为所动,“这好像和今天的事情没什么关系。”

    对于谢应的冷淡回应,李扶摇不以为意,只是继续轻轻开口道:“重点便在于我是怎么从洛阳城来到白鱼镇的。”

    谢应嗯了一声,等着下文。

    李扶摇继续说着,“延陵对于大周是庞然大物,便是因为延陵不仅有远胜于大周的兵甲士卒,也因为延陵始终有那么一群修士,这便是保证延陵在境内,没有任何小国敢挑衅的原因,至于那座身后的延陵学宫在这之中所起的作用,其实除去用以震慑大余和梁溪之外,其余最显著的作用便是为延陵输送修士,世间修士依着我来看,其实不算少了,但真能一直走下去,走到极为远的就不多,那些走不太远的,延陵学宫自然便不能让他在学宫里待上一辈子,因此延陵有修士,大周没有,就很正常,而延陵既然和学宫交好,每年的洛阳城,学宫会派人去选一些能够走上那条修行大道的孩子带回学宫,长此以往,延陵的修士数量,真不是你能够随便想象的。”

    谢应抓住这之中的关键点,“你当初被选上了?”

    李扶摇洒然一笑,“每年的名额便只有那么几个,可总有可能当年发现的孩子中,有那么多出的一两个也是适合的,所以自然有所取舍。”

    谢应不是笨蛋,很快便知晓答案,“所以你的名额被人抢了?”

    李扶摇摇摇头,“或许是被人买了呢。”

    谢应不再说话,他隐隐觉得这里面应该会有李扶摇的伤心事,所以他不准备再继续问下去。

    李扶摇抬头看了看天色,笑着说道:“有好些事情,真不是想就有的,比如现在,你看看,咱们不还是没看到日出嘛。”

    谢应啧啧赞道:“李扶摇,你使剑使得好,讲道理真的也一套一套的。”

    李扶摇不理会,只是站起来之后,平静道:“再怎么不想去面对,但总有一天也得去面对。”

    ——

    自从老祭酒入少梁城之后,便下榻在礼部准备的驿馆里,这些时日,并未外出,但那座驿馆这些时日还是收到了如同漫天雪花一般的请柬,少梁城这些达官贵人,不管想不想见到这位老祭酒,可总归是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的,谢家才立下这般功勋,老祭酒又痛失后辈,皇帝陛下尚且要小心安抚,他们这些所谓的朝中重臣,说到底,要是惹得老祭酒不开心了。

    把少梁城的一席之地拱手让人,不是一件不可能发生事情。

    这不过漫天的请柬递往驿馆之后,老祭酒也好,还是那位武道大宗师谢无奕也好,都没有做出回应。

    一时之间,少梁城里谁都摸不清楚老祭酒的想法。

    直到三天之后的午后,那位久居在凤阳阁的公主殿下姬南泷走进那处驿馆,好些时日没在百官面前露面的老祭酒难得在驿馆的一处小院和公主殿下晒了一个时辰的太阳。

    姬南泷扶着谢陈郡来到小院的一张竹椅前,让谢陈郡缓缓坐下之后,给老祭酒的膝上搭上了一件从宫里带来的雪白狐裘。

    姬南泷则是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神情憔悴。

    谢陈郡眯着眼睛,看了看这位公主殿下,缓缓开口,“公主殿下的情意,其实老臣能够感受得到,应儿一介武夫,能得公主青眼,实在是三生有幸,不过即便老臣舍得下一张老脸,愿意为应儿来促成这桩婚事,现如今也晚了,不过也还好,尚未耽误公主终身。”

    姬南泷仰起头,轻声道:“老祭酒说得哪里话。”

    谢陈郡微笑道:“谢氏一族,同当年的琅琊王氏本就是同时兴起,王氏当年一心从文,入朝之后,整整数代宰执都出自王氏,除此之外,大周文坛上,那些文章出彩至极的家伙,真也有许多也是姓王的,甚至还出了一位‘书圣’就连老臣书房里都挂着那人的一幅墨宝,可为何王氏兴盛数十年之后便蓦然衰败,到现在,大周再不知道琅铘王氏?除去几次关键的站队王氏都选错了之外,其余原因大抵还是因为他们至始至终都是读书人,骨子里的那些风骨啊,说得不好听些,也看得太重了。所以随便从大周市面上随意找上一本野史,都能在里面看到对王氏的极佳风评,偏偏在正统史书里,王氏所得的赞誉就要少得多了。而我们谢氏,对于朝堂之上的风云变幻,其实一直都看不太重,谢氏一脚踩在江湖的湖里,一脚踩到庙堂的门槛里,虽说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可正是如此,才更能做到进退有据,就好像老臣,当年明明还能在庙堂里多待些日子,甚至就算是成为宰执也不是难事,为何老臣就退了?自然仍旧是为了王氏考虑。一个家族兴起不易,维持着不败亡更难,要想着更往前走上几步就更难。所以老臣对应儿,才如此看重。”

    姬南泷一怔,随即问道:“老祭酒是想说什么?”

    谢陈郡笑着开口,“所以公主也好,陛下也好,倒是不必几次三番的试探,谢氏要立足于大周,有些事情便自然知道进退,不用如何敲打。”

    姬南泷低下头,有些不敢直视谢陈郡。

    后者柔声道:“公主殿下何必如此,谢氏到底会如何,以往那些年头便都已经说得够清楚了,现如今之所以老臣还要入少梁城,只是为了最后再让陛下欠上老臣一分情意,好让陛下以后对谢氏多一分宽待。”

    姬南泷摇头,“不必多说,想来父皇不会轻待谢氏的。”

    谢陈郡不再多说,毕竟有些话便不是与她讲的。

    姬南泷站起身,从小院子里离开,留下谢陈郡一个人继续在小院子里闭眼养神。

    至始至终,谢陈郡这番言语其实都说不上是交心之言,与帝王家打交道,与其做一个事事的尽心竭力的臣子,不如做上一个让帝王家欠你些香火情的商人。

    谢氏能走到今天而区别于王氏。

    除去懂得进退之外,其余便是在于这香火情。

    简简单单三个字,可一点都不简单。

    片刻之后,老祭酒忽然张口,怒极骂道:“滚。”

    在一旁正要往这边走的谢无奕停下脚步,从腰间取下酒壶,仰头便喝完一壶,然后这位之后极有可能成为下任家主的武道大宗师,抹了抹嘴,什么也没说,便不见踪影。

    这位还没老到明天就要死了的谢家家主看了看天色,又开口说道:“告诉李济,老夫今夜去他府上。”

    一直在远处候着的有个中年男人点了点头,然后便退出小院,去将这些天收到的请柬找出来,将那封宰执大人的放在最上面,用笔写了些什么。

    黄昏时刻,天色渐暗。

    驿馆前的马车已经备好,谢陈郡这才缓缓起身,从那方小院里走出,来到马车前,在马夫的搀扶下走进车厢。

    然后这位老祭酒一言未发。

    那名在大周江湖上也是一等一的好手的马夫,屏息凝神。

    很久之后,老祭酒才说了一声走。

    马车缓缓而行。

    谢无奕出现在驿馆门口,在他身旁,则是另外一位谢家供奉高手。

    那人低声道:“之前叶开山传回来消息,说是谢应上了飞仙峰,他们三人已经前去截杀,按理说现如今也应该有回信了,但……”

    谢无奕仍旧是腰间挂酒壶的作派,他轻声一笑,“我的那个儿子啊,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了呢,既然能够从陈国皇宫里跑出来,那杀几个江湖武夫算什么,只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他是不是心狠手辣到了把自己姑姑都杀了?还是我那位姐姐,最后没有狠得下心?”

    那人默不作声,谢家家事,他如何能够掺和?

    谢无奕喝了口酒,平静笑道:“大兄那边的谍子,想来要不了多久就该知道这个消息了,等他回到少梁城,我就真要死了,大兄那个脾气,我太了解了。。”

    那人低声问道:“那咱们派人截杀那些谍子?”

    谢无奕摇摇头,“先杀大兄好了。”

    那人猛然一惊,“杀家主?!”

    谢无奕反问道:“不然还能如何?”

    那人有些担忧,“谢家上下,仍旧还有许多人听命家主,能成?”

    谢无奕摇摇头,“这次我亲自动手便是,谢家那些供奉,我一只手便能尽数打杀了。”

    说完这句话,谢无奕忽然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边空荡荡的袖管,自嘲道:“说到底,我也只有一只手了。”

    那人沉默了半刻钟,最后才低声道:“我去打点驿馆。”

    谢无奕抬起头去看那架早就看不见的马车,平静道:“不必了,对于大兄,不知道有多少人巴不得他死,对于谢氏的愧疚,对于大兄的愧疚,似乎真是大兄一死都烟消云散了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谢无奕一脸嘲讽。

    然后这位武道大宗师,便独自走在街道上,走向夜幕之中。

    至于那架马车,现如今的确是已经到了那处宰执府门口了。

    宰执李济亲自出迎,整个大周能够让这位大周宰执亲自迎接的人,除去那位皇帝陛下之外,就唯独这一位,不仅能让他亲自迎接,还能让他心甘情愿。

    抛开谢家,谢陈郡的这一生,其实都足够出彩,足够让人觉得光彩夺目。

    恐怕在大周立国的两百多年来,都很难找到能和老祭酒相差无几的人物。

    所以让李济站在寒风中等,他心甘情愿。

    谢陈郡掀开帘子,走出马车。

    李济拱手行礼,“见过老祭酒。”

    谢陈郡一点都不客气,“整个少梁城,朝堂之上,就只有你李济有半分资格与我同坐一席,所以老夫推脱了这么多请柬,只来你这里,不管你是不是愿意请我这个快要死的老头子吃一顿饭,但我来都来了,你总赶不走的。”

    李济点头笑道:“老祭酒既然来了,谁人敢赶?”

    谢陈郡一笑置之。

    入府之时李济忽然说道:“旁人不知道老祭酒的这次入少梁城的来意,可李济明白,老祭酒若是有要李济帮忙的地方,这一次李济可能就真要拒绝老祭酒了。”

    谢陈郡冷哼一声,“老夫做事,若是自己都做不到的,朝堂上就没旁人做得到了,做不到的,老夫不去操心,也不求人。”

    李济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只是轻声笑道:“如此甚好。”

    老祭酒再不理会他,只是缓缓前行,走在李济身前,便好似就是这座府邸的主人一般,反倒是李济,才像客人。

    两人来到一间不大的偏厅,早已有下人点燃火炉子,因此一走进偏厅,寒意尽散,炉子旁温着几壶酒,一旁的桌上便实在是寒酸,除去一碟花生米之外,其余的,竟然就只有一碟泡萝卜。

    这位宰执大人的待客之道,要是依着外人来看,想来是极为差劲的。

    可老祭酒来看,正正好好。

    吃够了山珍海味,才发现远远不如这些腌菜小酒。

    坐下之后,谢陈郡张口问道:“这酒是皇宫里的贡酒?”

    李济摇摇头,“非但不是,反倒是差得很远,这酒不过是我在市井酒肆买的便宜货色,一坛子酒,要不了一钱银子。”

    谢陈郡开怀大笑。

    然后片刻,这位老祭酒便要让李济取酒来喝。

    两人对饮,一位是昔年大周庙堂上最为厉害的大都督,一位是现如今的宰执,可两人交谈内容,一点都没有庙堂,没有国事。

    谢陈郡与李济所言,尽数都是偃师城的风光,而李济所言也只是少梁城的市井风光。

    两位庙堂大佬,言不尽意。

    喝了半壶酒,谢陈郡把手伸出来放在火炉子前,感受着温度,轻声笑道:“觉得烫了,他们才会收手才是啊。”

    李济则是皱眉,“也不一定,世上多是丧心病狂之辈。”

    谢陈郡轻声笑道:“老夫之前真的觉得生死不是大事了,可到了现在,反倒是琢磨出了生死不知这四个字的味道。”

    李济何等聪明,既然能坐到大周宰执的位子上,便自然不是蠢人。

    这四个字出自那封来自边军的战报。

    他有些疑惑的问道:“老祭酒既然要攒下香火情,为何现如今要如此行事?”

    谢陈郡还是笑。

    李济很快便明白了。

    还是因为生死不知四个字。

    谢陈郡直到现在,才打开天窗说亮话,“老夫的谍子虽然还没回来,但只要无奕今天来了,岂不是说老夫的猜想并没有错?既然无错,这香火情反倒是攒得更大了,陛下不闻不问不做,倒是最好的做法,反正不管如何都要欠下一分香火情,大一些小一些,多一些少一些,只要能解决现在的处境,想来他是不会在意的。”

    李济叹了口气,“陛下并未做错,任何一个不蠢的帝王都会如此做的。”

    谢陈郡心情不错,他笑道:“老夫只是盼望今天晚上,来的人里有无奕。”

    李济又叹了口气,“可怜我这座府邸,成了老祭酒的棋盘。”

    谢陈郡平静道:“少梁城还找得到其他地方作为我谢陈郡的身死之地?还有其他人能够在老夫死后完全不受波及?除了你李济,没了。”

    李济喝了口酒,轻声道:“可老祭酒似乎不想这样贸然死去。”

    这位宰执用了贸然这个词。

    似乎有些不妥。

    “要是无奕没有做蠢事,老夫死就死了,死在谁手里不一样吗?可是啊,他偏偏让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看到希望,有了希望,想死都难。”

    谢陈郡沉默了很久,说了一句和某人一模一样的话,“我不愿意这样死去。”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人间最得意第一百七十一章 不愿就此死去的第二个人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