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策 第六十一章 妾名练师

    后宅靠近刺史夫人府的那一个小院内,一老一少,两名女子围坐在石桌前。

    听得快步来到跟前的丫鬟细声回禀,脸上已是有些鱼尾纹的美妇人双眉微颦,“蔡大家之女北来,不过刺史大人麾下部将无意而为之,但少将军却与其情投意合,这两日,已是过多接触,这……”

    “娘怕是多虑了。”坐在她身旁的女子“咯咯”一笑,“那昭姬姊姊乃是士族闺秀,谈吐不凡,仪态亦不失大家风度,进府之日,孩儿也是与其有过一番会晤。”

    步夫人欲言又止,最终,她看着这家闺女那鬼机灵的模样,伸出一指,点在了她的额头。

    “你呀,若是日后吃亏了,可莫要找为娘哭诉。”

    “自然不会,出嫁从夫,孩儿若是受了委屈,也是自己不该,岂会到娘亲跟前哭诉,少将军他为人谦逊,胸怀大志,当是大好男儿,夫君不二之选。”

    “你呀,还未出嫁,心儿便早已飞到了你那郎君处,真是女大不中留。”

    “让娘亲见笑了。”少女略微螓首,露出琼鼻凤眼,生得如那画中走出来的模样,虽然年纪尚幼,却已有日后风姿绰绰仪态。

    “女子,夫人。”突然,院外走入一名侍女,母女回头看去,却是那时常跟在蔡文姬身边的侍女。

    “你是昭姬姊姊身边的侍女吧,此来何事?”少女率先抢话问询道。

    “明日正是踏青时节,少将军相请,吾家主上愿与女子同车,不知女子可愿往之?”

    这个年代,男女虽定亲,但也没有强制规定不能相见,并且,若是出行之时,她戴上面巾,也是可以出去的。

    “吾儿可愿往之?”步氏早已看出自家女儿眼中雀跃,当即问道。

    “且回复昭姬姊姊,吾身子有恙,怕是只能谢绝姊姊好意了。”少女沉默片刻,便开口答道。

    却不想,那侍女捂着小嘴微微一笑,却是主动上前两步,凑到少女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少女面上裹上一层粉红,微微颔首,轻叹道“也罢,那便为我谢过昭姬姊姊,明日,吾必与姊姊共车同行。”

    “喏。”侍女离去,步氏一脸疑惑,“那昭姬侍女究竟与你说些什么?你竟是转变了态度,莫要忘了,你我都是寄居于此,七月来时,你我却得搬入城内子山居所。”

    “娘亲莫急,昭姬姊姊派出的侍女,不过是为我带来少将军嘱托而已。”

    “少将军?”步氏略微一惊,“莫非,此事是少将军吩咐的?”

    “是呢。”少女微微一笑,她心思玲珑,但怎的,也想不到,那位昭姬姊姊,竟然会为自己在少将军跟前多提一句。

    不过,刘奇的态度,也是让她转变的关键。

    “没想到,那位少将军,竟也懂得诗词呢。”少女一脸憧憬地想着明日的时光,那日少将军回府,她也不过是隔着很远地看了一眼而已。

    这一次,却是婚前的近距离接触呢。

    ——

    次日一早,秣陵城外,一架马车早已是在五里小亭等候多时。

    这一日,刘奇也是换上黑纹蟒服,头上没有戴冠,却插着一支木簪,将发髻梳拢。

    当一架挂着府内灯笼的马车来到近前,刘奇微微一笑,当即下令驱车。

    董袭今日也没有披甲,换上一身长衫,却让他有些拘束,毕竟长时间破甲的他,身材魁梧,不适合这种束缚感过多的长衫。

    随行的侍卫不多,只有十来人,当几人来到江边,渡口早已是为他们备下了船只。

    “世弟这是要带我们渡江吗?”蔡琰笑道。

    “是呢,淮水北去,有一方山,山不高,但却雅致,吾命人在山上修建了一座书院,却不知,现在修建如何?”

    “世弟闲暇踏青之际,尚不忘政务,甚好。”

    “女兄今日倒是穿得素雅。”刘奇上下打量一眼蔡琰,她今日穿了一条绿色的短裙,裙摆席地,

    两人谈笑之际,却见车上下来一女。

    她有着一双天然的小脚,嗯,这个年间,应该还没有外夷的陋习裹脚,长裙拖地,身上穿着素衫,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脸上戴着一张面巾,虽然看不清那白玉无瑕的小脸,但她露出来的仪态已经是足以证明,她有着徐州大家闺秀的气质。

    “妾身见过少将军。”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和刘奇正式见面,所以,下车躬身之际,面上也有些羞涩,好在脸上有着一层面纱遮掩,外界倒是看不见。

    “女兄与吾乃初见,冒昧相邀,倒是失礼了。”刘奇也是拱手一辑。

    “无妨,能与君同行踏青,亦是吾所愿。”

    刘奇微微一笑,“那便走吧,不过今晚怕是回不去了,方山上有不少宅院,今夜,我们便留宿在那边。”

    “喏。”步氏仍然显得有些拘谨,一行三人同乘一舟,附近随行的侍卫去占据了四条小舟,乌篷船内,董袭按着腰间长剑站在船头,目光时刻小心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还未曾请教女兄闺名。”刘奇突然朝着与自己订婚的少女说道。

    少女面巾下的小脸瞬间红透,嘴里却是支支吾吾了,许久也未曾说出话来。

    刘奇一脸莫名其妙,却是蔡琰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哪有像世弟你这般问询女儿家芳名的。”

    “不过娣也莫要害羞,毕竟,你与世弟已是定亲,若还这般拘谨,那七月中旬,上了花轿,洞房花烛时,怕要躲在被窝里呢。”蔡琰调笑道。

    步氏将头几乎低到了自己略微隆起的胸前,细声说道“妾名练师。”

    果然,在她开口之后,刘奇便恍然大悟,还真是蝴蝶效应,蔡琰被陈横带人从胡骑手中救到江东,吕布提前夺了徐州,而孙权的妃子,日后的皇后步氏,也成为了自己的未婚妻。

    当然,最大的变故,还是他抢了刘基的长子之位,成了刘繇的嫡长子,日后这江东的继承人。

    刘奇心里想着,脸上却是露出几分笑容,轻声说道“步练师,饶是一个好听的名字,今后,吾会记在心里。”

    步练师小脸微红,却无法开口应声。

    反观蔡琰,目光游离,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

    。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吴策第六十一章 妾名练师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