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策 第一百九十三章 荣辱与死

    泗水河上,车船放下木制的楼梯,此刻,貂蝉已经在侍女的背动中疲惫地睁开一只眼来。

    她双眼眯着一条缝,目中流光婉转,映入眼前,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正和她四目相对。

    “严夫人、任夫人、曹夫人,让汝等受苦了。”随即,她便听到一道温文儒雅的声音。

    “岂敢有劳吴侯亲自相迎。”

    “夫人请登船。”

    “多谢吴侯。”

    一行女眷登船,都是严夫人和刘奇之间的对答,当貂蝉被侍女背着,目光和刘奇近距离对视之际,她俏脸微红,病态的红,朝着刘奇微微颔首示意,便闭上眼,任由侍女上前为她盖上遮面挡风的薄纱,随着女眷步入船舱之内。

    “报……禀报主公,曹军去而复返,抢攻下邳南门。”

    也就在这时,又有传令兵到来。

    “想必是司吾战事危机,不过文远、伯平已和泰明将军率军驰援,此刻,应当已经抵达战场,以子义之能,不会败得那么快才是。”

    “报……禀报主公,吴卫密函呈报,东海守将笮融反了。”

    “无须在意,吾早已令行军司马陆儁,持刃静候此贼露出獠牙而斩之。”

    “报……禀报主公,东海吴卫飞鸟传书,陆儁将军,手刃陆儁,将东海之民交由高郡丞之后,率军已赶至司吾驰援。”

    刘奇一手抚须,脸上露出几分喜色,“甚好。”

    “报……禀报主公,吾军于司吾战事不顺,温侯帐下魏续将军千余精骑,为曹军虎豹骑所败。”

    “樊能将军……阵亡。”

    刘奇面色大变,樊能,那可是他老爹留下来的旧将。

    他深吸一口气,“传令前军,务必抢回樊将军尸身,此外,上表天子,追封樊将军为关内侯,此外,以本侯名义,赏赐忠烈银牌,其子樊艾,擢入州学听讲,加别部司马,成年后,可继承其父爵位,另,传信吴中老夫人,让吾二弟,与樊将军之女樊莺定亲,及冠之后,便结亲。”

    “喏。”

    刘奇眼中有些悲苦,“子义将军与仲嗣将军如何?”

    “尚未有战报传来。”

    刘奇深吸一口气,“曹纯的虎豹骑,未曾想,曹孟德竟然还留了这么一手防范吾之骑军。”

    他冷哼一声,哪里不知道,这是曹孟德想要一口吞掉江东的骑军,好让日后江东再无北进中原的底蕴。

    “报……禀报主公,刘备率军渡过泗水,已经杀向下邳南门。”

    刘奇瞳孔微微收缩,心中来不及伤感,“曹孟德,这便是汝的杀手锏吗?”

    昔日虎牢关外,吕布单人匹马,震慑十八路诸侯,袁绍不敢派出颜良文丑,曹操也不敢让麾下宗将送死,果然,为了对付吕布,他还是请来了刘关张三人当马前卒。

    “皇叔呐皇叔,吾有意让汝北去,去做那官渡之战的搅屎棍,却不想,汝非要插足今日之战。”

    刘奇眼中掠过几分寒意,“传令薛礼将军,战船靠岸,大军上岸集结,既然曹孟德要战,吾江东儿郎又岂会惧他三分。”

    “此外,元直先生所部兵马,到了何处?”

    “禀报主公,元直先生率军攻取淮北数县之后,便先后与沛相陈珪、中领军史涣所部、汝南太守满宠所部大战了一番,连胜三战,此刻,吕蒙将军已率军攻入沛国,而元直先生所部兵马,更是与丹阳营合兵一处,攻伐汝南。”

    刘奇闻言,陷入了沉默。

    十几息之后,他突然放声大笑,“曹贼已攻下邳一月有余,粮草早已不济,此番损兵折将,怕是要退兵了。”

    “退兵?主公,方才传令兵汇报,曹军可是要反攻下邳。”

    “非也,此不过疑兵之计也,曹操的虎豹骑、张绣的西凉铁骑,不多时,便会被我部兵马合围,他曹孟德,拿什么作战?”

    刘奇冷笑一声,曹操的后路,并非和他一般,已经安稳无忧。

    许县之中,有文武百官,心向天子之臣仍然不少,并且,此刻坐镇宛城的,那可是孙仲谋啊,他未得父兄之勇,却有勾践之志,绝对不可小觑。

    此外……刘奇看了一眼北边,他已有多日未曾接到北边吴卫的密报了。

    “上一封,还是接走子龙兄长之事吧。”

    刘奇正思忖着,一道消瘦低矮的身影,已经凑到了他的身后,唯唯诺诺地低着头,一言不发,亦不敢上前惊扰刘奇。

    “大乔”,刘奇转身,鼻尖早已是嗅到了她身上的幽香。

    “可有要事?”刘奇见她面色忧急,立即问道。

    “任夫人病重,须得送往寿春医治,淮北战后,底下的将士告知……张机先生已经跟着伤俘营到了寿春城内。”

    “莫要落下病根才好,否则,吾亦不好向玲绮交代。”刘奇微微颔首,算是同意了。

    “奴……奴家亦想随军前往。”

    “为何?”刘奇略微惊讶地看了她一眼道。

    “夫君征战在外,乃众军之主,岂能容留一女子在军中,岂不是坏了夫君自己定下的规矩,战船之上的亲卫也罢,今亦有徐州将士与吾江东军会晤,若是……”

    刘奇伸手勾着她的下巴,望着她那水汪汪的双眸,眯着眼,努力做出一张温柔的模样,“莫要胡思乱想,汝想去寿春,那便去吧。”

    说着,刘奇在她惊慌和娇羞之下,松开了手,回身看向不远处的下邳,“这徐州之战,亦该结束了。”

    一个时辰之后,刘奇接到了两封战报。

    曲阿营主将樊能、副将笮融一并折于此战,曲阿营败兵为张承收拢,折损七千余众,除却伤兵,可战之士,仅有千人。

    骁骑营仅剩百余人,主将太史慈负伤,上表请罪。

    曹军西凉铁骑全军覆没,主将张绣被擒,副将胡车儿死于太史慈枪下。

    五千虎豹骑,折损近三千之众,副将曹真中了一箭,被曹纯救走,撤回下邳城外曹军大营。

    当他随队登岸之际,第三封战报自东海而来。

    在驻守东海的曲阿营随陆儁撤走之后,驻守徐州北部的曹将吕虔率军杀入东海,连破十余道关卡,徐州北部无江东之兵,已是保不住了。

    。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吴策第一百九十三章 荣辱与死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