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策 第两百四十八章 千帆过江,片舟不存

    江面上,周泰双目瞪得老大,听到前军战报,甘宁落水之后,他便一直忧心忡忡。

    甘宁官至安北将军,武陵太守,此番平定荆南四郡,立下赫赫战功,若是他有所闪失,此战水师即便能胜,也是惨胜。

    “都督,吾军船队已至楼船残骸前百步。”

    周泰双眼一眯,立即回神,“传令,抛射绳索,拉开楼船残骸。”

    “喏。”

    周泰不敢下令去撞击眼前的楼船,被烈火焚烧了大半,此刻火势还未熄灭的楼船,时刻会沉船,顶上的三层楼台,更有倒塌的趋势,若强行撞击,己方亦会平添不少伤亡。

    “嗖嗖嗖”当十几根绳索伴随着床弩的箭矢,射进楼船之内,周泰两侧排开的楼船,牵动着绳索,朝着两侧驶出十几丈后。

    “轰……”的一声巨响,位于船前的两艘楼船,在巨力牵引之下,直接朝着两侧倒去。

    “中军以本都督所部旗舰为首,杀穿敌军斗舰军阵,扬帆,全速行进。”

    “喏。”

    百艘楼船,两艘为一排,径直从江心杀出。

    “轰……”一声巨响,一艘斗舰直接被撞沉,周泰命战船行进之后,直接舍弃了床弩和投石车,为首两艘楼船,居高临下,面对矮上自家楼船几丈的斗舰,他只需下令船上的军士以弓箭射之即可。

    隔着不远处的江面上,副将看了一眼蔡瑁,“将军,周泰的楼船船队,已朝吾军斗舰杀去。”

    “继续抛射油弹,命后军将备用的火船驶出,阻截周泰船队。”

    “喏。”

    蔡瑁凝视着对面的船队,“传令,命全军楼船于南岸列阵,不得吾之将令,不得出动。”

    “喏。”

    蔡瑁并不认为江东军会技穷,反倒认为,蒋钦和周泰此二人,俱是水贼出身,此次水战,必会孤注一掷,行兵家之奇。

    “将军,周泰命楼船抛出绳索,已经将横于江面上的楼船拉开。”

    蔡瑁双眼一眯,“火船可准备好?”

    “一百艘快船已备下,船上备上干草、硫磺,随时可以出发。”

    “驾驶战船的军士和掌舵的船夫可有寻好?”

    “每人留下姓名族地,家中得粮百石,十万钱,已备下二百余人。”

    蔡瑁闭上双眼,“出动吧,拦下江东军的楼船,只需阻拦半个时辰,某便能率楼船从侧翼杀出,击溃江东军。”

    “喏。”

    蔡瑁抬头看了一眼船上的风帆,不知何时,原本的东南风已经改成了西北风。

    若仍然是东南风,他不敢放火船,虽然走水是顺流,但江东水师的战船,却可轻易躲开火船。

    “禀报将军,吾军战船上备用床弩箭矢和油弹都已耗光。”

    蔡瑁回身指着身侧的床弩,“将这些无用之物,投石车和床弩全都拆卸下来。”

    “将军,床弩和投石车,可是耗费数月之功方才备下,岂能……”

    蔡瑁瞪了他一眼,“既无箭矢,留来何用,卸下床弩投石车,可让船身变轻,吾军即将与江东车船一战,若行于大江之上,过于笨拙,必败无疑。”

    “可若有此物,亦能震慑敌军。”

    蔡瑁微微摇头,“接下来的短兵交接,用不着了。”

    百艘火船,和之前江面上的一幕一般无二。

    江东军的楼船,除却周泰率军冲锋在前的两艘三层楼船之外,其余体型都要小上一号。

    江东军水师成立远比荆襄水师完,而且,鄱阳船坊大部分的工匠都被调度赶制车船。

    “将军,你看。”

    蔡瑁突然看到身侧的亲卫伸手朝前一指,当他定睛看去,只见周泰的所在的楼船上,不知何时,多出十几杆竹筒。

    “放”,随着周泰一声令下,两艘战船,三十杆竹筒同时对准迎面驶来的两艘火船。

    “哧哧哧”从天而降的水龙,在几名军士的推动之下,被浇到火船之上,火势瞬间被压下不少。

    “拒钩,上。”周泰大手一挥,早已是站到两层甲板上的数十名军士,站在楼船船舷两侧,各自拿着一根几丈长的拒钩,他们在火船到来之前,两人同时紧握着拒钩的长杆,朝前一推。

    “哧哧哧”超过十杆拒钩几乎同时刺中了火船的船头,一股无法抵挡的巨力袭来,手持拒钩的军士不过一两息便被震退,更是有人被手上的拒钩带着,身形不稳,掉落江水中。

    但火船被这拒钩一推,也避开了楼船的正面。

    “喝”来到楼船侧面,火船也就顺势被数十杆拒钩给推开。

    “轰轰轰”但很快,陆续冲到近前的火船,也撞上了周泰的楼船。

    尖锐的铁制龙头,击穿了楼船的船头。

    “全速行进,水龙炮,继续剿灭船上火势。”周泰推开两名军士,双手抱着水龙炮注入船侧的江水之中,“快,汲水。”

    “咕噜咕噜”很快,水龙炮便被周泰从江水里抬起来,炮口对准位于船后的民夫。

    “放”

    “嘭”一声巨响,位于十几步开外的民夫瞪大了双眼,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白色的水龙击中他的胸膛,将他击飞出去,“嘭”的一声,落入江水之中。

    但是,接踵而至的火船,仍是撞在了周泰所在的楼船之上,随着船侧多处出现破口,江水已经随着破口漫进底层的船舱。

    “传令底层船舱的水鬼,立即凿沉战船。”周泰一脸果决,“船上所有军士,立即随吾上小舟。”

    “喏。”

    放弃楼船,周泰下令,以立即在此处凿沉这一艘船,他的果决,让远处观战的蔡瑁心中一惊。

    当他再次回望蒋钦所部的时候,不知何时,车船队已经来到了楼船之中。

    原本横于江面的六艘楼船残骸,此刻已经全部被牵引着竖于江面,四面大开,有着六个水车轮的车船,从这些缝隙而入,船头甲板上的军士,以拒钩将火船推开,一百五十艘车船,如同出笼的野狼,而火船身后,那拥挤在一起的上千小舟,便是瑟瑟发抖的马群。

    蔡瑁胸口一疼,他已经预见到自家的战船被扬着“吴”字战旗的车船击沉,这些横行于江面之上的车船,他并非初次见,但六个车轮全速行进之际,速度却快如奔马,他约摸着估算一下,车船的船速,竟足足是己方辎重楼船的六七倍。

    从一开始,江东军的杀手锏便是车船。

    由始至终,甘宁也好,周泰也罢,都是在为蒋钦的车船行进开辟道路。

    。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吴策第两百四十八章 千帆过江,片舟不存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