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凤华 第一百五十八章 算计人心

    东阳郡王大骇,“你说什么?这不可能!我的药都是……”

    他说了一半,低下头去,闭口不言了。

    太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子,“那雷公藤,治肺养肾,的确是对症良药。但若是长期服用,女子经期不调,男子则……则无后嗣。”

    太子一跳三尺高,大吼出声,“这不可能,太医都是吃屎的吗?东阳才多大年纪,你们就给他用这种虎狼之药。他们柴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苗了,你们这是安的什么心!”

    闵惟秀别过头去,她实在是担心自己忍不住露出鄙夷之色。

    你看,这就是老姜家的人。

    明明就是恨不得让柴家死绝了,还装出一副假仁假义的样子。

    就像是对待他们闵家一样。

    原本前两日,她已经对太子改观了一些,现在一瞧,也是这么一副装腔作势的模样。

    东阳郡王的病,都是太医院的人在瞧,他们不懂医药,可是太医不会不懂,太医知道的,官家会不知道。

    定是得到了允许,才让东阳郡王长期喝药,以绝后患的吧。

    官家注意到周围偷偷看过来的眼神,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面红耳赤的骂道:“这怎么可能!朕怎么不知道此事?这叫我如何对得起死去的义兄啊!”

    太子对着官家怒目而视,“阿爹,你当真不知道?”

    他说着,一把揪住了太医的衣襟,骂道:“这个方子是哪里来的?是谁让你们给东阳郡王吃的!”

    太医瑟瑟发抖,过了好久,才把心一横,“是……是殿下您让东阳郡王吃的。”

    太子大骇,“你乱说什么?我与东阳亲如手足,我如何会害他?”

    官家看了太医一眼,太医立马伏地不起,不敢言语。

    太子见他不说,拔出腰间佩剑,架在了太医的脖子上,“你说,你不说,孤立马一剑杀了你。”

    闵惟秀嘴巴都合不拢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如此疯狂的太子。

    太子在她心中,同东阳郡王那就跟双胎儿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的温文尔雅,一样的面面俱到。

    甚至连走路的姿势,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她甚少见到太子高声说话,甚至是大笑,更别提如此疯癫的模样了。

    太医打了个寒颤,颤颤巍巍的说道:“您忘记了么,几年前的一年冬日,东阳郡王病得十分的重,用药一直不见起色。然后您拿了一个民间的方子,让邓太医抓了给东阳郡王服用。”

    “邓太医说那是虎狼之药……殿下您说,救命要紧,就先服这个。东阳郡王十分的服此药,几贴下去,就见好了,您高兴得很,便说日后一直用这个药了……”

    太子往后踉跄了几步,死死的盯着官家,那模样,像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一般。

    姜砚之眼见着不好,忙冲了上去,挡在了太子跟前,“大兄,大兄,你冷静下来。”

    太子的双手颤抖着,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那个方子,是……”

    过了好久,才冷冷的说道:“现在,能够证明东阳郡王的清白了吗?”

    太子前几句话的声音十分的小,但是闵惟秀耳聪目明,之前阻挡那个嬷嬷,站得又近,全都听明白了。

    几年前,太子也不过是刚刚十岁出头的小毛孩儿,一直住在东宫,他去哪里弄得到什么民间的方子。

    显然,是有人特意送到他手中的。

    谁会想要柴家绝后?看太子的表情就知道了。

    虽然面前有一层遮羞布,但是谁还不是个聪明人呢?

    官家却是痛哭起来,“他日我若是死了,实在是没有脸去见义兄……你千万不要怪我儿,他年纪小,又救友心切,没有想到这么多……”

    闵惟秀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又对还在地上躺着的林娘子同情不已。

    还说官家宠爱她,人死了那么久了,还衣衫不整的在地上躺着。

    再珍爱的美人,在帝王心中,也不过是玩物尔。

    活着的猫儿,能逗趣,死的了呢?

    她正胡思乱想着,就瞧见一个身影,犹如离弦之箭一般,举着拳头,对着官家猛冲过来。

    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待闵惟秀看清楚之后,差点儿没有撅过去。

    我的天啊!

    爹啊!上辈子你被官家整死不冤枉啊!你连皇帝老儿都敢打!

    闵惟秀估计了一下敌我形势,爹啊!现在就算造反,我也没有拿狼牙棒啊!怎么阻挡马上就要赶来的禁卫军?

    我们一家子人都进了宫,一死一窝啊!

    上辈子,她郁郁寡欢,卧床不起,没有进宫来。

    现在想来,那个年节,家中气氛低沉。八成是上辈子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然后几个月后,他们全家都死翘翘了啊!

    能不能再重生一次,下一次我一定阻挡我爹!

    闵惟秀欲哭无泪,大吼一声,“阿爹!”

    然后飞快的冲了过去,武国公听到她的声音,恢复了几分理智,身形顿了顿。趁此机会,闵惟秀一把冲了上去,快速的抓起了武国公举起的拳头,放到了自己的头上,“哈哈,阿爹,我在这里呢,阿娘是不是找不到我,叫你来寻我了。”

    “这里这么多人,你别生气揍我了,我保证日后都不乱跑了。”

    武国公看着闵惟秀的笑脸,深吸了一口气,一巴掌拍在了她的脑袋上,“你这个瓜娃子,到处跑什么,我的耳朵都要被你阿娘叨叨聋了。”

    闵惟秀抽搐着嘴角,心中松了口气,还好她和她爹都很机灵啊!父女二人心有灵犀啊!

    爹啊,你要么就直接打死,咱们就宣布反了啊,要不就别打啊!

    武国公抿了抿嘴,将闵惟秀拉到了一边。闵惟秀果断的同武国公背靠着背,盯着门口。

    刚来武国公怒气冲冲的进来,万一引来了禁军呢?她可不能让阿爹,被人放了暗箭。

    “当年我入开封府,就同你说过,这辈子再也不想听到雷公藤三个字!你是怎么答应我的!”武国公愤怒一吼,闵惟秀心中一紧,欲哭无泪。

    爹啊,咱们能回去,不继续作死了么?

    官家深吸了一口气,铁青着脸,看了看四周的人,摆了摆手,“你们都先出去,今夜之事,切不可以声张半句。”

    刘皇后关切的看了官家一眼,官家摇了摇头。

    闵惟秀的脚像是钉了钉一样,半分不挪动,还是姜砚之将她拖了出去。

    她看着关上的大门,着实的有些茫然,她实在是不明白,他们不是在审林娘子的案子么?怎么到现在,就演成了他阿爹怒骂官家了。

    所有的人都站得远远的,生怕被波及了半分。

    东阳郡王呆呆的坐在台阶上,他旁边坐着的是一言不发红着眼睛的太子殿下,还有正在抹泪的柴郡主。

    只有闵惟秀同姜砚之二人,格外显眼的站在门口。

    “雷公藤有什么陈年旧事?”

    姜砚之摇了摇头,“听你阿爹的话,是他们刚进开封府时候的事情了,那会儿,咱们两个都没有出生呢。我也不知道。”

    闵惟秀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说我爹想打你爹,该咋办?

    姜砚之见闵惟秀的模样,拍了拍她的肩膀,“既然林娘子不是东阳郡王杀的,那么她是谁杀的呢?”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将门凤华第一百五十八章 算计人心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