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年代农场主 第388章 “下跪”这种事

    大笔趣小说网 www.dabiqu.com

    原本,趴在薛玲身旁,闭目仰神的小黑和小金这两只军犬,再也忍不住地张开眼,眦牙,冲一边哭诉,一边还不忘记抬头打量薛玲神情的林佩,露出一个阴恻恻的威胁和警告神情来。笔砚阁 www.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唔……哇……连你养的狗都要欺负我……呜呜……”

    如果说,刚才的哭泣三分真来七分假的话,那么,现在,林佩是真正地被吓到了,再一次扯着嗓子嘶吼起来。如果不是薛家小院在最偏僻的角落里,就林佩这惊天动地的嘶吼声、咆哮声、质问声,早就不知惊动多少邻居了!

    薛玲喜欢看戏,却并不喜欢自己成为被人评头论足的“戏中人”。

    因此,在心里默默地庆幸了薛将军当初挑选房子时,本着无所谓的心态,随手一指,就挑了这么个黄金宝地后,就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发现已经是十一点,距离薛将军回家也只剩下不到一个小时了,就本着“快刀斩乱麻”的心态,开口道:“你总说,我没将你当朋友,扪心自问,你有将我当成朋友吗?”

    真正的朋友,虽不能达到“为对方两肋插刀,赴汤蹈火,也再所不惜”的程度,但,总不能因为随便什么人的三言两语就反刀相向吧?人和人之间,还有最基本的信任呢,朋友的话,不得更多?

    “嘎……”突如其来的指责,完全超出林佩的预料之外,让来之前就做好了精心准备的林佩,也有瞬间的懵圈。

    眼见林佩脸上的茫然褪去,又要恢复到之前的清明,薛玲又道:“我不知道,谁告诉你,林佟是我的未婚夫这件事?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们薛家和你们林家,从最初,到现在,哪怕遥远的未来,也不会有联姻的打算。”

    长房五个姑娘,刨除她初到京城火车站,协助公安抓获人贩子的时候,见到的那位英姿飒爽的林家长房长女林佳,和比自己大三岁,虽只和自己见过几次面,有过寥寥无几的沟通交流,却能得出个温婉娴静性子的林家长房四女林侗,其它的林家人,她也就一个见面情。想要详细地了解她们隐藏起来的真实性情,对拥有“能听懂植物谈话”技能的她是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情了,但,又何必呢?

    毕竟,单单林将军对薛家几十年的谋算这件事,就注定了两家会翻脸成仇,即便林家女再如何地优秀,却也不可能列为薛家子的求娶名单中!

    更何况,就目前她所熟悉的林家女习琴棋书画女红管家之道,又能和孔家搭上关系,可以说是儿媳妇或孙媳妇的首选,确实优秀得让人挑不出丝毫错漏。但,在她看来,却个个都是心狠手辣、唯利是图的蛇蝎美人,将这样的女人娶回家,那绝不是贤妻良母,而是祸家之源!

    “所以,不论林佟,再或者罗清婉,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都与我无关。这种情况下,我是‘吃饱了撑的,闲着没事做’,非要和他们过不去?如果我真是这样一个心里不舒坦,就拿无关人士出气,是非不分,娇纵任性的人,你觉得,就算爷爷再如何地偏袒我,军区大院其它几位同样位高权重的老爷子,就没一人会对此发表些什么看法吗?”

    林佩:“……”这还不简单,“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你送了那么多蔬菜瓜果,更以比市场还要便宜几倍的价格,贱卖了山里的蔬菜瓜果给军区、大院和军校食堂。这么多人得了你的好处,几位老爷子虽对你的某些欺行霸道的行为看不过去,也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装糊涂。

    当然,这些话,林佩只会在心里想想,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毕竟,隔墙有耳,一旦,外间知道这些话是从她嘴里传出来的,让人觉得林家教养不严,影响到林家的声誉,也就罢了。反正,旁的不说,单单林佟和罗清婉两人的事情,就已经将林家清白的名声糟蹋得差不多了,再多上一些,或者少一些,又有多大的区别?

    怕就怕不仅外人嘲讽讥诮她“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碗骂娘”的白眼狼行为,就连一直被她蒙在鼓里的薛玲,也在认清她的真实面目后和她断交!

    这,怎么可以?!

    她完全不敢想象,没了薛玲各种明里暗里的帮助,一朝被打回原形的她,虽依然有着父母和老爷子的偏爱,但,绝不是家里其它人的对手!尤其,眼下,可以确定地是林伊和林佼已经联手了……

    越想,越发悲观和林佩,仿佛已经预见到了自己那“上天入地,求救无门”的悲怆凄惨下场般,脸上的血色尽褪,身体也抖如筛糠:“我不知道……我也是听人说的……”

    这般模样的林佩,让薛玲忍不住地眯了眯眼,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然而,细细琢磨,却又找不出这抹不对劲由何而来。万般无奈之下,只能佯装漫不经心地问道:“哦?那你是听谁说的?”

    “二姐……三姐……”沉浸在无尽痛苦悲伤中的林佩,仿佛迷失在茫茫大海中的落水者,终于见到了不远处的灯塔一般,忍不住地抬头,“玲玲,对不起,我不该因为二姐三姐几句似是而非的话就气晕了头,想也不想地跑来质问你!你,能原谅我吗?”

    薛玲:“……”这转折,可以的!

    心里疯狂吐槽的同时,薛玲也打算顺从心底深处突然间就冒出来的一个想法:“佩佩,你要知道,这世上,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都会留下痕迹,并不是随随便便的几句道歉的话,再一脸恳切地祈求对方,就能得到对方一句‘原谅’的。”

    “因为,很多已经造成的伤害,并不能随着岁月的流逝慢慢地消磨掉,看不到任何痕迹,反而会因为时光的打磨,而变成一个难看且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每回想一次,就会痛上一次,记忆犹新,让人完全没办法说出‘原谅’这样的话来。”

    “你……”薛玲长叹了口气,看向林佩的目光是让她心慌意乱的平静淡然,“走吧!以后,不必再来了!”

    “不!玲玲,你不能这样对我!!”满腹悲怆绝望的林佩,忍不住地尖叫出声,和薛玲断绝关系,这,绝不是她的本意!她的想法是利用“十张承包合同”这件事,激发出薛玲心底深处更多的愧疚和懊恼,捞一大笔好处的同时,也让自己在林家的地位越发稳固。

    下一刻,林佩就扑向薛玲,想拽住薛玲的胳膊。哪怕豁出一切,将自己的脸面和尊严全部踩到脚下,任由薛玲肆意践踏,也要换得薛玲的回心转意。

    却不知道,这样娇弱无力的她,对上薛玲这样一个看似同样娇弱,却因为经历末世,哪怕转世重生,在携带了木系异能这个金手指的前提下,每天也没落下锻炼身体的大佬,不吝于“羊入虎口”!

    就如此刻,薛玲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就更不用说起身迎上前去,而是随意地一伸手,就轻巧地拽住林佩的胳膊,以一种看似松缓的力道,卸掉了伴随着林佩的冲刺举动而带来的戾气。

    若是面对其它人,林佩肯定会嘴、指甲和脚地全用上,只为了求得一分先机。然而,眼下,她面对的是薛玲,这个她豁出一切也要挽回友情的大佬,哪敢再做出任何激怒对方的举动?

    “玲玲……”林佩扁扁嘴,再次地痛哭出声,“我错了……”

    翻来覆去,不提“原谅”这两个字,只是一脸祈求和哀怨地看着薛玲,指望着过往四年多近五年的幸福欢乐相处时光,能唤醒薛玲心底深处那些美好得让人不忍割舍的回忆。

    薛玲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林佩。

    说实话,林佩的演技确实当得起“精湛”这样的评价,否则,也不可能数十年如一日地顶着个“天真单纯”的“傻白甜”外表,不仅得到了林家老大和孔夫人的偏疼,也将林伊这位心思狡诈如狐的“本土女”,和林佼这位有着两世阅历的“穿越女”蒙在鼓里,更得到了林将军这位真正“狐王”级别人物的偏袒。

    不过,薛玲更倾向于林佩之所以会得到林将军的偏袒,是因为很早以前,林佩就在和林将军私下里相处时,无所顾及地展现了自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能耐。否则,在人才济济的林家,想要越过林伊和林佼这两位同样优秀到让林将军上心的姐妹,得到林将军的另眼相看,并在林将军心里占有非同一般的地位,还真不吝于“痴人说梦”。

    至于她嘛?

    说实话,在对待林佩的态度上,还真是“终日打雁,却反被雁啄瞎眼”!

    幸而,经历末世的她,虽然习惯性地充当了一个“保护者”的角色,但为人处事最基本的警惕和戒备心却并没因为来到这个和平年代,并悠哉惬意地生活了五年而消磨掉。

    更在和林佩的日常相处中,每每林佩有意无意地询问起一些和薛家的关的事情时,都会挑一些不那么重要,摆在明面上的事情来说。真正涉及到薛家内部人才知晓的秘密,却是闭口不言,从未曾提起过。

    否则,眼下,面对到了此刻还摆出一张娇弱可怜,天真无辜模样的林佩时,她还真会忍不住上前狠揍对方一通!

    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爆燥,这样不好,不好。

    薛玲深吸了口气,按下心底生出来的“灭口”想法,然而,看向林佩的目光却越发地杀气腾腾了:作为一个“动嘴不动手”的文明人,挑衅法律什么的,还是不要了。但,这并不妨碍她在合理的范围内,用眼神威胁下对方吧?

    “你没有错。”薛玲摇着手指,将林佩脸上的茫然、震惊、恍悟、痛苦、懊恼和庆幸等神情尽收眼底,心里不免有些遗憾:过了今天,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看到这样精彩绝伦的“变脸”剧目了,可惜啊!

    “错的是我。”不该和你这样一个是非不分的“墙头草”做朋友。

    剩下的话,薛玲并没说出来,然而,以林佩的聪慧机灵,又怎会猜不到呢?瞬间,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红,最后,化为墨汁般漆黑,演出了另一种形式的“变脸”后,总算赶在被薛玲提溜到院门外,正准备关上院门的时候,再次哭喊出声:“玲玲,我错了……我跟你跪下道歉,成吗?”

    “扑通”一声,不等薛玲反应过来,林佩就跪在了院门处。力道之大,连眼疾手快地阖上大门的薛玲,在厚重的木门背面都听了个清楚,不由得咧了咧嘴,做了个“感同身受”的表情。然而,若,她的眼底不要满满的冷诮的话,那么,这个表情还比较有说服力。

    这是各种“我弱我有理”的剧目看多了呢?

    可惜,“下跪”这种事,得用对人。

    对于她这种末世爆发前就见多了世事残酷而心性凉薄,末世爆发后更是将一应无用的同情怜悯心抛了个一干二净的重生女,这种套路,无济于事。

    当然,也得用对场合。

    就薛家小院这样偏僻得连个陌生人都见不着,熟悉的人也会下意识拐道的地方,就这简简单单的“一跪”,想要致她于舆论的旋涡中心?除非,在来薛家之前,林佩就已经和林伊、林佼两人商议好,并说服了林将军,等到中午大伙下班的时候,会跟着薛将军一块儿来薛家小院。

    ……等等!如果说,这,才是林佩的用意呢?

    “有意思。”薛玲嗤笑一声,眼角眉梢间满满的冷意。这样悄无声息间就算计拿捏住人心的手腕,哪里是自己印象中的天真单纯的“傻白甜”能做到的呢?就是不知道,这个计划是谁主导的,林伊?林佼?再或者,林佩?不过,不管是哪一位,总之,在自己想要撕虏开来的情况下,想要粉饰太平,继续维持原样,那还真是做梦比较快。

    燃武阁小说网 www.ranwuge.com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八零年代农场主第388章 “下跪”这种事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Exetime : 0.0006s Memusage : 0.651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