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记忆 第一百二十五章 认罪

    丁洋这人就是这样,平时看上去很是严肃,但真正腹黑起来,却比谁都可怕!他只是三言两语的随便说了说,面前那刚才还不可一世的轮椅哥便已经听呆了!

    不仅是轮椅哥,就连此时端着茶水走进来的轮椅哥的儿子也紧张了起来,看样子这一次我们的分析完全没错,这轮椅哥,根本就不是残疾人!

    轮椅哥额头上逐渐渗出了汗水,不敢去看腹黑的丁洋,低着头说道:“你们不要污蔑我,我双腿因为车祸的原因导致失去知觉,这都是医院鉴定过之后的结果,你们若是胡来导致我双腿再出现任何问题的话,我可是会告到你们倾家荡产的!”

    轮椅哥的慌乱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而丁洋完全不惧怕对方的威胁,冷笑着起身逼近轮椅哥说道:“那你就去告我吧,正好法医这个职业我也干够了,干了这么多年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你若是能告到我被撤职,我一定会很感谢你的!”

    丁洋的无所畏惧将轮椅哥彻底吓住了,见丁洋不怀好意的一步步朝着他走去,那轮椅哥急忙一边推着轮椅后退一边警惕的盯着丁洋说道:“你别过来,我警告你别过来!”

    丁洋坏笑着说道:“你要真的没问题的话?还会怕我给你检查?你现在自己承认还来得及,我其实也不想触碰你的双腿,毕竟伸手去摸一个大老爷们儿的腿我也会觉得别扭。”

    丁洋步步紧逼,很快便将轮椅哥逼到了墙角,而这时候轮椅哥突然将手伸向了自己的座椅下方,眼神变得凶狠无比了起来!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别过来!”

    看到轮椅哥的这个动作,丁洋还是准备继续逼迫他,但是我们几个却立刻紧张了起来!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次109末班车案件的凶手手中有一个威力十分强大的弓弩!如果轮椅哥这时候从身后将弓弩掏出来的话,那丁洋就真的危险了!

    赵信一马当先将还蒙在鼓里的丁洋拦在了身后,变魔术一般的将手枪掏出来对准了轮椅哥,然后死死地盯着轮椅哥说道:“你最好把你藏在身后的那个东西放下!否则的话,我们就比一比看是你手中的东西速度快,还是我手中的子弹速度快!”

    赵信掏枪之后,丁洋也似乎明白了什么,同样迅速的将怀中的手枪掏出来,再加上我旁边郭芳的手枪,三把枪此时同时对准了轮椅哥。一旦轮椅哥敢反抗,那么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想象得到。

    气氛莫名变得紧张了起来,而没有武器的我,也准备好了闪躲即将到来的轮椅哥最后的反抗。可就在这时候,那始终一副别人欠了他钱的样子的轮椅哥,突然间双目通红嚎啕大哭了起来,紧接着轮椅哥直接从轮椅上站起身来,向前走了一步,‘噗通’一声跪在了我们面前,双手将他藏在身后的一把长匕首平放着举过头顶,不停的给我们几个人磕起了头。

    “别开枪,你们千万别开枪!我不反抗总行了吧?我承认我双腿没问题总行了吧?你们别杀我啊,我求你们别杀我啊!”

    轮椅哥突然认怂,在场的我们所有人都被他的举动给弄得愣住了!看着眼前不停的磕头求饶,恨不得哭死过去的轮椅哥,谁也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变得如此怂?感觉一瞬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让人觉得有点不太真实的感觉。

    虽然说对方磕头求饶,但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我转头给赵信使了个眼色,赵信拿着枪一点点的靠近了轮椅哥,先是伸手将轮椅哥手中的长匕首拿了过来,然后将腰间的手铐拿下来丢给了轮椅哥,让轮椅哥自己把双手拷上。

    轮椅哥一边哭着一边将自己的双手铐了起来,我们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纷纷收回了自己的武器,让轮椅哥站起来好好说话。

    轮椅哥的双腿完全没有任何压力的从地上站起来,哭哭啼啼的说道:“我这也是为了生计,逼不得已才伪装成残疾人的,你们可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就杀了我啊,我招谁惹谁了?”

    我转身摸了摸已经吓坏了的轮椅哥的儿子的脑袋,然后平静的对轮椅哥说道:“别紧张,先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你表现的好的话,或许我们还可以将你的表现告诉法院,让法院酌情处理这件事情。”

    轮椅哥急忙点点头道:“我坦白,我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们,绝对不会对你们又任何隐瞒!”

    和我们之前所了解到的情况一样,这轮椅哥本来是一个学校的老师,因为爱喝酒脾气也不好,妻子很早之前便跟他离婚了,只留下了一个年幼的儿子。

    本来以轮椅哥当老师的工资是完全可以养活自己和儿子的,但是因为轮椅哥贪得无厌,每次在学校都会跟某些书店的老板合作,强行卖给自己的学生一些无用的复习资料,从中赚取高额的差价。因为出售学习资料的频率太高,引起了一些家庭不是很富裕的学生的家长不满,这些家长便联名将轮椅哥告到了教育局,教育局的人知道了轮椅哥的罪行之后,没有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直接勒令学校开除轮椅哥,自此轮椅哥算是彻底失业下岗了。

    失业后的轮椅哥为了养活家庭,在半年之内做过很多工作,但是这轮椅哥的人品有问题,每一份工作都做不长久,通常都是因为跟同事打架或者是跟领导翻脸被开除,尽管轮椅哥知道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可他就是不愿意去改变自己,让自己变成一个受人欢迎的人,每天都在思考要怎么才能让那些‘得罪’过他的人不敢再去惹他呢。

    直到有一天,轮椅哥在找工作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在公交车上又是被人让座又是被人嘘寒问暖的,似乎在这种情况下,就算那个拄着拐杖的老者开口怒骂四周的这群乘客,这群乘客也都不敢还口,然而这种待遇,正是轮椅哥此时最需要的!

    于是轮椅哥当场计上心来,先是打电话给他在医院工作的同学,让同学帮他伪造一份双腿残疾的证明,然后拿着这份证明到社保局领取了残疾证,自此之后他每次出现在外人面前,都是以坐轮椅的姿态出现,而自此之后,轮椅哥每次嘴贱骂人的时候,都很少有人会跟他计较,这才让轮椅哥越来越膨胀,最终膨胀成了现在这个逼样。

    而轮椅哥领取到残疾证后,还顺利的申请到了社会最低保障,并且也被安排到了现在的这个手工制品厂工作,每天工作轻松,就算骂了领导也不用担心会被开除,这对于轮椅哥来说,简直就是天堂般的日子,他甚至有的时候很想干脆直接把双腿打断算了,这样就永远可以享受这种特殊待遇了。

    轮椅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讲完了自己的故事,然后哭着说道:“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我还有一个儿子要养,我总不能因为自己的无能让儿子跟着我挨饿吧?看在我可怜的份上,你们能放过我吗?”

    赵信这时候冷笑道:“你既然想替你儿子考虑,那你为什么不能把你这张臭嘴好好的管管,然后找一份工资高的工作去做呢?你抱怨的这些事情,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而已,还有脸让我们放过你?”

    听到赵信这么一说,本来已经停歇下来的轮椅哥又一次大哭了起来说道:“那你们说我应该怎么办呢?我这个脾气是从小养成的,根本没办法改过来啊!如果能改的话,我也就不用这么费劲去假装残疾人了。再说了,就算我假扮残疾人骗取了这几年的低保,你们也不用开枪杀我吧?这罪过也犯不上判我死刑吧?”

    赵信白了轮椅哥一眼说道:“这些罪行确实并不是什么大罪,但是你杀人的事情呢?连续杀死两个无辜的人并且对社会造成了恐慌,这个罪行,恐怕就不是那么轻易可以开脱的了。”

    赵信此话一出,刚才还在嚎啕大哭的轮椅哥,突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一脸震惊的盯着赵信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杀杀人?我什么时候杀人了?你是说109路末班车上的行尸案件吗?那件事情真的和我没关系啊!你们可不能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啊!”

    轮椅哥此时彻底慌了神,说话都显得有些结巴了起来,但是他的说辞赵信根本不相信,盯着慌乱的轮椅哥义正言辞的说道:“你还狡辩?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大量证据,并且两个死者在死之前都跟你发生过冲突,你还敢说你不是凶手?我问你,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去暗杀唐浩了!”

    “暗杀?你是说我暗杀警察吗?天哪!你们觉得我有那个胆量暗杀警察吗?我真的是清白的啊!你们说你们掌握了什么证据,我都是可以跟你们解释的啊!我真的是冤枉的啊!”

    赵信此时连轮椅哥的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肯相信,立刻将自己所掌握到的所有证据跟轮椅哥说了一遍,而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我的心却逐渐的开始沉入了谷底。

    按照这轮椅哥如今的表现来看,尽管平时他表面威风,但骨子里还是个怂包,这种怂包会有胆量杀人吗?恐怕这次的案件,并没有我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致命记忆第一百二十五章 认罪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