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机见闻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壁上观

    我扒在洞口处,向里张望,看到写有雷神祭坛的字样,不由得心中一跳,看祭坛上的雷神雕像,分明与之前逃离天覆阵时所遇壁画一般无二,区别在于,这是个立体雕塑,而且塑造为三头六臂的模样。

    我拍拍身前的陈道长和顿地孙,压低声音说道:“两位,现在天策府和黄家人在下面鏖战,我们不确定他们是否拿到了崂山雷击木?我们就待在这里守着,做壁上观就是,等他们分出胜负我们在出场,趁机渔翁得力?”

    “我看他们谁也没拿到崂山雷击木,崂山雷击木应该还在那个祭坛处,”孙集福指了指我手腕上的钢制锥头,又指了指下方的祭坛:“你看,钢制锥头的指向很明显,而非指向他们的争斗处。”

    “嘿嘿,那我们就更有等下去的理由了”顿地孙阴阴的一笑,将身后的背囊取下,垫在了身下,索性趴在背囊上看起了热闹。

    “快看,刘文昭这小子,才多久没见,功夫又长进了”

    “哎,黄志宗你个兔崽子,下手可真黑啊,怎么全是撩阴腿这种下三路的猥琐招数?难怪你们属于黄家隐宗,这么小人手段不隐不行啊。”

    顿地孙对着下面争斗的两伙人居然饶有兴致的讲评起来,我无语的拍了拍他的脊背:“顿老哥,咱还是多观察下他们双方的优劣点吧,一会我们出场可以有的放矢,一招制敌。”

    大家点点头,都把随身背囊解下,轻身上阵。只带随身必须用品和战斗武器,随时准备切入战场。

    我向场内观瞧,见那李仙儿仍是一手臂套着八卦盾,一手持单尖剑,在场内到处穿梭。

    一声金铁交鸣,黄志宗的手中斩马刀劈砍在八卦盾上,震的李仙儿一个到翻,她退到场边不住的喘着粗气。巨大的运动量使得酥胸起伏不定,长发束辫,垂在身后,场内蜡烛摇曳的烛影,映的粉面桃花,惹人联想,所谓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精神,正式这个道理。

    我吞了吞口水,咕噜一声。顿地孙扭头看了我一眼:“你小子怎么好像见到李仙儿就吞口水,不是被她下了药了吧?我看你自制力还不错的,怎么会对她不免疫?”

    我尴尬的支吾两声,没有言语,心内不由得讨厌自己:“你他妈的抽什么风,现在小雅师妹行踪不见,这档口,还有心思见异思迁。”

    我稳了稳心神,强迫自己不去观看李仙儿。我将注意力转到了黄家隐宗的黄志宗和黄志良身上。

    这二人是我和顿地孙随崂山派进入封禁山后才结识的,期间在下坞岭拜火教处,是因为他们想多邀助拳之人才有了进一步的接触。尤其是,在升炉大会的夺宝一关的分组中,他们故意依靠我,让我来猜测金炉图谱所藏箱子。

    我总感觉他们一直在扮猪吃老虎,故意隐藏自身实力到底为何?如今才发现他们居然仅凭手中斩马刀,居然与李仙儿和刘文昭战个旗鼓相当,我不由得惊讶万分。

    天策府的李仙儿,罗织道的冯君明与我共同组队,通过了升炉大会的夺宝二关,所以我对李仙儿的身手是有准确判断的。

    那刘文昭更不必说,在丹山夜袭时,与我师傅马自在以命相搏,虽然最后抢跑了我玄机门的纸牒箱子,那刘文昭也落得受重伤,铩羽而归的结果。

    所以,我看黄志宗和黄志良两位黄家人,气定神闲的逼得李仙儿和刘文昭疲于应付,真真是惊讶的无以复加。

    黄志宗和黄志良两人,行进退却之间都颇有章法,不是经历战阵就是心有灵犀,否则难有如此配合无间的。

    只见二人将斩马刀叠压相交,如剪刀前端一般,铰向了刘文昭,刘文昭手中的单尖剑为短兵刃,所谓一寸长一寸强,而刘文昭的单尖剑加上臂长,也比不过人家斩马刀的长度,所以他只能要么抽身急退,要么揉身而上。

    我是见识过刘文昭的体术的,他发起性来争勇斗狠的漠视自身和他人性命,只知道一味的拼命,甚至不惜同归于尽。

    果然,刘文昭如我所料一样,其根本不退,而是就地一个铁板桥,上身后仰,让过奔向脖颈的剪刀状的两把斩马刀,刘文昭脚尖上踢,正踢在两把斩马刀的叠压处。黄志宗和黄志良的两把刀受力后,刷的一分为二,黄志宗的斩马刀顺势一番,向下猛剁,切向了刘文昭的胸腹,而黄志良的斩马刀则轻盈的向外一荡又贴地扫了过来,切向了刘文昭的双腿。

    刘文昭果然体术出众,左脚一点地,将后仰的身子侧了开来,顺势躲过了黄志宗垂直剁下的斩马刀。与此同时,左手单尖剑在身前一横,挡住了黄志良横切过来的斩马刀,金铁交鸣声中,刘文昭虽被这横向的一刀劈的飞了出去,却也毫发无伤的躲过了黄志宗和黄志良的合击。

    刚刚被击出场外的李仙儿,喘息了几口气,待气息少平,又要合身扑上,却被刘文昭拦住:“且慢,黄家隐宗这两个人精通分进合击之法,看样是从战阵中演化而来,舞动起来互为彼此的盾或矛,而我们天策府,虽然个人术法修为水平稍高,但是,却为江湖游侠般的战法,与他俩搞团战,对我方不利,他们能够发挥出远超两人合击的水平,所以,如何将他们两人分开,分别击破方为上策。”

    李仙儿点点头,警惕的盯着逐渐逼近的黄志宗和黄志良:“这点我也发现了,本以为李拂牺牲自己,拼命拉着显宗的黄志清和黄志风垫背,已经扭转我们人数不足的劣质,万没想到,眼前这两个老混蛋的战法,竟让将李拂争取的点滴优势化为乌有。”

    刘文昭正色说道:“要不我也用天策府秘法,拉着黄志良一起垫背吧,只希望师妹你顺利战胜黄志宗,拿到崂山雷击木,回山配合金炉炼丹来救治老祖宗。”

    我正在洞口凝神静观场内战斗,闻听刘文昭此言,禁不住惊呼出声:“他们要拿到崂山雷击木,回山去配合金炉来炼丹去救治天策府的老祖宗,莫非,金炉已经被天策府拿到了?”我这一下惊呼声音较大,虽然及时的捂住嘴巴,却仍是漏出了声音传了出去。

    李仙儿的耳朵耸动了一下,眼梢眉角瞬间升起一丝笑容,对刘文昭说道:“刘师兄,我们有后援了。”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玄机见闻录第一百六十八章 壁上观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