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院 第七十七章 动摇

    “烽哥?不可能,我看你是疯了吧?!”余婉又是一刀,直接将衬衣男的左手整个给砍了下来。

    衬衣男之前可能还心存侥幸,但此刻见余婉的行事风格,知道自己必死结局,而且一只手已经废了,就算发生奇迹活下来,也有些遗憾了。

    他想到这里,苦笑了一下,夹杂在痛苦的面容里,表情显得特别狰狞。

    呵,自己在想什么呢,等会儿地府还要来查魂,还谈什么奇迹?

    “余主任,人类进化的过程,是人类作为一个种族,在继续前行的路上,必须要经历的痛楚,或许你们觉得杀掉了外院医师是毁你里院根基,可对整个人类的进化,却是大有毗益。如果你里院真的自诩为人类的守护者,为何损伤到你们的利益时却不愿做出半点牺牲?只有这一条路,才能在短时间之内,让人类继续走上进化的道路,我们没有再一个百万年,来慢慢进化了!异界入侵迫在眉睫,我们已经快输了!”衬衣男声嘶力竭地吼着,似乎这样,可以转移疼痛。

    余婉道:“异界入侵?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你连这都不懂吗?阴间真要入侵,一个晚上就够了,我里院绝对不可能挡得住!我看你们是被遗人洗脑洗傻了吧!”

    衬衣男咬紧牙关,然后又长大嘴巴,反复地进行着急促的呼吸,似乎疼痛确实难忍,几次试图开口说话,都没能成功。

    “臂丛麻醉,会吗?”余婉望向了在场唯一的里院麻醉科医师,张小一。

    小一见余婉看向自己,道:“啊?什么是臂丛麻醉?”

    常玉哪里教过她这些。

    余婉又道:“帮他阵痛,你们的巫术,有办法吗?”

    “有有有!”小一连忙翻起了她的百宝布包包,摸出了一只小蛊虫,放在了衬衣男的伤口上。

    只见那蛊虫一贴上去,就立刻钻进了他的左上肢断端,然后喷射的动脉出血瞬间开始变弱,最后只变成了慢慢地伤口渗血。

    衬衣男的面色因为失血过多而开始变得苍白,体力也逐渐不支,但表情似乎缓和了许多,不像先前那么痛苦。

    “说实话!地府查魂后,我们就会知道得一清二楚,撒谎有意义吗!?”余婉继续施压,张弛有度。

    衬衣男虚弱道:“余主任,如果我说的是真的,那你觉得地府会告诉你们实话吗?”

    余婉道:“鬼魂不会欺骗!只有人心才难以猜测!”

    衬衣男居然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咳咳,想不到,堂堂里院的一科之长,居然说出,咳咳,这样的话。这话,最先开始,是谁告诉你的!?”

    余婉一怔。

    鬼魂不会欺骗,这是天经地义的。

    但最先是谁告诉自己的?

    她回忆了一下,却回忆不起来,她真的记不得是谁告诉她的了。

    似乎是进入里院之后,不久,就听同事们这样说了。

    她定了一下心神,道:“花言巧语!那我问你,你记得自己最先知道一加一等于二,是什么时候吗!?”

    衬衣男只是看着她笑,然后道:“余主任,你动摇了……”

    余婉道:“呵呵,但是这么多年,我已经眼见为实了,鬼魂,的确从不撒谎。”

    衬衣男的呼吸趋于平静,嬴莹已经给他建立了静脉通道,开始补液。

    他道:“如果这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谎言呢?上仙们隐忍千年,不动则已,一动,则让你们手忙脚乱!在此之前,你们可曾听说过上仙!?上仙们能做到的事情,地府为何做不到!?他们为何不能扮演出从不撒谎的形象!?一旦有人死了,地府就第一时间赶到,一定要把魂拘走,为何!那是因为他们怕,怕一旦魂魄呆久了,重开灵智,就会毁掉这个谎言!难道你们就从没听说过鬼魂骗人的故事吗!?”

    余婉道:“听过,我还听说过有玉皇大帝,我还听说过有天兵天将呢!你已经神智不清,想拿故事来糊弄我了吗!?不过,我对你说的上仙很感兴趣,看来你知道的,不少。说说他们有何计划?”

    衬衣男道:“能来根烟吗?”

    余婉望了在场唯一的男性王曦一眼,后者立马拿出了一把里院的特制香烟给他点上,送入口中。

    衬衣男深深地吸了一口,脸上露出舒缓的表情,道:“这一切,又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余主任确定有耐心听得完?”

    余婉冷笑了一下,亮了亮手中的刀,道:“你确定在你血流完之前,说得完?”

    衬衣男又吸了一口,苦笑着不说话,形势如此,他的那些傲气,不管用了。

    王曦插了一句嘴,道:“说吧,你连这些都想不明白吗?你既然开了个头了,就要把话说完,万一余主任就被你给说服了呢?甚至,我们在场的,都被你给说服了呢!?”

    这句话似乎把衬衣男给打动了,他道:“你一定要相信我!”

    王曦道:“你别激动,你要说服的,是她。”

    衬衣男接过了王曦递过来的茶水,一口饮尽,道:“好,哪怕有一丝希望,我也要尝试!那样,我的死也不算全无价值,虽然,现其实是在变相的自相残杀。余主任,我说,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余婉道:“你说。”

    衬衣男道:“我知道地府的查魂,上仙给我们说过,如果等会儿地府的人来了,希望余主任能在感应到他们的时候,把我杀了,然后把我弄来魂飞魄散!不能让他们知道,我曾经对你们说过这些!那样,他们说不定会加快计划!”

    余婉道:“不行,我要让他们再查你一遍,我要核实你除了这件事情之外说的其他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衬衣男笑道:“余主任!我发现你的秘密了!你根本不是想核实我说的是真是假!你想要核实的,是地府查魂后,对你说的,和我所说的,是否一样!你不是怕我撒谎,你是在怕地府撒谎!不然,你不会先审我一遍了!哈哈哈哈,余主任你别生气,我是真高兴啊!因为你们里院,已经开始警觉了!人类,终于有希望了!想不到临死之前,让我知道了这么件事,即使魂飞魄散,我没有遗憾了!你问这个丫头,我是否今晚在一开始,就说过,我无意与你们里院为敌!?”

    他的脸上,全是那种释然的表情。没有一点因为看穿了余婉心思之后的得意。反而像是一名为了事业而奉献出自己全部的英雄和先驱者。

    余婉如遭重击,脸色一下就变了。

    因为这和杨允佶提醒她的事情,一样的。

    嬴莹也在这个时候道:“是的,他说过。”

    衬衣男似乎兴奋了起来,道:“余主任,你们都听好,我什么都说,但只能说重点了。除非你们有能耐拖住地府。我不知道你们对人类进化了解得有多少,其实,人类进化针对不同阶层的成员,所提供的信息是不一样的,或者说,大体一样,但越往下,便越不够全面。人类进化这个组织,其实存在的时间已经很久了,我知道你们曾经捕获过我们的成员,或许你们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但其实,我们才是隐藏得最深的那一支。所谓的原生派,是我们诱导出来的,然后,我们自己再重新以新生派的形象出现。你以为是上仙控制着我们,其实是我们在利用他们!人类进化,从一开始,就是以觉醒人类灵识,进而抵抗异界入侵为目标的!”

    屋内的人都被震撼住了,余婉都有些心神不宁,画了一道安神咒,道:“如何利用?”

    衬衣男道:“我只是一个分部长,知道的,肯定比不上最高层的总部那些人。但我知道,我们总部,有一本书,书上曾经预言了这一幕,而这本书,非常的古老……”

    余婉的表情开始缓和下来,一旦听到这种扯淡的什么预言啊传说啊之类的,那就可以说明,这个人类进化,很可能从上到下,都是一群傻子,尤其是,在这本所谓的预言之书非常古老的时候,那这种可能性就更大!

    她道:“打住!跳过这一段,说说你们利用上仙的事情。这种什么预言,我们从来不信,越是古老的,可信度就越差,搞不好纯粹是因为时间太久了,后人才会对此笃定不已。”

    衬衣男笑道:“余主任,你必须得听我说完,其实你刚才这句话,不也正是在赞同我之前说的话吗?鬼魂不会撒谎这个观点,难道就不可能是因为流传的时间久了,你们才会对此深信不疑吗?!”

    余婉愣住了,因为她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反驳这句哈。

    衬衣男继续道:“这本书很古老,无法毁坏,只能用灵识阅读,甚至它并不是一个实体,就犹如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一般。这点我没必要说假话,等你们以后有机会接触到它,就会明白了。书里面的内容晦涩难懂,但先人们却解读了一部分,说到过,天道轮回,阴阳无常,虽泾渭分明,却时刻在相互转换。这句话倒还好理解,但却没有具体说什么,于是,就有前人虚心求道,进入道家寻找答案,因为这个和道家的理论很相似,可却失败了。于是,又有前人进入佛家,因为这里面也说到了佛家的因果轮回,但也依然无果。说到这里,我必须要说一句,最初,我们人类进化,并没有这么激进的,并没有什么杀掉你们外院医师这种宗旨。后来,一位前人因为悟性颇高,走到了道家的顶端,这时,我们才发现了,原来还有你们里院的这个存在。当然了,那个时候,你们还叫太医院……”

    “这么说,反倒是我们刺激了你们去杀人?”余婉道。

    衬衣男摆摆手,似乎说了这么一大通,有些吃力,歇了一下,继续道:“余主任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们太医院当时一进入我们的视线,我们便又开始和你们接触。不过并不是混进你们太医院,而是光明正大的,通过那位在道家的前辈,和你们论道。于是,了解到了你们和巫之间的那段渊源,终于,在谈到炼魂的时候,你们太医院的观点,和传统的道家观点,出现了一点分歧。你们认为,阴阳,就犹如太极的黑白双鱼,是时刻变化的,有时黑的多,有时白的多,而地府和你们,便是在努力地维持着阴阳的平衡,具体就表现在,你们认为炼魂,是在破坏着这种平衡。而这一点,瞬间就被那位前辈敏锐地抓住了,因为你们的理论,明确地指出了,阴阳是有可能失衡的,那么就很隐晦地提示了这么一种可能性,太极双鱼,可能互相吞噬,出现全白或者全黑。”

    王曦道:“这点,我听师兄说过,可其实不大可能,全黑倒还好说,全白,你觉得可能吗?人人长生不死,阴间空空荡荡?”

    衬衣男道:“是啊,你说得对啊,所以,我们一开始,就处于劣势啊。阴间的鬼魂,可以在阴间游荡,不入轮回。可我们呢?全白,的确不可能,但全黑,你想过没有?小伙子?你呢,余主任,想过吗?这可是你们里院的理论啊!”

    余婉突然有些接不上话来。

    她想了一下,道:“还是说说你们利用上仙的事情。”

    这件事有点儿超出了她的预料,她一个人已经无法做主了,她得去找七院长石建泓了。

    衬衣男道:“既然都通过你们了解到巫了,那自然我们也会继续向他们寻找答案。于是,最终,我们接触到了上仙。因为我们发现,他们对你们以及地府,都表现出了强烈的敌意!抱歉,虽然这个盟友的攻击对象不是那么完美,但至少,他是我们发现的已知的,唯一一个将地府作为敌人的势力了……”

    “有人来了。”余婉偏过头,望向门外。

    衬衣男表情立刻变了,道:“余主任,早下决断!人类命运,今晚决于您的手!请立刻下手把我打来魂飞魄散!不要让地府知道我们的谈话!如果可以,在场的这几个小辈,也请你一并击杀了!知道的人太多了!”

    余婉眉头一皱,衬衣男连忙道:“余主任!那只杀我一人!!赶快!没时间了!”

    余婉道:“来的不是地府的人,是院里的人。”

    说完,转过身子,对向了门口。

    三秒钟之后,屋里进来了五个人。

    “余主任,你也在啊。”为首的男子道。

    “廖韩帅!”衬衣男居然抢先开口,喊出了来者的名字。

    他死死地盯着余婉,大叫道:“余主任!余主任!”

    只有余婉明白他为什么如此激动,也明白他大叫着自己的名字,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廖韩帅,急诊科副主任,聂烽的副手!

    bq

    


    


    ps:书友们,我是猪猫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一笔阁 yibIge.coΜ:dazhuzai玉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里院第七十七章 动摇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