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修真指南 第二百八四章

    最终,张依依得到的结果并不怎么如意。

    无极无终领的是门派最高等级的秘密任务,乔楚也只是简单两句话提了一下便没再详说。

    张依依只知道这个任务与探查师祖曾预测的千年浩劫有关,归期也不定,其他的更不好再追问。

    没有大师兄帮忙,她发现自己很多事情做起来有些无处下手的感觉,一时间觉得在宗门中除了修炼以外,似乎其他的事情统统都被她给有意无意间忽略掉了。

    像他们这样的核心亲传弟子,其实都有着配置杂役弟子、甚至外门弟子帮忙打理俗务的资格,甚至于很多人还有着自己的专属仆从。

    只不过张依依还真没有,除了当初大师兄安排给她的看守洞府的一门杂役弟子外,其他的她嫌麻烦都没有再要过人,是以到了如今想要办点什么事时,才发现当真颇不方便。

    大师兄那边留在宗门的人手她倒不是使唤不动,只不过到底有些事情还是得先得了大师兄的应允后比较好,不然终归不太方便。

    唉,看来,今后她还是得收几个信得过可以帮忙办事的打点事宜的人手才行,免得做什么都不太方便。

    只不过,收不收人什么的到底还是后话,远水也解了不近渴。

    “你这是有事要找你师兄帮忙?”

    乔楚倒是很快看明白了张依依的心思,颇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师兄不在怕什么,我这个师叔又不是摆设。有什么事直管说便是,早些解决掉,早些安安心心给我闭关去。”

    前面几句话倒是让张依依很是感动,毕竟来自师门师叔的温暖如此的及时,不过再加上后面那句催促闭关的话后,一切仿佛又完全变了味。

    “师叔,我能问问为什么您总这么急着催我闭关吗?”

    片刻后,张依依还是忍不住将盘在心底的好久的问题问了出来。

    她自问自己并不是那种怠于修炼之人,修为进展的速度整体来说也算是极快,如今基本都赶上了堂姐她们这些天灵根天才的修炼速度,真论起来当真快得惊人了。

    而乔师叔本来也不是那种争于求成之人,不然的话当初自己也不会宁可在元婴境一直耽误到寿元将最后才化神立道。

    “因为时间不多了。”

    乔楚抬眼扫了张依依一下:“看你平日挺聪明的,怎么现在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明白?”

    最后那语气明显带上了几分嫌弃,傻子都听得出来。

    “……”

    张依依愣了愣,一时不知如何接这话才好,啧啧,她这是又被乔师叔给嫌弃了?

    不过转念一想,张依依倒是很快明白了乔楚的意思。

    所谓的时间不多看来应该指的是这方世界将要面临的那场浩劫,而她这个所谓的变数也的确是得抓紧时间,争取在浩劫到来之前变得越强越好。

    甚至于,当初师祖卦算推断的时间也仅仅只是个大概,所谓的千年之期指不定提前多久谁都难说。

    这么算下来,可不就是时间当真不多极其紧迫。

    “想明白了?那就别发愣了,到底有什么事直接跟师叔说,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

    乔楚眼见张依依又是一副呆呆愣愣的模样,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这丫头接受起自己是变数这么大的未知之事来倒是快得很,看上去好像也没多大的担心与压力。

    真不知应该夸她一声初生牛犊不怕虎呢还是压根就没意识到她这缕变数存在将可能面临着什么。

    不过这般没心没肺的倒也算是桩好事,总归再如何到了那个时候他这个当师叔的也会尽全力护她周全。

    除非是他不幸先身死道消了,不然的话他们内一峰一脉还不需要一个晚辈来撑起所谓的大义。

    张依依自然不知道乔楚这会儿心中所想,不然的话定然会感动得将来不管乔楚怎么嘴毒都绝对听之顺之甚至捧着都行。

    此刻一听乔师叔再次提及了正事,当下也不矫情,痛痛快快地受了师叔这份关照。

    她当下便将郑和之事简单说道了一遍。

    虽然连师父都无法推算出郑和现在准备的下落,看上去郑和将来何时才能平安归来只能顺其自然,但这并不代表当初那些祸害郑和的人可以就此揭过。

    嘉谷关城城主奈何不了那些人,朱庆他们更加没那能力报仇出气,但她可以呀!

    来呀,不就是仗势欺人吗,她最爱的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那些当结算的恩怨仇恨,莫说区区十八年,就算是一百八十年,一千八百年甚至一万八知年乃至更久,没有算清她都不可能了结!

    “就这么点事?过两天师叔亲自带你去处理妥当。”

    乔楚听完后,倒是一点都不意外于张依依的报复之心。

    那个叫郑和的人算起来也是代替了他这师侄受了一劫,真算起来那些人当初想要欺负算计的人可是他们内一峰的弟子,当然不能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就算张依依不提,他也打算打个时间把该收拾掉的人收拾齐整,毕竟对他来说郑和如今的下落与处境倒是次要,关键还是他乔楚的师侄哪里能这么随意的被人给欺负。

    小丫头的师父如今虽然已经飞升,可他这师叔又不是什么摆设,也是时候要让外头那些不长眼的人好好睁大狗眼看清楚,姜恒的关门弟子,以及他乔楚的师侄可是谁都不能欺负的!

    张依依倒是没想到乔师叔直接一口便包下了这事,还应允亲自带她一起去处理,当自是求之不得。

    毕竟听朱庆所说,那个被称之为十七公子的人正是当今最大修真世家嫡子,身份的确非同一般。

    虽说她是云仙宗姜恒真圣的关门弟子,但到底只是宗门晚辈,个人实力亦着实有限。

    凭她自己单独出面处理这事的话,不论明里还是暗里,总之想要让那十七公子以及当时十七公子身边之人亲口说出郑和出事的具体情况、同时付出应有代价的话,当真不是那么容易。

    可师叔一旦出面的话,形式意义则完全不同起来。

    没有师叔,她代表的仅仅是个人,一个底蕴十足的最大修真世家自然也不会怎么将她放在眼里,可师叔帮她出面,代表的可就是不说整个云仙宗,至少整个内一峰绝对没有问题。

    更别说乔师叔不论身份地位还是修为实力都摆在那儿呢!

    “多谢师叔,等事情都处理妥当后,依依定然安心闭关,努力修炼,绝不辜负师父与师叔的欺许!”

    张依依当下表达着谢意,借势什么的对她来说一点都不丢脸,他们内一峰果然是个充满团结友好温暖好家庭。

    “谢就不用了,以后别说什么都动不动带上你师父就成。”

    乔楚轻哼了一声,这可真是师兄抢去的好徒弟,连拍马屁时都不忘带上师兄那一份。

    乔楚绝不承认自己还是对自家师兄有些妒忌羡慕恨,这小丫头如今当真是一天一个样,照这种潜力修炼下去,将来真不知道会是何等的惊艳绝伦。

    可惜这么好一个徒弟苗子愣是被抢了,原本这些年都散了发郁闷之气在看着小丫头一天比一天出众后,冷不丁的又冒出来。

    啧,真酸!

    ……

    张依依可不知道乔楚此刻再一次快要变成了柠檬精,终于回到自己的洞府后,她倒是第一眼便发现了自家师父飞升之前便给她留下的一大堆家底。

    林林总总一洞府的好东西,当真是要什么有什么,看得张依依又忍不住怀念了一下自家可爱的土豪的师尊。

    师父怕不是将自己所有的家底基本都掏出来分成了他们师兄妹三人了吧,此刻张依依完全没有一夜暴富的心理,更多的是一种从内到外说不出来的幸福感。

    “得了,别感动了,这些东西放在下界的确个顶个都是稀罕物,不过到了上界基本上都是破烂。”

    毛球不知何时跑了出来,眼见自家契约对象脑子犯抽似的将姜恒真圣留给她的东西摊得满屋子都是,直接就坐在东西堆里看了不知多久,实在忍不住想把她脑子里的水拍出来一些。

    上界与下界截然不同的环境便注定了差异大到你无法想象,张依依这师尊到底有上界有人,眼界也非同一般,便是把差不多所有的家底全留下给自己几个徒弟分了那也是物尽其用,防止浪费,真用不着太过感动。

    “你懂什么,我师父当然是最好的师父!”

    张依依并不否认毛球说的有些东西的确如此,但这跟自家师父对他们几个徒弟好不好可没什么必然的联系。

    不过身而为人感情的复杂性自然不是毛球这样的凶兽所能理解,是以她也懒得同毛球多加争论。

    “行行行,你师父最好行了吧。”

    毛球本欲驳斥,但却正好一下便看到了那一屋子的东西中夹杂的一堆丹药可能与它有关,顿时便改了口:“依依,那个是不是我的特制兽丹?”

    它可记得当初被时空乱流带去蓝羽小世界前,依依将他们在贾放歌洞府山脉处搜刮来的天材地宝基本上都交给了姜恒,甚至于里头还有一些是它自己的珍藏,为的便是替它专程炼制极品的特殊兽丹。

    如今看来,依依那师父倒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勉强还算是个守诺之人,没忘记把它的兽丹给准备好。

    “呵呵,你不是说这些东西都是破烂吗?”

    张依依指了指满洞府被她随意堆放的东西,特别是那一堆的兽丹道:“既然都是破烂,那你应该没有要的必要了吧?”

    “我是指这些东西在上界用处不大,又不是说在这里,依依你可不能故意歪曲事实。”

    不就是说了句姜恒的不好吗,不不不,它刚才那话就是事实,连不好都称不上,反正毛球是真的觉得自己这契约对象越来越小心眼了,这么点事都要记仇。

    但做为求生欲极其强烈的凶兽来说,毛球当然不会把最后心底的话也说道出来,反倒是脸不红心不跳的拍着马屁道:“你师父可真是个好人,这么久了连我这点兽丹都还记着,飞升前也不忘把东西替我准备妥当。”

    看到毛球那威武随时屈的识趣样,张依依笑着将那些瓶兽丹通通给毛球自个收好,而后手一挥将师父留给自己的家底一并收进了空间之中。

    “依依,我要去睡上一觉,没什么大事都别叫我。”

    毛球也一个闪身跟着进了空间,还一口气直接吐了满满一瓶子的特制兽丹,之后趴在自己专门弄好的小窝里当真就这般睡了起来。

    张依依见状自是由得它去,反正这家伙修炼就是睡觉,睡觉也是修炼,她又不是周扒皮,还能打扰它磕丹药修炼不成。

    至于乔师叔那边,说过两天就真的是两天,趁着还没出门,张依依打算这两天自个去外门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外门弟子可以调过来帮着打理洞府俗务跑跑腿之类的。

    自己这里只有唯一的一个杂役弟子,只有自己不在宗门时才负责帮她看守一下洞府,但如今她明显缺少的却是一两个有着足够能力可以帮着她打理好杂物,处理各种事宜的帮手。

    而这样的人光是靠着宗门的分配或推荐明显很难寻到合心意的,所以趁着这会儿还有点时间,张依依便亲自往外门跑上了一趟。

    只不过,她的运气好像不算太好,刚出内一峰没多久竟然便碰上了一个明显有意找麻烦的人。

    “原来是莫师兄,不知莫师兄拦我去路,所为何事?”

    看到莫砚,张依依下意识地便想到了袁瑛大师姐,当然也想到了当年那场退婚,以及莫砚那个所谓青梅竹马的表妹。

    刚回宗门,她是真没那么多闲功夫管别人的闲事,所以自然也不知道莫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但莫砚拦着她,看她的表情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实在让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张依依,敢不敢与我一战?”

    莫砚直接向张依依发出挑战:“同门弟子禁止私斗,但有恩怨可上演武台光明正大打一场,你可敢应战?”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www.yueduyue.com = 阅读悦)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炮灰修真指南第二百八四章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23s 0.643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