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证:鬼美人杀人事件 114.刺杀vs宣战

    这场刺杀来得既狠又快,叶时朝刚刚走出餐厅,一辆车就从街角疾驰而来,驾驶座全身包裹严实的黑衣人如一道鬼影举枪射击,走在叶时朝身后的辛格眼疾手快,飞身将叶时朝扑倒,对着周围大喊:“闪开,都闪开。笔砚阁 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人群大乱,尖叫着四散逃窜,叶时朝被扑倒在地,抬头去看,那只露两只眼睛的杀手朝他看了一眼,似乎并不恋战,踩下油门,无牌照的黑车朝着宽阔的马路疾驰。

    辛格已经拨通了电话,叫了最近的巡逻民警,挂掉电话,看看远去的车,又看看叶时朝,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去。

    他担心会有二次暗杀,比起去追杀手,保护叶时朝的安全更为重要。

    叶时朝已经站了起来,望着远去的杀手,眸光冰冷。

    辛格忙过来问:“没事吧?”

    叶时朝摇头,“他并不想杀我。不过是个警告。警告我,不要再追查辛宠的下落了。”

    辛格咬牙,懊悔不止,“姓白的那个小王八蛋演技真是太好了,那么多年他跟辛宠亲如姐弟,我家更是来去自如,我是万万没想到他竟有这么大能耐!”

    叶时朝的俊脸上现出霜雪般的冷意,“他的目的从来都不是复仇,他只想要鬼美人和辛宠,想要建立属于自己的鬼美人组织,是我们太小看他了。”

    这次暗杀并不是第一次,当初叶时朝在医院接到刘讯飞的电话,刘讯飞说小五就是白亭年,他脑中立刻闪现出白亭年看辛宠的眼神,顿时心生警觉,冲进准备室去,辛宠已经不见了。

    随后赶到的刘讯飞,气喘吁吁说:“周玲玲拇指上发现一个陌生指纹,这几日我一直在比对指纹,我们分析,这也许是周玲玲给自己留下的保险,若她身亡,指纹暴露,那么必然会暴露出来的一个人,这个人对她对组织都至关重要。结合周玲玲的极端的性格,我们预测这个人应该是小五,她若得不到组织,宁愿鱼死网破也不愿意把组织留给小五。我们比对了上千对指纹,终于发现这个指纹是跟辛宠律所的白亭年是吻合的。白亭年就是小五。”

    过往的种种不合理浮上心头。

    辛宠背后的鬼美人凤蝶纹身……

    他与辛宠定情没多久,辛宠就成了杀他父亲的凶手……

    诛心……陷害……种种不过就是为了让他和辛宠互相憎恨,彻底分开。

    可是他与辛宠依旧和好了,他无计可施,只能丢下了六夫人、七夫人,绑架辛宠强行带她远离……

    一步步计划精准,这个看似无害的男人,当真可怕。

    叶时朝站在空荡荡的准备室里,看着地上掉落的辛宠的外套,全身冰冷,拳头握得太紧,指甲嵌入肉里,血一滴滴落在地上,他却浑然不觉。

    他一定要亲手将这个男人送进牢里!

    刘讯飞封锁的医院,搜索了一整日,都不见人影,在调查中发现,医院里有一个救护车司机,一个护士跟着失联了,最终在仓库里找到了被绑架的两人。才得知,一早,就有两人将两人绑架,脱去工服和工牌扔在仓库。

    叶时朝在两个杀手可能出现过的地方,反复徘徊取证,即便是尘埃也都利用起来,日以继夜地寻找遗留的蛛丝马迹,终于抓到了那两个绑架辛宠的杀手。然而两人只是拿钱办事,他们也不知道辛宠的下落。

    接着刺杀就来了,第一次是在他的家里,之后有一次是他的办公室发生了爆炸,这一次的当街刺杀,一次次警告都是在像他宣战。

    然而这一次次的宣战,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怒火,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他也不要把辛宠追回来!

    辛宠看着眼前的照片。

    熟悉的阳台,她朝思暮想的人,洞穿窗户的弹痕……

    她将照片扔在桌子上,全身颤抖,握紧拳头,“小白,你不能这样,这是犯罪,走上这条路就回不了头了。”

    白亭年站在燃气灶前,细心地煎着一个蛋,似乎并没有听到她说话,也似乎刚才那张致命的照片并不是他拿给她的。

    他低着头,看着眼前的平底锅,鸡蛋在清亮的植物油里跳跃,慢慢变得金黄诱人,他抬头看她,微微笑着,眸光漂亮而深情,“还是要五分熟吗?”

    辛宠将照片撕碎,扔在他面前,转身走了。

    辛宠开始绝食,每日无论他端来什么,都被她掀翻砸碎。他一点也不生气,只是心疼她有没有弄疼手,然后换来别的,她照样不吃。后来饿得砸东西的力气都没了,他抱着她,给她看新送来的照片。

    手机屏幕上,熟悉的办公室里,一片狼籍,玻璃门碎了一地,墙面坍塌了半边,熟悉的办公桌和墙面因为火光被熏得发黑……

    “他没事,就是办公室要重修了。但是下一次呢?万一他刚巧在呢?我不敢保证。”他抚着她的头发,轻柔说。

    连日的绝食,让她连颤抖都做不到了,只能无力地哭了起来,“你到底想怎样?到底想要我怎样?”

    白亭年抱着她,轻轻抚摸着她的脸,温柔到让人颤栗,“吃东西,不要再伤害自己了。”

    “好。我吃。你别碰他,我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辛宠从他怀里爬出来,爬向桌子,双手颤抖,夹起盘中软嫩的煎蛋往嘴里塞,眼泪扑簌簌掉在盘子里,心中翻腾着剧痛,仿佛她在吃的不是美味,而是钢钉。

    白亭年满意地走过来,俯下身亲了亲她的发顶,“几天没吃东西了,别吃那么急,最好喝点温补的。正好家里有刚才的鸡纵菌我去给你熬鸡汤。”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辛宠确实乖了很多,不再砸东西,也不再绝食。白亭年似乎很开心,每日来都会带些新鲜的花,红的粉的紫的,将小木屋装点的姹紫嫣红。偶尔也会带来更稀奇的花,比如七色堇。

    “我在山腰上采的,看这花多神奇。”小小的花朵上七个花瓣,七种颜色,如梦幻般停留在白亭年的手心里,他将花献宝一样送到她面前。她看着稀奇,伸手接花的空档,他俯身亲了亲她的发顶。

    辛宠拿着花,别扭地躲开。

    这段时间白亭年并未对他做过逾矩的事,最亲密的不过就是抱一下,亲一下发顶,脸脸颊都没有亲过。她承认这种对于这种君子作风,确实还是她曾经熟悉的小白,但是她眼前的处境,又时时刻刻在提醒她,若是抱着这种想法跟他相处,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么奇妙的花,一定稀少,你摘了,别人不就看不到了?”辛宠看着花,又看窗外,许久未曾走过木屋,她有些想念外面的世界。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白亭年好脾气地笑了笑,将手机拿出来,翻出一张照片,“你看,这有这么多,我只摘了一朵,不算贪心。”说着,望着她,表情甚至有些委屈,“我就是想让你看看。”

    辛宠看到那一大片的七色堇坡,确实无话可说,心中对外面的向往更大了,小心翼翼问:“我想亲眼看看……”说完,忙又加了一句:“我就是问问,你要是不同意,不出去也行,别……生气……”

    她倒是不怕他生气,就是怕他一生气就去拿叶时朝撒气。

    “好。我带你去。”白亭年抱了抱她,“不用对我这样小心翼翼,我没有那么小气。只要不离开我,你就算想烧房子,我都给你递火。”

    这话听着十分耳熟,辛宠低下头,脑海中浮现出多年前的画面,那时他们都还在学校,他已经十分喜欢黏在她身边了,她逃课他就帮着掩护,她跟人吵架,他就一旁帮腔,她就算想上房,他都毫不犹豫去搬梯子。

    那个时候许多眼馋白亭年美貌的学姐学妹都对她十分嫉妒,时常酸溜溜跟他开玩笑,“小白,你怎么那么听辛宠的话呀?”

    “这不是听话。”白亭年望着辛宠,“是宠爱。学姐就算想烧房子我都给她递火。”

    “好小白。”辛宠开心得哈哈大笑,“学姐没白疼你。不过啊,我要是真想烧房子,你还是得劝着我,这可是犯罪,咱不能知法犯法。”

    同样的话语,同样的人,心境却完全不一样了,辛宠心有戚戚然,点了点头,“我不想放火,就是想出去走走,天天呆在这里,太闷了。”

    “好,我带你出去。”白亭年牵着她的手,走出木屋,并细心地锁好门。

    这是辛宠第一次踏出牢笼,看到这大山里的世界。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蝶证:鬼美人杀人事件114.刺杀vs宣战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07s 0.516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