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第三百零六章 你从何处而来?

    沈衣雪问起灵虚子,自然是存了震慑三人的心思,在听完奔雷剑客的回答之后,再次轻轻一笑,宛如春花绽放,却让三个人心底同时一寒。笔砚阁 www.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她说:“谁能将灵虚子找出来?然后告诉他,给他一个机会!”

    &他一个机会?”奔雷剑客楞了一下,有些不解地望着沈衣雪,沉下脸来,声音中也多了一丝不悦,“沈姑娘,你一直都在王顾左右而言他,是否戏耍奔雷剑,并非真心想要告知宗主的下落。”

    如此直接,沈衣雪反而不好再绕下去,于是抬眼看向奔雷剑客,目光清亮,却带着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唯有动用一切可能的力量,才有可能救出言寂。”

    &

    奔雷剑客的注意力,永远都与其他人不一样,沈衣雪一番话下来,他也就只听到了一个“救”字,当下就变了脸色,失声道:“宗主他出什么事了?需要多少人去救?”

    想到言寂现在的状况,沈衣雪也禁不住蹙了蹙眉,抬眼望向奔雷剑客:“自然是越多越好。”

    说完这句,她的目光再一次从孔微海和道空脸上掠过,又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出来:“想要对抗一整个域界,也就只有动用一个域界的力量。”

    &个域界?”沉默了许久的道空再次变了脸色,目光中带了一丝惊疑不定,试探地问道,“魔界吗?”

    沈衣雪清凌凌的目光,瞬间落到了道空的脸上,让他禁不住心中一惊,一时间竟突然有种大气也不敢出的感觉。

    &界?”沈衣雪的目光当中带了一丝嘲讽,“若是魔界,诸位觉得,我还会出现在这里么?”

    &是魔界,难道是……”孔微海目光沉了沉,试探着问道,“鬼界?”

    &是!”沈衣雪几乎是立刻就接了话,却让另外三个人同时一愣,紧跟着面面相觑,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重复道:“鬼界?!”

    &道神界不想一雪前耻?”打铁趁热,沈衣雪几乎是立刻就又追问了一句。

    奔雷剑客楞了半天,才回过神来,瞪大了眼睛,看看孔微海和道空,又看看沈衣雪,这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宗主他,去了鬼界?可是不对呀,他明明是……”

    沈衣雪叹了口气,和奔雷剑客这种人交流,好处是你不用猜度他心底的想法,因为他会全都表现在脸上,同时说话更是不会拐弯抹角。可同样地,你说话也必须是直来直去,稍微拐弯,对方可能就会听不明白。

    奔雷剑客再次提到言寂的下落,让沈衣雪瞬间就想到了她离开神界时候的情景,神情不禁微微一冷,就连周身凝而不散的混沌之气,似乎也散发出了阵阵寒意,让三个人同时心中一凛,就连想来粗枝大叶的奔雷剑客,也感觉到了不对。

    四个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咳!”孔微海的目光闪了闪,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来,僵硬地转移了话题:“衣雪师侄,离开神界日久,可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还是我妖宗的副宗主,如今既然回归,自然没有不回自家宗门的道理。”

    沈衣雪抬起头,目光依旧清澈如水晶,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孔微海,等着对方自觉尴尬,说不下去。

    当初,在葬神渊前,佛道二宗的修者对于沈衣雪联合一击,虽然孔微海的姚总没有参与,可那个时候的妖宗,恐怕也是将她这个“副宗主”的身份,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孔微海如何能看不出沈衣雪目光中的嘲讽之意,可惜他的脸皮却不是一般地厚,直接就忽略了沈衣雪眼底的嘲讽,径自说道:“衣雪师侄,哦不,沈副宗主,如今我妖宗日渐兴盛,你也该回去看看了。走走走……”

    他一连变换了两个称呼,只是以孔微海为人的精明,又怎么可能口误。沈衣雪心中明知道他是故意的,却也不得不顺着他的话接下去:“微海师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管衣雪身份如何变化,却终究还是师父的弟子,也便是你的师侄。至于妖宗的副宗主一职,衣雪自问,从未尽心尽力,实在是担当不起。”

    若是换做从前,沈衣雪或许会承认孔微海给她的这个妖宗副宗主的身份,毕竟那个时候她与轩辕昰找不到离开神界的通道,需要一个身份立足。

    然而现在却是不同了,通道,就在她的背后,她若是想要离开,只需一个转身。

    所以,妖宗副宗主的身份,也就成了一种羁绊。而孔微海故意口误,接连换了两种称呼,就是想要沈衣雪自己决断。

    除非是沈衣雪想要和孔微海翻脸,否者她也就只能是二选其一。

    二选其一,现在的她,自然是不愿再被一个妖宗绊住脚步,所以也就只能继续承认孔微海的“师伯”这个身份。

    这个结果自然也是孔微海的意料之内,他再次朗声一笑:“衣雪师侄言之有理,你我相识已经几百年,交情自然远非其他人可比。”

    奔雷剑客一心想要知道言寂的下落,如今孔微海再一次与沈衣雪打起了哈哈,他心中如何能不急,却又一直都找不到插嘴的机会。

    此刻孔微海话音落下,沈衣雪却并未及时接话,他总算是找到了开口的机会,于是连忙问道:“沈姑娘,宗主他,为何会去了鬼界?”

    沈衣雪不答反问:“鬼雾是如何侵蚀神界的?”

    &个……”奔雷剑客忍不住挠头,呆愣片刻,干脆大声道,“沈姑娘,我是粗人,还望你有话直说,不要绕圈子。否则,我……我听不懂!”

    奔雷剑客收起真气,落到葬神渊前,沈衣雪所站的回心石前,这下当真变成了仰视沈衣雪。他也懒得理会,继续大声道:“我现在就想知道宗主的下落,以及为何会去了鬼界。你自己也曾亲历那一场鬼雾危害,并且在最后关头力挽狂澜,冰封神界,让神界得以休养生息……”

    &咳咳……咳咳咳!”听到“冰封神界”四个字,一直默不作声的道空,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立刻就打断了奔雷剑客的话。

    他咳得十分剧烈,一张老脸都憋得通红,几乎都能滴出血来,却是半天都停不下来,让奔雷剑客想要插嘴都找不到机会。

    奔雷剑客急得额头上青筋都冒了出来,忍不住朝道空不满地道:“道空宗主,你喉咙不舒服么?”

    道空一口老血险些喷出,这次是当真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咳咳咳咳……”

    奔雷剑客也不理会他乱瞟的眼神,当然也可能根本就没有注意:“道空宗主若是喉咙不舒服,可以回佛宗调养调养,不必在葬神山上吹冷风!”

    这一次,道空是真的要吐血了。

    这个奔雷剑客,脑子怎么就不转圈呢?他还敢提当初沈衣雪冰封神界大地的事情,难道就不怕眼前这个少女和他们翻旧账?!

    别忘了,当时佛宗与道宗的修者,可是联合起来给了她几乎致命的一击。若非当时那个言寂拼死相护,她哪里还能站在这里,说些不痛不痒的话?

    再看看她周身充沛浓郁的混沌之气,可是能够转化成神界天地灵气的!

    若是再让她记起了当时佛道二宗联手的仇恨,哪里还肯再为神界恢复天地灵气?

    言寂?言寂不过是一个已经卸任的道宗宗主,哪里有整个神界的天地灵气来得重要?

    这颗奔雷剑客,一点脑子都没有!真不知道他怎么能接替灵虚子继任道宗的宗主,还是道宗当真已经无人可用了?

    当然,这些话道空也只敢在心里想一想,打死他也不会当着沈衣雪的面说出来。

    可是他不说,却不代表沈衣雪不明白,只是不肯拆穿而已。

    沈衣雪冷眼旁观,朝着道空在那里咳得老脸通红,一脸憋屈,欲言又止,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心中却是一阵快意。

    又等道空咳了半天,奔雷剑客一脸的不耐烦,孔微海也撇着嘴满脸不屑,沈衣雪才缓缓开口,语气天真:“道空宗主,虽然神界的天地灵气依旧枯竭,不过好歹这葬神山附近已经恢复了一些,用来医治你的喉咙,应当是绰绰有余了吧?”

    &咳!”道空继续咳嗽。

    &孔微海忍俊不禁。

    奔雷剑客的大嗓门“适时”响起:“沈姑娘一片好意,道空宗主你还犹豫什么?”

    道空这次,是真的吐血了,被奔雷剑客给气的!

    而且沈衣雪都开口了,一番“好意”地让他吸收葬神山四周的天地灵气“医治”喉咙,更是吓得他连咳都不敢咳了。

    于是只要硬憋着,憋得一张老脸如同滴血般的红,最后犹如魔修真气般的紫。

    沈衣雪瞟了一眼道空,转头又看向奔雷剑客,语气平淡:“听说,那个灵虚子的真气,突然改换成了魔修的真气?难道神界这片天地,就没有排斥他?”

    听说?灵虚子的真气突然变成魔修真气的事情,可是发生在这个小丫头离开神界之后,她能听谁说?!

    孔微海心中一动,随即了然,再看向沈衣雪的时候,目光的当中已经不自觉地带了一丝畏惧之色。

    道空自然也反应过来,本来憋得紫涨的面皮,瞬间又失去血色,变得比神界天地的冰雪都白!

    &后没有人再见过他,也不知道该去何处寻找。”奔雷剑客依旧后知后觉,随即话锋一转,“沈姑娘,你东拉西扯了这许多,可以告诉我,宗主他为何会跑到鬼界去了吧?”

    最后这句话,总算是让孔微海和道空暂时松了口气,心想果然是粗心的人也有粗心的好处,最起码心中无所畏惧,还能直接改变话题让人无话可说。

    沈衣雪就算知道孔微海与道空的这些小心思也不会拆穿,当下神色一肃,答道:“自然不会是自己跑去的,还不是被鬼界的修者劫持了却去!”

    &劫持!”奔雷剑客闻言几乎都要跳起来,“是谁,是谁劫持了宗主?”

    沈衣雪叹了口气,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孔微海和道空,这才继续回答奔雷剑客的问题:“言寂宗主在离开神界之时,散尽了一身真气修为,变得与普通人无异,恐怕是个修者就能将其劫持了去!”

    这话分明是说给孔微海和道空听的,就连奔雷剑客也觉出了一丝不对味儿来,面色瞬间尴尬,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毕竟,言寂散尽真气,是为了护住沈衣雪。而他拼了命的护住沈衣雪,则是因为佛道二宗的修者,对于沈衣雪联手那一击。

    就算当时他不曾参与,可同样也没有站在言寂和沈衣雪的一边不时?

    更何况,他现在还是代表着整个道宗的宗主!

    奔雷剑客只是比较粗心,却不代表脑子迟钝。既然想到了佛道二宗修者对于沈衣雪的联手一击,自然也就想到了沈衣雪和言寂离开神界的事情,再就想到了灵虚子。

    灵虚子真气突变,可是发生在沈衣雪和言寂离开神界之后。这期间,神界正片天地都被冰封,天地灵气十分稀少,恐怕是连人界都不如。

    而且,因为神界四周时空紊乱的缘故,一时间也再无修者飞升而来,沈衣雪自然也不能返回神界。

    ——当然,就是能够返回神界,依着她离开时候的那样惨烈的情景,恐怕也是不愿意再回来的。除非是回来报仇!

    既然沈衣雪始终都不曾返回神界,那么她又是如何知道她离开之后,神界发生的这一重大事件呢?

    奔雷剑客心中一凛,在疑惑的同时,再看向沈衣雪的眼神中,也不自觉地带了一丝疏离和防备。

    &姑娘,”他后退了两步,与沈衣雪拉开了距离,“敢问,你是如何进入神界的?”

    沈衣雪一指身后的葬神渊:“从葬神渊中上来的。”

    从葬神渊中上来的?!

    一时间,就连孔微海和道空也瞪大了眼睛,看看沈衣雪,又看看沈衣雪背后的葬神渊。

    自从神界天地被沈衣雪冰封之后,葬神渊中就再无罡风出上来,除了依旧深不见底,完全都被冰雪覆盖。

    反而是前两日,十分诡异的突然涌出一股天地灵气来,却又不能为神界修者所吸收利用,被奔雷剑客一急之下,一道真气就劈了下去。

    不过奔雷剑客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劈中了什么,只是感觉那天地灵气当中有异常的气息而已。

    如今沈衣雪却说自己是从那葬神渊中上来的,怎么能不令三人感到震惊?

    直到此刻孔微海,道空和奔雷剑客才想起自己来此的目的,就是因为感觉到了葬神山四周天地灵气的蔓延,还以为葬神渊中又出了变故,因此特地前来查看。

    结果却看到了沈衣雪站在葬神渊前的回心石上,震惊之下,就连最初的目的也给忘了。

    如今沈衣雪再次提起葬神渊,也等于提醒了三人。于是三个人对视一眼,同时驭气而起,飞到了葬神渊上空。

    此刻,覆盖着整座葬神渊的冰雪,已经在沈衣雪七彩混沌之气的作用下完全融化,再一次显露出黑色的,嶙峋的,狰狞的怪石来。

    因为葬神山四周的冰雪已经完全消融,天地灵气开始恢复,所以三个人看到葬神渊中得冰雪融化并不意外。

    令他们感到意外和惊讶的是,原本深不见底的葬神渊,此刻竟隐隐的有紫色云团弥漫上来!

    紫色的云团?魔界修者真气所特有的颜色!

    道空心中一惊,险些忘记驭气直接从半空跌落,在开口的时候声音都在发抖:“这,这是怎么回事?”

    奔雷剑客则是直接大叫:“这不是魔界修者的真气吗?怎么会跑到葬神渊中来>

    说话的同时,双掌之间已经凝聚出一道黑色的,夹杂着无数噼里啪啦电火花的真气来。

    魔界修者的真气?

    沈衣雪也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就反应过来,既然之前神界那一层银白色的云团和天地灵气,能够将魔界圣山四周的真魔气压下去,那么银白色的云团和神界的天地灵气被自己的混沌之气吸收后,圣山四周的真魔气在不受压制,自然也能够涌上来!

    想明白其中关窍,沈衣雪自然不能再让奔雷剑客的真气劈出去。之前她的神念就险些被这奔雷剑客的真气劈中,如今谁知道这涌上来的真魔气中,会不会有其他魔界修者?

    想到此处沈衣雪面色微冷,一道七彩混沌之气就分了出去,如同灵动的小蛇一般缠上了奔雷剑客手中那道,黑色的夹杂着电火花的真气!

    孔微海,道空和奔雷剑客不知道,而沈衣雪一时也忘记了,此刻它还代表着神界天地的意志。

    所以她根本就不用动用混沌之气,只要一个念头就能阻止此刻的奔雷剑客。

    奔雷剑客掌中的黑色真气,正要劈向下面的真魔气云层,突然就觉得掌心一空,自己刚刚凝聚出来的真气竟已消失不见!

    再一愣神的功夫,他的双掌就已经被沈衣雪的七彩混沌之气缠住。

    &姑娘,你……”奔雷剑客急的大吼,一转头却见沈衣雪神色无比淡然,几乎瞬间就明白过来。

    孔微海也被涌上来的云团颜色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他再次低头,确认了一下脚下正涌上来的云层颜色,驭气缓缓离开葬神渊上空,来到沈衣雪面前。

    &魔女,”这一次孔微海没有再叫“衣雪师侄”,更没有称呼沈衣雪为“沈副宗主”,再一次换了称呼,一个神界中人,对于沈衣雪都会有的称呼。

    他目光幽深的望着沈衣雪:“你从何而来?”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第三百零六章 你从何处而来?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06s 0.61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