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里的名侦探公平 9.15 神秘连环自杀事件七

    仍是之前的那间多媒体会议室,依然是电视视频会议。一笔阁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但是这次出现在这里电视画面的实际画面只有一个,那就是黑田大人的那个伊东铃上助理。

    伊东铃上的目光透过电视画面直视田中哲司,“田中总经理,你现在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田中哲司双眼有些通红,“虽然我这次的赌局失败了,但是我依然坚持我原来的意见。黑田工业园是科学的、现代的、无以伦对的!不存在任何可能的建设和管理失识!不存在任何的可能!”

    伊东铃上,“难道田中总经理想失言?”

    田中哲司,“失言?不!不!不!我并没有在这次的赌局承诺什么。所以并没有什么失言在里面。”

    伊东铃上,“田中大人,你是在拿自己的荣誉和信誉开玩笑。”

    田中哲司惨笑,“没有什么荣誉或信誉,这是我一生坚持的真理,这是我一生追求理论和得到知识的结晶。我无能否认它!否认它,就是否认我自己。”

    田中哲司突然深躬一礼,表示十分地报歉,“对不起,我无法接受!这是比我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如果失去了它,我还不如直接死亡。”

    伊东铃上,“田中大人,你这样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田中哲司目光坚定,“人一生之中,总有一些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在里面。我虽然喜欢金钱、喜欢年青美丽的女人,但是如果用我一生中骄傲、一生中的坚持去交换。对不起,我依然无法接受。就是死亡,我也无法接受。”

    伊东铃上叹息,“既然这样,田中大人我也只能更换黑田工业园的负责人了。希望你能理解。”

    田中哲司依然倔强,“这只是一份不知所谓的年青人、一个嘴上无的毛家伙,为了哗众取宠、为了讨好上层所编造的一份可笑的文件。我以我们数十年现场管理的实际经验告诉你,我们的园区设计、厂房设计、楼顶设计、生产工序设计都是世界上最科学,也是被广泛承认和认可的。是黑田科技的骄傲和巨大无形资产。而这一系列伟大成就在这里的集中体现,每一个的每一步都是无数之前岁月、无数其他生产基地、生产工艺的不断发展、提升、再发展、再提升。那每一步都是黑田科技用自己血和金钱的教训,一步一步地走来。十分地坚实、可靠、可信,而且科学、高效。而这一份文件是什么呢?只是一份猜想。包括它引为证据、证明的理论、案例都无法成功支持这份文件的判断,只是牵强附会!所以,我拒绝!拒绝在我的产业园中执行这种小孩的、可笑的、无任何理论基本和案例支持的方案计划!”

    伊东铃上不再多说,“你的意见我会完整传递到大人那里的,一切由大人最终决定。”

    田中哲司倔强地一声不吭。伊东铃上不再说话,而把目光投入同在这个会议室中的杜公平。

    伊东铃上,“杜公平,你有什么打算?”

    杜公平微笑,“我应该是准备到京洛去准备到京洛帝国大学上课的相关事宜。”

    伊东铃上微笑,“大人对你这次的表现和贡献很满意。已经对你在京洛的工作和生活进行安排,而且大人希望这件事件之后,大人会安排相关学术杂志对你的这篇报告进行报道。”

    杜公平不解,“进行报道?”

    伊东铃上,“大人并不想对该事件进行什么隐瞒。而且大人对你的人生计划,并不希望你仅仅是一个单纯的侦探类人员。大人对你有更高的期盼,所以希望你不要骄傲,继续努力。但是该属于你的成绩和荣耀,大人也会保证你会得到。”

    杜公平有些吃惊。因为按照伊东铃上的说法,黑田大人那边像是要把自己树造成一种学术的进一步专家。杜公平已知的故事,大学之中就和社会里没有什么区别,学生的一些成就被自己的老帅盗取、占用都是非常正常的情况。而黑田大人保证这件事件中该属于自己的成绩和荣誉,一定会是自己的。还要自己不断努力 。那样的话,自己的人生一定是一个不仅仅纯侦探的人生轨迹。

    杜公平有些茫然,但是依然十分乖顺地点头,“是的,我听从大人的安排!”

    …………………………

    事件已经结束,虽然它所产生的后续工作可能需要数月或者数年,但事件到此确实告一段落。田中哲司卸去了自己黑田工业园总经理的职务,虽然很多人不理解,甚至猜测、疑惑很多,但田中哲司还是以个人身体原因卸去了自己黑田工业园总经理的职务。而且集团总部也派了接任的新任总经理。这是一个对黑田工业园可以说是翻天覆地变化的事件,但是杜公平由于不属于这一体系,无法去见证这一改天换地的过程。只是知道一个叫小石川春夫的人接替了田中哲司的职务,而这个小石川春夫也是黑田家系的世谱家臣出身。

    …………………………

    巨大明亮的办公室,巨大的办公桌,那座位后面巨大的单面玻璃后,一个巨大的产业园正伟岸地显示在那里。

    一份文件被重重抛回桌面,发出重重的声音。这间办公室的主人,黎岛黑田科技工业产业园的总经理田中哲司愤怒且不屑的看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一个黑色西装男人。

    田中哲司,“梶山、梶山胜利,我拒绝!”

    黑衣西装男人是一个年青很多的青年,也就三十多岁。此时的他仿佛早已经预料到田中哲司的态度,没有生气,反而在微笑。

    梶山胜利,“不能拒绝,这是大人的意愿。”

    田中哲司,“那这只是一份不知所谓的年青人、一个嘴上无的毛家伙,为了哗众取宠、为了讨好上层所编造的一份可笑的文件。我以我们数十年现场管理的实际经验告诉你,我们的园区设计、厂房设计、楼顶设计、生产工序设计都是世界上最科学,也是被广泛承认和认可的。是黑田科技的骄傲和巨大无形资产。而这一系列伟大成就在这里的集中体现,每一个的每一步都是无数之前岁月、无数其他生产基地、生产工艺的不断发展、提升、再发展、再提升。那每一步都是黑田科技用自己血和金钱的教训,一步一步地走来。十分地坚实、可靠、可信,而且科学、高效。而一份文件是什么呢?只是一份猜想。包括它引为证据、证明的理论、案例都无法成功支持这份文件的判断,只是牵强附会!所以,我拒绝!拒绝在我的产业园中执行这种小孩的、可笑的、无任何理论基本和案例支持的方案计划!”

    梶山胜利,“这是大人的产业园!不是你个人的,田中大人太感情用事了。”

    田中哲司拍案而起,愤怒咆哮。

    田中哲司,“正是对大人的忠诚,我才拒绝!我绝不允许大人被某些无耻小人蒙蔽,一世英明受损。请能理解!”

    梶山胜利,“还是那句话,我是来执行命令的,而不是讨论执行的。田中大人,请原谅!必须执行。”

    田中哲司,“如果我坚决反对的话?”

    梶山胜利,“田中大人不要这样,大人还是十分依重和看重大人的。”

    田中哲司,“梶山胜利,暗夜黑蝎!大人的忠狗!你就不会再装下去了,如果那样就是在侮辱我的智慧。”

    梶山胜利,“那么,就十分抱歉了!“

    梶山胜利拍掌,房门打开,一名一身西装的三十多岁青年人走了进来。

    青年人微躬施礼,“我是小石川春夫,请多指教!”

    …………………………

    田中哲司离开了这里,离开了黑田工业园。悄无声息地离开,除了杜公平、美弥子送行之外,竟然没有通知别的人。一个小型的游轮,白色而美丽,就像漂浮在蓝色海水中一只白色天鹅。田中哲司站在码头上,抚摸着它的船身,微笑地向杜公平介绍。

    田中哲司,“新燕号!我最喜欢的一艘船,9年前专门在西洲的利意达那里订做的。足足4年才完工,5年前我将它带来黎岛准备平时休息的进候可以用来渡过时光,没有想到5年来,我一直没有机会用它。现在我终于有时候用它了。这样未必不是一种幸福。”

    杜公平有些感叹,其实认真说起来田中哲司并不一定就是坏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一生的追求,也有自己一生的坚持。但是有的人愿意为这些付出生命,但是有的人那只是内心总会隐隐做痛的回忆。田中哲司可以选择妥协的,但是他最后还是选择了自己内心的坚持。所以从某些方面来说,他一定是高尚的。异地而处,杜公平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选择与田中哲司相同的道路。这使杜公平甚至感到自己的懦弱和卑微。

    田中哲司,“杜公平先生!”

    杜公平,“是的,田中大人!”

    田中哲司突然展露自己灿烂的笑容,“干得不错,请继续努力!”

    杜公平,“啊……”

    杜公平感觉自己完全没有听明白的时候,人已经中老年的田中哲司已经身手矫健地跳到了自己心爱的船上。船慢慢开始启动,田中哲司开始向杜公平、美弥子挥至别。完全没有将自己话语解释清楚的意见。

    杜公平只能挥舞着手臂和这位已经共事近3周的黑田家系的前辈告别。不管是会议,还是平时这位田中哲司总经理对杜公平一直表现出来的态度都是敌视、仇视和不能共存。杜公平所以一直搞不表楚为什么他会在自己离职后,只邀请自己为他送行?他临走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杜公平,“他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是在认可我之前的工作吗?但是他不是强烈反对吗?”

    美弥子微笑,“学会欣赏你的对手也一名传统武士所要求的基本素质。就像华国近代的一名著名的话:战略上要轻视你的对手、战术上要重视你的对手。武士要求不管敌我,要学会欣赏你的对手,但对手时则要冷酷无情。”

    杜公平,“你是提醒我不要太自做多情。这可能并不是一个前辈对晚辈的关怀,也可能是一种挑战或欣赏。”

    美弥子,“是的。黑田家系应该和大多数传统家族一样,虽然对外一致,但不反对内部竞争。而传统门阀中老人派和新人派的斗争都是一个悠远流长的故事。”

    杜公平,“也就是说虽然是一个组织,但是也不要太把所有人当自己人。”

    美弥子,“就和政治党派一样,组织的内部永远也不可能是铁板一块。大家需要盟友,也需要对手。但是作为对手,也不可能不可以相互欣赏。”

    杜公平,“原来是这样。”

    美弥子,“有一个内部敌人的感觉怎么样?”

    杜公平微笑,“有点意思。”

    …………………………

    田中哲司离开了,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但杜公平无法悄无声息地离开,因为对杜公平这次的调查工作来说,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该事件的调查发布会还没有召开,虽然在黑田家系内部中,该事件的调查报告已经上交。但是对外的调查报告还没有形成。现在由于田中哲司的离开,上层的意见已经传达,该次事件调查在对外报告应该怎么报告也已经知道。现在就算一个正式的、官方的调查发布会的程序。

    …………………………

    黎岛黑田工业园原来那间田中哲司珍如生命的办公室中,最后一批进行改革的文件也被新任的总经理小石川春夫签署。根据这一批文件,整个黑田工业园将迎来巨大的轮休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不仅园区的相关建筑、景观、绿植都会变化,就连工人的服务等等都可能迎来新的变化。这是一场巨大的改革,它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企业创造效益。甚至根据相关专家的推测,这一系列改革完成后,整个黑田工业园的生产效率会降低到原来的80-90%之间。它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解决连续不断发生的员工跳楼自杀事件。这一系列文件将在不久的事件调查发布会上,与调查报告的内容同步发布。

    那窗巨大的单面玻璃之后,原本总经理田中哲司的办公桌上,原来的那把总经理沙发座之上,相对田中哲司十分年青的小石川春夫正紧张地忙碌。他的旁边,那名被田中哲司称为暗夜黑蝎的梶山胜利则半醉着,倒在一个长沙发上,右手一个200ml的银制小酒壶,不断小口地喝着烈酒,眼睛则迷离地看见单面玻璃后的那个巨大的产业园。

    梶山胜利,“真是美丽啊!真是宏伟啊!春夫,你的这次决定可是十分冒风险的啊!身为黑田家世谱家老之长子的你,根本不用冒如此风险的。”

    春夫,小石川春夫,作为小石川家的长子一直受到整个黑田系势力的重视和培养。小石川家是黑田家自战国时代就引以为重的家臣,对黑田家拥有数百年的服务历史,就算是最残酷的川德幕府时代和最黑暗的80年前的新变革时代,小石川家都没有放弃过黑田家。所以小石川春夫一直被认为是黑田系未来的重要人物,黑田家的重臣。

    小石川春夫,“我到不这样认为。”

    小石川春夫拥有着180的完美身高、伟岸且健硕的良好体形,在8岁时已经能够作出很好和诗,是黑田系少年人中最出名的少年天才之一。

    小石川春夫指着电脑上的一个线形图表说,“田中大人,太骄傲了!已经完全沉迷在以往的功勋和荣誉中,根本没有完全认真地研究、分析该方案。”

    梶山胜利,“难道说,这个方案还有惊喜?我听说可是争议很多,有很多著名的专家评价都是无稽之谈,根本不可行。”

    小石川春夫,“当然是惊喜,更正确的说法是佩服!听说做出此报告,并给出方案的还不到20岁?”

    梶山胜利,“准确地说是18岁半,未满19岁。”

    小石川春夫,“听说进行调研,并给出报告和方案的时间不足二周?”

    梶山胜利,“准确地说是10天,最后3天他已经完成报告,只是在向上级进行报告,并等待指令。”

    小石川春夫,“所以说,这个世界永远不缺天才!我辈应时时警醒,如果一直只是站在原来那种星光灿烂的美丽感觉中,很快就会被别的天才赶上、超越。”

    梶山胜利,“春夫,你还没有真正评价这份报告和方案如何?”

    小石川春夫,“报告当然是突破性的,完全突破了现有的社会学、心理学、组织管理学等方面的固有认识和理论。所以才会受到众多专家的集体抵制。但这种突破并不是独有的、开拓性的,而是在原有的理论和实践基础上的巨大提升和发展。就像基础物理和微观物理一样,两者谁都不能说是错的。只是理论的承载面不一样。这个报告也是一样,它在其中已经清楚地指出,在当今世界,高度工业化生产,已经发展到一个更加高级、更加严密、更加复杂的情况下。我想他所说的意思是,在原有生产模式只相当手工作作坊的情况下,我们这种高达4万人同时生产的产业园中,原有的经验、理论、方式已经由量变发展到质化。这种情况下,必须有新的理论和方法来支持这种规模更大、人口更多、工艺更复杂、工序更细化的产业生产环境。”

    梶山胜利好奇,“春夫,看来你的评价可是非常高啊!”

    小石川春夫,“当然!你知道我非常不喜那种只会谈理论,而没有任何能力把自己的理由发展到具体实施步骤的那些空想家。而这一份,则完全不同。就以眼前的图表为例,他收集了众多不同规模的密集化生产单元的人口、工序等变量的数据,并形成性线图表。用抛物线清楚地指出了量变发生的点。所以就此,他提出的生产单元进行缩小的方案。给出的也是一个最良的量变前区间。还有这环境变化的方案,使用不同颜色的道路、不同种类的植物进行厂场个性化区别,也是成本最小,可实性最快的方案。对统一作息时间的方案,给出小组整体作息时间的方案,小组的设计也是根据生产实际,在不影响生产线效率下的可理单元。单元内小组整体休息时间固定,但时间、长短可以根据小组当天当时实际情况,自我掌控。我认为也是可行的。包括员工分区域轮休,使员工不要统一在周六、周日进行休息等,都是成本低、且可行性极高的。”

    梶山胜利,“春夫,看来你对任务的完成信心十足。”

    小石川春夫理所当然,“当然,我小石川春夫又不是傻子!虽然喜欢冒险,但也会选择成功率最高的。”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www.玉edu玉e.com = )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黄金时代里的名侦探公平9.15 神秘连环自杀事件七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67s 0.694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