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你喜欢:御龙灵字歌

吞海 第四十五章 拘灵遣鬼

    (ps:大章,一更。笔神阁 bishenge.com话说到底好不好看,给句话啊!朕不想玩单机啊!不好看骂我两句也好啊!!!!)

    胡家的家主胡府兴、衙门的捕头罗通、胡家的供奉、罗通带来的捕快们,都在那时面面相觑,事态的发展大大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那可是虞家的祖刀。

    曾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白狼吞月。

    这样的东西怎么会忽然出现在一个不知名的少年手中,他是谁?与那位虞家小侯爷又是什么关系?

    这些问题几乎在同一时间涌现在诸人的脑海,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诸君不跪吗?”魏来却眯起了眼睛,目光在胡府兴一行人的身上一一扫过,他的声音在那时压低了几分:“那这么说来,诸位是要……”

    魏来说道这处,有意顿了顿,随即他的眸中猛然涌出凌冽杀机,声音也陡然高亢:“谋反了吗?!”

    古桐城是大燕朝廷赐给虞家的封地,除了每年需要象征性的向朝廷上交一些税收外,虞家对于古桐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古桐城以及城中百姓的王。不敬虞家,便是不敬大燕朝廷,罪同谋反此话并无半点夸大。

    哪怕明日那削候的圣旨便会抵达古桐城,但今日虞候还是虞候,白狼吞月就还是古桐城“尚方宝剑”。

    胡府兴的脸色煞白,他心有不甘,但在咬了咬牙之后还是低下了头,身子缓缓跪了下来。罗通之流见状,自然不敢有半分迟疑,纷纷在那时下跪,嘴里高呼道:“拜见虞候。”

    周围的百姓缄默不语,显然也未有料到这场热闹会发展到这般地步。

    胡府兴高呼之后,便要站起身子,他身旁的罗通见他如此也赶忙要站起身子。

    “我叫你们起来了吗?”但这时,魏来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胡府兴闻言心头一震,他虽有不甘,但眼看着要站起的身子却不得不在那时再次跪下,他咬着牙,双目之中隐约有煞气涌动:“小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狐假虎威可不是长久之道啊。”

    “是吗?”魏来双眸一寒,反问道。

    “……”胡府兴张开嘴正要说话。

    “我让你说话了吗?”可话才出口便被魏来打断。

    胡府兴煞白的脸色瞬间被魏来此言憋得通红,他何曾受过这般屈辱,就是那虞桐见着了他,也得恭恭敬敬的唤他一声舅舅,此刻他却当着这么多古桐城百姓的面被一个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孩童颐指气使。

    一旁的刘青焰见着此番场景,双眼泛光,嘴里喃喃言道:“阿来哥哥今天好不一样。”

    龙绣瞟了一眼那神色肃然,目光冷冽的少年,撇了撇嘴:“也就比平时帅了那么一点。”

    孙大少爷可不甘被魏来占尽风头,赶忙接了句:“都是我这做大哥的教得好,已经学到了我些许皮毛啦。”

    这话出口,顿时招来龙绣与刘青焰满是嫌弃的一记白眼。

    “罗通是吧?”魏来却并不理会众人的心思,他沉眸看向那位古桐城的捕头,语调阴冷的问道。

    大腹便便的罗通见风使舵,见那胡府兴都被这魏来压得抬不起头,他哪敢得罪便忙不迭的点起了头:“正是在下,正是在下。”

    “你说鹿柏杀害鹿婷,谋财害命,可有证据?”魏来问道。

    “这……”罗通面色一变,下意识的看向身旁同样跪着的胡府兴,想要从这位胡大人的嘴里得到些许提示。

    但胡府兴却目不斜视,低着头沉默不语,得不到回应的罗通眼中涌出了些许慌乱,支支吾吾的半晌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个……这个……”

    “我问你证据呢?!”魏来的声音却在那时再次变得高亢,他怒声问道,语调中包裹着的愤怒与杀机让这位捕头的身子一个哆嗦,险些趴在了地上。

    “没有证据?”魏来迈开了步子,布靴踩在石板铺成的街道上,发出一阵咚咚的轻响,那声音极细、极轻,却在这静默的胡府门前清晰可闻。而于那罗捕头的耳中,这声音更像是阎罗催命之音,每一下响起,他的身子便不由自主的哆嗦一下,脸色也泛起阵阵煞白。

    “我……我……”他喃喃低语,想要说出些什么,可早已被酒色掏空的脑子思绪不畅,根本想不半点为自己辩护之言。

    “身为大燕官员,肆意捏造罪名,构陷良民,请问罗大人,此行该当何罪?”魏来站在罗通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寒声问道。

    白狼吞月雪白的刀身上折射出的光芒映照入了他的瞳孔,他的心底一寒,隐隐意识到,这个不知从何处窜出的家伙,似乎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某种说不清道不明,却让他肝胆俱裂的恐惧随着少年的到来而将他尽数笼罩,他心底最后一丝防线在那时崩溃,他开始不断的磕头,不断的高呼,声音中竟是隐隐带着些许哭腔:“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的不敢了!不敢了!?”

    “怎么?身为捕头,连大燕律法都记不住吗?”魏来却根本不去理会男人声嘶力竭的求饶声,他冷笑一声,索性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胡府兴:“那胡大人不是一心想做这古桐城的知县吗?想来这大燕律法应当早已烂熟于心,来,你来告诉这位罗捕头他犯了何种罪责?”

    “草民不知。”胡府兴头也不抬,闷声应道。

    “唔。”魏来对于这样的回答并不感到任何的意味,他点了点头,对此不置可否,他忽的低下了身子,凑到了胡府兴的面前,意味不明的问道:“对了,胡大人还不放陆五出来吗?”

    “草民不知大人所言的陆五到底是何许人,大人是不是误会了?”胡府兴依然低着头。

    “误会?”魏来冷笑一声:“龙绣、孙大仁,去胡大人府邸里走一遭吧。”

    二人闻言眼前一亮,顿时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胡府兴低着的头在闻言之后猛地抬起,眸中闪过一丝慌乱,但嘴里还是强作镇定的言道:“大人手握白狼吞月,我理应敬大人如虞候。但大人行事未免太过霸道,我胡家自问素来安分守法,从未做过什么有辱门风之事,大人先是毁了我胡府的大门,如今又要强闯民宅,是不是太不将我大燕律法当一回事了?”

    “胡大人不是不知道大燕律法吗?”魏来闻言脸上浮出了笑意,他眯着眼睛反问道:“还是说大人只记得对自己有用那部分律法呢?”

    如此轻易被魏来抓住痛脚胡府兴又将头低了下来,不愿去接魏来此言,却是害怕多说多错,再被魏来抓住痛脚。

    魏来见状,却是丝毫不把胡府兴方才的威吓之言放在心上,看向一旁的孙大仁与龙绣言道:“别愣着,趁胡大人还没有想好强闯民宅到底应当治我们何罪之前,去把陆五给我找出来。”

    龙绣与孙大仁哪里会被胡府兴吓住,他们如今可是以魏来马首是瞻,听闻此言自然便没了半点迟疑,迈步就要上前。

    见魏来不为所动,依然还要行搜寻之事,胡府兴的脸色一变,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却忽的从他背后响起。

    “看样子胡大人似乎遇见麻烦了。”胡府兴听闻此言转头看去,却见一群人在那时从府内迈步走出。

    来者足足十余人,为首之人两男一女,却是那些今日来胡府做客的“大人物们”。

    众人气度非凡,二位男子虽然年纪大都过了三十,但容貌依然称得上俊朗,那女子更是勿需多言,还未走进,那些围观的百姓便大都将目光倾注在了女子的身上,一时间竟忘却眼前之事。

    “哼。”身为乾坤门的第二圣子,叶渊在那时发出一声冷哼,一道阴冷的气息骤然从他体内漫开,将在场诸人笼罩,诸人纷纷一个激灵,从那般失神之态中回过了神来。这位叶圣子,显然已经将身旁的红衣女子当做了自己的私有物,旁人看上一眼他便会杀机暗起。

    胡府兴瞧见了来者的模样,虽然一开始他确实有心隐瞒下此事,但事态发展到这一步,尤其是白狼吞月出现后,事态便不再是他能掌控的了。叶渊的出现反倒是让胡府兴见着了救星,他赶忙言道:“诸位大人来得正好,这少年不知用何种办法从虞候那里诓骗来了虞家祖刀,非要诬陷小的与罗大人,还请大人为我等主持公道。”

    叶渊的眉头一挑,很快便发现站在胡府兴身旁的魏来。

    “是你?”他轻声言道,语气中不屑多余惊讶。

    不得不说胡府兴的算盘打得很好,这白狼吞月再厉害,也只能威吓古桐城中之人,于城外之人来说,这把刀虽然凶名赫赫,但也得是在持刀之人有足够实力的前提下,而显然眼前的魏来并不是那样一个人。

    “你大概也就只剩下这点本事了吧。”叶渊眯着眼睛走到了魏来身前,神情倨傲,目光在魏来的身上上下流转,最后停留在了那把白狼吞月的刀身上:“靠着一个自身不保,明日便会丢了候位之人的余威在此处作威作福,如此行径,说实话杀你我都嫌脏了我手。”

    这话出口,还不待魏来回应,周遭的百姓却是纷纷发出一声惊呼,神情顿时古怪了起来。算起来自从大燕建国以来,这古桐城便是虞家的封地,百姓们早已习惯了奉虞家为王,这似乎已经成了他们印象中理所当然的事情,更何况虞家所行法度比起大燕他处绝对称得上是仁政,百姓们素来对虞家爱戴有加。虽然这几年从虞成郭死后,虞桐几乎荒废了政事,但虞候的统治却早已在百姓们心中根深蒂固,此刻听闻这番言论自然是纷纷脸色骤变。

    “虞候之位是太祖亲赐,阁下是个什么东西,这虞候之位,是你说丢就能丢的吗?”魏来反唇相讥,面对这乾坤门的圣子,可谓分毫不让,“还是说你乾坤门高高在上惯了,真以为这大燕你乾坤门的他天下?这事不知阁下问过没有泰临城中的陛下同意了吗?”

    削候之事尚且未有传到,哪怕只是一日,圣旨未到,虞候便还是虞候,魏来所言虽然不乏强词夺理之嫌疑,但却足以糊弄住在场的百姓。一时间那些百姓们看向叶渊的目光也变得古怪了起来,叶渊眸中涌出怒色:“手下败将,你是当真不怕我现在便杀了你吗?”

    叶渊眸中杀机奔涌,一股浩瀚得让魏来气息不畅的气势自他体内涌出,将魏来笼罩,毫无疑问,这位圣子此刻是真的对魏来动了杀心。

    “我行事堂堂正正,何惧一死!”魏来咬着牙顶着那股气势,直面叶渊,但目光也只是在这位圣子大人的身上稍作停留便又看向他身旁的那位女子:“倒是阁下要做一条狗就好好的当你的狗,主人没有发话,轮不过狗来插嘴!”

    “你说什么!?”叶渊大声吼道,一时间怒火攻心,双目血红。乾坤门虽然从神宗跌落,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今在大燕的地位依然不容小觑,身为圣子的叶渊何曾被人如此辱骂过,他如此言道,胸前便有一道神门亮起,雪白色的光芒升腾,凶戾的白虎之相从神门中溢出。似乎下一刻他便会悍然出手,了结了魏来的性命。

    可饶是如此立在那处的魏来却对于这位强悍无匹、他根本无法对抗的对手没有表现出哪怕半点的畏惧。他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目光依然落在一旁的红衣女子身上,似乎连看都懒得看上对方一眼。

    而不出他所料的是,就在那位叶圣子快要包裹不住自己心头的怒意,就要向魏来出手之时,纪欢喜的手却忽的伸出,拦在了叶渊的身前。

    “欢喜?!”叶渊一愣,看向少女的目光充斥着疑惑。

    “若是我猜的无错,那位小侯爷现在应当正看着此处。”纪欢喜盯着魏来,嘴里却轻声言道:“你此刻出手恐怕正中那位小侯爷的下怀。”

    “那又如何!?那虞桐十余年来修为未有半点进寸,难不成我还怕她不成!”叶渊面色不郁,亦在那时言道,他的心底自然翻涌着浓郁的怒气,他堂堂圣子,被一个从推开第一道神门的家伙当着众人直面奚落辱骂,他分明只是动一动手指就能解决掉对方,可却偏偏不能出手,这样的愤怒几乎要将他撑爆。

    “叶大哥细想,虞桐为何会将白狼吞月交给这家伙,无非便是以此震慑你我,白狼吞月在古桐城中代表着的是虞候,只要我们对他除了手,便等于对虞桐出了手,那时候虞桐便有足够的理由杀我们……”纪欢喜幽幽言道:“叶大哥修为了得,那虞桐这十余年来沉溺酒色,早无斗志,自然不会是叶大哥的对手,但虞家候位未削,祖庙尚在,虞桐能够唤出三位虞家先辈阴神,那三人……叶大哥可能有一战之力?”

    叶渊闻言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三位先辈中,单是那第一位虞候虞诺,当年可是号称能斩八门大圣的人物,哪怕朝堂分给虞家的社稷香火稀薄,但虞诺这威名在此,单是想想,叶渊便鼓不起与之对敌的勇气。

    “叶大哥不必心急。”纪欢喜深谙这察言观色之道,她一眼便瞧出了叶渊心生退意,她便再次言道:“过了明日,他也好,那虞桐也好,都是叶大哥的掌中玩物,何必为了一时之气,去以身犯险呢?”

    叶渊听闻此言脸色稍缓,但还是有所不甘的言道:“难道咱们就看着这小子骑在胡府头上作威作福?这传扬出去,恐怕对娘娘的名声也不好吧?”

    纪欢喜闻言微微皱眉,虽然她心底对于对于叶渊这般见色忘义之人多有不喜,但对方此言却是颇有几分道理。

    娘娘要为五皇子争这天下,便要拉拢足够多的人,所以只要是愿意附庸在娘娘麾下,哪怕是一条狗,在这场夺嫡之争落下帷幕之前,她也得保下来,否则以后谁还敢归顺于娘娘。

    “交给欢喜吧。”纪欢喜念及此处,朝着叶渊甜甜一笑,如此言道。

    那般模样像极了为丈夫排忧解难的贤内助,叶渊一时心神动荡,看向纪欢喜的目光也火热了起来。

    纪欢喜却不回应,转头便迈步而出,走到了魏来跟前,她低眉沉声言道:“公子还是做了最差的选择。”

    魏来倒是听出了女子语气中的遗憾,他同样盯着女子言道:“姑娘是个聪明人,却还是不懂为何你我无法同路。”

    “姑娘心中选择只有利弊之分,而我的选择却永远只有对错之别。”

    纪欢喜一愣,随即脸上荡开笑意,如春风拂过,花开满地。

    “很有趣的说法,只是不知过了今日,欢喜还能不能再听公子说起。”

    二人此时贴得极近,于外人看来更像是情人间的窃窃私语,一旁看着叶渊眉头紧皱,眸中有妒色翻涌。

    而说罢这话后,纪欢喜退了下来,脸上的笑容消逝,神色冰冷了下来。

    她轻轻迈步走在那群在白狼吞月的威慑下跪拜的人群间,嘴里言道:“公子带着白狼吞月,代表着的便是虞候,于这古桐城中怎样横行无忌,按理来说小女子都是没有阻止的理由的。”

    “但大燕律法开篇便有言,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哪怕是侯爷亲至想来也做不出草菅人命之事,公子要要人,终归得有个证据吧?还是说凭着虞候的名头,公子便想肆意妄为,构陷忠良?”

    “要知这虞候的候位可是太祖亲赐,公子顶着虞候的名头欺压良善坏可是太祖的名声。大燕律法写得清楚,辱没太祖罪同叛国谋逆,公子不惜命,公子的九族也不惜命吗?”

    魏来闻言皱起了眉头,他当然知道纪欢喜不好对付,可却没有想到纪欢喜难对付到了这种程度。

    当然,孙大仁可听不出来纪欢喜话里的玄机,他本来对于这位给他或者说给魏来送过糕点的女子颇有好感,但见对方却是与那乾坤门一行人狼狈为奸,心底那点好感顿时烟消云散,他此刻担忧着陆五的状况,说起话来自然没有半点客气可言:“少他娘的扯犊子,人就在这府中,要什么证据,我把他找出来就是证据。”

    “这位公子说得好啊!那是不是你说你要找的人在那泰临城的龙骧宫中,皇帝陛下也得打开宫门,请公子进去搜查呢?”纪欢喜面带笑意的问道,言辞不卑不亢,让周围那些不明所以的百姓们听了暗觉有理。

    “这……这他娘的不是一件事。”孙大仁哪是这女子的对手,顿时便落了下乘。他也自觉自己没那本事,转头看向魏来:“阿来,别听这婆娘瞎说,咱们快些进去找到陆五,拖久了恐生变故。”

    魏来却面露苦笑,事情哪有孙大仁说得那般简单,他之所以能够靠着这把刀威吓众人,完全是因为虞候的名声放在那里,不尊虞候之名,从某种程度上便是不尊大燕皇帝的旨意,他们若是做了阻拦,于小虞候便有名正言顺出手的理由,于大这便是谋逆叛国的重罪。但这纪欢喜却抓住了漏洞,依照大燕律法,搜捕民宅要么得有衙门开具的文书,要么就得有足以证明的证据。而现在所谓的衙门正跪在他的身前,若是换作其他时候,魏来还可威逼利诱,可此地显然对方只要长了脑子就不能干出这样的事情,至于证据吗?那更就是天方夜谭了。

    而魏来一旦强行做了此事,对方已经给他扣上了辱没太祖的高帽子,自然便有了出手的理由,而他身后的虞候即使愿意替他出头,斩杀了眼前的诸人,但朝廷便亦有了剥去虞家城主之位的理由。如此一来,虞桐想要做的事便会受到更多的阻碍,这样做法着实并不明智。

    这其中层层叠叠的关系听上去,听上去颇为无稽,可世上事便是如此,师出有名,哪怕这个名是诡辩而来的“名”,但依然足以适用于大多数的情况。

    孙大仁见魏来此番模样,心底便有些不安:“阿来!?”

    他轻声唤了句,周遭的诸人也纷纷看向魏来,他们大抵都不懂魏来此刻的处境,只是担忧着陆五的状况,亦不解魏来为何会在这时迟疑。

    倒是那胡府兴回过了味来,他抬起了头,看向魏来的目光中有笑意溢出。

    “公子还搜不搜了?”纪欢喜却也在那时眨了眨眼睛,面带笑容的看着魏来。魏来眉头紧锁,还是沉默不语。

    这般模样让叶渊一行人心中大喜,叶渊更是笑道:“欢喜好生聪颖。”

    纪欢喜回眸朝着叶渊一笑,那眸中流转的秋水,让叶渊几乎窒息,心头又不禁蹭起腾腾的火气,这些日子,自从遇见纪欢喜开始,叶渊便不止一次想要一亲芳泽,得偿所愿。可这女子却极善那欲擒故纵之计,每每都给叶渊一些遐想,可叶渊却从未真的占到什么便宜。这种欲得欲失之感,让叶渊的心底宛如猫爪一般难受,他暗暗想到,待到做完这古桐城之事,一定要将此女纳入他的房中……

    “公子若是不搜了,那边收了此刀,也让胡家主与罗大人起来吧,若是胡家主与罗大人一直这么跪着,跪出了什么毛病,传出去,大家可都得说是虞候的不是,公子想来是不想给虞候添麻烦的吧?”纪欢喜又看向魏来,语调轻柔的言道,但这其中的一语双关魏来却挺得真切。

    魏来低着头,一只手握得死死,指节微微发白。

    他当然不甘心,若是此事只关乎他自己,他现在便已经提刀出手,可这背后还纠结着虞桐,对方如此信任他,甚至将虞家的至宝都交到了他的手中,他岂敢陷虞桐于险境?

    “阿来!?”孙大仁在催促。

    “小子,还要硬撑吗?那你就闯一闯试试!”乾坤门的圣子在嘲弄。

    而陆五的性命却危在旦夕……

    “我有证据。”可就在魏来进退维谷之际,一个声音却忽的自他身后传来。

    众人亦包括在场的百姓都在那时循声望去,却见那发声之人竟是一位白发苍苍、身形佝偻的老者。

    纪欢喜皱了皱眉头:“老人家,依照大燕律法,你是与他们认识之人,你所做的人证可当不了证据!”

    那些百姓们亦是目光之中充斥着狐疑,老人在这古桐城中的风评可算不得好,其中不乏他乃妖物之内的说辞,听他此言众人心底对于魏来一行人的看法自然也就恨屋及乌,跌倒了谷底。

    “老先生?”魏来也在那时转头看向那老人,他自然便是落衣巷角落中的那位兽医王道安。

    本来昨日他是将受伤的陆五送到他的医馆中进行医治,可今日一不留神陆五便没了人影,众人前来胡府寻他,老人也一并跟了过来,当时诸人都担心着陆五的安危对此未做多想,此刻见老人忽的发言,顿时一个个都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老人似乎并不习惯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他在纪欢喜的质问下连连摆手,看上去多少有些慌乱,然后他伸手指了指街道两侧栽植的桐树,言道:“是它们。”

    “是它们告诉我,亲眼看见你们把人抓进了府中。”

    ……

    胡府的门口陷入了死寂。

    虞家人钟爱桐树,在古桐城的街道上大都或多或少种植得有桐树,胡府大门外的街道上便正对着两颗极为壮硕的桐树。这好似还是当年胡府兴的妹妹嫁入虞家后,胡府兴的爹派人种下的。

    众人在一片沉默中面面相觑了一会,随即那位乾坤门的圣子忽的仰头大笑。周围的胡府兴等人在微微一愣之后,也跟着笑了起来,接着那些围观的百姓们亦然。

    本以为这老头在这时发声,多少能说出些有意义的东西,可谁知却是此番无稽之谈。

    “小子,你找的证据当真是清新脱俗,实乃叶某人毕生罕见,不,是仅此一见!”叶渊自然得在这时好不吝惜自己讥讽本事,在那时朗声言道,这话出口众人笑声更甚,而孙大仁一行人却是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但无论是满心得意的叶渊,又或者暗自庆幸逃过一劫的胡府兴都未有注意到,在老人说出这话之后,纪欢喜忽然凝重的脸色以及魏来看向老人渐渐变得古怪起来的目光。

    而作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的老人却对此并无所感,他迈着颤颤巍巍的步子,拖着自己佝偻的身躯,缓缓的走到了其中一颗桐树的面前。他的手缓慢的伸出,轻轻的放在了那桐树沟壑纵横的树皮之上,然后老人的双眸缓缓闭上,一股晦暗几乎不见的力量忽的从他的体内涌动而出,顺着他的手掌,涌入那桐树体内。

    “嗯?”叶渊的修为高深,那般力量的波动虽然隐晦又微薄,却依然未有逃过他的眼睛,他脸上的笑意在那一瞬间忽的凝固,脸色也同样变得古怪了起来。周围那些跟着他哄笑之人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位圣子大人的异状,纷纷缄默下来。

    只见顺着老人那不知名的法门的驱动,静默的桐树树枝开始摇曳,树叶在晃动与碰撞中发出一阵沙沙的轻响。周围的百姓也瞧出了古怪,纷纷下意识的退去一步,不敢与那老人和桐树靠得太近。

    忽然,桐树的摇晃停了下来,短暂的静默中,诸人屏息凝神皆死死的看着老人与那颗桐树,等待着某些他们难以预料的变故发生。

    但这一等便是足足十息的光景过去,老人的手依然放在桐树的树干上,桐树归于静默之后,便一动不动,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好像方才的异状只是忽然起的一阵秋风作祟罢了。

    胡府兴暗暗松了口气,本已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

    可这样的庆幸还未来得及彻底在他心中漫开,那静默的桐树忽的绽出一道耀眼的青色光芒,这般异象让本已放下心中警惕的诸人纷纷一惊,下意识的便又退去数步,唯恐被那青色光芒照到。

    但很快他们便发现这样的担忧实则太过杞人忧天了一般,那青光闪烁,却并无任何破坏力可言,反倒翻涌腾挪,柔和至极。

    而数息之后那些青光又开始朝着桐树的上方奔涌,最后停留在距离树梢三丈高处,紧接着便是一道道光影开始在那青光中闪动,某些景象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浮现在了整个古桐城百姓的眼前。

    那当然是极为古怪的场面,对于大多数寻常百姓来说,这样的光影近乎于神迹,他们很难想象到底是怎样的神通方才能如此清晰与具象的将发生过的事情再次展现出来。不过也是借着这道“神迹”,众人也终于看得真切,陆五是如何来到胡府门前,如何被胡府护卫推攘,如何提刀欲刺,又如何被胡家人所擒,押入府中的。

    “妖法!这是妖法!”胡府兴面色陡然变得难看,他也顾不得什么白狼吞月尚未归鞘,站起身子指着那老人与桐树上方凝出的光影高声言道。

    这时那凝成光影的青光似乎也耗去了所有力量,在演绎完陆五被擒入胡府的整个过程后便渐渐变得稀薄,最后缓缓散去。

    胡府兴明显带着慌乱的声音还在不绝于耳,当然还是会有那么一些百姓被这位胡大人的高声惊呼所蛊惑,看向老人的目光略微古怪,但哪怕是之前一心嘲弄魏来的乾坤门圣子此刻却也没有附和胡府兴所言的兴致。却不是这位圣子忽然良心发现,转了性子,而是胡府兴的说辞或许在没有见识的寻常百姓口中有那么些许说服力,但对于他大多数的修行者来说,相信此言除了显得自己无知外,便再无别的任何用处。

    此法名为拘灵遣鬼,最初起源于道门,修行者可以此法驱使所处之地的江河神祇、土地山神,亦或者盘踞此番的大妖恶鬼,与儒家的显圣之法可谓异曲同工。后又被先贤改良,护佑一方的土地山神亦可以此法拘遣所辖之地的万物之灵,以作他用,例如方才所显现的光影便是利用这拘灵遣鬼将桐树之所见显现于众人眼前。

    此法看似简单,实则却极为复杂,施法者得通晓天地之机,万物之灵魄,方才足以施展,就拿道门来说,通常需得四境之后的道家修士方才能够施展,可这老人却是信手拈来,此等手段一出,那叶渊便心中不安,暗想这古桐城竟然还藏着这样一位不显不露水的修行者,不知此番会不会给他欲行之事带来不必要的变数。

    “纪姑娘能言善辩,不知此事姑娘又有何种高见?还是真的如胡家主所言,这些都是妖术呢?”魏来虽然惊骇于王道安忽然显现的手段,但却也深知此刻可不是追根溯源之时,他于那时迈步上前,看着那纪欢喜问道。

    胡府兴显然并不明白自己所言有何问题,他赶忙转头求助似的看向红衣女子。

    纪欢喜深深的看了魏来一眼,俏丽的脸蛋上此刻寒霜密布,她沉吟了一会,于那时终是从嘴里吐出了两个字眼。

    “放人。”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吞海第四十五章 拘灵遣鬼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14s 0.54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