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魔问道 第二百零五章 吞服镜月果

    鲜血喷涌而出,把旁边的石壁给溅上一片红。笔神阁 www.bishenge。com

    树枝刺入一寸,虽然不足以致命,但也不是普通的皮肉伤。至少对这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来说,这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重伤”了。

    此人向来骄奢淫逸,虽然有着黄阶七层的修为,但气息却虚浮。当诗蝶动用驭灵诀,调动全身的灵力的时候,男子其实也感应到了危险,也调动了灵力进行防御,可是显然没有用。

    树枝在刺入一寸之后,在诗蝶手中断裂。整个过程,诗蝶都是闭合眼睛的。当眼眸重新睁开,看见手上竟然沾着血污。惊叫一声,连忙把树枝抛了出去。

    她伤人了,她第一次和人动手,竟然伤人了。

    那带着血污的手捂住小嘴,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涌进了鼻子,胃里一阵翻腾,险些吐出来。

    她见过鲜血,但那和自己动手伤人完全是两回事。

    灵儿见此,先是一阵不忍,但踌躇了片刻后,还是打消了施以援手的念头。四片蝉翼般纤薄的翅膀微微煽动,选择继续在空中静静地旁观。

    这个时候小黑才几个空间穿越来到诗蝶跟前。

    刚才让诗蝶刺左肋那一声,就是小黑喊的。

    “小黑师傅,你怎么来了。”诗蝶脸色一片素白,又惊又喜地看着小黑。

    惊是惊讶小黑为何会到此,喜是因为小黑到了,也许就能逃出生天了。

    “我过来,是因为……”小黑翅膀扑腾了两下,没敢说出口。

    它之所以来,当然是被灵儿叫来的。它本来做着美梦,结果被一阵神识呼唤给叫醒了。

    此刻灵儿正朝着它捏着粉拳,所以小黑不敢说出口。这里发生了什么,小黑在赶来的时候已经看见了。那小木灵也是,有这么强的实力,干嘛非要瞒着这些人,简直莫名其妙。

    那黄衣男子不停地惨叫。一根木条插入腰肋,痛得他死去活来。

    “少爷!”周围人连忙围上来,帮他检查伤口。

    “滚开!滚开!都给我滚开!”男子把所有人都给推开。

    今日之事,简直是莫大的耻辱,他居然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给打伤了。要是这时候再让旁人来关心自己,自己脸面还要不要。

    他满脸都是豆大的汗珠,抓住那树枝的断处,狠狠一用力,带着一篷鲜血拔了出来。

    “啊!”他一声惨烈的嚎叫。气如牛喘,把那染血的断枝扔到地上,含恨地望着诗蝶。

    “小黑师傅,快想想办法吧。”诗蝶小声呼唤着小黑。

    自从小黑来了,她心里也多少有了些底气,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惊慌。

    小黑也很无奈呀,它是想逃呀,这种危机时刻,不逃还能干什么。可是始终有一股很强很强,强到连它这伟大魔龙都畏惧的神识锁定着它,

    似乎是在告诉它“不准逃”。

    小黑抬眼望了一眼灵儿,完全不知道灵儿究竟想干什么,这种时候不逃,难不成真要等死不成。

    “贱人,你竟敢伤我!”黄衫男子指着诗蝶,含恨低吼,“你很喜欢用剑是不是,看我今天不划烂你的脸!”

    说着,手腕一抖,突然取出一柄长剑。那长剑泛着森然的白光,刃口流动的光晕给人一种极为锋利的感觉。【¥!.. #@免费阅读】

    他这次明显是要动真格的了,用上真剑,就证明他已经怒火中烧。

    诗蝶看着那刃口的寒光,本来惨白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她还是第一次真正面对刀剑。

    就在她惊恐万状的时候,天上突然落下一样东西,传来“哐啷”一声。

    诗蝶低头去看,发现一柄青色宝剑掉在脚边。

    剑身修长,剑柄雕刻花纹,和那男子所用的剑不同,这是一柄女子用的细剑,剑身虽细,却锋利无比。

    “丹青剑……”诗蝶呢喃出声。

    丹青剑,四品灵器,这柄剑曾是诗燕所有。

    诗蝶猛地抬头,却只看见木灵悬浮于她头上。可怎么会,为什么灵儿会有自己姐姐的随身宝剑。

    诗蝶还隐约记得,当年诗燕买下这柄剑本是要送与她防身用的,只是她只喜欢炼丹,不喜欢这些打打杀杀,所以没有接受,这细剑一直保管在诗燕那里。

    不知为何,当看见这柄剑时,心中不受控制地浮现诗燕的面孔来。

    “把剑捡起来!”小黑大喝。那声音把让诗蝶重新回过了神,抬眼望去,发现男子已经持剑冲了过来。

    诗蝶连忙蹲身去捡剑。

    “刺他左胸!”小黑大喊。

    虽然有了一次经验,但诗蝶还是下不去这狠心,第一次手握兵刃,双手忍不住颤抖,甚至连剑都快拿不稳了。

    “主上走的永远是血雨腥风之路,你若想要陪在他身边,也早晚要踏上此道。”小黑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

    在那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脑海里划过,一段庞大的信息涌进了脑海。同时伴随的是一个名字——破虚。

    破虚之术,看破一切虚妄,这是小黑自己的绝招。

    小黑曾对叶凌宇说,自己能看穿一切招式的漏洞,叶凌宇不信,可那并不是胡说。

    小黑也不知道诗蝶能不能动用此招,这是它作为龙族时,自己领悟出来的一种招式,诗蝶以凡人之躯,能不能驾驭施展,完全凭她的天赋。

    在那一刻,诗蝶浑身的灵力都被调动了。驭灵诀她才刚刚学会,还不够纯熟,但仅仅是把灵力集中在剑刃上她还是做得到的。

    黄阶七层的灵力全部集中在剑刃,朝着男子的左胸狠狠刺去。

    诗蝶双手死死抓着剑柄,闭着眼睛往前一捅,剑刃穿胸而过。

    男子的一剑仅仅只是擦着诗蝶肩膀而过,斩下一束青丝。

    剑刃贯穿的地方有鲜血喷洒出来,男子的身躯缓缓倒下,然后再也一动不动。

    诗蝶握着满是血的丹青剑呆立在那里。

    “少爷!”也不知谁在旁边喊了一声,然后下人们都是从呆滞中回过神来,发疯似的朝着那男子冲去。

    他们这些下人护送这男子出来,若是这男子遭受什么意外,他们所有人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冲到男子跟前,却发现男子早已断气。

    本来以少爷的本事对付一个柔弱少女应该不成问题,可那女子突然偏转剑锋刺向胸口,少爷居然被她出其不意的一剑给斩杀了。

    在短暂的沉寂之后,有人当场狂怒,挥刀冲向诗蝶。

    诗蝶满脸惊恐,下意识地把剑往那人腹部一刺,剑锋尽数没入。

    这次没有小黑的出声帮忙,可诗蝶仍然下意识抓住了对方的破绽。

    当长剑拔出之后,那人无力后仰。

    诗蝶已经整个人都呆住了。她居然杀人了,亲手杀了两个人。她曾经何曾想过,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一天。

    这就是公子走的路吗?他就是在这样的血雨腥风中前进?

    小黑吐着蛇信,看不出表情,但内心已经掀起惊涛骇浪。诗蝶刚才看出对手破绽的那一下,明显是破虚,主母居然真的能动用这一招。

    破虚之术,居然被一个人族掌握了,那就表示这女子有着旁人难以想象的天资。

    此刻又有一人袭来,看着诗蝶站在原地不动,小黑急得大叫:“主母!”

    诗蝶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紧紧地抓着丹青剑。

    第一次手染鲜血,已经让她心境大乱,面对那临近面前的危险,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眼看长剑将至,小黑酝酿在嘴里的龙息正准备吐出去,天上一道神识横扫了过来,那一片的人皆是闷哼一声,一个个眼角淌血,渐渐栽倒一片。

    小黑望望天上木灵,心里响起一声叹息。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在自己要展现伟大龙息的时候出手。

    木灵的灵魂有多强大,小黑自然是清楚。一记神识之下,就算是玄阶三层的人也不可能承受得起,那些黄阶的就更不用说了。在木灵面前,这些不过是群虾兵蟹将而已。

    到了现在,小黑也多少明白了,那木灵无非就是想锻炼诗蝶,但这种锻炼方式真的合适吗。

    用这种残酷的方式洗涤她的青涩,当她踏上这条路,恐怕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小黑倒是很乐意,反正这是它主母,主母要陪着主上,走这条路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是主母自己真的愿意如此吗。

    她现在脸上一片煞白,还呆滞地抓着丹青剑,浑身瑟瑟发抖,像个无助

    的女孩。

    这是她第一次握剑,也是第一次杀人,第一次真真切切感觉到这剑的沉重。

    “哐啷”一声,丹青剑从手中掉落。而诗蝶缓缓跌跪了下去,然后抱着头痛哭流涕。

    灵儿从天上缓缓降下来,落在她不住颤抖的肩头,轻轻帮她梳理着头发。时不时拍拍她的脑袋,像是在安慰。安慰一个受伤的少女,或者安慰一个伤心的妹妹。

    “灵儿,我杀人了……”诗蝶泣不成声。

    灵儿只是抚摸她的头,发出无声地轻叹。

    诗蝶知道,自己若要一直留在叶凌宇身边,早晚要走上这么一条路。她不是后悔,只是有些害怕,害怕这么下去将不再是真正的自己。

    啜泣没有持续多久,当那泪水终于止住之后,她伸手取出一个盒子。

    盒子放在地上,缓缓打开,里面是一枚如明月般的果实。

    镜月果,若是女子吞服,能够有机会获得幽月灵体。那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体质,可是相对的,得到好处的同时也同样伴随着风险。

    并不是每一个吞服镜月果的人都能得到特殊体质。特殊体质仅仅只是一种可能,更多的可能是服用的人在吞服后,被其中的能量撑得爆体而亡。

    当诗蝶拿出镜月果的时候,就连灵儿都变得惊慌起来。

    她想让诗蝶蜕变,那是因为诗蝶总有一天需要独当一面。可是这个磨砺并不伴随危险,那些敌人还不足以威胁诗蝶,只要有灵儿守着,就不存在危险。

    可是镜月果不同,若是诗蝶吞服,途中出现任何问题,都将无法挽回,就连灵儿也帮不了她。

    获得幽月灵体的可能实在太小了,这个大陆上,追忆所有的历史,能有几人靠镜月果得到特殊体质?那恐怕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这种危险的东西,灵儿说什么也不愿让诗蝶服用。

    她飞到镜月果上,用手势制止诗蝶,可是诗蝶却带着一抹苍白的笑容,把灵儿给拉至一旁,将镜月果抓了起来。

    如果公子是走的这条路,自己又何须犹豫。早就下定了决心要和公子一起了的不是吗,当在那个山洞里,公子许诺自己一生的时候,那时候心中的喜悦是从未有过的。

    如果是为了那个人,就算是死了又有何妨。

    想到这里,她突然笑了,带着淡淡的忧伤,眼角滑下两行清泪。

    也许能一直跟在公子身边,也许今生再也不能相见,只可惜还没有好好告别。

    服下镜月果有多危险她自己当然知道。

    也许果实服下,就是天人永隔。

    想到这里,她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决然,长发飘飞,双手捧着如明镜般的果实,缓缓低下头去,仿佛要亲吻那轮圆月。

    (本章完)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www.玉edu玉e.com = )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求魔问道第二百零五章 吞服镜月果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Exetime : 0.0005s Memusage : 0.562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