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你喜欢:御龙灵字歌

地府本纪 第一百二十九章 杀了吧!

    “哦?!就这样服软了?”牧径路没有丝毫放弃的打算,左手血红色的磐郢剑,跟随着牧径路的呼吸,不停的闪现着淡淡的萤光,“小爷我虽然不喜辣手摧老花,但也不是心软的人。一笔阁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牧径路微翘着嘴角说着,一步一步向魔蛊婆婆缓缓靠拢过去。魔蛊婆婆看着牧径路诡异的笑容,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小子,止步!”魔蛊婆婆那有些沙哑的声音突然尖叫起来,手中出现了一根弯曲的木棍,死死的握在手中,“别逼老身同归于尽。”

    “嘿嘿,同归于尽?”牧径路看着眼前不仅惊惧,而且修为被压制到了黄阶中期的魔蛊婆婆,诡笑着说道:“恐怕你没那么快的速度。”

    “踏雪无痕!寸恶!杀!”‘凌波微步’第二层功法和磐郢剑的剑招几乎同时施展,眨眼之间,牧径路的身形拉出了长长的残影,飞快围绕着魔蛊婆婆转了一圈。

    一个修炼歪门邪道的修士,在修为被降之后,完全不是牧径路的对手。魔蛊婆婆几乎都没有看清牧径路的身影,一晃之后,牧径路已经回到了之前的位置。

    噗噗噗!连着好几声轻响,魔蛊婆婆的四肢之上狭长的伤口同时爆裂开来,向四周喷洒了满地的鲜血。

    “啊...”魔蛊婆婆惨烈惊呼,双腿一软,跌坐到了地面之上。跌落下去的一瞬间,惊惧万分的魔蛊婆婆,居然在四肢被牧径路挑断经脉的情况之下,腾飞而起,想着周围镣铐铁链的缝隙之中奔了过去,想穿过缝隙,逃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慌乱奔逃的魔蛊婆婆刚刚靠近镣铐链笼一丈的地方,镣铐如同皮鞭一样,向魔蛊婆婆挥舞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魔蛊婆婆被镣铐狠狠给抽中。

    “啊...”比刚才牧径路挑断四肢经脉都还要惨烈的声音从魔蛊婆婆喉咙之中传了出来。

    范无救的镣铐,将魔蛊婆婆给拍得坠落到了血池之中。镣铐不仅将魔蛊婆婆的背脊给拍得血淋淋一片,镣铐之上的猩红色的灵芒还穿透进了魔蛊婆婆的身体之中,形成一个透明诡异的镣铐,狠狠鞭打在魔蛊婆婆的魂魄之上。

    发自灵魂深处的痛楚,让魔蛊婆婆五官都开始变得扭曲。除了忍受这惨绝人寰的疼痛,魔蛊婆婆此时连惊惧胆寒的心思都提不起来。

    魔蛊婆婆的欣慰和镣铐牢笼的反应,都让牧径路诧异不已。牧径路又一次犯了一个习惯性思维的错误,用对付凡人的方法来对付修士。

    牧径路以为,只要断了魔蛊婆婆四肢的经脉,便能让魔蛊婆婆无法反抗逃跑。只是对于修士来说,只要没有丧命,反击或者逃跑都有可能。

    至于诧异镣铐牢笼,是牧径路没有想到刚刚仅仅就是一铁鞭,居然将魔蛊婆婆抽得几乎不能动弹。看着魔蛊婆婆不停扭曲变换的五官,牧径路都有些心中发寒。不由自主,牧径路微微偏头,看了看在牢笼之外的范无救。

    “范大哥,再来!”

    听见牧径路的大喝,范无救自然明了。相比牧径路只是觉得镣铐鞭打的效果不错,范无救可是觉得舒爽不已。

    “好勒!”范无救显得有些兴奋的答应着,手中印结再掐,里魔蛊婆婆最近的两条镣铐,突然动了起来,发出呼呼的凛冽风声,啪啪两声,狠狠鞭打在了魔蛊婆婆的身上。

    “啊...啊...”魔蛊婆婆惨烈的大叫传遍了山林,让牧径路等人听着的都有些腿脚发软。

    “少侠,少侠饶命啊!”魔蛊婆婆不仅疼得五官扭曲,面庞之上早已经泪涕满面,不仅将方才牧径路给的十颗蓝阶灵石掏了出来,同时还拿出了不少牧径路完全没有见过的东西,哭嚷道:“少侠,我把所有家当都给你,求你绕我一命。”

    原本牧径路还打算继续羞辱一番,但是想到高阶修士随时都有保命手段,甚至搏命的手段,牧径路没有再靠近魔蛊婆婆,而是沉声问道:“今日劫道,是何人带头。”

    魔蛊婆婆想都没有向,将右手一伸,指向被蛊毒折磨得脸色铁青满头大汗的蟑鼠二怪之中的蟑怪,颤抖着说道:“是他,蟑怪老儿。”

    我就猜到是他,真是阴魂不散。牧径路暗自想着,眯着双眼狠狠的看了一眼牢笼之外的蟑怪,面色阴厉。

    “他给你许下了什么好处?”

    “两日之前,蟑怪老儿带着鼠怪,找到老身,声称想要我们帮忙给他报仇。”魔蛊婆婆一边抽噎着,一边说道:“蟑怪老儿说了,今日若是杀了你。不仅那十颗蓝阶灵石平分给老身和衣冠真人,那两头战兽也分给我二人。”

    “嘿嘿,只是你觉得一个橙阶修士,怎么可能是他的仇人。蟑怪想要杀我,肯定是知晓我身上有了不得的宝物。”牧径路诡笑的看着魔蛊婆婆,右手一抓,将魔蛊婆婆手中的蓝阶灵石和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抓到自己手中,“你这老媪便开始算计,不仅想要我这十块蓝阶灵石,还想黑吃黑,杀了蟑鼠二怪,独吞我身上的宝物?”

    “少侠聪慧,老身之前确实是如此打算。”魔蛊婆婆似乎喘过气来,面色变得好了许多,“只是老身没有想到,这次居然阴沟里帆船了。”

    “呵呵,你这老媪倒是老实。”牧径路轻轻一笑,在原地来回踱步,“要如何处置你才好呢?”

    “少侠饶命!”魔蛊婆婆跪在地上,向前爬了两步,一脸惊惧的说道:“老身都是被蟑怪那老儿给蛊惑了,才对少侠动了邪念。况且如今的修士界,各自为了自己的利益,尔虞我诈,无所不用其极。”

    “老身夺宝不成,反被惩戒,也是老身罪有应得。”魔蛊婆婆匍匐在牧径路面前,不停磕头说道:“如今事已至此,都怪老身技不如人。不过老身也不想如此死掉。若是少侠看得起,老身愿意为奴为俾,侍奉少侠。”

    “哦?有意思。”牧径路眉头一挑,神色变得越发淡然问道:“你这老媪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整天把你放在身边,小爷我可没有把握能够一直提防得住。”

    “少侠放心。”见牧径路被自己说动,魔蛊婆婆兴奋的抬起头来,不只是激动还是惊惧,声音仍旧有些颤抖说道:“老身将自己的命蛊交给少侠掌控便是。”

    “有了命蛊,老身的生死全在少侠一念之间。”

    牧径路闻言,双眼微亮,然后神色不定的看向了牢笼之外,已经给谢必安治疗完伤势的奇怪老头。牧径路眼神之中的意思非常明显,老头,小爷我相信你一次,给小爷拿拿主意。

    原本一副看戏模样的老头,有些尴尬的搓了搓鼻头,放下小童之后上前几步,轻松穿过谢必安和范无救设下的牢笼,来到了牧径路的身旁。

    老头的动作,把谢必安和范无救可吓得不轻。他俩虽然只有黄阶初期,但是只要牢笼一成,即便是绿阶圆满的修士,想要出入,也得使劲浑身解数,才有可能。

    可是这个奇怪的老头,进出牢笼,居然像出入自己家一样。如此说来,这个老头,至少都是青阶的修为。牧径路虽然不知道谢必安二人惊诧的什么事,但是牧径路隐隐能够猜到,这个老头肯定不简单。

    “放出你的命蛊。”老头淡然的说道,但是言语之中那隐隐的不可抵抗的命令语气,让牧径路眉头微皱。

    魔蛊婆婆闻言,频频点头之后,张口吐出了一只散发着淡淡金光的金蚕。

    “咦,不错啊。”老头诧异的开口道:“不曾想你一个蛊毒偏门修士,命蛊居然是千年金蚕?”

    “前辈慧眼。”放出命蛊之后,魔蛊婆婆整个脸色都变得煞白不已,身体散发出来的生命气息,都猛的为之一暗。牧径路见状,有些诧异的同时,也震惊不已。

    命蛊这玩意对于玩蛊的修士来说,好像比妖兽的妖丹都还重要?

    “确实是命蛊。”老头确认点头,转身对着牧径路说道,“小道友,逼出一滴精血,滴在命蛊之上,日后,她就是你的人了。”

    奇怪老头说的淡定,牧径路可就不淡定了。你他大爷的,什么叫日后就是我的人了?要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妹妹也就罢了,可人家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婆,怎么玩?

    咳咳咳,卧槽,想什么呢!牧径路被自己的想法都呛得不行,猛的咳嗽几声之后,面色诡异的抬起头来,正色看向魔蛊婆婆问道:“果真愿意臣服于我?”

    “老身愿意。”

    牧径路沉声道:“今日我可以不杀你。即便你不臣服与我,我也可以放你走。你可想清楚了?”

    牧径路的话,让魔蛊婆婆神色一愣。方才牧径路那诡笑的眼神,魔蛊婆婆可是看的真切。牧径路眼神之中,那能够杀人的杀意,让魔蛊婆婆心惊不已。

    原本都已经做好了终身为奴的打算,魔蛊婆婆没有想到,牧径路居然愿意放了自己。

    “少侠说的可是真的?”

    “我牧径路虽然年少,修为低劣,但是言出必行。”牧径路一脸正色道:“给你半刻钟的时间,想清楚了,小爷我可不喜欢强人所难。”

    牧径路说着,越发感觉不对头。娘的,怎么像是小爷我在收妹子的感觉?剧本不对!牧径路猛的摇了摇头,将脑海之中的杂念给抛掉。

    牧径路说罢之后,魔蛊婆婆低头沉思。

    若是将命蛊交给眼前这个少年,那日后自己便会成为他的奴隶,自己自然会失去自由。可是若是跟着这个少年,似乎也不是什么错误的决定。

    剑阁弟子,还是首席,身上的宝物似乎也不少。虽然传闻剑阁的敌人似乎不少,但是对于我这种修士来说,敌人多寡又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独行天下罢了。

    如今剑阁弟子大张旗鼓的出现,肯定是有了能够与帝门抗衡的资本,若是此时我臣服与这小子,那便是臣服剑阁。待日后剑阁威临天下,那我的地位也自然会跟着水涨船高。

    想着想着,魔蛊婆婆的双眼闪耀着精光。

    赌吧,魔蛊!与其如此跟着蟑鼠二怪这样的卑微之人苟活在夹缝之中,还不如堂堂正正的走到人前,光耀一把。

    “魔蛊,拜见主人!”相通之后,魔蛊不再犹豫,再次匍匐再地,语气虔诚到了极致。魔蛊虔诚的姿态和语气,让牧径路有些诧异。

    在牧径路看来,如同魔蛊这样的修士大多眼光短浅,时常挣扎在生死边缘。就算有想法的如此散修,要投靠,也会选择如同帝门一样的大门大派。自己一个小小的橙阶修士,自称剑阁弟子,魔蛊哪来的勇气跟着自己?

    虽然诧异,但是牧径路可不是拖沓之人。牧径路轻轻一笑,从手指上逼出一滴精血,然后轻轻滴在了自己面前金蚕身上。

    精血滴在金蚕身上之后,牧径路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神念似乎分裂开了一丝异样,飞快冲进魔蛊的眉心。恍然间,牧径路能够清晰感觉到魔蛊此时的念头。

    而且牧径路也感觉到,自己自己神念的一个念头,便能让魔蛊神识毁灭,立马死在自己的面前。

    好神奇,好诡异的功法。牧径路暗自惊叹着,心中有些震撼。

    “恭喜小道友。”奇怪的老头突然对着牧径路拱手,一脸喜庆的说道:“这个老媪机缘不错,得了如此金蚕。小道友日后好好培养,必然是不得了的助力。”

    “老头!”牧径路黑着脸看向老头说道:“道友就道友,能不能把小给小爷去掉。”

    “去掉干嘛,你自己不都说自己是小爷么?老夫这么称呼,还不是为了和你这个‘小爷’相得益彰?”

    老头的话让牧径路一愣,居然无言以对。

    待魔蛊收回命蛊之后,牧径路便让谢必安兄弟二人撤去了牢笼,整个山林瞬间恢复如初。

    “牧道友,这三个祸害,如何处理?”

    牧径路眯着眼看了看蟑鼠二怪和衣冠真人,沉声道:“杀了吧。”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地府本纪第一百二十九章 杀了吧!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07s 0.539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