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攻虐记 第三卷:声声慢 第31章 只因他爱的是许卿

    杯中的美酒左右晃荡,仿若摇曳的帆船,没有岛屿可以停泊。一笔阁 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高殷勤摇曳着高脚杯,面色已有些微醺,脑子里若有一台播音机般,循环回放林安可电话里的话——

    &时初见许卿伤心而心痛?”

    他当然是出于单方面讨厌她,也当然害怕时初心痛。

    爱一个人,他的呼吸和心跳都与自己相连,像有传递性般,只要一方心痛,另一方也会跟着心痛。

    可高殷勤心痛时,谁又来痛他呢?

    他又注满一杯酒,一饮而尽,仿佛不知醉,直到手机响了起来,是一条短信。

    &今晚睡办公室,不用送我,先回去吧。”

    似乎担心他白等太久。

    高殷勤眼中骤然重现光芒,仅仅一句话,他又获得活力。去自己的办公室拿被褥飞给事时初送去。

    那个晚上,时初迷迷糊糊时,依稀觉得有人在旁边,迷迷糊糊睡意朦胧之时,有人贴上了他的唇。

    那唇温热,柔软,温润,让时初有些恍惚。

    他微微睁开眼,昏暗的光线里,看得见那张熟悉的脸,他的心里忽然一动,回应着他的吻。

    而后忽然就热烈起来,他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果然他家小朋友放心不下他,给病人守夜还要特意跑到他公司来送香吻。

    &初。”带着浓重的酒意,那方轻轻地呢喃着他的名字,“抱紧我。”

    时初伸出手去,手打到了沙发,发生响动。

    他感觉到疼的一瞬间,徒然清醒,意识到这不是梦境。

    他整个人打了个激灵,伸手按亮沙发前的灯,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么是你?”他背对高殷勤问道。

    &什么不能是我,”高殷勤望着他的背影,仿佛回到了三年前的那天,他喉咙发哽,困难的开口问:“只有他才行吗?”

    这里的他,指许卿。无论三年前或是三年后。

    时初唇角紧抿着。窗外晚风吹过,额前柔顺的发丝飘起,浮现出的眉目极为清冷,眸子里的冷寂犹如霜雪,白皙的肤质如同千年的古玉,无瑕,苍白,微微透明,隔着空气也感觉到一种冰冰凉的触感。

    看上去,时初并没有暴怒,只不过气场变得冷淡起来。仿佛这件事并不具有刺激性……一旦发生过的事情,便不再能刺激到人了。

    而正常情况下,被不喜欢的人偷吻,是必定会勃然大怒的。

    &卿他都有女朋友了,回不来了,”高殷勤从后拽住时初的手不肯放开,“你就不能考虑一下我吗?”

    一字一句,刻画出曾经的模样。三年前许卿出国后的某个夜晚,他也问过时初这类的问题,时初虽没回答他,却和他发生了一夜深度交织。

    而三年后的今天,时初左手一根一根手指头掰开他紧牵的手,他眼神如死水无波无澜,说话简洁,却将人拒之千里之外:“以前我顺了你的意,是因为我对不起你……现在,我真的没办法爱你,永远不能,对不起。”

    高殷勤也是从时初这儿知道了原来“对不起”,是很多“明知故犯”的免责条约——就是他知道他这句话出口要了他的命,像一道冰锥直扎入他的心脏,他还是要对他不起。

    因为他爱的是许卿,就这么简单。

    他活了这么多年,看淡了红尘俗事,但他对时初,始终有个解不开的结。

    时初自许卿出生就爱着他,高殷勤起初反感同性恋。

    他们之间,无论时间还是世界观,本该无缘,可芸芸众生皆有变数,若真无缘,为何又一眼万年?

    高殷勤和时初高中同班,大学同校,工作同公司,人人皆知他们是一对戚戚甚尔的好兄弟。虽然如此,高中初识的他们,几乎没有任何交际,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又井水不犯河水。

    这种阶段整整持续了一年,直到高二的那个初夏才渐渐破冰,命运的齿轮,悄无声息开始了转动。

    高中时期的时初,用现代流行语言描述,好似行走的荷尔蒙。随意一记眨眼便让空气氤氲满青春期专属的荷尔蒙香。奈何这样一张盛世容颜长在了冰山之上,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这倒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感觉。加之他生人勿进的气场和冷若冰霜的性情,被不少黑恶势力纳入了黑名单。

    放学有“社会青年”找茬拦截早成时初的家常便饭,而其中一次就是高殷勤。

    五月末,初夏的天气即使到了傍晚,太阳开始西斜,空气中依旧充斥着燥热分子。高中部比初中早放,时初背起书包先去小卖部给许卿买好冰可乐,赚表现。

    他买完可乐走出来时,迎面走来十几个男生,吊儿郎当的模样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时初淡淡督一眼,准备绕道离开,瓶身里的汽水不断地往上冒着气泡,放进去的吸管浮了起来,他转念一想,干脆停下来,就着浮起来的吸管含到嘴角小口地喝着。

    那群人走到他跟前,突然一字排开堵住了他的去路。

    &草同学,谈个话?”

    说话的人站在最中间正对着他。男生留了个莫西干头,白色衬衫就那么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领口解了两颗扣子,双手插就进裤兜里,凶神恶煞,透出一股痞相。

    时初不徐不疾再吸一口汽水,淡漠地打量他一眼,眼底波澜不惊,丝毫不畏惧,仍旧是那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事?”

    &你撕了我妹妹沛沛的情书?”

    时初仿佛懒得多废话,下巴微挑,算是回答。

    上周的确有一名叫沛沛的女生送他情书,许卿为此吃醋酸晕了头脑,他便找到沛沛,亲手撕了那份情书。看这架势,必定是来讨说法的。

    男生歪着头,一副痞气:“沛沛想找你谈谈。”

    时初喝完可乐,将拉罐踢到一边,回答:“好啊。”说完视线扫过其他十几个男生,又朝小卖部门口看了一眼,补充一句:“把她叫过来换个地方谈,不然等会人多起来围观,引来教导主任于你于我都没好处。”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竹马攻虐记第三卷:声声慢 第31章 只因他爱的是许卿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04s 0.461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