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在初唐 第一百章 荒政与元正

    说是说要想办法脱身,但贺礼担着东郡郡守的官职,治下之民却不是可以随便丢开的,若他如此不负责任,又与旁人有什么区别!

    贺礼自己坐府里琢磨了半宿儿,终于琢磨出一个方法来,不是什么新奇的招式,还是跟后世现代学的,济贫弱、送温暖下乡,即可彰显瓦岗的仁德,又可以夹杂私货,这事可干。想到就做,李密不是正愁如何安抚收拢人心吗?现在有方法了。

    于是,第二日,贺礼拿着自己晚上点灯熬夜写就的文书,又找上魏公府的门,直接把文书递上去,李密起先还神色平静,越看神情越是惊奇,甚至还隐隐有几分赞叹与佩服,面容肃穆,语气郑重问贺礼:“德规建议行荒礼?”

    “回主公,是的。”

    李密有些犹豫:“只是,荒礼乃是凶礼,是为救助饥荒而设,眼下已无饥荒,是否恰当?”

    原身是读过《礼记》的,对读书人来说,《礼记》是必学的功课,贺礼融合继承了原身的记忆,自也是知道的。

    贺礼道:“禀主公,先周之时,曾有以保息六养万民之说,一曰慈幼,二曰养老,三曰赈穷,四曰恤贫,五曰宽疾,六曰安富,是为荒政。如今虽非灾荒之年,却是战乱纷争之年代,主公治下之民受主公庇护,方可得一方安身之地,然别地之民,民不聊生者甚众,如何不算灾荒之年?臣以为,值此形势之下,可行荒礼,也当行荒礼,也好教天下人好好看看隋廷之残暴不仁,看看我瓦岗的仁义为先。”

    李密略犹豫了片刻,道:“然吾未曾登基正位,如何可行天子礼?”

    贺礼道:“回主公,所以,臣做了变通,请主公以令宣告天下,令手下诸士,代主公巡牧四方,赠老弱病残孤寡等衣食以度日。”

    李密贵族出身,又好读书,闻言立即品出其中的益处来,道:“若如此,甚好,甚好!吾有德规,真真幸甚,解了我燃眉之急,心中之忧。”

    贺礼的厚脸皮此时此刻立功了,撑住了,谦虚道:“主公过奖,历代朝廷对待老弱孤寡皆有善待之举,臣不过是拾人牙慧,照例行事。”

    李密叹道:“然能想到此事,循旧例者却唯有德规。”

    李密赞赏的看贺礼一眼,积极地问他:“德规看此事须多少花费?可从吾之私账走。”

    李密这是又犯了急功近利的毛病!

    贺礼肃然道:“主公,臣以为此事还是走公账为好,不适合走主公的私账。此次抚慰的目标皆是主公治下子民,臣以为,当然子民知晓我魏公府之仁义才是,如此,四方才好施政,才好安抚民心。”

    李密被贺礼一点,连连点头:“若非德规提醒,险些误了事。吾这就传下手令,一切交与德规,需要多少物资,尽可调派,不可留难。”

    “喏。”

    贺礼领了命,准备了数日,在元正、也就是后世所说的春节到来之前,瓦岗搞了个肃穆的仪式,由魏公李密正式下手令昭告四方,以各地郡守为代表,代表魏公李密巡牧治下郡县,并代魏公慰问老弱病残孤寡,赐之以衣食,一时间,四方皆传扬瓦岗魏公仁义之名,皆道魏公恤民,身具贤明之相,一时间,来投者众。

    贺礼是东郡郡守,东郡自是他代李密巡牧,一边在治下走,一边还隐隐暗示百姓,乱世之中,粮食最紧要,若有粮,最好分而藏之,莫要全部放在一处。

    瓦岗众现在正是声望高涨的时候,时下民风又淳朴,竟有许多人愿意听从,不止藏粮食在家里,还想方设法的藏到别处去。

    贺礼还搞了个奖励,看谁家藏得最好,不止上门亲自去慰问,还给奖励东西,不多,就是两斤肉,就这样,还参与热情高涨,十分积极,又因参与者众,风声便不免传开了。

    等贺礼巡牧完毕回到滑县,就被李密叫去问话,说起藏粮比赛之事,贺礼只托词,只是为了与百姓逗趣,找个乐子,让大家在元正前热闹热闹,奖品皆是肉食,不多,也才两斤,但能让人高兴,说着,贺礼又把比赛时之趣事,绘声绘色的向李密捡着说了些,宗旨就一个,往逗趣上说,暗示这就是一件凑趣的乐事,并无什么特别的意义,也不知李密是否信了,反正李密也没再追问。

    最近的雪天天都在下,特别是临近元正了,更是洋洋洒洒下个不停,等过了元正进入正月,贺礼来这乱世就一年了,整整一年,再回首当初,真真有恍如隔世之感。

    想了想,快过年了,贺礼放了郡守府众人的假,让人暖暖和和地布置了一辆马车,把贺鱼包地像颗球,叫上才柴,带上阿水、阿田姐弟俩儿,一块儿回荥阳城去,他与贺鱼在这乱世再无亲朋故旧也就只有干娘和胡狗了,他要跟那母子俩儿一块过年去。

    以前穷,没有办法,往年皆受胡狗母子照顾,今年好不容易他也算发达了一些,衣食不缺,也该报答人一二才是。

    元正魏公府有赐下酒食粮油,贺礼又买了些过年的东西,整整装了一车,共计两辆马车,带着人出发往荥阳去。

    出了滑县地界,先送才柴回成皋,马车上的东西也分了他一半,还与他老娘道了声新年好,之后也未曾久留,坐着马车又往荥阳城赶去。

    冬日天冷不好赶路,路上行得慢,花费的时间便多些,即便贺礼时间留得宽裕,贺礼竟也耽搁到三十这一日才到荥阳。

    到得荥阳城这一日,雪似乎停了没两天,路上积雪所化的水使道路泥泞了不少,马车一直驶到小院子的门口,贺礼先下车,上前敲门——

    “谁啊?”

    是胡狗的声音,贺礼立即朗声道:“阿狗哥,是我,阿礼,我和妹妹回来过元正了!”

    “哎呀,竟然是阿礼和鱼儿,阿娘正念叨着你们呢,且等等,愚兄这就来开门……哎哟!”

    听着似乎摔了一跤,贺礼连忙道:“阿狗哥莫急,地上湿滑,小心些。”

    不一会儿,院门开,贺礼从马车里抱出贺鱼,兄妹俩儿一起向胡狗道:“阿狗哥,新年好,恭贺新禧,恭喜发财!”

    胡狗哈哈大笑,满脸开心:“阿礼,鱼儿,新年好,快进来,就等你们了!”

    把贺鱼抱进屋里待着,贺礼与胡狗、阿田一起,三个人高高兴兴地把马车上的东西卸下来,听着干娘在灶房里笃笃的切菜声,贺礼心头无比的安宁,真好,他终于活下来了,也带着贺鱼成功的活下来一年。

    在活人吃饭之前,按习俗须得先敬祖宗先人,贺礼父母的牌位就在这里,贺礼跟着干娘去献食,心里默默念着原身的名字——

    贺鱼长高了,也长壮了,再无过去面黄肌瘦的样子,他承诺的事情,第一年终于做到了,今后,也会尽心尽力的抚养贺鱼,希望原身在天有灵能安息。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逍遥在初唐第一百章 荒政与元正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24s 0.504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