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家生活录 第五十二章 天公地正人在心

    落日剑到底是真的化形成人,还是夺舍了唐麟,这些是青城山关心的事情,轮不到别人操心。

    不过不管到底是化形成人还是夺舍,落日剑躲了那么多天却出现在袁天罡的墓里,那肯定是有所图的!而且是大有所图!照修行日报报道的尿性,扯了龙虎山和白马寺两大道佛宗派的大旗,说墓里面有关系修行界前途和打开乾陵无字碑的关键,可胡阳敢用三爷吃货的自尊发誓,这两个东西和落日剑没半毛钱关系!

    落日剑会关心你修行界的未来?开玩笑!他要真是关心,会从青城山上跑出来?至于乾陵无字碑?那就更不可能了!就算无字碑里真有未来星宿劫经,他拿来干毛用!落日剑乃是杀器!还是青城山祖师仗之杀出青城山在修行界地位的大杀器!

    他贪图未来星宿劫经干什么!

    参禅礼佛?

    他除非不要命了!才会干出这种自毁根基的事情!

    那落日剑来干什么?

    这是胡阳跟在他后面进来的时候想到的一个问题!而且还花了时间仔细想了想!

    袁天罡是干什么的,本业自然是算命的,那落日剑总不是找他来算命的吧!人都不在了,怎么给他算!

    直到胡阳在那时光回溯大阵里面走了一遭,看了许多断断续续的片段,忽然想到,落日剑没准真是来找人算命的!袁天罡不在了,他墓里还有别的东西,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一座时光回溯大阵!

    那么问题来了,他想要算什么?

    落日剑存世许久,本就已是人间强得不像话的剑器法宝!他若化形成人,那就是人间绝顶的存在,干什么不行?有什么值得他烦心的!如果不是化形成人,那他想要知道的就多了!

    胡阳本来也只是想想,没怎么当回事,可谁知道碰见唐麟了。

    唐三花好歹和胡阳有过几面之缘,而且唐麟这小子怎么说也算是被胡俊抢了女朋友,你说没看见就算了,看见了真的不管那说不过去,看落日剑也不像是擅杀的性格,就顺嘴提了一句,尽人事听天命。却没想到落日剑开口就问出那么句话来,胡阳上哪知道去,不过瞬间想起时光回溯大阵里的场景,福至心灵,随口一说。

    不想那边借用唐麟身体的落日剑竟然愣了那么一秒钟,接着哈哈一笑:“你这小辈倒是机灵,看在你逗我开心的份上,我便允你,只要我把事情办完,便放这小子离开。”

    说完,又转头看着那边祭台。

    画眉四人面面相觑,怎么回事?你打哑谜呢!

    别说他们,连胡阳也是满头雾水,这就完了!

    “老四,到底怎么回事啊。”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话是你说的,你能不知道?”

    “我就不知道,怎么的,你把我吃了!”

    “滚!”

    耍嘴皮子是胡阳他们寝室学得最好的一门学科,朱老大自然也不差。

    “诶,老大,你老人家被困在这里面,怎么还一副吃得好睡得好的模样,嫂子在外面担惊受怕,人都瘦了两圈了!”

    “拜托,困在这里面我又没办法出去,我不高兴也是在这待着,高兴也是在这待着,我干嘛不高兴点。”

    “不对,你少唬我,你这都和嫂子阴阳两隔了,还能高兴得起来?”

    “只要知道她活着,我就算死也安心了。”

    好一个宝岛狗血偶像剧的既视感!

    胡阳越想越不对劲,然后上下扫看了朱光一眼。

    化气境二重!

    朱光居然也是修家!

    “好啊!我说你怎么舍得放弃京城的学府,千里迢迢追妻到了山城!原来你根本就不指着这个吃饭啊!真是难为你了,堂堂化气境修家竟然要跟我们三个普通人一起翻墙爬树,还要装着上不去的样子!”

    “你有脸说我!你呢!化气境三重!比我还高!你当初不也是瞒着我的!”

    “我在学校的时候要真是修家,能挨那些打不还手!”

    胡阳一句话就把朱光问住了。

    朱光悻悻一笑。

    “哼!”

    两人说话的声音有些大,可落日剑这次却一句话都没有,只是画眉四人竖着耳朵听着。

    “走吧,咱们出去吧,嫂子在外面都快急疯了。”

    “能出去?”

    “我有办法。”

    “那行,还是快点把张教授他们带出去,他们再待下去,绝对要出事。”

    这浮岛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既然找到人了还是快闪为妙,这地方处处都透着邪性,多留定生事端。说真的,有些事情胡阳还真不想知道,比如之前的时光回溯大阵,比如这袁天罡墓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好奇招来祸事的情况,他可经历了不少了!

    就在胡阳用玄光把那剩下的六个考古工作人员全部卷了进去,准备和朱光离开的时候,画眉四人拦在他们身前。

    “道友要走?”

    “怎么,不走还留在这儿吃饭啊?”

    胡阳的口气绝对算不上好,他和画眉和洞庭湖龙宫子弟也算是认识了,之前大家相处并不愉快,画眉这女人还和青云宫不对付,现在岂会给她好脸色!

    胡阳没给好脸色,画眉四人的脸色一样好看不起来!在外面使不完的力气想进来,真的进来了却什么都做不了!外表是唐麟,里子是落日剑的人在那杵着,他们能干什么!还不是只能老老实实看着!眼瞧有个人能和落日剑搭上话,他们哪可能让胡阳走了!

    “道友可知此是何处?”

    “袁天罡墓啊,怎么了?”

    “道友既知此是袁天罡墓,应知道其中干系之大,关乎我整个修行界之安危,道友岂能一走了之。”

    “诶诶诶,先别忙啊,袁天罡墓关系修行界安危的话,是这位和这位的师门长辈说的,并没有实际的证据,如果你想要找人担责任,就找他们俩先把这事情真假落实了再说。”

    胡阳把龙虎山和白马寺的弟子点出来堵住话头,画眉却不依不饶说道:“龙虎山张天师和白马寺智光禅师修为精深,他们所言乃是推演天机所出,绝非信口胡说,道友何必鸡蛋里挑骨头。”

    “哼,我看他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想置修行界安危于不顾!”

    龙虎山那位弟子一开口,胡阳就笑了:“你还别说,我真是这么想的,有你们四位大派弟子在,修行界安危也乱不上我小小一个化气境来管。再说,瞧瞧你们这手里拿的,昊天镜,撼海法螺,牟尼珠,天师剑,哪样不是威力无穷的大宝贝,你们这都不能替修行界千万同道解危,多我一个有什么用处?当沙包?堵枪口?作掩护?”

    不怕你说话就怕你不说话,说话就好办!

    胡阳敢说他没用,那四人谁敢跟他一样自贬,丢的不是他们个人的面子,还有师门的面子!

    “道友误会了,少天师并无恶意,只是道友是我们之中唯一能和那位前辈说上话的人,我们想请道友问问,那位前辈是否能让我们去那祭台寻找线索。”

    “你以为那位前辈还没听见你说什么?他既然不回答,那就是他不愿意回答这话,谁说都没用,知道吧!”

    “谁说没用的,小辈,你倒是来问啊。”

    好嘛,你装塑像装得好好的,干什么开口啊。

    胡阳白眼一翻,眼神示意朱老大,一起往祭台方向走了两步:“前辈乃是当世高人,何须玩笑逗弄我这后生晚辈。”

    “你不想救这小子了?”

    “有前辈的承诺,我相信他最后一定是安全的。”

    “相信?这么容易相信人,你不怕我是诳你的?”

    “前辈名闻天下,没必要为了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自毁长城。”

    “我还有好名声?”

    “自然,前辈炼魔降妖无数,威名赫赫,修行界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哈哈,我就说你这小辈有趣,果然没看走眼。好了,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你如果想早点让这小子复原,就帮我把那颗龙珠拿下来。”

    话是商量,却似吩咐。

    胡阳把唐麟看着,时光回溯大阵之中,他看见的任何一个人都有能把人吓死的本事,加上如同牵线木偶一般,只能看戏不能演戏,根本没有他出手的机会。可在这儿,胡阳真心不怕!

    就算面前的唐麟真是落日剑化形成人,想把他搓扁捏圆也只能想想!

    “敢问前辈,为何不自己去取?”

    “试过了,我不行。这跟修为无关,你一定能行。你也不要担心我算计你,就像你说的那样,我好歹在修行界有些名声,不可能为了你把名声坏了。”

    “前辈,若你重名声,会跟青城山上下不辞而别。”

    落日剑一笑:“那你要什么?”

    “那龙珠是什么?”

    落日剑扫了那边画眉几人一眼,见他们眼中满是探究,笑道:“你不是不关心修行界前途吗,怎么忽然变得如此热心了。”

    “这不是关心修行界前途,而是关心我自己的小命。我终归打不过前辈,最后一定会去帮前辈取那龙珠,既如此,我总要知道我拿的是什么东西才是,若是凶物,也好有个准备。”

    “听说过推背图吗?”

    “我读书少,前辈你可别骗我,那龙珠真是推背图?”

    推背图是什么,李淳风和袁天罡共同编写,预示从大唐太宗皇帝年间开始到后世未知世界之间发生的大事的一部奇书!

    “当年李淳风耗费莫大心力推算后世远程,半截却被袁天罡推背所阻,让他莫要泄漏太多天机,才有了推背图之名。当时李淳风把神通随手封在了旁边的龙珠里。所以这龙珠同样能行推算之事,不过此术只对人有效,我原以为借了这小子的身体,能蒙混过关,谁知还是不行。”

    “既然只对人有效,那前辈如何以之推算自家远程?”

    “让这小子帮我不就行了。”

    胡阳微微一惊,这话的意思…….

    就见落日剑微微一笑:“你不是想让我放过这小子吗,只要龙珠到手,他立马就能解脱。”

    看似有了个诱惑力十足的理由,胡阳并未立刻答应,帮忙是帮忙,可如果因为帮忙把自己陷于困境,他又不傻!何况还带着儿子,他就算不管自己,还要管儿子啊!

    胡阳心神一动,神念发出,五鬼神念同时从鼎天空间出来,融在他的神念里,不被察觉,包着祭台转了数圈,最后禀报胡阳,没有异状,就是一座普通石搭的祭台!

    没有异状?

    胡阳做的时候正大光明,并没瞒着落日剑,落日剑也不奇怪,这小辈在他面前有种莫名其妙却真是存在的底气,会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才怪!

    当然,落日剑自是没能察觉混杂在胡阳神念之中的五鬼神念,只是感叹了一句,这小辈已经能神念出体,果然不是化气境,隐瞒了修为!

    进入这浮岛之后,五行之力对神念的压制小了很多,但还是存在压制,不过胡阳神念一出,还是被那边几人察觉,画眉等人又是一愣,居然还是看走眼了,这人不仅是个修家,而且还是化神境,与他们相差仿佛!

    “我龙宫的秘宝难不成是废了!”

    “前辈!我等亦可代劳!”

    画眉这话冲口而出,落日剑连头都没回:“我信不过你们。”

    没商量!一点商量都没有!

    虽然有五鬼保证,胡阳还是再探了一遍,此番自家神念离体,扫过祭台之后,探到了龙头。这龙头已成摆设,龙威什么的都已经散了,就跟龙珠的座子一样。之前探过,并无危险,可这回再探的时候,胡阳居然有了新的发现,脸色瞬间变得奇怪无比。

    “小辈,怎么了?”

    落日剑时刻关注着胡阳,见他不对,立马开口。

    “没事。”

    没事?

    也是,也算没事,不过就是之前时光回溯大阵里他变成泾河龙王再次上演罢了!

    神念再探的时候,胡阳竟然发现他和龙头之间有了联系!随时可以控制龙头!诡异到了极点!

    “怎么会这样,袁老大,你把我弄进那阵法里不就是为了让我看看当年发生了什么吗,现在这是怎么回事,重温旧梦啊!”

    吃惊归吃惊,胡阳还是确定了一件事情,这祭台真没什么危险,只要过了先后天颠倒五行大阵,就能上祭台。

    胡阳迈步上去,一伸手,还没摸,那龙珠便飞到他掌上,后面落日剑一激动,就吼出了声:“小辈,快快将龙珠拿下来。”连画眉四人都忍不住靠近了一些!他们已经搜遍了整个浮岛,要是这袁天罡墓里真有关系修行界前途的东西的话,就只能是这东西了!

    “前辈,说话算话,你先把唐麟放了再说。”

    落日剑嘿了一声,下一秒,另有一个人影站在唐麟身边,一袭青衣,身高七尺,剑眉星目,却是一副好样貌。同时也确定了一件事情,落日剑真的是化形成人了!

    落日剑在唐麟额上一拍:“小子还不醒来。”

    唐麟眼光一亮,恢复神采,却好像根本不吃惊,向胡阳点点头,道了声谢,便站在一边不动,神情淡淡,不冷不热。

    胡阳心说,只怕落日剑借唐麟身体行事是和这小子商量好了的,之前发生的一切这小子也都清楚。看来他今天是多管闲事,枉做好人了!

    不过胡阳救这小子本就不图他感谢,只是冲着他爷爷和胡俊的份上,从祭台上下来,把龙珠一递:“前辈,这东西给谁?”

    “给他。”

    落日剑一指唐麟,唐麟便上前接过,办完交接,胡阳拉着朱光就要走,可这次却被落日剑拦下了。

    “前辈还有吩咐?”

    “难得有大场面,小辈你适逢其会,便留下看看,相信对你有好处。”

    “什么?”

    就见唐麟双手把龙珠捧到头顶,说道:“后世人族,敢问前程,天人两隔,如何可成!”

    轰隆一声!

    只见那龙珠之上腾起一道金光!

    直冲五色晶壁!

    五色晶壁瞬间被搅出一个漩涡!

    那漩涡之中有一把不知男女、不知老幼的声音落下。

    “天人两隔,隔绝人天!天人两隔,人道永昌!”

    滚滚雷音一般!威严漫天!

    “天人两隔,何法可成!”

    胡阳早动了法力,跳到老大身边隔绝内外,那边画眉四人更是把手中法宝祭出,阻挡威压!只有落日剑一人,负手而立!

    这情况,唐麟都还能喊出声,实在让人佩服!

    狠啊!

    “天道在公,地道在正,人道在心,心至则成!”

    “世道艰难,何以心至!”

    “赐法!”

    吼的一声巨响!

    那祭台之上的龙头忽然张开,吐出一道匹练,直朝胡阳而来!

    嗯!

    不对啊,怎么朝胡阳来了!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修家生活录第五十二章 天公地正人在心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