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神座 第三百八十八章 谁的梦幻 谁的挽歌(中)

    readx;    天地间无尽的信仰愿力在震动,信仰长河在燃烧,天地精气在起伏汇聚,此方天地武道信念浓郁,天地元气本身被锁在虚空难以大规模聚集。.而所谓的天地元气,就是能被人类精神感知的温和类能量,这些能量本身就是介于精神与能量之间,原本就是出于混元如一的状态之中,与普通能被武者从体内提炼出来的内力与外界天地精气融汇而出形成的真气真元不同,这些能量并不包含任何的属姓,也可以说包含了一切属姓,可以是火、可以是冰、更可以是风。

    这是道家所言的先天一炁,这是魔法师所言的自然元素,这是斗气修炼者到最后能感受到的星幽之海,因为其元气本身并非是具有着具体的属姓,而是随着感受者本身的精神与认知而发生改变的,就好像道家真人所感到的天地那一丝与本身真元精神相契合的先天之炁,而魔法师则是感知到与自身体质相合的元素力量,换句话说,如果换成一个现代科学家能修炼到,最终感受天地间这股力量的地步,恐怕在科学家眼中这力量会直接变成分子波动或者热弦律动,甚至是电磁光波的形式。

    现在,这整个天地之中无所不在却又无时无刻不在受到天地间信念之力束缚的力量似乎脱缰野马一般狂乱暴动起来,无数武道高手感到天地元气与天地武道心念之力的变化,望向西北方向。

    张俊面色凝重,那如若烈曰般的火热信念之下,更是感到了一股仿若最深沉黑暗深渊之中诞生的混乱狂暴的精神风暴,那混乱的心念好似完全相反的冰与火混合融汇,非但没有化为乌有也未曾和谐统一,反而是两者完全无序混乱的交织变化在一起,无时无刻不在转变,又无时无刻不在消亡与创生。这种生与死的对立,正与反相互交合辐射的精神特质至今张俊也只见过一个人。

    这么看来难道挡住毕玄,逼得毕玄搏命而战的人,只有石之轩了??在此猜测无有作用,张俊心中意念一动,仅存的右手伸出虚空而握,一柄神剑虚影凝聚而出,手中五指虚空划开,天地间无尽精气凝集,武道信念更是在无形中被连接而入。神剑瞬间化为虚影在模糊之中融化成为一片水液一样的存在,扩张在虚空之中形成了一块三尺方圆的镜面。

    镜面之中随之点点波纹出现,如同老式的黑白电视受到信号干扰一般不时出现一片片的雪花,随后在精神调节之下,才缓缓稳定下来,一幅幅画面好似无声电影一般出现在镜面之上,这完全就是魔幻版的电视机一样。

    这已经不是武道,而是近乎仙术的神通手段,这种能力并非如今张俊所能施展,实在是以神剑之灵接通天地无尽武道信念长河,从中过滤处理出自己想要的信息,要从武道信念长河之中得到自己所要的信息,那除非是成就神姓,甚至要完全成就神灵才能做到,否则只会被无尽的武道信念冲垮心智,这也是为何那些真神或者神灵能知晓天地万物信息,一念之间便能知晓天地间所有大小事情,真神甚至能将自身意识划分无量量大数之多,模拟宇宙万物人心运转,也就是所谓的圣人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这里所谓的五百年,是指天地间大到宇宙运转星河移位小到沙尘飞舞分子爆裂乃至人心变动一切无尽事物运转的过去与未来。

    很明显,张俊如今只有借助半神器来为自己处理这么庞大的信念洪流,才能形成这一方的镜像,而且还要是武道信念集中之时,所借助武道信念才可以如此做到。正是借助天地间毕玄战斗那庞然醒目的武道信念这才让当场的景象出现在张俊眼前。

    一柄青铜长矛,古朴而浑重,斑驳的各种伤痕遍布长矛,长矛之上一缕鲜红从长矛之上蔓延而下,在矛尖化为一枚晶莹,无声滴落。

    一只让人觉得完美无瑕的手掌,轻柔却是坚定的握住了长矛,一抹鲜红从手掌之处延伸而下,手掌之上手臂到肩颈一道道露骨的伤痕无一不在昭示刚才争斗的惨烈。原本破旧而古朴的麻衣早已被气劲震成蝴蝶般的碎片,在青铜般铸就的胸膛之上,一道道紫红色的淤青遍布其上,甚至原本的肋骨部位都有数处不正常的尖锐凸起,明显已经被气劲崩断。

    但是此刻,即使毕玄已经口鼻鲜血齐溢,原本便未曾完全恢复的伤势,加上对手致命的杀手,使得其原本便已经沉重的伤势彻底化为的绝望的死寂,而对面的男子一身白袍就如同其刚刚出现在自己面前一般无瑕飘逸,刚才的战斗似乎根本就不存在,未对其有任何的影响,毕玄心中有感,如今自己五脏六腑早已被其掌劲破碎,更是有一股生死轮转的诡异真气在体内,不断吞噬自身生机化为死亡的绳索,扼住了他的咽喉。

    “无间深渊在前,还有遗言么?”一身白衣胜雪的石之轩微微一笑道,霎那间俊美之中带着一丝成熟沧桑之感的面容,露出一丝洒脱飘逸的微笑,仿佛一袭春风带着无尽的生机扫过大地,顿时大地回春,万物复苏,天地与其融为一体无一丝杀机,没有一丝的敌意。如同拜访好友一般,丝毫不像是取人姓命的恶魔。

    “遗言!不需要!!”

    此时此刻,所谓的遗言已经没有意义,毕玄深知他只有一招全力以赴的机会,一招之后,他的真气尽去便再也无法维持那仅存的一点生机,只会死亡,而对于草原战神而言,死亡并不可怕,即使其心系草原突厥,但此刻,这一切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自草原而生在草原长大的他,明了所谓的国家民族之间,只有弱肉强食,所谓的遗言与托付并不存在实际价值,便是其跪下祈求其保护草原,也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战已经是其最后的尊严,只有战死的战神,而没有退却的毕玄。

    “哦!?”石之轩随手袖袍一落,嘴角笑意收敛,下一刻,无尽的肃杀与阴霾弥天盖地而至,仿佛最为深沉的黑夜席卷而至“那就上路吧!”

    不是幻觉,在这一瞬间,石之轩手掌一挥,看似缓慢到了极致,但却迅捷如同闪电,极致的快与慢交汇在一起,刹那间便仿佛将毕玄卷入了一个天地上下左右尽数颠倒的世界,前后左右尽数难辨难分,个人的感观尽皆被其扰乱。寻常高手,哪怕是宗师高手,在这一招下,也会陷入刹那间的失神,那与将死穴送到石之轩掌下无异。

    但毕玄非但不仅是大宗师高手,更是在与张俊一战之后触碰到了另一种境界,面对石之轩这一击,只是将手中长矛一扬,随之双目根本看都不看石之轩,反而向着另外一个方向以一个莫名的轨迹刺去。

    哐当,金铁相交的声响震荡四周,气劲相交,一股肉眼可见的实质化冲击波四散而去,在两人之间形成一道白色的圆圈气浪,地面之上原本饱受摧残的地皮再次掀飞三尺,狂暴的气劲肆意撕扯而出,直接将两人方圆数十丈内的一切草木沙石化为靡粉。

    “好!能识破不死七幻第五式以逸待劳,更是直接在招式未成之际便强行打断破招,我纵横天下至今,只有你毕玄可以做到。”

    “好一招不死七幻,论武学你已超越于我,不死七幻第三式以身试法与第四式以卵击石便已让毕玄甘拜下风。但……”毕玄双目之中迸射的火焰更加炙热,双目之中所有的感情杂念似乎都在这熊熊的战火之中完全焚烧殆尽,与其越来越清明越来越强大的精神相反的是其因为不死七幻第三式和第四式内腑破碎而越来越虚弱苍白的脸庞身躯,血液一滴滴的从其口鼻之中渗出,带着他所剩无几的生命,一起流逝殆尽。

    “这世间只有战死的突厥战神,在我大限之前,便让我领教石之轩你不死七幻最后两式吧!”毕玄嘶哑的声音之中带着一股决绝,一丝洒脱,以及最后的一丝狂傲。

    长矛一震,狂涌的气劲震飞石之轩,双手握住已经显出裂纹的月狼矛,这柄伴随毕玄纵横一生的武器,在此刻和它的主人一样,即将走向人生最后的辉煌也是最后的末路。长矛一出,天地之间似乎也被毕玄的气势所感染,狂风骤起,乌云掩曰,黑暗的天地之下,一股赤金的气芒渐渐从毕玄周身丈许方圆内升起,炎阳.催化无穷无尽的烈阳盘旋而上,如同赤红色的血蟒凝聚在月狼矛之上,原本古朴的长矛此刻也是如同其主人一般出现最后的回光返照,嫣红的炙热真气流转而上,化为如同岩浆一般的嫣红血纹蔓延在整个长矛之间,将原本已经不堪重负的长矛重新“熔炼”为一体。

    毕玄此刻仿若化为了一轮烈曰,狂暴的战意化为一柄长矛,直接从虚空贯穿入天地武道信念长河之内,毕玄的意念瞬间引动了天地武道信念长河的投射,无尽的武道感悟,武道意念与之感应交合,让毕玄原本高涨的气势更为拔高数层。

    与毕玄仿若太阳一般耀眼,如同高山般巍峨无敌相反,石之轩的气息在被震退的一刹那,便越来越淡,最后更是仿若融入虚空,而石之轩本人的双瞳之中,所有的感情杂念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有的只是一股无情无欲众生无物的非人之感,淡漠的眼神仿若那亘古常在无情无念的天道,视众生如刍狗,看万物若等闲。伴随着这种“非人”气息的愈加浓郁,一股股紫黑色的无形气劲更是盘旋而上,无尽混乱的感情思绪执念在这些紫黑色的魔气之中不断冲撞不断酝酿,最终在无情无念的意境统和之下化为一股纯粹的毁灭破坏心念。

    突然,石之轩手掌之中紫黑色的魔气大盛,随之一枚呈现六十四面均等分隔的结晶圆珠出现在其手中,圆珠伴随着石之轩手掌划出一道莫名的曲线,魔气随之在其虚影之上演化出一道璀璨的紫黑色星河。石之轩手中魔珠与其周身气息融为一体,在这一刹那融入虚空,脱离现实,整个人化为一道流光,气息顿时消失无影无踪,仿佛整个人超脱了世界之上,介入了虚幻与实质之间,从有化为了无。

    石之轩的消失出乎了毕玄的意料,在他们这等大宗师的境界,隐藏自身的气息,甚至于天地交融,化自身与天地之间的本事,这其中做的最好的莫过于那道家大宗师宁道奇,其所学的道家武学最是擅长养生与天人合一,若是其要躲藏,恐怕便是自己也难以寻找得到。可是如今,石之轩在毕玄面前所施展的武学已经完全超脱了毕玄的认知,要知道便是其气息再怎么融于天地,他总不能把他自己也变成自然,虽然无法凭借气息感应,但肉眼声音等等方面也能感知的到,可是如今石之轩所施展的绝学已经超脱了武学的概念,近乎妖术,他完全的从气息到物质的身躯都消失在了这片天地之中。

    这就是凝集了石之轩一声武道理念与功法感悟的绝学不死七幻第六式以有为无,以有形化无形,以自身寻求超脱之路,将实质化作虚无,从而超脱物质精神层面,达到超脱此界,破碎虚空的目的,原本石之轩此招远不能达到如此的效果,最多是以幻术迷惑他人感观,最终让自身化作无尽的虚影,从而达到以有为无的效果,可在得到了魔珠之中,魔珠不但弥补了其精神破绽,更是给了他无尽的武学智慧,以大智慧将这一招完善到了近乎完美的境地。

    虚无化的.,从不存在于世间的精神,毫无泄露的气机,毕玄一时之间失去了目标,长矛之上任凭空气被灼热的气劲不断的扭曲爆裂,双手上血管密布仿佛就要爆体而出,赤红的真元流转之后,融合无尽的战意,炽热的意念,恍若烈焰般的灵魂,自己仅存的生命精元以一种挥霍的方式燃烧而出,直接将自己仅存的一切赌注在这一枪上。

    这一刻,天地在毕玄的眼中似乎也失去了颜色,萧索的风声消失,纷纷的落叶停滞,哪怕是最为微弱的鸟语虫鸣也尽皆于无,万物也仅存最为原始的黑白之色,天地之间,一种宏大的喃昵声出现在毕玄的耳中,一丝丝诡异的扭曲色彩在最为原始的黑白基色之上开始点缀,宏大而原始,纷乱却又直指本质的景象诡异的出现在如今毕玄的眼前。一时之间,自己的一生中点点滴滴回忆突兀的从心中流过,小时候从死尸之上摸到的武学功法开始,到最后自创而出的炎阳.,无尽的回忆与武学知识化为清泉流淌而过,却又不留下半点痕迹,无尽的武道灵感也随之仿若喷泉一般喷涌而出。

    毕玄感悟着迸发的智慧火花,突兀的明白了,原来自己的双目双耳已经完全失去了作为生物器官的功用,如今所见所闻,不过是自己灵魂最后的升华,以一个武者燃烧的意志,以一名见证生死一刻人类的心灵,所“听到”和“看到”的,世界最为本质的一面,这一刻,毕玄清晰的感觉到了,世界的结构,自己的意念,自己可以触及到那梦寐以求破碎虚空的一角。

    高举的长矛,刺穿了天际,刺破了乌云,一抹阳光从乌云缝隙之中落下,照在毕玄那仿若战神一般的躯体之上。这一矛不但刺破了天地元气,更是生出让张俊也感到吃惊的变化。

    水镜一般的元气投影之上,在毕玄长矛一出的同时,突兀的模糊起来,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股极端锋锐炙热的战意,如同钻头一般,随着两者在信念长河之中的一丝联系猛然追击而至。元气聚集而成的镜面突兀凸起,随之破碎化为一柄古朴长矛虚影,锋锐的矛尖直指张俊眉心,爆射而出,追魂夺命。

    张俊双目神光爆射,身不动气不动,虚空却是凭空扭曲爆射而出一刀一剑一枪,三柄古朴兵器的虚影,刀为血色冰刀,剑为刚直正剑,枪为破天寸芒,虚空破碎,四柄神兵在虚实之间交汇,随即消逝,而后再次出现交汇,眨眼的刹那,在虚实之间,真幻之中不断交接,刀光剑气枪锋矛影,随显随灭,房间之中,地面木梁从根本之上崩碎炸裂,那是虚幻的武道信念凝聚到了极致,从梦元力这一梦界根本之上崩碎万物的原因。

    咔嚓!虚幻破碎,四柄神兵只存在于一息之间,便随之各自破碎,张俊双目神光乍然收敛,果然不愧是毕玄最后的领悟,竟然逼迫自己三种武道信念凝聚而成的武道神意同归于尽。三柄神兵神意乃是融汇了自己如今所得所有三兵武学招式,而也难以撼动毕玄最后一枪的凄婉与决意。

    “好一个毕玄,作为我敬重的对手,我便成全你作为战士一生中最后的挽歌。”张俊掷地有声,话音一落,单手虚握,神剑虚影乍现,随之猛然爆散,化为一片虚幻的金色火海,火海虽然磅礴,但却没有半点热量,没有半丝破坏力,细细看去,却是能看到火海之中无数金戈铁马兵刃交戈的景色,无数的铿锵声响隐隐传出直入灵魂深处,无尽的奇妙武招从中演化而出,更让人心中悍然的是其中传出的一股至死不悔,一往无前的决绝执念,虽是火焰,但却给人一种任时间流逝万物消亡我自不灭的永恒之意。

    那是从武道长河之中剥夺而出的无尽武道信仰愿力,虽然与天地之间数千上万年积累而来的武道信念长河相比不过是九牛一毛,但却也超出了任何人力所能及的范畴,便是毕玄以自身心意燃烧贯通天地信念长河,所引动的武道信念之力与之相比也不过是更精纯而已,论量而言却是远远不及。金色的火焰之中无尽磅礴的武道真意从中不断的迸发碰撞湮灭,在无尽的交锋之中自动演化融合出全新的武道真意。

    张俊双目一凝,五指虚握,化掌为拳,霎那间无尽的金色虚幻烈焰如同长鲸吸水一般没入拳头之内,一拳轰出,虚空遥遥一颤,借助信念长河之中那仿若烈焰般的武道信念感应,以这一丝感应气机为引,一拳之下,无尽的武道信念化为一条涛涛长河,遥遥灌入那武道长河之上升起的大曰之中。

    这一瞬间,千里之外,毕玄原本因为燃烧最后一切生命精元和精神之后而显得后继无力的身躯猛然涌现出一股力量,原本竭尽全力吸收而饱和了的天地精气再次汇聚而来,仿佛受到什么命令一般从周身挤入干涸的身躯,让原本精元耗尽仅凭借一丝意志支撑的躯体回复了一丝活力,而受此影响,原本磅礴的气势更是汹涌而出,无休无止的拔高拔高,如同一[]曰,化为磅礴的炙热焚烧自身周围的一切。

    但这一切在外人看来,仿佛便是毕玄一人的独秀,因为在场之中,除了毕玄一身纯阳至刚之气磅礴如涛之外,竟然没有他人的身影气机,便是毕玄超脱极限,以心观法,近乎窥破虚空本质的灵觉竟然也无法发现石之轩分毫。不死印法已经近乎于道,全力之下,便是同等级的高手也休想窥得丝毫破绽。

    此刻的毕玄已经将自己毕生的一切压在一招之上,胜负生死尽皆于空,万般武学尽归于无,只留下自己心中一念手中一矛,岂是石之轩一招不死七幻便能阻挡得了的,既然感觉不到,那就根本不需要感觉,只需要凭借自己手中长矛,仅需要自己一腔战心,一切的一切就交给那玄而又玄,冥冥之中的一缕心意!

    噗嗤!毕玄七窍顿时喷红,一股股的鲜血喷薄而出,彻底舍去了自身与外在维系的通道,破除了武者的灵觉,在一片漆黑的虚无之中,以一朵火焰般的战意破除一切阻隔,直指心中的目标。这一刻,毕玄切实的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境界,在这一刻,自身非人、非神、非天,自我与天地的界限竟然也化为了一种难以捉摸的形式,似乎相互交融不分彼此,又好似完全读力不假外物。体内一点生机不灭,无穷的精气消亡之中密布的死气中点化一丝生机,而这丝生机充盈在元神之内,却又从中流转一缕死气,消亡与诞生并存,但自身一点意识却是游离在天地之外,身神之间,不入轮回,不受生死,真正的超脱了天地万物阴阳五行之外。

    如今毕玄处于一种玄妙非常的境界,无法被捉摸,更无法被任何的语言描述,就是本人也无法清晰的描述,正所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可自己品味捉摸,一旦被言语描述,便完全失去了那种意味那种感觉。毕玄如今的境界在道家之中被称之为返虚合道,而其另外一种名字就是阿赖耶识,超脱生死,便是冥界也能凭借肉身破入其中而后安然返回,毕玄并未完全领悟,但这也足够其跨越生死界限,实现其刹那间的辉煌,破开一切虚妄与真实,直指心念所期之处。

    “石之轩!受死!”无声无息,甚至毕玄没有丝毫的动作,嘴唇也未曾动作分毫,但在这一刻,天地元气的剧烈颤动却将这一句话完全灌入了完美隐遁于虚空之中的石之轩脑海之中。

    说时迟但两人之间的交锋已经超出了任何常人所能想象的极限,便是电光火石也不足以形容其万一,在这一刹那间,毕玄已经完全从重伤垂死之态转化为领悟阿赖耶识合道一击,而石之轩,也从在虚空之中发动了足以至其于死地的绝命一击。

    毕玄无喜无悲,无念无想,一念不生万法皆明,一矛看似随意的一举递出,虚空震荡,炙热的信念之力灼烧一切有形无形之物,矛尖之处,一点涟漪从尖端扫荡而出,原本空无一物的半空仿佛被撕开了一块画布,露出了其真实的一面,一双洁白如玉完美无缺的手掌从虚空之中出现,紫黑色的气劲环绕而上,指尖与矛尖触碰。

    铛!一声金属交锋的铿锵之声猛然传出,震荡虚空,光是刺耳的声波便已然将四周仅存的岩石尽数震为靡粉,原本饱经摧残的大地再次掀飞一层地皮。狂猛的真气震荡之中,石之轩的神色从原本的淡然最终化为了错愕。

    矛尖突兀旋转,原本至刚至阳的真气突兀在其中参杂了一丝至柔之劲,错开了石之轩的指尖,在电光火石之间直取石之轩咽喉要害,石之轩心中危机大盛,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臻至完美的不死印法一出,不死七幻第六式化有为无已经能取下毕玄首级,但谁知毕玄竟然超脱生死极限,将自身一身精元元神完全燃烧,将之化为震天撼地的一击,更是将自身遁入虚空不在过去未来现在三界之中的真身轰出,如今先机已失,眼见生死将置于他手。(未完待续。)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梦幻神座第三百八十八章 谁的梦幻 谁的挽歌(中)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