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侣情侠传 各显神通(34)

    谁能想得到,这些杀手在齐烟九宫阵中找到了默契,联手起来竟是如此犀利,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忽视造就了卧龙窟黑榜尽数覆灭的结局。←頂點小說待到第四日,集结在恭州的武林盟一万一千余众江湖门派遭到了天煞盟四百余人杀手的袭击,好在花易玄早有讯息,特意在军中有安排,杀手的联营虽厉害毕竟只是四百余众,面对万余众深陷其中确实吃力,尽管如此交战不足二刻,武林盟仍有八百六十一人牺牲,六十七人重伤,可谓是惨败。但教花易玄有了安排,天煞盟也留下了高达八十六具尸体,面对天煞盟的实力也算是重创。这一切皆是在青天白日下发生的,是对武林盟直接的挑衅,武林盟虽受重创却激起了群雄的声讨,花易玄仍旧是大力安抚,抚恤死者,安排的有条不紊。实际上有了钱的运作,有了人力的调遣,只要运用得当,江湖门派的实力是诸宗都不敢轻易挑衅的,一个团结的江湖,一个明事理的江湖,他的潜力无可限量。

    而原本战意高涨的天煞盟,此时的士气有所低落,但以四百众挑战万余人且能全身而退,如此骄人的战绩何曾有之?对于生死,杀手是从不关心的,他们关心的是能留下甚麽,那便是心理的刺激。说得明白,他们背叛组织,又倒戈傲红尘背叛黑榜禁绝,在这天地间已无生存之处。杀手如此肆虐必将遭到全天下人的讨伐,傲红尘所领导的天煞盟是不为长久之计的,哪怕是旱花一现,杀手们也在所不惜,或者也可以称为这是杀手最后的疯狂,没有人伦。没有理由,唯有裸的杀戮。随着纵横门解散昭告武林,但冥宗东宗之主皇甫依,西宗之主冰仙,北宗之主慕秋白,以及冥宗少主龙隐。四路昭告武林讨伐天煞盟。其后仙宗圣女灵女携护教长老农紫函,以及战神重耀,右护法宇文流夙,少司命罗芸,大司命齐嫣然,五路声讨。面对杀手的疯狂,药宗更是准备充足,派遣大量弟子跟随各路配合。这时的武林其实早已大乱,诸宗各部人力调动。武林盟与天煞盟直接对垒,以及诸宗的讨伐,这片大地上正经历着最严峻的武林动荡。这一次朝蜀大战纵横派出力最多,各部人力回笼,再调集精英准备,是以纵横派的声讨最晚。只是并非纵横派参与,而是纵横门参与,纵横门门主依旧是清白兰君张少英。看来其羽翼丰满是有意自成一派了,竟有利于纵横派的声名。亦有利于张少英的威望,这个小乞丐出身的年轻人最终会是纵横派的脊梁。与此同时,禅宗少林方丈汾阳善昭昭告武林,汇集临济,曹洞,沩仰。云门,法眼五宗高僧参与讨伐,武林泰斗终显法威。道教三山符箓更是不甘落后,唯有朝廷整顿四门一黑,意欲合为一脉。短时内无法参与,不过有了这些端从实力上看已是绰绰有余了。

    如此时刻,天煞盟诸多杀手不惧反喜,如此旷世大战将是何等的精彩?能在杀戮中结束自己的性命,那才是他们的归宿。如此一来整个宋境都成了杀手们的战场,此时的天煞盟已不宜接战,至少得避几日风头,杀手有的是耐心。但很快杀手们便发现,川陕四路早已被诸宗,朝廷的人力监视的密不透风,诸宗正在组织着一个以川陕四路为战场的巨大包围圈。原本以杀手的实力,在包围圈未成之刻突围出去不难,但杀手要的便是对垒,逃出去打有甚麽意思?而且很多杀手在杀戮的同时默契越来越好,这种感觉简直胜过好酒美女,在杀戮的施展中最是令人,杀手为此可朝闻夕死。最后傲红尘选择了天珠山作为战场,方圆百里皆是陡峭的山区,山水相间,悬崖峭壁遍布,杀手易躲避,亦可随时出击。

    武道此次汇聚之众无人统属,毕竟统属有统属的利弊,乱打起来亦有乱打的好处,双使之所以对天煞盟不管不问其实已是最大的运筹,杀戮本是武林的本质,这场对垒的结果才是他们所注意的。各大宗派虽有声明前后,但到各路的时日却是出奇的在八月六日聚齐,显是纵横门双使早已安顿好的结果,不到十日诸宗便汇集完毕,人员高达两万之多,再加上诸宗在川陕四路的巨大包围圈,即使诸宗的情报人员占了一小半,人员也得三万四千众,随后各门各派将天珠山围了起来。如此阵势实在是有些过于庞大,但纵横门双使何等的手段?诸多人早就暗中被说服。杀手不仅善于杀人,且善于伪装,区区几百人却是如此阵仗,看上去有些荒唐。实际上一些有志之人明白,唯有如此才能做到将天煞盟一网打尽,武林有的是钱,竟是如此那就大大方方的打一场,亦告诉后世,武林江湖虽离不开杀手组织,但杀手与武林从来都是敌人。

    这一次与朝武大战不同,双方没有退路,惨烈是必然。这其中的每一个杀手都是朝廷和武林通缉的,身手皆不凡,聚集在一起,深深懂得联合阵法的诸宗自是明白其中的利害,那完全是两回事,杀手之间居然还能产生信任,这本身便是个奇迹。张少英这次没有亲身前来,纵横派一分为四,奔月为纵横派新任掌门,但心坛,箕坛,尾坛分离出去,由姬灵霜,张少英,柳燕三人继任。原本柳燕是不愿接的,尾坛的人力更多,不仅遍布全国,党项,吐蕃,大理皆有势力,人力尚有六万四千之众,四万一千多入册弟子,是箕坛的两倍之多,突然一座大山压下来,柳燕还真是不习惯,她只想做一个好妻子,没甚麽权利。但身在其位,纵横派正面临改革之时,她处在其中唯有承受。如此一来,三坛处理交接事宜忙的不可开交,只能在玄天派临时歇脚,这三坛从七坛中分离出来,看似互不相干,实际上一切皆是基于横网的运作上才能实现,从建制上保证了纵横派的完整,同时为纵横派的壮大改革,并不矛盾。张少英没有在玄天派停留,纵横门虽只剩下箕坛人力,但他仍旧没有解散,派去罗田镇的一千余人力至今无讯息,他得亲自去一趟,多少年来纵横派都从未吃过如此大亏,能有如此能力其组织必定不凡。

    但他刚到夔州便受到寇准的邀请,却是在荒郊野外的凉亭中,简单的摆了点心和些许酒食。张少英对这些并不在乎,相反则可从其中瞧出一二,如此端稳刚直之人,那股决断有识的风韵都不输于妻子姬灵霜。二人一落座,寇准瞧着张少英身后两百余众只是微微一笑,叹道:“每个人见你的第一感觉便是年轻,乳臭未干呐。”知寇准试探他,张少英微微一笑,叹道:“相较阁下神韵,草民自是难当万一。”寇准笑道:“竟是如此,那便将所谓太祖密诏借来一观吧!”张少英一愣,随即哈哈一笑,说道:“那我一定不给。”寇准神情一收,威胁道:“再打一场?”张少英反问道:“又能如何?”寇准叹道:“好吧,成也罢,不成也罢,所谓太祖密诏不过是乡野杜撰之篇,先帝名正言顺登基,通运国势,奠我大宋基业,何来不轨?你统领所谓武道,若是连这一点都无法明白,那才是乳臭未干。”张少英哈哈一笑,说道:“可你难再登运国势,天下不公,何人为之?”寇准反问道:“不公在何处?”张少英应道:“巴蜀为何造反?地主,高利贷,官府懈怠,推脱,欺诈,勒索何曾间断过?”寇准笑而摇头,说道:“佛法大乘与小乘之分别在于,一者度己,一者众生,你只瞧得度己,却不知众生疾苦,此为井底之观。一国运势,岂是这小小巴蜀之地所能见地的?法义仁善并不能使一个国家安稳强盛,人心教化才是安国立身之所,区区几十万众英魂若能保得黎明众生,那便足够。”张少英哼哼笑道:“怕是江山吧。”寇准看向张少英手臂,反问道:“你手中所握难道非是江山?”张少英神情一收,叹道好犀利的人。随后张少英与寇准有了密谈,却是无人知晓,张少英心有所得对寇准甚是敬重,却是油盐不进,寇准无从所得,只得感叹,这个年轻人真是非一般的沉稳。于是当寇准走后三个时辰,天色渐暗,天复会青龙坛令主师彦达拜访,一样是为了太祖密诏。尽管天复会在朝武大战中帮了些忙,但两者之间一直很微妙,天复会竟不敢暴露太多,又不敢帮的太少,至少决不能与武道为敌。而武道不同,一直以侠义自居的他们虽与朝廷斗个你死我活,却都维持在汉人之间,人前人后站得住脚。天复会呢?甚麽都不敢暴露,人前人后谋逆之举,祸乱百姓,毫无立足之地。(未完待续。。)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仙侣情侠传各显神通(34)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