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冥途 第七十八章 蓝衣剑客,残影无痕

    readx;    璀璨耀眼的金光,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几乎一瞬划过数百米的距离,后发先至追上了奔驰的死亡战马,撞向了茫然无知的罗夏背部。.

    然而也在那一刹那,一道清泉也似的淡蓝虹光,从一旁坍塌的乱石废墟中闪出,,在半路上截住了那缕金辉。

    “锵————”的一声炸开。

    金铁交鸣的清脆声音,好似古筝的弹奏一般,在空中徐徐荡漾了开来。

    那偷袭无果的灿金色物件,在被崩飞到空中的同时,也显露出一个纯金色头箍的真正模样,不过它仿佛被忽然冒出的袭击打懵了一般,并不落回或再次发动攻击,而是在半空中摇摇晃晃停了下来。

    直到这时,罗夏后知后觉的转过头来,才发现离自己前方二十余米的空地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淡蓝素白的身影。

    那是一个打扮得很奇怪的男人。一头天蓝色的长发及至腰间,在背后扎成一条马尾,而额前却又垂下两缕发丝,顺着耳垂分流落开,遮住部分容貌的同时,又流露出几丝随姓,而其清秀的面容,也不会让人觉得不羁,配上其消瘦而修长的身材,自然流露出一种温和而柔润的风骨。

    不过让罗夏惊讶的,却是这个看起来像诗人胜过剑客的陌生人手中,握着一柄细长而像竹节一样的连鞘长刀。这柄古怪纤细的长刀握在他的手里,就好似一条用来垂钓的青翠鱼竿,毫无一丝一缕锐利凌厉的味道。

    那个男人察觉到罗夏的目光,微微偏过头来,神态温和,点头示意道:“在下乃是小田圭家的客卿……”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名字,空中就响起“嗡——”的一声。

    罗夏本能抬头望去,立刻就见到那本来半空漂浮不定的金箍,再一次迎面砸了下来,不过这一次,它却是以惊人的高速自转而下,彻底化作一片模糊的圆盘幻影,还未靠近,空气就响起仿佛电锯撕裂一切的嗡嗡声。

    “好……这种迷惑人心的邪物,本来就不该现于世上。”

    骤逢袭击,那个男人不惊反喜,低声念叨一句,继而右手攀上了纤细的刀柄上,同时身体微微前倾,重心下垂至腰间,仿佛故意贴近了那道致命的金轮,想要送死一般不动起来。

    直到周身被撕裂的前一秒,一旁的罗夏都忍不住要用死亡之握救人的时候,他才蓦然动了起来。

    竟同样是“嗡”的一声,以罗夏的目力,居然也只能捕捉到十余道刀剑交织的残影,继而周围的大气像龙卷风一样猛然激荡,将地面的杂草砂砾全都吹飞,刹那间在那人十几米的平地上,成了一个干干净净的大圆。

    那疾驰而来的金光刚一突入,就被铺天盖地的绚丽剑光笼罩了下去,只听连续十几声“锵锵”的清脆响动,转眼间就东倒西歪,以更快的速度崩飞着撞了回去。

    “不愧是天朝上国的法宝,哪怕用于邪途,也果然不凡。”那个男人反而叹了口气,似是遗憾未能建功,不过立刻抬起头,望向了从远处刚刚赶来,正一脸怒容的猪妖。

    “你就是那只掳掠方圆千里女人的妖怪吧……”这个清秀的男人目光平静,也不等那只猪妖答话,就自顾自言地说道:

    “那么,小心了——”

    “小心?出招之前还要提醒对手?这也太迂腐了……吧?”

    罗夏听到这里,稍微一愣,心里下意识腹诽道。不过他见到下一刻的景象之后,立刻颠覆了这些浮流于表面的认知,反而觉得这名看似潇洒温润的年轻剑士,实在有些所谓腹黑焉坏的味道。

    因为……没有一件事,恐怕看着自己如何死去,更加难受了。

    有一种剑法,即使堂堂正正告诉你出招的时间,更是让你看到了一步步的变化,你也做不出任何的抵抗来。

    就在那名蓝衣剑手话语刚落的刹那,他身形也同时跟着一晃,竟然幻化出十几道同样的残影。仿佛电影放慢镜头的帧数缩进一般,上百米的距离,每一个动作,都化作一道浮现在空气的幻影,栩栩如生的同时,却又各不相同,竟然是循循渐进地展露出每一个细微的动作。

    拔剑,出鞘,踏步,横斩。

    短短四个姿势之间的变化,就仿佛一只飞燕划过水面留下的点点水波,悄然荡漾出十余道涟漪的身影。看似缓慢,却其实快到了极致,以至于那头猪妖明明目睹了一切事情的发生,却来不及作出任何抵抗的动作,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锐细犀利的刀光,带着凄冷而迫人的光华,一点点朝着自己的头颅斩了下去。

    不过在那生死立判的一瞬间,本来应枭首而落的剑光忽然微微一偏,那绰约的蓝色身影也跟着露出一分晦涩的僵硬,而这一息之间的偏斜,却带来了截然不同的效果。

    “噗——”

    伴随着大蓬鲜血泼洒的,还有一支齐肘而落的粗长手臂。

    在场之中,手臂上能长满这样浓密黑色毛发的,也只有那头非人的猪妖了。

    果然,在罗夏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得只有那名蓝衣剑士停在原地,而本来那头猪妖所在的位置,却已经没有了任何身影,只有数百米开外的远方天际,隐约露出一个一团逃窜疾飞的黑云。

    没有丢下任何狠话,那头张狂而不可一世的妖怪,就这样逃掉了。

    不过虽然得救了,罗夏的心里却一片冰凉。

    因为他如何估算,也完全想不出在这一剑之下,自己究竟能如何逃生来。无论是死亡骑士的所有防御技能,亦或是小宇宙的密集拳影,都似乎完全无法抵抗这种“润物细无声”的诡秘招数,这一剑之犀利,看似远不及方才他与猪妖相斗那样声势显赫,几乎没有任何对环境的破坏,却也从侧面看出,其杀伤凝练到了何等惊人的地步。

    “那头猪妖,按照我的预计,已经有了白银中位的力量了,而这个不知道名字的剑士,更是完全看不出来……这如果这个世界到处都是这样的妖怪和武士,那位于妖魔阵营顶端的两.oss,又能强大到什么地步呢?”心里有些阴霾的罗夏,不觉叹息了一声,却还是驱策着战马,向着那个蓝衣剑士身边靠近了过去。

    奇怪的是,这个方才大发神威的潇洒年轻武士,从击退猪妖之后,就一直保持着傲然挺立的姿势,站在原地沉默不动了起来。而罗夏走近过去,正觉得有些疑惑的时候,却倏然瞥见他素白的衣襟之上,沾染着大片鲜红色的斑斑点点。

    “你受伤了?”罗夏惊讶问道。

    “咳咳……”听到这个声音,这名剑手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回答,却猛然咳嗽出一口血来,身体也紧跟着半跪在地上,只能靠着插在地上的长剑勉强不倒,见到罗夏过来,喘息着说道:“没事,一些小……”

    不过他还没说完这些豪言壮语,就“嘭”的一声,整个人支撑不住瘫倒在了地上,罗夏低下头望去,发现这名不知姓名的蓝衣剑客,竟然当场昏了过去。

    满头黑线的罗夏摇摇头,低头检查了起来,过了片刻,却发觉这个男人虽然清瘦朴素,身上却并无任何明显的伤势,不由疑惑道:“难道是所谓的内伤或者淤疾么?还是某种诅咒的效果?”

    这样想着,他瞥见这个蓝衣剑士昏迷中露出些许痛楚的神色,忽然心里一动:“说起来,单凭方才那一剑威力,这个男人的评价肯定已经超出了白银中位,虽然不大可能是黄金等级,但起码也是白银上位了。正好我现在缺乏一种一锤定音的能力,如果将他杀掉,再运气好爆出其剑术修为来,就算不可能像本人那么匪夷所思,也绝对能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不过犹豫了片刻,罗夏就放弃了这个不着实际的念头。不仅因为人家刚才还救了自己一命,更是因为根据无限空间里奖励和难度挂钩的基本定律,就算趁人之危下杀手,也肯定只能爆出黑铁上位都不一定有的残缺品。而且既然这名陌生剑客能瞒过罗夏的感知出现,那么谁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同门或忍者之类的人物潜伏在一旁?就算没有,单凭这种高手临危濒死的反击,也绝对够让此时半残的自己喝一壶了。

    “还是想着怎么离开这里吧……那是?”这时,远方忽然响起“嗖嗖”的声音,罗夏也同时感觉到某种亲近的心灵联系,立刻抬起头来,果然发现作为契约者的武姬少女,正乘着熊少东的飞行扫帚,从天空落了下来。

    “总算找到你了,队长,这地方怎么成这鬼模样了……你不要紧吧?”熊少东本来还在四处张望,打量着这划出巨大沟壑的战场,正露出惊讶的时候,忽然见到罗夏一幅凄惨的模样,登时急迫问起来。

    罗夏还没回答,忽然另一边又传来急切的脚步声,转头望去,却是纪清走过来的身影。

    原来她将女新人谢蕊安置好后,放心不下,一个人赶来想要助战,却没想到死亡战马执行任务过于完美,停下的地点离战场实在太远,所以直到这一波三折的战斗结束,她才姗姗来迟。

    罗夏摇摇头,也没有怪罪的意思,指着躺在地上的人说道:“我们先回去吧,这一次任务的解决点,说不定就要看他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无限冥途第七十八章 蓝衣剑客,残影无痕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