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游戏 第九百二十二章 梦与梦中之梦

    盖琪·王尔德从沉睡中醒来,在资讯的时空中肆意伸展自己的新身躯。

    机械术士,或者说,现在的量子之神,在微观与宏观之间自如变幻的视角,于瞬息与永恒之间流连忘返。时空的结构从未像现在一样清晰明了,让她能够把整个多元宇宙拆开,仔细分析、查看。

    位面旅者的核心层中,盖琪·王尔德大约是心态最“不上进”的一人,总是三心二意于追求许多愉快的事务,然而她却是真正继承科技联合理念与技术,乃至于思想与哲学的强大冒险者。天赋的智力让她能够精准地找到最接近于世界本质的模型,并且以直觉触碰到真理的形状。

    她在“科学”上的天赋正如苏萝在“武道”上的天赋,这只是一种相当粗陋的比喻,但是哪怕是苏荆也会承认,有些人简直天生就是为了某一行而生的,旁人哪怕羡慕都没办法羡慕。

    然而盖琪·王尔德的才能与其说是一种天生的禀赋,不如说是对这种世界观的专注与探索未知的热诚。外人恐怕只会注意到她沉迷于虚拟娱乐,发烧级器材党,对工业设计的病态偏执,却没有注意到她向着“完美”的极点不断前进。半人半机械的身躯让她带有一种倾向于完美设计的思维方式,一次次的对义肢的强化与优化,让她连同自身也不断“优化>

    摆脱了对生命维持的诸多困扰之后,她把自己的生命最后优化到只剩下一个核心部分,就是“享受生命”。而这个核心又分成许多部分,包括维持团体内部的社交以满足自己的情感需求、进行科学研究以满足自己的求知欲与自我实现、加上虚拟娱乐活动作为对身体与精神的调节……并不仅仅包括打打电子游戏,她拉着山村贞子研究了很多通过调节人体内分泌或者虚拟娱乐,以达到人工控制个体精神状态的技术。

    在她的视角上来看,这是一个无比辉煌宏伟的世界,繁复无比的结构与投射,从一个小小的源点中投影出的无限多的概念,再从这些概念中互相交织、编造出一个复杂而无边无际的多元宇宙。这个庞大的无限结构向着其力量的外部无限地延伸,最核心的部分就像是核子熔炉一般滚烫而致密,有着最复杂和严谨的法则,而到了外延的部分,就变得暧昧起来,许多清晰的力量变得混沌模糊,直到不可琢磨的混沌一片。

    这就是世界与世界之间的深层次联系了,盖琪·王尔德突然理解了这件事。外围的世界结构就像是一个荒唐的梦境,在梦境中,任何不合理的事都是可能的。人能够在梦境中飞行,穿行在黑夜的星空下而不被现实的重力牵引坠地。这正是因为人们白日间生存的世界比起梦境的世界更为靠近“法与理”的核心,拥有更严密的律令。

    而我们曾经生存的世界,又何曾不是更核心世界的一个梦呢?

    盖琪·王尔德抚摸着其中一系列宇宙,这就是《无主之地》的梦幻世界了,它作为一个射击游戏,是从更内一层的世界中延伸出去的一层幻想的,存在于1与0世界中的程序世界,她抚摸着那些代表了自己的代码,这些仅仅是一些设计师编造出来的,虚假的设定而已。

    然而在《无主之地》的世界中,这些代码却又真真切切地组成了自己,自己的一生,喜怒哀乐,天才与笨拙,自己的一切。然后自己经历了巨大的缘法,从这个稀薄的梦境中脱身出来,向着更真切的梦境走去,穿过一层层的世界的隔膜,本能地扑向那团灼人的世界之心,然后,站在了现在这里。

    她看向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山村贞子,她手中托着一个淡薄的黑色圆球,这是一系列宇宙的缩影与雏形,一件象征,象征着山村贞子所出身的那些世界。在此刻的多元宇宙中,还有无数个山村贞子正在生存,恶鬼,咒怨,诅咒与虚拟世界中的病毒,象征着自我繁殖的世界的癌变。

    这些黑色的字眼与眼前这个圣洁平和的长发神祇没有一丝一毫的相似之处,山村贞子以一支细弱莲花般的姿态出现在盖琪的心相世界中,随着她的微笑,洁白的花朵就出现在机械术士的手中,莲花的藤蔓四处延伸,最终将褐发女孩的四肢都缠绕起来。

    &是什么?”盖琪好奇地扯扯自己手脚上的藤蔓,没有刺,但是很坚韧。

    她看向山村贞子,无数若隐若现的藤蔓从她身上延展出去,牵向多元宇宙的每一个角落。这些似虚似实的点点莲花不存在于她的观测能力之内,然而它们却像是这个世界的根基之一,让机械术士大惑不解。

    山村贞子微笑着对她说话。

    盖琪的思维非常迅速地抓住了一个线索,她向着自身的深处挖掘,直到看见了牵引她的那道丝线,来自苏荆的引导。她与山村贞子的彼此对立的世界观太过奇妙,乃至于她从理性上否定了这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巧合。

    果然。她看见了苏荆此刻的形态,像是一轮白色的月亮,与深色的阴影嵌合在一起。与中国道教文化中的阴阳鱼颇有相类同的地方。然而又有不同,现在他正在浑然的对立属性中生长,与苏萝维持着彼此之间巨大的牵引力。分明不相容的两种最极端的力量,甚至比光与暗更为极端的对立,正在彼此砥砺。

    将“有”与“无”统一的可能性……量子之神思量了一下,投入了苏荆此刻的心相世界。

    她来到了风暴与龙卷正在肆虐的黑色海洋。

    哲人国的三贤者是所有神魔中绝无仅有的三重身,由哲人王柏拉图设计出的,自洽的逻辑系统,旨在描述世间万物的状态,以此达成另类的十二星成就。

    等价、交换与否定,这三个概念都并非最原初的基底概念,然而柏拉图的设计让这三者形成了一个美妙的循环。三贤者的职位和神圣天堂的七天使、无尽地狱的七撒旦相差仿佛,都是与其称号相伴的概念,成为三贤者的神魔,就会被柏拉图赐予这三种概念之一。哲人王本人早就隐遁在世界之外,并未参加这场新时代的启明战争,然而三贤者就是他留下的遗产,这个足以自成一个多元宇宙的概念体系。

    新时代的神魔们盘踞在自己的力量之上,与三面巨神进行山崩海啸般的交战。每一次双方力量的撞击,都令整个多元宇宙为之震颤。万物的形体开始崩坏,只有黄金级的存在还能够苦苦维持自己的存在。在无数个世界中,时间停滞,因果停转,恒星在死寂中溃灭,虚空被混沌所充斥。

    在盖琪的视角中,这些巨神之间的决斗令多元宇宙的无限结构也开始崩溃。这个巨大的,有序的繁复机构,其中最大的几颗齿轮开始打架,停转,脱落……造成了整个体系的连锁反应。亲身体验过这场战争的规模,才能够理解为何源点也会被这样的战斗所破坏,令所有时空都走向终结。

    机械术士已经明白,如果放任这场战斗继续下去,所有的时空都会在秩序的消亡下自灭,最后只剩下在“无”的荒野上漫步的诸神,直到其中一方被彻底轰出战场,其余的神祇们才能够重建这个世界的体系。

    &输了吗?”

    山村贞子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身边,

    三面神的光芒将所照耀的一切消融,这是“否定”的力量。伊壁鸠鲁的“否定”是对一切存在,一切道理的否决。其是所有“存在”的克星。而苏格拉底的“等价”,便几近是“定义”的力量了。最后是“第欧根尼”的“交换”,给所有的力量流动与变化的动力。柏拉图用三个概念模拟出了“生灭消长”的力量,极度接近于“毁灭”、“创造”、“推动”的绝大力量。

    唯一的缺憾,大约是因为这三者毕竟只是一种模拟,无法完全地概括整个世界。

    山村贞子与盖琪没有贸然加入战斗,二人冷静……不,不能用“冷静”这个词,她们正在全神贯注地感受宇宙的情况。在众神战斗的时候,两人做出了一个决定,在这个时候去维持多元宇宙表层的稳定与平衡,将诸世界保护起来,其中自然也包括了约尔曼冈德。

    这并不仅仅是她们的选择,而是路梦瑶发来的信息。

    焦灼的上层战争将所有的神魔吸引入其中,最核心的数人已经变得如此耀眼,围攻三面之神的苏氏双胞胎和庄少卿,在三贤者的砥砺之下,已经进入了迅速蜕变的过程。旧的信息外壳不断剥落,被三面之神的庞大真理所压迫,逼迫这些最顶尖的新一代神魔们去适应更高级的力量。

    而另外几名新晋神魔——皇帝正在从这次危难中保护人类的存续,而混沌之神的三名神魔,伊丽莎白、雪莉和伊塔洛,正在与其余的神魔遗蜕们互相战斗。一个是掌握了时空转换的神魔,一个是计算推演方向,最后那个更为奇特,是罕见的“线与角之神魔”。

    那个名为伊塔洛的神魔像是蜘蛛般编织出绮丽迷乱的迷宫,将自己与同伴藏身在概念与语法的深处,他有着一种独特的忧郁气质,与激进愤怒的雪莉,平淡从容的伊丽莎白都不同,这个伊塔洛似乎不喜欢参与任何竞争,只是勾勒出深藏在源点深处的藏身之地,在语义之间找寻空隙,让自己的同伴能够躲避那些凶暴的海中鲸蛟。

    &们能看见三贤者的破绽,却没有能力解决它。”路梦瑶说,“或者说,某人有这个能力,但是他无法看出破绽。”

    路梦瑶说的人,是庄少卿,她与苏荆对视了一眼,交流了一下意见,是否需要主动接触庄少卿。

    三贤者的概念从单纯的逻辑上完美无缺,然而祂们对源点的操作依然使用旧的神魔们塑造的系统,以信息交流为导向。如果要让祂们在这个时空的基础上建立一个新的时空,相信三贤者的力量足以做得尽善尽美。然而如果没有了这个基础,三贤者看似完美的系统就会立刻崩塌。

    如果是另一个时间线上,完全体的路梦瑶……或许只需要一个呼吸就能让三贤者的能力体系崩溃。但是现在的路梦瑶只有“观察者”的力量,她甚至很难主动参与这危险的战斗。苏荆和苏萝还没有进化完备,也颇受克制。当前,只有庄少卿的“因果”境界能够阻断三贤者之间的力量循环,打破这个完美的圆。

    &吧。”

    不去考量到消耗对方的实力,苏荆和苏萝认可了路梦瑶的判断。

    &他作为主攻手,并且得手的话……在三贤者这个体量的巨大神魔倒下之后,庄少卿会立刻飞跃式地成长,甚至抵达十一星的高段。”路梦瑶再次发来确认。

    “……去吧。”

    一闪念的迟疑,苏荆和苏萝再次做出了决定。

    二对二了。路梦瑶冷静地思考,小琪和山村贞子都选择了反对。而苏荆和苏萝选择了与庄少卿联手,甚至不惜让他比我们快一步成长地击败三贤者。

    决定权在我手上。哪怕已经是神魔之尊,路梦瑶也几乎有种“打了个寒颤”的感觉。

    &会把信息交给他。”她平静地发出消息,“有我在。”

    最后三个字奇妙地产生了作用。一瞬间,黑暗的大海像是被先知分开,通道延伸至庄少卿的冰山……沉没在水下的那些部分袒露出来,他收到了来自于魔法学者的信件。

    位面旅者与混沌之神的协同作战开始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天国游戏第九百二十二章 梦与梦中之梦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