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事件专案组 三、前面的那位同志,你的砖头掉了。

    “我不但会看手相还会摸骨,想不想知道你未来的如意郎君是什么样的人啊?”

    “抱歉,我的女儿已经三岁了。”

    空姐很礼貌朝猴子笑了一下,顺手抽出被他握住的手,继续分发飞机餐,完全无视这个轻浮浅薄的无赖。

    “唉!美女,别走啊。你看着真不像三岁孩子的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十八岁呢!不吹不黑啊,你是我见过最显年轻的姑娘。”

    猴子不死心的爬在在桌位上冲已经走了有一段距离的空姐喊着,但空姐却恪守着自己的本职,只是用那种职业的微笑敷衍着猴子这个大傻缺。

    “嘁,还装清高。”猴子悻悻的坐回位置上:“眼角都上鱼尾纹了,少说三十五。还真以为自己是女神呢。”

    坐在他旁边的伏案疾书的严老抬起头:“你消停点吧,这飞机上的人都是我们的特工,不是一般的空乘。”

    “唉,老头。你口音听上去是衢州江山人对吧,在二战的时候你们江山人可是中国的风语者呢,说出来的话鬼都听不懂。”猴子蹲坐在飞机座椅上:“啊啊啊啊,你不要这么一副‘啊,我好嫌弃你,你不要跟我说话’的表情好吗,飞机要飞很久的,这里就我们俩人,很无聊的。既然你这么不喜欢听我说话,我给你唱首歌吧。你喜欢不喜欢套马杆?我给你来一段怎么样。”

    严老叹了口气,缓缓抬头:“你能让我安静几个小时,我就谢你了,我不想听歌。总部那边在上飞机前给了我一个命令,把你带到重庆,你会在那接到第一个任务,完成后会有人带你经由香港去总部。”

    “你们总部在哪?”

    “太平洋一个小岛上,没有名字。”

    “你们总部多少人?”

    “算上你,七千六百人整。”

    “哦,这样啊。那你们总部大概是一个四百五十米长、一百二十米宽而且上下纵深高度一百二十米的立方体,因为太平洋上超过这个尺寸的岛基本都被标注名字了。既然你们这么神秘,那八成就是地底建筑啦。能够承受得住这样规模的建筑群还能经受住水压的岛屿实在不多,唯一合适的区域是在南太平洋,斐济群岛。”

    猴子摆弄着一张地图,漫不经心的用手沾水在上头画了个圈,这个圈的范围不大,但却看得严老胆颤心惊,因为他手指敲打的地方正是总部的位置。

    这个位置是绝密的,不要说外人不知道,就算是自己人没有航线图也很难找到确切位置,然而这个像个野生动物似的话唠却从只字片语间找到总部的位置。

    “看你那样!骗你的!”猴子哈哈大笑:“我压根不知道。”

    “那你怎么猜出来的……”

    “你管不着。”猴子朝他眯了一下眼睛:“不过老头,我告诉你。你们最好别搞什么花样,我会杀人的,真的。”

    严老有些心悸,他真的有些担心面前这个喜怒无常的怪物,他的行为根本不能以人类的标准来界定,不但无法揣测他的想法,更没有办法去抓住他的行为规律,一切都被笼罩在谜团中。他说会杀人,严老丝毫不怀疑,唯一不知道的大概就是他什么时候会杀人罢了。

    经过十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缓缓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严老并没有跟着一起下飞机,只是他的参谋官跟着猴子走出了机场,只有两个人。

    再次脚踏实地的猴子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虽然身上已经换上了标准的西装衬衫,可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邋遢的气息,人也没啥精神,懒懒散散的。

    “我说,小赵啊。”猴子摸着下巴,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跟在他身边的参谋官:“就咱们俩了,别板着脸,笑一个来。”

    参谋官小赵艰难的挤出了个笑脸,这个笑容让猴子连忙挥手:“你可别笑了,笑起来跟死了爹一样。直接说吧,现在咱们去哪?”

    “已经安排好了,会有人接我们直接去重庆。”

    “哦,你们这个组织其实……”猴子冷不丁的用胳膊箍住参谋官的脖子:“其实是个贩卖人口的对吧?”

    参谋官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的说:“严格来说,我们是抓人贩的。”

    猴子呵呵一笑,没再搭理他。只是继续像个流氓似的动摇西晃,还老盯着人家姑娘大腿看……

    从成都到重庆的距离不算远,三百多公里而已,天刚蒙蒙黑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进入了早已经预定好的五星级酒店里。

    猴子就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土狗,在豪华的酒店里摸来摸去,就连放在大厅里展示用的小玉象都被他偷了一个,以为很值钱,可在问过参谋官之后,他悻悻的就把那个玉象扔进了宾馆的锦鲤池中,连回头看的兴趣都没有。

    “好无聊啊……好无聊。”猴子在宾馆的大床上翻来覆去,虽然五星级酒店的食物很美味,但在来的路上吃了三斤牛肉干的他却一点都没有胃口:“小赵!叫几个小姐来玩呗。”

    “抱歉。”参谋官脸上已经挂黑:“这不在我的职责之内。”

    “无趣。”猴子坐起身,朝参谋官一伸手:“给我钱!我自己出去玩。”

    “我必须寸步不离。”

    “给我钱!”猴子气冲冲的重复了一句:“干脆点!”

    到底,参谋官还是没能跟上猴子的逃跑速度,拿着钱的他只是一个转头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他躲监控的本事已经炉火纯青,参谋官翻遍了酒店的记录也只看到他从房间里走出来,至于他出来之后去了哪,真的只有天知道……

    有多久没有进入文明社会了,猴子自己也不记得了,他失去了很多很多记忆,自我诊断是脑干记忆区永久性损伤,虽然不知道后来怎么就好了,但之前已经没有的东西很可能是永远都回不来了。

    而且他之所以安安静静的在非洲等着,其实就是等着这一天自己被人找回去的,因为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了解。他始终坚信,不管找到自己的是不是仇家,大概都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了。

    他只是有点不正常,但绝对不傻。

    当所有人都以为他去找小姐的时候,其实他却坐在夜店里偷看姑娘屁股了。混在黑暗中,幽灵似的,只是……这个幽灵只是偷偷瞄着那些火辣辣的屁股和大腿,至于其他人,好像跟他也没关系。

    “先森,不请我喝杯酒吗?”

    一个打扮的聘聘袅袅的姑娘悄无声息的坐在他的身边,眉眼带笑、双目含春,一汪春水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

    然而猴子却瞄都不瞄一眼,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舞池里大腿们,对身边送上门的小姑娘视而不见。

    “帅哥……你面前就有嘛,何必偷偷摸摸的偷看呢。”小姑娘的语气滑溜溜的,带着无比的挑逗:“怎么样?真的不请我喝一杯?”

    猴子抠抠耳朵,不太耐烦的转过头:“你是真不懂假不懂?请你喝了一杯,然后你八成就得跟我说一次八百包夜两千了吧?小朋友,生意不是这么做的,首先你得了解消费者的心理,会为你花两千的,绝对不在乎花五千,愿意花五千的一万也不是事儿。关键是什么你知道么你?”

    小姑娘被他这一套套的话给说愣了,木讷的摇摇头。猴子的自豪感顿时油然而生,他清了一下嗓子:“你爹妈给你这么一张好脸蛋,为什么?不是让你去给人糟蹋的,你就该去糟蹋人家。糟蹋人会不会?”

    “不……不会……”

    “好嘛,我就说什么来着?这年头不读书不行,从古到今、历朝历代,总有那么几个****留下佳话,什么杜十娘、什么满堂春、什么陈圆圆。这些人说白了不都是你同行么,可你想想,这帮人可都是折腾人的主,还得做到心甘情愿让人被折腾,这就是们技术活。你看看你,凑上来就问我‘哎哟,先森请我喝一杯’,要是我不请你就问下一家,这跟卖猪肉有区别么,到底不都是个让人看不起的臭****?你都不知道男人在想什么,连消费者的心理都捉摸不透,你怎么能成功?”

    “来来来。”猴子伸出手把那小姑娘拽到面前:“记住我教你的。”

    他边说边用手捏住小姑娘的下巴:“头扬起来!嘴角耷拉下来!不许有笑容。”

    小姑娘被他给弄蒙了,只能听话的照办,然后猴子一只手从她的短裙里伸了进去,捏住了她的大腿:“如果这时候有人模你,你平时怎么办?”

    小姑娘愣了一下,顺势就靠在了猴子的怀里。但紧接着却听见他一声训斥:“起来!谁让你靠下来的?你得把我的手一巴掌拍下去!知道么,拍下去!冷哼一声我听听。”

    “哼……”

    “太软太软,冷起来!”猴子指着自己皱着的眉头:“眉毛拧起来,像我这样。对对对,就这样。”

    接着他的手再次很不老实的捏住了那姑娘的胸,这会这姑娘学聪明了,一把拍掉他的爪子皱着眉头冷哼了一声,倒是有模有样。

    “不错!还有一点你要记得,你是个****,你要赚钱的!不能一个劲儿的高冷,高冷三天你就得饿死。”猴子晃着手指头:“这个时候你最好的反应就是歪着头用眼角瞟我一眼,来跟我学。”

    “想玩我?可以,就是不知道你出的起那价钱么。”

    小姑娘按照猴子的方法站在一个沾她便宜的胖男人面前,一脸高冷和嫌弃,那眼神看得那胖子满脸通红,二话不说掏出钱包数出了五千块,像受到羞辱似的喊道:“够不够?”

    那姑娘眼神顿时亮了,按照平时她早就趴在人家怀里叫大爷了,但今天她却得看猴子的指示,果不其然躲在后头的猴子摇摇头,并作出了一个非常不屑的动作并示意她扭头就走,临走时她还自己加戏来了个白眼,那做派那模式,典型带着女神风流。

    那胖子被人一起哄,肯定下不来台,他一把拽住姑娘,恶狠狠的说:“你知道我是谁么?我弄死你个****就跟玩一样。”

    猴子见到姑娘眼神里明显带着慌乱了,他却毫不在意的指了指桌子上的手机,用唇语说:“刚才教你了。”

    “哦?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弄死我。”那姑娘在猴子的鼓励下恢复了镇定,拿起身边的手机,打开免提拨下了110的电话:“来啊,大爷。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其实110并没有拨通,但那胖子的额头上已经冒汗了,慢慢松开手,冷眼盯着那姑娘:“走着瞧。”

    这时,从那女孩身后走过来一个人,二话不说一把搂住她的腰,带着笑容说道:“我还不知道我的场子里有个这么性格的姑娘啊,孙三,你打算怎么走着瞧啊?”

    “啊……虎哥,是你啊。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胖子一惊,连忙把手上的钱推了过去:“喝了点酒,让美女受惊了,这小小意思不成敬意,你拿好拿好……”

    女孩小心翼翼的看着猴子,猴子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这个钱,她很听话的把钱捏在手里迟疑一会之后就扬起了一片钞票雨。

    这一下本来都在high着的年轻人们立刻就尖叫起来了,虽然钱不多,但散出去混着光影效果的样子着实很有震撼力,一堆人起着哄开始抢钱,虽然乱哄哄的,倒也是热闹的不行。

    “好!”这虎哥看上去还挺豪爽,一把搂过这姑娘大喊一声,用力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我喜欢你的性格!”

    此刻,那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弄得不知所措的姑娘再看向后面时,发现猴子已经不在那里了。而从此,哪怕在她成为了这家店的女主人之后,她都没有再见过这个邋邋遢遢不修边幅的家伙,就好像他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开心吗?”

    回到宾馆之后,猴子打开门就看到一个大概七十岁左右的老人坐在椅子上,旁边放着一杯茶和一包烟,身上也穿得很朴素,典型的老干部做派。

    “开心啊,当然开心。免费摸大腿呢。”猴子不搭理他的存在,快速把自己脱得只剩下一条裤衩,然后甩着毛巾走进了浴室。

    这老头也不着急,就这么静静的等着,一根接一根抽烟,表情平淡得甚至让人感觉有些沉闷。

    “很快嘛。”

    见到猴子从卫生间出来,他轻轻的笑了一声,盯着他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疤看了一会儿,像是扼腕似的轻叹一声。

    “脱衣加洗澡,一分三十秒。”猴子丝毫没有惊讶老头的存在:“你就是那个想找我的人?”

    “算是吧,不过这最多算是把走丢的孩子找回来罢了。”老头站起身:“标号11920,吕梵磊,出列!”

    猴子白了他一眼:“你有病吧。”

    见到猴子对编号和名字没有任何反应,老头眉头皱了起来:“你的记忆被篡改了?”

    “改个屁,我全忘了。不过看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我给你个解释的机会。”猴子一屁股坐在床上,把空调调到16度钻进被子里,只剩下一个脑袋露在外头:“哎呀,你是不知道,吹着空调盖被子真的是享受。”

    ;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特殊事件专案组三、前面的那位同志,你的砖头掉了。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