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事件专案组 一百八十一世界在我眼前空无一物

    听了猴爷的叙述,叶菲没有多说话,只是莞尔一笑,眉眼含笑。≯

    “你笑鸡毛,她不正常了。”

    “正常,正常的很。”

    建刚现在正在洗澡,猴爷盘腿坐在沙上不知所措。听到叶菲这神神叨叨的话之后,他显得更迷茫了,一向给人全知全能感觉的猴爷,现在突然觉得自己想条智障的狗,完全不能理解这些人类的思维模式。

    当然,女人的脑回路本身就不太正常,这一点猴爷早有体会,所以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太愿意跟女人一起玩。虽然会造成他像是个基佬的假象,但至少和基友们窝在一起的感觉那是相当的轻松,绝对不会出现要让人猜的情况。

    “你先回去吧,我跟她聊聊。”

    “你还学了驱邪啊?”

    “不会啊,不过多少还是能试试看的嘛,对吧。等我好消息。”

    “那我姑且信你一次。”

    叶菲眉毛轻佻的扬起:“放心吧。”

    猴爷没再多说,穿着踏板鞋晃荡着回到了自己房间打开电视看连续剧,他不是那种喜欢琢磨的人,既然有人拍胸脯打包票说能搞定,那就等着就好了,反正有些事自己也搞不定。

    对于猴爷来说,他的弱点大概就是找人和姑娘了。找人绝对是过他能力之外的事,因为他属于那种看谁都眼熟但看谁都不太熟的类型,在他的眼睛里,全世界那么多人只分男人女人和老人小孩,标准脸盲。而对于女人,他更是毫无办法,大部分时候在这方面他除了装傻之外就只能强行带一波节奏之类的,什么撩妹、安慰,他统统不会,说过的最温柔的话大概也就是“唉?不舒服啊,喝点热水”了。

    所以宁可在游戏里被人虐成狗也绝对不要跟女人一块出去玩是他的人生信条,因为麻烦……实在太麻烦了。

    而且他和毓卿还总结出了一个规律,性格越好的女人越特么丑,越是漂亮的姑娘越事儿。而且漂亮姑娘不但事儿,鬼心眼还贼特么多,矫情不说还到处挖坑。就毓卿说,当初他和魅谈恋爱的时候,一开始真没图别的,就图着魅身材好长得靓,一开始也就打算是玩玩就算了,本来他的打算就是在学习阶段玩几个鬼佬娘们为国争光,然后毕业能好聚好散就好聚好散,不能就直接玩消失,然后回国找个乖巧可爱的小妹妹聊度残生。

    可后来,自以为自己智商无可挑剔的毓卿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被魅给套牢了,最后还无可奈何的结了婚。

    用毓卿的话来说:我才二十七岁!可我的后半生却已经没了希望。

    瞅瞅,说出这种话是需要多大的勇气、经历了怎样的绝望才能感悟出来。所以,受到毓卿的影响,猴爷愈对漂亮姑娘有深层次的恐惧。

    这大概他为啥越来越宠着丑丑的小猴子的原因吧。

    不过也不尽然相同,根据玩姑娘钻石段位强者邓锦邓公子说,丑b里头也分两大类,一种是小猴子这样低调不说话的类型,这一类的姑娘大多敏感、自卑,但却性格不错。可还有一大类呢,就属于那种丑人多作怪的类型了。这种人不光丑还没有丑的觉悟,长期认为自己是别人的中心思想,碰到个帅哥看她一眼她甚至能把晚上用什么姿势甚至小孩在哪落户这种事都想个通透,而且因为丑的原因并没有感受过这个世界太多的温暖所以大部分时间的性格都比较扭曲,甚至有些变态。

    而相对于来说,漂亮姑娘里善良的比例还是很高的。但!对,这个地方邓公子重重的转折了一把。但,大部分漂亮姑娘的智商都不低,就算是低智商的也非得装出一副高智商的样子。

    这种模式就叫事儿逼模式。具体形容就是,没事找点事,有事要折腾没事整点事出来折腾。

    “啊,你在玩游戏啊,你怎么可以玩游戏”“你不可以抽烟”“你宁可对着电脑也不愿意对着我”“我跟你妈掉进河里你选谁?”

    “我选半藏,我半藏贼溜。”

    猴爷当时是这么回答的,但立刻却被邓公子无情打击了,因为这些问题都他妈是没有答案的,对于男人来说如果真要把心思都放在同一个地方太长时间,那么用不了多久就会心态爆炸。大部分男性的理想状态就是你玩你的我玩我的,大家都有倾诉需求的时候就好好的聊聊,而不是每天聊一些狗屁不搭连思考兴趣都没有破问题。

    所以,在一众直男癌的家伙讨论一圈之后,最终结果就是那些拍偶像剧的傻x导演、写言情的傻x作者、在微博微信上聊男女情感的傻x专家都他妈该杀,杀完了还得扒光衣服倒吊在武汉长江大桥的路灯上,一根路灯挂一个,不挂到风干不解恨。

    而现在猴爷正面临着这种女性神神叨叨的问题,他索性就不搭理了。讲真,身边认识那么多姑娘啊,迪亚和小猴子的性格最讨喜,迪亚是那种毫无心机的贪玩小女孩、小猴子虽然丑丑的,但性格绝对女神范。至于其他人,看着她们那些臭毛病就头疼,有时候恨不得一手拎一个给塞马桶里才叫痛快。

    具体一点,这些姑娘里啊。幽太阴森、叶菲太骚气、建刚之前还好,但是现在也有病了、塔娜心眼太特么多,这相处起来都有点累啊……真心的。

    甚至猴爷还现一点,就是这帮姑娘的臭毛病居然是会传染的,不但会传染还是交叉感染,塔娜身上已经出现了叶菲的特征而叶菲越来越向幽靠拢。就拿建刚来说吧,之前多好多干净的一姑娘,现在哪里还像个人哟。

    “有人吗?”

    门口突然响起了陌生的声音打断了猴爷对人生哲学的思考,他翘着二郎腿靠在床上冲外头喊道:“没人。”

    “请开门。”

    “我没叫小姐。”

    “无论如何都请先开门好吗?”

    猴爷被外头的陌生声音给弄蒙了,还无论如何都先开门,刚说完姑娘的毛病,这直接就来事儿,那么明显的拒绝都听不出来吗?

    不过最后猴爷还是给她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小小的小姑娘,她仰着头看着猴爷,抱歉的笑了一下:“您好,请问您叫吕梵磊吗?”

    “昂?咋?”

    “我是这里的服务员,刚才有人给了我五百块钱,然后务必把这封信交到您手中。”

    猴爷一愣,低头看着这个服务员手里的信:“有人让你给我的?”

    “是的。”

    猴爷想了想:“那人长什么样子?”

    “高高的,一米八五左右。皮肤很白、戴着帽子看不清脸。哦,对了,他手上有块白色的斑,别的就不知道了。他给了我五百块钱,让我务必要把信亲手交到8o3房客人手里,而且要确定他是不是叫吕梵磊。”

    猴爷笑了笑,接过信:“麻烦你了。”

    “不用客气。”

    服务员离开之后,猴爷甩着信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有一股淡淡的腥味,带着丝丝的甜味。

    “都什么年代了,还用墨鱼汁写信,真是够古典的。”

    猴爷拆开信,展开信纸,上头是用钢笔写的字,字迹清晰、刚劲有力,让写字跟鸡爪挠似的猴爷自愧不如。

    信的前半段是废话,大概就是一些客套话之类的,可当到了第二张纸时,画风整个就变了,猴爷的脸色非常难看、非常非常难看,难道到如果现在面前出现个人,他能把那人给生吃咯。

    在阅读完全部内容之后,他的手已经抑制不住的颤抖了,几次想拿起电话都因为太过气愤而握不住。

    “马上来我房间,快。”

    一个电话过去,毓卿、幽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悉数到场,就连刚洗完澡的叶菲和建刚也匆匆的跑了过来。

    见到他们到来,猴爷把那封信往床上一扔:“你们自己传阅一下。”

    他的表情并不像闹着玩的,于是从毓卿第一个开始,每个人都仔仔细细的把信读完了。然而读完信里的内容之后,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没有一个人的脸色是好看的。

    “这已经不是挑衅了。”

    “是宣战。”猴爷冷笑着,他站在窗口:“有胆子呢,直接跟我宣战。”

    “然而他好像对你很熟悉。”

    “是啊,对我很熟悉。知道怎么规避我的能力。”猴爷点上烟,转过身看着窗外的点点繁星:“可如果他规避我的能力,这场仗就没办法打了,我们甚至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毓卿皱着眉头在房间里转悠:“一个资深的刺客,比任何一个明面上的战士都要难对付。我们现在甚至连这个人的能力都不清楚更不知道他到底是受了谁的指派过来的,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想法,只感觉他目中无人。”

    “不清楚就对了,清楚了他还玩个毛。”猴爷呵呵笑道:“而且哪里是目中无人,简直就是空无一物啊!做好准备吧,在没解决之前,任何人不得单独行动。”(未完待续。)8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特殊事件专案组一百八十一世界在我眼前空无一物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