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莫侵 狐子 二十六 二十七

    大笔趣小说网 www.dabiqu.com

    小狐躲在灌木丛中,只透过荆丛空隙看见白光爆出,苍梧大殿被圈住,白色屏障和众仙法器相击,传来震山荡谷的巨响,如水中涟漪一般,一**冲刷远近山川。

    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真是好一派清心寡欲利物不争的仙人风范。

    小狐犹豫了一会儿,转身离开。方才地动山摇,情势如此险急,远处又有陌生气息不断逼近,小狐思虑再三,还是决定离开苍梧去寻赤狐夫妇与梅先生。

    微末小妖,自保为上,哪里有资格去管仙人争端。飞来横祸已经经历过一次,难道要留在这里再来一次?

    苍梧山下浔江水,不知何时暴涨了数丈,江面吞噬近岸山土,在逼仄的山谷中冲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正值日落时分,南方天际却一片黑沉沉。本来该有的斜阳晚照,落日余晖,此时被铺天盖地的黑雾笼罩。

    众仙终于发现了不妙,其中一位道:“不好,如此霸道威压,难道是魔王来了?”

    “通元真君还在殿中,该如何通知?”

    “真君不在场,我等必非那魔王的对手。”

    众仙面面相觑。

    “苍梧山自己惹的祸事,何故要我等来收场?”有人愤愤不平道。

    “数千年来,出自苍梧的仙人不少。既然是他们教徒无方,依本君看,我等还是不要越俎代庖了。”有人收回金光闪闪的法器道。

    “甚是。苍梧诸仙云游四方,却把个烂摊子丢给咱们,这是何等道理!”

    “况且真君曾交代,若事有不妥,应及时通知神君。”

    众仙交口称是,纷纷驾起仙云,接连离开苍梧大殿,数道金光堪堪在黑雾漫上大殿之前逃离群山。

    苍梧山头铅云涌动,仿佛有一头怪物藏身其中。

    黑雾如有形体一般,在殿顶青瓦滚过,渐渐渗透那白色的光圈,侵入威严静谧的苍梧大殿。

    大殿之中,冲虚心念一动,感受到了外面的变故。

    这样强劲的魔气,比之前弥散的瘴气凶险万倍。

    “诸位仙君!”冲虚朝半空中漂浮的几个人影喊道,“外有大妖恶魔入侵,仅凭殿外诸仙,恐怕难以阻挡。当下该如何处置?”

    药仙满头是汗,看了一眼冲虚,皱眉道:“收声,不要干扰我们。”

    通元和妙巫似乎都分不出精力说话,专注应对眼前困局。三仙面前一个庞大的黑团,足有四五人合围,黑色细丝缕缕游动,缠绕成球,悬浮在大殿正中。

    那里面包裹着椿杪。

    丹殊站在殿前盯住那团黑影,似乎在尝试透过缠绵黑线看见里面的人。

    “师尊,我们真的毫无办法?”丹殊不死心地问道。

    冲虚摇头。

    “连为师都没有置喙的权力,遑论是你。”冲虚忧心忡忡,“外面魔气如此霸道,诸位仙人既然无暇顾及,为师还是出去看看。你……”

    “我和师尊一道去。”丹殊握紧剑道,“在此耽搁,也只不过是徒添烦恼。”

    冲虚拍拍他的肩膀,道:“跟紧为师,不要妄自行动。”

    师徒二人走出殿外,看见苍梧山头铅云蔽日,云头低垂,直接殿前平台。

    一个人从云头隐现,踏入苍梧。

    “苍梧冲虚仙师?”那人头戴金冠,着黑底金线衮服,除此之外,别无它饰。“听闻犬子在您座下为徒。本王来接他回去。”

    丹殊左眉一跳。

    冲虚站在丹殊前面,看不见自己大徒弟的异样。他客气道:“贫道正是冲虚。请问阁下是?”

    那人道:“魔界之主。”

    神人魔三界之中,人间被神界直接管辖,人神妖鬼仙杂处;神界有四方神台,又以东方扶桑帝君为尊;人神两界几乎密不可分。只有魔界,从创界开始,向来只有一个魔王,与其他两界泾渭分明,几乎毫无交集----苍梧山历代有人入魔,倒是为魔界补充许多新血。

    冲虚皱眉:“魔王殿下,贫道弟子皆是人间孤苦孩儿,并未见小王子踪影。您是否弄错了?”

    魔王很谦和:“本王已经寻访十六年余,如今终于突破界碑来到人间,想来是不会错的。”

    界碑坍圮,难怪瘴气泄露,众仙遮掩躲避!

    冲虚看向丹殊,心想:论人品才干,丹殊的确有大家之风;论与妖魔亲近,却是椿杪更加可疑。修鹤儒雅,华阚憨直,想来不是魔界王子了。那么……

    冲虚回头望望大殿,椿杪被那来路不明的黑丝包裹,难不成是身为眼前这位魔王之子的缘故?

    “请问殿下,”冲虚不卑不亢,“小王子有何体貌特征?是否尤其顽皮?尤其容易吸引人间妖鬼?不能受天生灵物滋养?”

    魔王微微笑道:“正是。犬子顽劣,十六年前负气出走,不知如何由两界缝隙进入人间。他是本王的血脉,自然不受人间所谓'灵物'的影响,与近似于魔的妖鬼联系更密切。”

    原来如此!往昔种种,眼前困惑,都有了解释。

    冲虚一时不知心中是愁是喜。

    出殿时做好了死战的准备,魔王却这么平易近人,这是一大意外。仙人对他的儿子戒备至极,倒也是常理。只是冲虚一手将椿杪抚养长大,如今惊悉他另有归处,便半是心酸,半是不舍。

    “照此说来,小王子确在苍梧。”冲虚道,“只是当下……”

    丹殊站在后面,不疾不徐出声:“师尊。”

    冲虚又去拍他肩:“父子团聚,人之常情。我们不可阻拦………”

    “椿杪只有十五岁。”丹殊难得打断他道,“况且,殿内三仙对魔王来犯都无暇顾及,何必去顾忌王子?”

    狐子(二十七)

    大殿之中,黑丝褪去,椿杪毫无生机地躺在那里,三仙围住他商讨。

    通元对另外二仙道:“此番插手,恐怕不能逃过西方那位的眼睛。”

    妙巫面色苍白,几乎站不住,闻言冷笑道:“左右不是本君去招惹来的。”

    药仙毫不理会他。

    通元摇头道:“其实灵药先前有一句话说得对,人魔界碑坍圮,人间受染,我等难辞其咎。”

    妙巫道:“难道是我们去将界碑掘了?”

    通元道:“仙家有守护之责。此次浔江源受染,众妖魔化,是我等体察不及,乃至影响眼前,不得不插手此事。”

    妙巫一甩袖子:“通元真君既然如此决定,那就按照真君的意思办吧。反正浑水也搅了,若众神追究,大不了将南方诸仙都搭进去。左右神君是决计不管我等死活的。”

    药仙道:“此事已成定局,不必再议。方才冲虚说外面有大妖恶魔来袭,本君出去看看。”

    妙巫又冷笑:“真君不是割舍前尘了么?怎么还这般护犊子?前脚救徒孙,后脚救徒子,亏得你们苍梧山没几个人,否则真君日日这样操劳,恐怕再高深的修为也不足应对吧。”

    药仙看他一眼:“聒噪。”

    通元道:“外面魔气遮天蔽日,恐怕是魔王来了。灵药,为何魔界和你这苍梧山总是纠缠不清?”

    药仙冷淡道:“苍梧历代师祖还在云游,是否需要本君请他们回来答真君的话?”

    通元忙摇手:“不必了,不必了。”

    妙巫道:“一个你在南方,就能将山川治理之权拢在苍梧道人手里。若历代苍梧仙君都回来,南方神台干脆搬到苍梧山也就是了。”

    药仙没答话,连看都没看妙巫。

    “情况有变。界碑坍圮的范围扩大了……”药仙专注盯着殿外铅云,皱眉道。

    妙巫一下靠上殿**香几案:“本君仙力低微,这些事情本君管不了,还请两位真君去和那魔王交涉吧。”

    通元叹道:“广虚妙巫真君,如此关头,气话不可再说了。”

    妙巫哼了一声。

    通元继续道:“巫妖魔本是同宗,你与那魔王还有少年情谊,此时你万万不可使性子。倘若好言好语劝他回去了,于神台乃至苍生,也是大功一件。”

    妙巫冷笑:“那是的,真君一向这样好安排。明明旁人捅了篓子,真君也必定在本君这里寻找补。”

    通元略不悦道:“界碑坍圮,身为众仙之长的你我都承首责。这里唯一一个不必趟这滩事的就是灵药,你见他躲避过吗?”

    妙巫道:“他将南方诸仙扯进两尊大神的宿怨中,难道就比本君强了?”

    药仙完全不顾这两仙争议,他仔细观察着殿外魔气翻涌,只道:“本君出去看看。”说着就往外走。

    通元道:“且慢,本君与你一同去吧。”

    妙巫倚在几案上冷眼看这两仙出去,并不表现出要与其同进退的样子。

    “少年情谊,”他自看了一会儿,哼了一声,“素日积怨还差不多。”

    殿外,两仙已经和魔王打了照面。

    “魔王殿下,”通元客气道,“别来无恙。”

    魔王很有礼貌,如果忽略他身后那铺天盖地的铅云滚滚,他看起来就像个翩翩世家公子一样。

    “通元真君,别来无恙。本王不知真君在这里,先前失礼了,还望真君勿怪。”

    “哪里,我等也只是偶然路过。”通元呵呵笑,“不知殿下到人间来,有何要事?”绝口不提魔王将界碑冲垮之事。

    魔王愁道:“犬子顽劣,遁入人间一十六年。今本王得到消息,犬子一直在苍梧为徒,故前来接他回去。”

    通元看药仙。药仙面无表情看冲虚。

    冲虚一头冷汗:“贫道……”

    药仙说:“先前师祖告诫过你的话,以后记着吧。”说的是那时画像中仙一句“不要随意捡来就养”的事。

    面对往日师尊,冲虚只得称诺。

    通元不明白这师徒二人在打什么谜语,但猜想也和今日的事有万般联系。他心道难不成这苍梧山真是有什么超凡脱俗之处?这下子与各界至尊都有交情,来日在南方乃至三界的地位恐怕只高不低。

    “灵药,你也不必太苛责。”通元道,“他尚未成仙,许多事上有疏忽,也是人之常情。对了,既然如此说,那么小王子今在何处?”

    魔王道:“方才仙师似乎正要告诉本王。”

    在场仙魔都将目光锁住冲虚。

    冲虚一身鸡皮疙瘩:“恕贫道愚昧,方才是弄错了。小王子是哪一位,现在贫道心中也不甚清楚。”

    通元道:“这好办。小友你将座下徒儿都带来让魔王殿下看看,殿下自会将王子带回。这一十六年余,小友看护王子倍尽艰辛,想来魔王殿下也会有所表示。”

    魔王点头:“犬子承蒙仙师照拂多年,魔界上下必尊仙师为上宾。”

    “人家师门上下不知多少代人成魔,早就在魔界交游甚广,需要你来尊他为上宾?”

    众人转头,果然见妙巫步出苍梧大殿,一身金光笼罩,与漫天乌黑铅云截然不同。

    通元打圆场:“呵呵,这是广虚妙巫真君,昔日巫道传人,魔王殿下还记得吧?”

    魔王一派春风儒雅:“不记得。”

    妙巫道:“通元真君是否老糊涂了,本君又没去过魔界,魔王怎么会认识本君?”

    通元瞪他一眼。

    “陈年旧事,两位许是需要些时间来回想。”通元笑呵呵道,“不过现今还是寻回小王子要紧。小友,你那些徒儿都在何处?”

    冲虚有苦说不出。

    这一代总共四个宝贝徒儿,一个无端端昏睡四天了,毫无醒来的迹象;一个中了剧毒,被一张粗制滥造的通讯符送回,不知何时才能完全恢复;还有一个身份扑朔迷离,牵扯进仙人间的争端,现正躺在大殿中生死未知。除了丹殊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苍梧山几个小弟子竟都不能下地。

    造了什么孽。

    “魔王殿下,诸位仙君恕罪。”冲虚行礼道,“小徒不幸,先前遇事昏迷,恕不能见客。”

    “难不cd昏迷了?”通元大惊,看看魔王,见他没有要怪罪的样子,才语重心长道:“小友,少年人喜爱玩闹,总往那艰险地方去,虽说也算历练,但是我等为人师长,总要多留个心眼。”

    冲虚道:“是。贫道无能,未尽好看护之责。”

    魔王道:“仙师言重了。若犬子与令徒都是自四天之前昏迷,那么这件事本是本王所致。”

    四天之前,界碑陆续坍圮,人魔两界沟通,先前只是少量泄漏的瘴气开始大范围扩散。

    药仙道:“魔王可知这给人间带来多大的麻烦?”

    通元一惊,打手势让药仙客气些。

    “想必魔王殿下也是思子心切,”通元道,“情有可原,情有可原。”

    “啊。此事本王的确考虑不周。”魔王没生气,饶有兴致看向药仙:“这位是?”

    妙巫道:“怎么,魔王对他有兴趣?呵呵。果然是狗改不了………”

    通元赶紧道:“恕我等失礼,还未介绍。这位是灵药广虚浑元真君,出自苍梧仙山,修为极高。”

    魔王道:“本王在魔界,听人说苍梧有位仙师不到五百岁便成仙,想来就是眼前这位吧?仙师的几位弟子在魔界都是一呼百应的人物,可见确是名师出高徒。”

    通元和药仙都不做回应。

    为人为仙,与魔界扯上这样的关系,严重点说被神台以株连之罪判处死刑都是合理的。

    妙巫一笑道:“且慢,你儿子拜灵药仙君的弟子为师,那灵药仙君岂不就是你儿子的师祖?自古师父同辈,这样看来,你倒和那苍梧小道是平辈的,见了灵药仙君,该称一声'先生'。”

    燃武阁小说网 www.ranwuge.com

(快捷键←)翻上页 ↓返回最新章节↓ 翻下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百鬼莫侵狐子 二十六 二十七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