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钢之魂 第十九章 理想与战争 下 (5500)

    &

    有神祇正在低喝,那是一个大型虚空文明的主神,祂的实力还未抵达传奇极限,但是整个文明数十位其他神明却在祂的身后布下了阵法,所有神都共同承担这位主神大源对祂的侵蚀,让他在短时间内,能够使用出超过自身实力上限的实力,却不至于被神灭吞噬——而这位神祇不负众望,面对遮天蔽日,数量要以万千亿计算的混沌眷族,以及一位邪神,祂第一时间就动用了自己的绝技。

    伴随着虚空中,荡漾起犹如水波的纹路,一座虚幻的神殿,开始从虚无显化,这神殿顶端有着大钟,钟声响起,令万物震荡,转瞬之间,这一面侵袭而来的眷族大军前锋就在神力化作的钟声中被震荡的粉碎,而与此同时,这虚幻的神殿也越变越大,最后甚至笼罩了这一片星域,将数千座堡垒笼罩在其中。

    名为‘恒久与须臾之神’的神祇,其神性,代表的是恒久的守护,与须臾的毁灭,那座神殿,便是祂的神祇真身,钟声恒久的回荡,为所有敌人带来迅速的毁灭,即便是邪神,在一时之间也无法突破这神祇真身化作的防线。

    而接下来的战斗,也无需他继续出手,因为另外一个虚空文明的强者,已经做好准备。

    &到我了!”

    那是一个看上去像是气泡一样,由云雾组成的存在,实际上,那些云雾其实是无数个小型气旋组成,每一个气旋都带着一定信息,无数信息组合,便是一整个完整的生命。这个诞生自气态巨星,由狂风组成的种族,天生就如同狂风一般暴烈而自由,他大笑着在虚空中掀起剧烈的时空风暴,然后就这样合身扑向一位邪神,破碎世界屏障,将其推入一侧无人的星域世界。

    能看见,一颗颗星辰在他们的冲击和战斗中破碎,狂风吹过,一切都化作化作最细微的颗粒——甚至更甚于此,在那过于暴烈的‘自由’之下,所有的原子核开始裂变,然后又聚变,再也没有任何力可以阻碍它们自由的分离和聚合,最后化作最为自由的能量与毁灭。

    数分钟后,沿途的所有星球都被毁灭,大海蒸发,山脉崩塌,气态巨星被吹散,万物化作仿佛热寂一般,自由的粒子海——很快,这狂风强者便将邪神推动到了星系中央,一颗巨大的淡蓝色恒星中,他大笑着释放着本体,化作一团远超寻常太阳的巨大气团,然后就这样,将这还来不及展露出自己能力特殊性的邪神,连带着整个恒星压迫在自己体内,开始疯狂的压缩。

    &吧!”

    洪流一般的能量,被强行压向星核,在那一瞬,人造的超新星爆发诞生了,无数恒星物质以近光速撞击星核,然后又以近光速反弹回去——狂暴的能量四散,这其实还不算什么,超新星而已,但是其中邪神借机展开的反击却重创了他,令这狂风强者如遭重击,整个气团都有溃散的趋势,但是另一侧,恒久之神跨越时空输送而来的神力令他精神一振,进而继续维持自己的‘压迫’,将整个邪神连带超新星的能量一同压缩。

    最后,当狂风强者萎靡不振的收回本体,化作一团破破烂烂的云雾气团时,留在原地的,却是一颗已经开始收缩的黑洞,而那未知名邪神的踪影,已经消失不见。

    以重伤为代价,快速消灭一个邪神,进而可以解放更多的力量去支援其他区域,这便是这片星域守护者们的选择。

    但是在其他星域,却不一定会有如此顺利的发展——强者们去迎战邪神,以及邪神们那些强大到了传奇级的眷族,而寻常的舰队要面对的,便是无穷无尽的眷族,在这无限的黑暗之海中,只要没有到传奇高阶,哪怕是传奇,也不过是一叶孤舟。

    &死,通讯失效,七神去和其他人联手对付那个强的离谱的纷乱邪神了,我们暂时只能自己坚持!”

    远方,星光绽放又熄灭,那是要塞毁灭的光辉,舰桥处,克雷勒正冷静的指挥整个舰队作战,他们刚刚突破了一队混沌眷族的封锁,如今正在与另外一群混沌眷族进行追逐战。

    自然,他们是被追逐的一方,而在追逐的过程中,袭来的混沌大军也越来越多,甚至到了单单凭借汇聚的能量场,就能直接弹飞他们战舰副炮的地步——而主炮的聚能又会拖慢速度,这顿时就让这场可以缓慢消灭敌人的追逐战,变成如今盲目的逃窜。

    &们都在追我们——不能将这么多敌人带向那些本来就承受不住的防区,我看见隔壁恒久之神的防区似乎还有余力,我们先去那边。”

    整个战舰,回复克雷勒的话语,埃尔玛此时正在挥动自己的触须,以传奇级强大的力量击退后方不断加速的混沌眷族集群——得到了极限升华聚合体部分传承的阿摩司人,此时仍然还有余力,但那仅仅是逃窜和自保,面对已经足有将整个世界彻底填满淹没的邪神眷族集群,即便是她也要小心成为被蚂蚁咬死的大象。

    但是,就在克雷勒与埃尔玛决定好前进方向的瞬间,突然地,又有一批邪神,从寂静虚空中登场,这一次,不仅仅是两人面色大变,就连其他正在战斗的强者和神祇都面露惊愕。

    仅仅是十几位多出来的邪神而已,还攻不破防区,只要调动后面正在待命的其他传奇强者和神祇,挡住这一波进攻也没有什么——但这和计划不符!原本根据观测确定的防御计划,因为在邪神大军入侵的前一段时间,战争的烈度还不算太高,可以通过前线的拖延,继续加固,延长后面要塞群的建设,但是现在看来,他们推测的战争烈度是逐渐上升的这点,根本就是错误的!

    &了……邪神根本就没有智慧,也没有计划,它们的行动根本就是随心所欲,想快就快,想慢就慢,这根本就无法预测!”

    想明白这点,但却没有用,因为随着那十几位新出现邪神而来的,是和之前同样,近乎无穷无尽的眷族大军!而这一次,就又有一整个大眷族集群出现在了恒久之神所在的防区,也即是克雷勒与埃尔玛的前方。

    &说,这次,可能真的要死。”

    在通讯频道大声下达指定,克雷勒稳定军心,决定冒险转向,侧面突围——毕竟邪神眷族之间也不是友方,它们之间也会产生战斗,虽然不至于长时间纠缠,但也会出现短时间的战斗。只要将后面追逐的邪神眷族和前方突然出现的邪神集群搅合到一起,短时间内双方恐怕都不会有精力去追杀它们……但毫无疑问,这是赌博,还是九死一生的豪赌。

    但即便如此,主动答应,前往前线的克雷勒,却没有丝毫后悔,他关闭了公用频道,而是低声对着整个舰桥说道:“埃尔玛,你怕吗?”

    &亡?我当然不怕。”

    战舰回应着自己的舰长,阿摩司人的声音无比平静,甚至带着笑意:“我从不畏惧任何艰难险阻——我可是阿摩司人,还是连大帝都敢反抗的阿摩司人。”

    &倒是你,克雷勒,你难道不怕吗?话先说在前头,我可是没有任何遗憾的。我已经证明了我对阿摩司人的爱,我已经为阿摩司人奉献了我所能做的一切——我的理想已经达成,我的生命属于自己,所以即便是死亡也无所畏惧。”

    &是你呢?”

    &

    一只手抬起,按住自己头顶的舰长帽,黑发的人类感觉到,似乎有什么精神体正在触碰自己的脸颊,克雷勒正了正帽子,他看向前方那混沌集群的所在,九死一生赌博唯一的机会所在,然后露出了一个捉摸不定的笑容:“我的理想……虽然还没有实现,但是我也同样不畏惧。”

    &为我正在守护着。”

    &正在被人需要着。”

    &正在被爱着。”

    &以,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不是吗?”

    战火纷飞的混沌战场上,一支后方有无数邪神眷族追逐的舰队,毅然的冲向了另外一只更加庞大的眷族集群。

    那份飞驰的尾焰光芒,正是追逐‘希望’,用自己的手,去夺取未来的姿态!

    而在战场的后方,比罗斯星河的后方,多元星河中,另一道更加庞大,更加汹涌,更加浩瀚无垠的光芒,正拖拽着无尽的光痕,朝着这个方向飞驰而来!

    但无论这个理想是什么,哪怕是当个快递员,当个出租车司机,当个洗碗工,甚至就是当一个混吃等死的尼特,也千万不要以战争作为自己的理想。

    战争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怖,最令人厌恶的东西,它带来死亡,毁灭,人性最丑恶的一面,它意味着文明的破碎,兽性的绽放,它撕开了彬彬有礼的假面,令自私,暴虐以及破坏欲从黑暗中升腾而起。

    忘记这一切吧,那是应该被厌弃的存在。

    ——曾经有一位中年男人,这样在战后重建的城市废墟中,对自己沉默的儿子如此说道。经历过毁灭,屠杀,远征,见证过地狱的父子,本来应该在这一方面达成共识。

    &根本不是什么基因,亦或是教育能说明的问题。我天生就是异常者,单纯的好战者,这就是我的思维逻辑,这是无可救药的,我也不想改变。”

    &无法忘记,我为此而生。”

    银色,红色,黑色,三色混同的世界,就如同呼啸着的陨石一般,划过诸天万界,无数世界中的居民,仅仅是因为是感受到了那狂暴的气息,就战栗的无法呼吸,那其中充斥的毁灭和破坏欲望,是远比邪神更加恐怖的破灭。

    但,如今,这破灭正为了他们的存在而战。

    在遍布阴霾邪云,晦暗星尘的混沌战场上,有一颗璀璨的星自远方袭来,它犹如惊雷横扫万界,破开重重寂静。

    在它出现的那一瞬,整个战场宛如静止,所有正在交战的强者们都后知后觉的抬起头,他们下意识的面露震惊之色,然后隐约感应到了那熟悉的气息。

    &是……”

    广袤的战场在顷刻间就被越过,打起精神,正准备应对即将袭来的混沌大军的恒久之神抬起头,注视着那在瞬间就越过了自己,前往远方虚空深处的神光,祂惊愕的看见,眼前那数以万千亿计算的眷族集群,就像是太阳周边漂浮的星尘那般,被直接化作乌有,消融殆尽,而远方,那厚密无比的眷族集群已经被劈开,就像是被开天的巨斧斩落那样,划出一条宽阔而笔直的长道,一条无比庞大的裂缝。

    而这裂缝还在不停地扩大,它仍在蔓延,所过之处,无论是眷族还是邪神,都灰飞烟灭,不见半丝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充满活力,令万物众生,乃至万界都为之复苏的光。

    &乔修亚!”

    &来了!他已经复苏,来到战场上了!”

    ——英雄给予人勇气,而旗帜给予英雄方向。

    无需战士的鼓舞,见到胜利方向的强者们,就自然拥有了勇气,进而带给更多人勇气。

    &过二十个邪神波动消失……天啊,仅仅是一瞬间!整个战线前方就空了!”

    &以想象,他还是尊主境界吗?!”(其他文明关于传奇的称呼)

    &我听迈克罗夫人所说,尊主之上,还有名为‘近圣者’,乃至于‘圣者贤者’的境界……拉德克里夫,恐怕已经成就‘近圣者>

    三色的星光,不在飞驰,他停留在了原地,然后,庞大的世界开始变动,四臂的巨神出现在了战场的最前端。乔修亚抬起头,双目中闪烁着赤红色的火光,明明透露出无穷的狂暴气息,但是目光却清明,他躯体仍然是泛着银光,但却有黑色的纹路在周身蔓延。

    面对眼前,无穷无尽的黑暗,巨神展开了四臂,手中空无一物的毁灭之神,大笑着张开了嘴,露出森然的白牙,他什么也没说,也什么都不需要说,因为在他的身后,有数十个邪神的尸骸正在熊熊燃烧,有万万亿亿眷族化作虚无。

    ——来吧。

    他无声的挑衅。

    于是,即便是无知无觉的邪神,即便是没有智慧与思维的混沌,也不得不回应。

    在那一瞬间,伴随着仿佛山呼海啸的震动,在比罗斯星河之外,那无尽黑暗的寂静虚空中,突然亮起了无穷无尽的光,在这一瞬间,辽远的天幕变得流光溢彩,无数或是黯色,或是瑰丽,或是七彩五色的光芒,携裹着磅礴无尽的威压亮起,它们有的并不明亮,有的并不显眼,但无一例外,它们都毫无疑问的极具‘存在’,而这些密密麻麻的‘醒目存在’,布满了整个寂静虚空的天幕。

    而原本因为乔修亚的到来而振奋的众人们,在这瞬间,就都沉寂了。

    因为,他们明白。

    这些或是黯淡,或是瑰丽,因为巨神的到来而亮起的光点。

    全部,都是邪神。

    从脚下一直到那极目眺望,也望不到尽头的遥远虚空深处,从眼前一直到那根本无法想象的时空彼端,无穷无尽的邪神,正或快或慢,沉默的朝着这个方向涌来。

    黑暗的星云,发光的圆环,变幻的棱柱,碎裂的几何。

    松散的漩涡,扭曲的螺旋,燃烧的迷雾,流动的星彩。

    一体的碎片,血肉的聚合,呼啸的光晕,厚重的灵质。

    所有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像是生命的,不像是生命的,所有可能存在的,不可能存在的,一切的一切,数之不尽的邪神,数之不尽的文明残骸,自多元宇宙诞生以来,数之不尽被毁灭的万物众生,都出现在了此处。

    不知道究竟是多少个星河,甚至是多元星河被毁灭的残骸,都在这里汇聚了,它们有的强大,有的弱小,但无一例外,它们全都是邪神,全部都是足以毁灭世界,吞噬文明的混沌。

    ——但这并没有什么可畏惧的。

    在这无尽邪神光点前方,有一个异常强大的邪神,它看上去像是一个发光的圆环,而圆环的中央是一个黑暗的洞,那里仿佛无时无刻都在凝聚着什么,都在号召着什么,面对屹立于所有邪神前方的钢之巨神,它立刻就开始准备攻击,而仅仅是准备攻击的前奏,就令比罗斯星河中的众多强者感到一阵恶寒。

    他们似乎看见了什么幻象,那是一个无比强大的文明凝聚全族之力,创造出一个超越神祇,超越极限的灵能意志实体的过程,那无尽的汇聚与融合,最终造就的不是突破极限的‘存在’,而是破碎一切的毁灭——而就在他们的尸骸上,他们的愿望达成了,他们在活着的时候无法凝聚为一体的力量被混沌塑造,铸就为永恒的基点。

    而乔修亚没有在意,四臂的巨神随手扫向周围,抓向了一只邪神,鲜红的火焰燃烧着,一瞬就将其化作灰烬,战士没有任何言语,只是将这燃烧后的光扔向身后——然后,先驱者要塞集群之内,这光芒凝聚,化作澎湃的情感之力,开启了一扇门扉,浩荡的情感之力舰队就这样从这门扉中出现。

    随之出现的,还有两位手持神戒的神祇。

    如同蝉一般的覃雅老者,浑身燃烧着赤红色的勇气之炎,而另一侧的独眼塔库尔人,则是洋溢着深紫色的灵能光辉。

    最后,在那门扉的后方,有青蓝色的光芒亮起,伴随着沛然的浪潮,帷幕被掀起,还未完全,但已经能够战斗的三重帷幕就这样响应盟友的呼唤,来到了战场的最前方。

    此时此刻,邪神展开了自己的攻击,它反转了自己那无时无刻都在凝聚什么的黑暗之洞,化作了明亮无比的纯白通道——然后,一道即便是传奇极限的强者也为之毛骨悚然的无形闪电,就这样直截了当的轰击在了乔修亚的身上,产生了剧烈的时空震。

    在这刹那,战场被光芒淹没,所有注视着这一幕的人,心都下意识的揪紧一瞬。

    直到一直完好无损的铁腕撕裂光芒,抚平虚空。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燃钢之魂第十九章 理想与战争 下 (5500)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1s 0.998MB